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霸主 > 0023:真稀罕

0023:真稀罕

 热门推荐:
    说真的我心里害怕我爸和张弛他爸在办公室里干起来,又非常期待看着他们干起来。

    不过真是两位老人家在办公室打了起来,估计就热闹了,说不定还他妈能惊动校长。

    如果那样,我和张弛绝对能在学校火了,我没脸没皮惯了,火不火的我不稀罕。

    还是那句话,要脸干嘛,高考又不加分。

    当然我也清楚,张弛他妈b的是个二皮脸,跟我差不多,都不怎么在乎自己名声。

    虽然张弛的爹和我爸身高差不多,但是看上去我爸明显要比张弛他爹壮

    说难听点张弛他爹像皮包骨头瘦骨嶙峋的,就跟被几十个又丑又胖的中年妇女压榨干了是的。

    目测,张弛他爸应该是肾虚。

    我爸和张弛他正在没完没了嚷嚷着的时候,我故意斜视了我们班主任楚静一眼。

    我看到楚静那张脸的时候,还以为她心脏病突发了呢,脸色青的厉害,一副生气外加特别无语的表情。

    看到楚静那样,我在心里呵呵一笑,心想老师你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我真不知道张弛他爹是哪里来的自信跟我爸在这里嚷嚷。

    我感觉要是真打起来,估计我爸一拳头能打出他的狗屎来。

    虽然我爸这几年肚子胖了,但是他过去是挖煤窑的,劲能小了吗

    就在这时,估计楚静是真的看不下去楚静拿起课桌上的英语课本啪的摔了下。

    一阵巨响后,我爸消停了,张弛特爹也他妈没话说了。

    这时楚静说道:你,你们,有你们这样做家长的吗孩子在学校打架,让你们来是解决问题的,不是制造麻烦的

    楚静说这话的时候,声音颤抖,无比激动。

    看到楚静看我爸和张弛他爸的眼神,我就知道英语老师现在想弄死这两个糙老爷们的心都有。

    楚静的话说完后,办公室静得可怕,甚至有些诡异。

    我活动活动了嗓子,然后说道:就是啊,我们老师说的没错,让你们来是解决问题的,不是制造矛盾的

    没等我把想要说的话都说完,楚静对着我吼道:你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英语老师楚静的话就像是一个实腾腾的煮熟的热鸡蛋一下塞在了我的喉咙里,我顿时头皮发麻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了。

    我了个大艹的,原本想着迎合下楚静拍个马屁的,没想到一下拍到马蹄子上了。

    我用手搔了搔后脑勺,面部僵硬尴尬的笑了笑。

    得了,又他妈丢人了。

    等我不说话了,楚静又开腔训我爸和张弛他爸了楚静说:你们这些当家长的怎么就一点也不关心孩子呢,他们在学校里打架,是打架,情节严重的打架,还动了家伙摸了凳子砸坏了门,难道你们就不想知道他们为什么打架吗

    楚静说完这话,眼睛瞄了下我爸,而又看了一眼张弛他爸。

    没过多久张弛他爸发出了一声叹息,然后转头看向了张弛

    张弛他爹看张弛的那眼神死灰一般,没有任何感情。

    张弛一下紧张了起来,脸色也变了,变得暗淡。

    我仔细的看了看张弛,我发现张弛的双脚在打颤哆嗦。

    我日这是肿么个情况,画风变得有点快,我还真有点接受不了。

    张弛他爸说道:你们楚静老师说的对,我们家长在这里光护着你们不行,告诉我为什么打架,你难道忘了我曾经交代你的话吗

    张弛的腿哆嗦的更厉害了。

    看到张弛那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羊癫疯发病前的预兆呢。

    张弛对着自己的老爹说道:爸,对不起。

    张弛的话说完,他爸抬起手朝着张弛的脸上就是一巴掌,干净利落,看的我心里那叫一个爽。

    打,打就是,反正没人拉

    挨了一巴掌后的张弛低下头,样子是既害怕又哆嗦。

    我日哎瞬间张弛他爸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这让我感觉有些匪夷所思。

    他爸打了张弛一巴掌后对着张弛说道:我不想听什么对不起,我只想知道我的话你记住了多少

    在万分紧急的关头我决定大义凛然的站出来,然后再给张弛他爸加个火。我说道:张弛在班里浑着呢,估计你的话他一句也没听到心里去。

    我说完这话后赶忙躲到了我爸的身后,毕竟我还不想当炮灰。

    之后我就观察张弛,以及张弛他老爸

    我心想就让暴风雨来得更加猛烈一些吧,让海浪把张弛这煞笔的拍死在海滩上。

    听到我说的后,张弛赶忙解释说道:曹飞他胡说。

    张弛他爸又给了张弛一巴掌。

    我心里那叫一个过瘾

    草,打的好。

    现在这情况,我就差搬个小板凳,拿个爆米花孜孜有味的看电影了。

    估计楚静也没想到张弛他爸会变的这么快,她的脸上写满了尴尬。

    楚静看到这一幕后说道:张,张弛家长这么打孩子不是唯一解决的办法。

    听到这话后,张弛他爹转头看向了英语老师。

    正在所有人尴尬症快要犯了的时候,我爸拍了拍自己圆古隆冬的肚子意味深长的说道:不过是最有效的办法。

    听到这话是从我爸嘴里说出来的,声音还这么低沉,我勒个去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他妈绝对牛的一b啊,神补刀

    张弛他爸又打了几下张弛,还他妈都是打的脸。张弛的鼻子在最后一巴掌的时候被他爸给抽的流血了。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我突然怀疑张弛他爸是不是他亲爸,还是张弛是他妈跟隔壁老王的孩子。

    这么打张弛,看着爽,但是就是觉得怪怪的。

    也难怪张弛不想让他爸来学校,原来他爸打气自己亲生儿子来就跟打别人家的孩子似的。

    最后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张弛被送到了医务室,我和我爸走出了老师办公室。

    当然在这之前我和张弛在老师和家长面前假装和好的握了一下手。

    其实这也是给英语老师面子,给楚静一个台阶下,不然的话楚静真敢把事情再他妈交给年级主任解决。

    在离开办公室前,班主任还说明天就周六了,让我和张弛在加好思考一下人生。

    走出办公室后,我和我爸沿着楼梯下楼的时候,我爸突然意味深长的说道:那个孩子的爸是不是有神经病啊。

    得,不光我没有接受在办公室那突变的画风,连我这个久经沙场的老爹也没有接受。

    我说道:可能是间歇神经病吧。

    听到我的话后,我爸叹了一口气。

    下午我们第三节课下后就放了学,因为今天是周五。

    放学后就跟撒了欢的野马似的在骑着自己的自行车在校园里横冲直撞了会儿。

    卧槽,终于周五了,我他妈终于解放了。

    我现在心里这爽快,就跟熬过八年抗战似的。

    正在我骑着单车在校园里飞来飞去的时候,身后的胖子骑着单车追了上来。

    追上来后,胖子给我打了个招呼。

    听到是胖子那狗东西,我转头朝着身后看了一眼。

    我的眼睛刚看向胖子,胖子就对着我笑了笑。

    胖子的笑一如既往的贱。

    胖子快蹬了几下自行车脚蹬子赶了上来,跟我肩并肩在校园路上骑着车。

    我对着胖子说道:草,就你这体格骑着自行车,我真为自行车感到心疼。

    我的话刚刚说完,胖子就打断了我的话:飞哥,晚上有空吗去ktv耍一下带你装逼,带你飞

    听到这话我看了胖子一眼,然后呵呵笑了笑。

    我对着胖子说道:有美女就去,没有免提

    听到我的话后胖子眉头一皱说道:带你去找大美女,去吗

    我斜着眼睛看了下胖子,我说道:不会又他麻痹是坑吧你小子都坑老子不是一次两次了。

    胖子说:这次我拿人格保证绝对不是坑。

    我呵呵一笑,然后说道:人格你这动物园跑出来的还有人格,哎,还真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