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都市小说 > 邪皇蛊后 > 章节目录 第122章:我会在死之前帮你除掉所有隐患

章节目录 第122章:我会在死之前帮你除掉所有隐患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下午时刻,盈静轩。

    这次的大选是在晚上,因为这个朝代的奇葩大选。蓝萱儿此刻在盈静轩由紫玉更衣打扮着。

    心里有些忐忑,今晚她就会跟皇帝请旨取消婚约了。不知道皇帝那边会如何应允。

    她私自解除血盟,又取消婚约。眼下能保住她的就是哥哥手里的兵权,和凌墨璃的势力。

    “小姐,你明明喜欢五皇子又为何要嫁给太子?”紫玉帮蓝萱儿束好衣摆。小心的问。

    “谁说我喜欢五皇子的?”蓝萱儿凝眉反问。身上行头都完成了。就等蓝府的车马了。

    “奴婢看出来的,小姐对五皇子的关心在乎。已经是说明一切。”紫玉不怕死的继续道。

    “就算是喜欢,我与他之间隔了太多阻碍。我们不适合在一起。”蓝萱儿这一次倒是公然承认了。

    “可是小姐舍得五皇子吗?”紫玉如此细心的人,怎么看不出蓝萱儿眉眼中的燥郁之色。

    她知道蓝萱儿心里是烦闷的,那晚小姐和五皇子的说的话她都听到。为了离开他,小姐还真是大费一番功夫。

    可就算成功了,心里却还是不乐。那不如不要离开。争取了,或许就会幸福了呢?

    五皇子的情况是特殊,但小姐的医术蛊术那么了得。真的就没办法治好吗?

    而且小姐会因为这个离开五皇子?唉,她也不知道如何去劝小姐。

    最后紫玉也只能在心里感慨。

    “小姐,五皇子来了。”一个外院的丫头来禀。

    “什么?凌墨澈来了?”蓝萱儿惊愕得不得了。他怎么来了?不是已经放过她了吗?

    紫玉心里却是一喜,看来皇子对小姐也是用心的。

    依旧一身月白色华服,身长玉立。眉目似画,俊美如神。只是周身散发的寒气似拒人千里。也说明此刻凌墨澈心情很不好。

    蓝萱儿不安的咬唇。他这会来要把她怎么样?昨晚没把她扔池塘里,现在来扔吗?

    “五皇子大驾光临所谓何事啊?”蓝萱儿一番自我安慰后,冒出了这样一句很欠揍的话。

    凤眸凉凉看向蓝萱儿,“本皇子不是说过来接你的吗?现在又问所谓何事?”

    冷得掉渣的话语说出,蓝萱儿再次感觉小心脏一紧。他把昨天的事忘记了吗?她都说不嫁他了。他怎么还来接她啊?

    “不是已经跟皇子说清楚了吗?萱儿无德无才配不起皇子。所以皇子也不用来找萱儿了。”咬咬牙,蓝萱儿故意说得很恭敬卑微。

    即使如此凌墨澈的脸色还是阴沉了,本就冷冰冰的出现。

    此刻又阴沉着脸。让人看着不免心生惧意。

    凌墨澈一个瞬移便逼近蓝萱儿,修长如玉的手挑起蓝萱儿尖小的下巴。

    “本皇子何时嫌弃过你的身份品行?”低哑的声音,缓缓质问道。

    逼近的俊美容颜让蓝萱儿面红耳热,羞涩不已。这家伙又来勾引她。

    “不成有过,只是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你昨天不是答应不娶我了吗?”蓝萱儿先是说得哆哆嗦嗦,好一番努力才找回理智。

    可是凌墨澈似乎不打算回她的话,上下打量她一遍,便将她打横抱起。然后便向外迈去。

    “你要带我去哪里?”蓝萱儿凝眉,不悦的问。

    凌墨澈依旧没有说话,抱着蓝萱儿脚步稳健而快速的走出了盈静轩。

    “凌墨澈,你放我下来。”大声的唤道,身体挣扎的更加厉害了。

    “你若在动,便要跌下去了。”此刻抱着蓝萱儿走过一条流水石桥。与此同时,从南院出来的左相和蓝晴儿也看到凌墨澈。

    “爹,我我我。”蓝萱儿满是祈求的看向蓝珏。

    凌墨澈也不知道抽什么风,抱着她就走。心里就怕像做他那样要她丢池塘里。

    “微臣拜见五皇子。”蓝珏走上前来行礼,而后蓝晴儿也俯身行礼。

    不过两人的目光都在蓝萱儿身上。似乎还带一抹其它的意味。

    “左相免礼。”淡淡一句。

    “不知皇子要带萱儿去哪里?”蓝珏略显恭敬的问。

    “本皇子来接萱儿入宫。”凌墨澈清冷淡漠的回一句。

    “皇子我已经说好坐我爹的马车了,就不劳皇子费心了。”蓝萱儿急忙接话。脚下还在挣扎要下去。

    “左相你觉得呢?”凌墨澈凤眸看向蓝珏,询问道。

    虽是询问,但那尊贵威严的神态。哪里还有询问的意思。

    “微臣······”

    “爹爹当然是觉得妹妹应该和皇子一道去的,毕竟妹妹已经圣上钦定五皇妃了。”蓝晴儿抢一步说道。

    “你?”蓝萱儿怒瞪了蓝晴儿一眼。

    “嗯,萱儿可听明白了?”凌墨澈转而去问蓝萱儿。

    “走吧,赶紧的。”蓝萱儿咬咬牙,也就不计较了。

    同是入宫,坐谁的都差不多。大不了她在他的坐驾里吐个昏天黑地。对了,凌墨澈有洁癖。她晕车。吐他一身也不为过吧?正好让他知道强迫的她的后果。

    可是当蓝萱儿上了凌墨澈的座驾时,尼玛。不是封闭的马车。

    竟是金纱垂幔的超大型香撵。而且那叫一个华丽。内侧明绸软垫,碧玉镶嵌。撵车中间有紫檀案几,案几上茶水糕点样样俱全。还是一头青牛兽拉行。

    两面撩起的金纱垂幔可以看到外面的人,也可以让外面的人看到里面是奢侈华贵。

    蓝萱儿不禁为凌墨澈担心。

    那么招摇过市的入宫,不怕被人打劫吗?还有四处都可以被人看到,这不是明摆着炫富拉仇恨嘛。

    凌墨澈以前不是低调华贵的风格吗?怎么今日如此高调夸张了?

    “别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外面的人都看着呢?”凌墨澈优雅的端坐着。

    被凌墨澈怎么一说,蓝萱儿忙收回心神。

    而后是扯出一抹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五皇子,你这是唱哪一出啊?”

    “你这笑容太差强人意了。来个真心的。”言罢凌墨澈便捏起蓝萱儿的脸颊。

    也就在这时,外面围观的女子。一声惊羡的呼声。

    “你要是想**花痴少女呢,就自个玩去。被拉上我。害我成为少女公敌了。”蓝萱儿拍掉凌墨澈的手。嫌弃道。

    凌墨澈这会倒是一点怒气都没有,薄唇轻扯。“本皇子如此安排也是顾忌你晕车,却不想被你如此误解。着实让本皇子伤心啊。”

    说此话时,剑眉微蹙。一脸受伤的模样。

    怎么看都觉得凌墨澈很欠揍。但现在大庭广众下打人。又有毁她的美好形象。

    “你平日不张扬的啊?为何今日要怎么做?”忍下打人的冲动,蓝萱儿缓缓问道。

    凌墨澈却没马上回答,而是长臂一拉。将蓝萱儿拉入怀里。

    “平日身体不适,没空陪萱儿出门。如今有空了。当然要好好炫摆一番。不然他们都不知道皇子妃是何许人也了?”面色温柔,薄唇含笑。

    凌墨澈这话的意思,他们如此招摇过市。只要是为了跟大家秀恩爱。让大家知道,他有多疼惜蓝萱儿这个皇子妃。

    “可我不是说了,我不嫁你了吗?你现在当众秀恩爱。转头我又和你取消婚约。你不是自己给自己难堪吗?”蓝萱儿好心劝告。却是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

    冰凉的手拂上蓝萱儿的额头,想躲却被凌墨澈按住。在外面看了两人的举动亲密无间。

    “那你不取消婚约就行了?而且你确定是本皇子难堪。不是你个无情无义的相府小姐难堪吗?”凌墨澈反问。

    “为什么是我难堪?我们相府,凌墨澈你好卑鄙,如果我取消婚约就沦为目中无人,眼高于顶了。”蓝萱儿恍然大悟。心口的怒意更甚了。直接一拳捶在凌墨澈的胸口。

    冰凉的大手握住暖软的玉手,“你那么执拗,岂会着一点小伎俩能说服的。这个香撵如果你觉得是用来算计你的。那你去坐马车算了。”

    凌墨澈的声音渐渐轻柔下来,甚至于有些无奈。

    “好了,我知道你不是那个意思了。”蓝萱儿也觉得凌墨澈不会那么笨,用如此计谋来挽留她,或许他真的是怕她晕车。而用了香撵。

    “不知道你如何才肯嫁于我,但我希望你不要与太子成婚。单独闵盈的势力就已经很强大。还有太子背后真正的靠山,是连父皇都忌惮的。”凌墨澈继续解释道。

    “连皇帝都忌惮靠山?太子的那个靠山是谁?”蓝萱儿的水眸明显是不可以思议。

    本来就觉得皇后这个势力,已经强大至极。他的背后还有更厉害的靠山。

    那凌墨澈如何对付闵盈?如何报仇?

    “你心里是不是想着血盟解除了,所以取消婚约去西翊做巫尊。南靖这些人就不会伤害到你了?”凌墨澈注视蓝萱儿,反问道。

    心里一惊,凌墨澈怎么知道她的内心想法的?难道她他会识心术?

    “我还想在西翊给你炼金蚕蛊的。”蓝萱儿弱弱的补充一句。起码这样不会显得自己太过忘恩负义吧?

    毕竟凌墨澈和夜阡殇都对她有恩。她自己逆反背叛。也得给他们留下补偿。

    金蚕蛊?这个傻丫头,闵盈练了二十几年都练不出来。她就算去西翊练出了,他也早就不在了吧?

    “你以为你去得了西翊吗?就算是巫族来寻你来救你。南靖也不会放你回西翊的。父皇不会放你,闵盈不会放你,修罗派也不会你。就连七王爷也不会放你走。”凌墨澈正色告诫。

    还有太多事是蓝萱儿所不知的,但他现在还不能告诉她。

    “他们凭什么不放走。我一身蛊术,还逃不掉西翊了?”蓝萱儿有些不甘心。更有些气愤。这个南靖怎么像吃人不吐骨头的地国家。

    “因为你是巫尊,因为你有碧灵珠啊。”见蓝萱儿一脸愤然,凌墨澈扯出一抹宠溺的笑。

    冰凉的手便揉了揉蓝萱儿的脑袋,似在安抚不乖的小动物。

    “那你帮我取出碧落珠,随便给他们就好。我不要人人觊觎的东西了。”蓝萱儿似在赌气的说。

    “如果取出,你会死。你还要不要取?”凌墨澈已经淡然的问。

    尼玛,取出会死。不取人人觊觎。她干嘛要有这个碧灵珠嘛?而且拥有碧灵珠也没见她变得多厉害。

    “所以我必须嫁你才安全吗?至少你不会杀我对吧?”蓝萱儿抬眸,试探的问。

    怪不得之前凌墨澈说,她不嫁他就会死,那么多人对她虎视眈眈。只有一个凌墨澈这个中蛊的靠山会依赖她的药血。如此保护她,不让她被其他人夺走。

    可是这样的靠山,又能如何。他的蛊毒不解。迟早会死。他死了。她照样被人抢夺。无人保护。

    “萱儿,我会在死之前帮你除掉这些隐患的。至少在我不能保护你时,你已经安全了。”凌墨澈垂下眸子,笃定道。

    莫名的听到凌墨澈一番话,蓝萱儿的心脏抽痛了。他知道她内心所担忧的,所以他便应允帮他除掉这些隐患。

    他不是不喜欢她吗?不喜欢她为何还要待她那么好。还有,他说他会死。她就没由来的恐慌。害怕。

    小脸由欣喜变为担忧,由担忧变为不安。然后是苍白的害怕。

    倏地蓝萱儿坐起了身子。拉开了两人的距离。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