> 都市小说 > 阴阳戏梦师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奇怪的冰雕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奇怪的冰雕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第一百二十章 生死抉择

    两人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不轻,双脚竟不自觉地动弹不了。这枪声让他突然想起了刻木,那把从来只装着三颗弹珠的火枪。

    “刻木!”牧惜尘对着阿萧身后大喊一声,趁她回头看的空隙一把抓过姜雪娟的慌不择路地逃窜。光等着刻木一定来不及的,要是再能拖一阵子时间,等自己的灵气恢复,说不定就有躲开火蝠追击的本事。

    “快点!快!”他的发丝因动作带起的风吹得凌乱,甚至模模糊糊地挡住了视线,手上紧紧一握还有一股温暖的热度,姜雪娟只好咬牙跟着牧惜尘跑下去。她知道,只有离开了阿萧他们的控制,才有希望保全自己。

    后面却再也没有响起枪声,看来阿萧他们也知道,过大的噪音会使整座冰窟坍塌,看似结实,却不懈一击。

    “小心!”牧惜尘哪里还控制得住自己的双腿,脚下踩到了薄冰,身子猛地跟着向下塌陷,一瞬间两人的手脱离开来。

    “牧惜尘!”她被甩得向后酿跄好几步,意识到牧惜尘不见之后整个神经都快紧张得崩断,身上的体温一下子也降低了好多,手上的那股温热已经丧失殆尽。

    感觉身上的每一块皮肉都要被冻死,牧惜尘趴在地上好久才渐渐恢复意识,缓缓撑起身子从地上爬起来,每一处无一不是冷到钻骨子的酸疼。

    甩甩头上沾满的碎冰,坐在原地一时间晕眩得不得了,只是依稀能听见头顶姜雪娟担忧的声音。

    “我没事!”他使劲甩着脑袋,眼前白花花一片都快分不清这到底是天上还是地下。感觉手上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双手紧跟着在眩晕的情况下摸索,很快他就摸到那串爷爷留下来的手钏赶紧戴回手上。

    姜雪娟这才跟着小心翼翼地从上面跳下来,刚跑到他身边想询问他有没有受伤,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却发现他把那手钏当宝贝似地戴在手上。

    她也蹲在牧惜尘身边边,看起来他并没有受伤,只是受到撞击一时没清醒过来。很快,牧惜尘的双眼适应过来,不像刚才那样死灰死灰的。

    牧惜尘抬眼瞧了瞧姜雪娟,从地上撑起来,身上的冰渣子落了一地,他拍也不拍思索着观察起周围。

    姜雪娟跟着牧惜尘站起身打量起周围的情况,这冰层竟是分了上下两层,隔着两米左右的距离,上面的冰层薄脆一踩就碎,显然不能承受重力,这样一来就形成下来容易上去难的形势。

    “这下该怎么办,在这样下去,我们肯定坚持不了多久的。”姜雪娟开始担忧起来,一直在这里耗下去肯定不是办法。当然,牧惜尘也知道这一点。

    “也不知道刻木发现我们遇上麻烦,现在只希望他能赶快救我们出去。”

    “牧惜尘你怎么想的?刻木他到底会不会来救我们啊?”

    姜雪娟接二连三地追问着,却发现牧惜尘开始不耐烦地快走起来,也不知道到底是往哪个方向走,只管是一条路直直往里走就是了

    “诶你走这么快干嘛啊,万一又迷路了怎么办?也不知道刻木……”

    “刻木刻木,怎么一遇到危险困难你就想着他!”牧惜尘眉头紧锁目光片刻也不闲下来四处搜索者。

    他也不知道自己再找什么东西,只是听见姜雪娟一直念叨着刻木头都要大。

    的确,当初他一遇到什么困难都是找刻木帮忙,什么问题都交给刻木解决。可这么些事情都是因他自己而起的,也是他领头带着大家卷进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里面。

    “虽热我知道我自己不够强大,不像刻木什么都会,遇到任何危险都可以保护大家。但是我在努力,我并没有松懈下来,你们难道遇上事情就不能依赖相信我吗?哪怕只有一下下!”

    他的双肩都开始颤抖,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不能依靠自己,自己也是个阴阳师吧,普通的阵法符咒都已经会的差不多,再加上自己卓越的体质与资质。凭什么总是让刻木抢尽风头?

    他不甘,不愿意这样。

    “这冰窟没有什么难得到我们的!不过是……”他突然语塞,后面的话也跟着说不出来。

    刚才一激动边说边一个劲向前冲,现在倒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地了。

    该死,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他暗自自责,留着姜雪娟一人在后面的寒冷中独自凌乱。

    她还纳闷呢,整张脸都快拧在一起:奇怪,我说错什么话了?想着她两边脸颊就开始泛红,或许真的是被冻的太冷了,又或者是因为被牧惜尘这么吼了一通十分不痛快,夹杂着许多莫名的情绪在心中酝酿,一时爆发不出来。

    抬头面对着冰雕般的巨大建筑,他甚至摒住呼吸不动弹半分,只是仰视着这座巨大的冰雕,盈盈的蓝光穿射过冰层,透过冰雕映在牧惜尘的脸上,刺得有些睁不开眼。

    看来外面的暴风雪已经停了。

    “这是……”姜雪娟当然也看到了这副景色,原以为是蓝色的光芒,仔细端详,才发现是五彩斑斓的。

    而那座冰雕,是一只展翅欲飞的雄鹰,高约十五尺,展开的双臂约莫四点五丈。这鹰的眼睛上刻得仔仔细细通灵有神,完全不符合古人画龙点睛,会使龙飞走的想法,而是将这眼睛雕刻得栩栩如生。

    这冰雕倒看不出有多少年头,但应该不是现在的当地村民建筑而成的,但放在古代,又有何人能在这冰天雪地四处充满危机的地底下建造出如此宏伟的冰雕呢?

    建造这座雄鹰冰雕,到底又有什么目的?

    牧惜尘看出了姜雪娟同样也抱有疑惑,于是张了张嘴,眼神无比严肃地解释道:“古有长城,金字塔等宏伟的建筑,他们的建造数字精确到连现代的技术都未必能达到。那些数吨的巨石又是怎么拉上去一块一块重合在一起的?”

    “这座冰雕就像长城、金字塔那样,应该是古人所为,用来代表着什么。你看,这的确是一只栩栩如生展翅鹏飞的雄鹰,可它的头却微微下低像是在俯视着什么,鹰眼锐利有威慑力,且它的头顶有一顶王冠,证明它的地位十分地高,代表着君临天下。”

    “鹰的眼睛里,左眼雕刻日月,右眼雕刻星辰,代表着它能看到一切,或许是古人寄托自己的眼光能看得更远和了解的东西能了解得更多。它的爪子却紧紧抓着地面,似乎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留有眷恋。”

    牧惜尘顿了顿,眼光在这座冰雕塑上扫视,虽然这些都说得合情合理,可他还是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在这建造一座这样的冰雕,他们又是怎样避开火蝠的攻击来到这?

    在劳动技术不发达的从前,他们又是怎样完成这一项巨大工程的?

    再者,这里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西藏最偏僻荒芜最远的地方,那些人又是怎么到达这里?

    牧惜尘跑走近两步,停在不远处仔细观摩,这从上至下的压迫感真让他感觉在面对一位帝国君王,难道这只鹰是在代表着曾经的某位君王?那么这里应该有一个承载着另一个文明的时代。

    可是,这个地方,除了荒芜去穷困,什么也不再有。

    “牧惜尘,那边也有一座冰雕!”姜雪娟捂着嘴手指指向另一个方向,瞪大了眼睛。

    “怎么还有一座?”牧惜尘狐疑地看过去,。等看清了,果然还有一座冰雕!

    不,岂止是多了一座!一眼望去,千千万万姿态万千不计其数!这简直就是个地下冰雕收纳库!

    “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冰雕?”牧惜尘缓步走过去,生怕再有什么危险。姜雪娟也小心翼翼地跟在身后,面色略显担忧。

    “刚才那只是鹰,这里还有蛇、马、蜘蛛……”

    “这是老虎还是?”

    “这里都是雕刻着动物的冰雕。”她一个一个地数着,全是以动物的样子塑成的,不过很奇怪,有些动物倒是这个也像点那个也像点。

    “不,那里面还有雕刻着人像的冰雕。” 牧惜尘一把拉住还要往里瞧的姜雪娟,姜雪娟回头来瞧他,却发现他只是低着头紧闭着眼睛,什么话也没说。

    良久,牧惜尘吐出一口气,才缓缓抬起头来。

    他的眉头紧的不能再紧,不像是平常习惯性轻轻皱眉的样子。

    他拉了拉姜雪娟的衣袖:“我总觉得这个地方特别诡异,你看那些冰雕,虽然形态万千,可他们的眼睛却都是一个模样,同样都是高傲地俯视着地下。”

    “按照常人的思想,人都应该是往远处或是往上看的,怎么会有建造雕像把视线往下做的?”

    牧惜尘也不知道这到底代表着什么,只是他精准的第六感总提醒着他肯定没什么好事发生。

    姜雪娟睁大了眼睛没有说话,她从来没想到牧惜尘竟然知道这么多,难道是以前一直没在意他?

    不过女人的第六感也是特别准的,她看见这些雕塑,也是有一种隐隐的不安感,而心中的那股好奇心却一直在驱使着她一定要探个究竟!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