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霸主 > 0046:陌生人

0046:陌生人

 热门推荐:
    听到胖子这话,我特别无奈叹了一口气,

    或许胖子说的没错,管他娘的三七二十一,先表白再说,成了就成,不成拍拍身上的尘土该干嘛就干嘛去。

    潇潇洒洒,策马扬鞭,跟暗恋一刀两断,分道扬镳,还自己一个自由,把爱情大胆的说出口。

    其实我也想这样的潇洒一次。

    但是看到米彤彤和何帅在一起。我的那份潇洒真的潇洒不起来。

    因为我不敢赌。

    因为我从周末那次见米彤彤和何帅在一起,米彤彤为了何帅喝酒,痛苦,痛哭,我就知道即便是我真的大胆的跟米彤彤表白了,我输的概率很大。

    有人说爱情是一个赌注,赢了你赢了,输了你就输了。

    但是我明知道这份暗恋会赌输,为什么我还要去告白

    为了一时的痛快,葬送我的友谊,还有我对米彤彤的爱。

    这似乎不合算。

    我动了下嘴角,然后对着胖子说道:这件事儿你就别管了。

    其实作为一个暗恋者来说,我不是缺少站在米彤彤面前告白的勇气,而是害怕万一告白不成功连朋友都没得做的结果。

    我不想在关心米彤彤的时候看到米彤彤闪躲的眼神,也不想听到米彤彤说那句你又不是我的谁。

    我知道这种想法很贱,也很无奈。

    但是我没办法,我的心还是不敢去面对表白后带来的一切后果。

    暗恋是一个卑微者的独角戏。

    或许就像别人说的那样,我很卑微,在于米彤彤的这份感情里。

    或许真的是我不够自信,不够坚强和勇敢。

    胖子听到我的话后,嘴角动了动,眼睛斜视着我。

    胖子的脸上分明就是一副非常不屑,但是又非常在乎这一切的表情。胖子说道:呵呵,真是没谁了

    说完这话后,胖子从健身器材上站了起来。

    胖子从健身器材上站起来后,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儿。

    见胖子站了起来,我对着胖子说道:走吧。

    胖子对着我说道:走往哪走反正我不走接受不了米彤彤跟别的男生钻小树林,你他妈就该跟男人一样把米彤彤抢过来,而不是逃避呵呵,逃避能解决什么曹飞,我看不起你。

    听到胖子的话,我的眉头一皱,然后对着胖子说道:行了啊,别在这里装了,看不起我就看不起我吧。

    而这个时候胖子转身径直朝着何帅和米彤彤两个人走了去。

    看到这一幕,我的心脏立马就悬了起来。

    哎呦卧槽这下坏了。

    我赶忙喊胖子的名字。

    我说道:喂苏照喜,你想干嘛,你他娘的赶紧的站住。

    一边说着这话,我一遍加快步子去追苏照喜。

    该死得胖子,真是无语了。

    胖子压根就没有理会我说的话,继续朝着米彤彤和何帅的方向走了去。

    胖子走到何帅和米彤彤身边,胖子说道:喂你就是米彤彤吧。

    听到这话米彤彤点点头,而何帅也是一脸的蒙逼。

    胖子对着米彤彤说道:米彤彤我哥们曹飞喜欢你,已经喜欢你很久了。

    米彤彤听到了胖子的话后,一下就愣在了那里。

    何帅这个时候有点不高兴了,他皱起眉头脸上挂上了一副特别不爽的表情。

    何帅说道:死胖子你说什么呢注意你的言行

    胖子压根就没有在意何帅说的。

    胖子对着米彤彤又说道:今天你给句痛快话,喜欢我哥们还是不喜欢我哥们我哥们对你有意思我就不信你察觉不出来你该不会是心里明白,把我哥们曹飞当备胎吧

    被胖子这么一说,米彤彤立马就语塞了。

    这时我跑到了米彤彤、胖子,还有何帅的身边。

    我对着胖子说道:我去你大爷的,你说什么呢

    不过我感觉胖子还真是够愣头青的,就这种情况下,米彤彤能答应吗长没长脑子啊

    何帅这时候怒了,何帅说道:你什么意思啊死胖子

    胖子跟个二货似的,瞪大了眼睛对着何帅说道:草泥马说谁死胖子呢

    看到两个人之间的火药味一下变得浓了。

    我赶忙对着何帅说道:我这哥们说错话了,不好意思。

    我的话刚刚说完,站在一旁的何帅眉头一皱,轻咬了一下嘴唇对着我说道:呵呵,我想起来了,那天晚上就你们两个啊说着要找人干你们两个呢,这段时间忙了点

    听到这话,胖子大声骂道:干你娘啊干看着你那张傻逼脸我就想打你。

    胖子说完这话就开始摩拳擦掌了,那架势野蛮的很。

    见到胖子这是要开干的节奏,我赶忙拉住了他。我对着胖子说道:你要死啊胖子,冷静点。

    何帅对着我说道:那个拉架的,你也别在这里装什么好人。我知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好好的当好你的备胎,可以吗

    听到这话,我的心是一阵疼。

    我的怒火一下就上来了。

    得了,好心劝架,还被骂。这个叫何帅的小子,真不是什么好东西。

    当然如果不是米彤彤在现场,这小子估计早就满地找牙了。

    何帅说道:你叫曹飞是吧劝你一句别他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我玩剩下也不是你的。

    听到这话,我愣了下。

    缓回神后,我对着何帅说道:你玩什么剩下你再给我说一句

    我可以容忍别人打我、骂我,但不是绝对不能容忍别人这样侮辱我喜欢的女生。

    我特别严肃,用特别冷的语气问道:你再说一遍你玩剩下她。

    冰冷冷的语气让我的气场突然变得非常强大。

    我用冷漠的目光看着何帅。

    草他妈这孙子就是找死。

    何帅说道:怎么着,还想打我牛逼你就动我一下试试。

    没等何帅把话说完,我抬起脚一脚就踹在了这孙子的肚子上。

    何帅一脚被我给踹在了地上。

    我对着何帅说道:米彤彤喜欢你我没辙,但是你他妈敢对米彤彤不好,老子绝对有辙弄死你。

    我真不知道米彤彤是瞎了那只眼睛了,竟然看上何帅。

    何帅被我踢在地上后,米彤彤就站了出来。

    米彤彤对着我喊道:曹飞你闹够了没有

    听到米彤彤这话,想到米彤彤还是站在何帅那边。

    我的心就不是一般那么疼。

    我也不想解释什么,而是对着胖子说了句:胖子咱们走。

    胖子说道:就打一下

    听到胖子这样说。我大声吼道:你他妈的听到了没让你跟我走

    估计也没有想到我会瞪着眼睛,这么大声的对着他吼叫。

    我这用力的一吼,把胖子也给镇住了。

    胖子缓回神后对着我点点头说道:好,好好,我走。

    听到胖子的回答,我转身朝着另一条小路走了去。

    而在我转身的时候,我眼睛里的泪从眼角流了出来。

    我朝着前方走着,眼睛里的眼泪流着。

    或许这些泪水是在给我心里的那份对爱情的执念告别。

    虽然我没有听到米彤彤对着我说她不喜欢我。

    但是从她的行动上,我就能够明白了,我只不过是一个跟她无关的人而已。

    走了几步后,我抬起胳膊用手擦了下眼角的泪。

    我擦了下眼角的泪后,抬起头离开了操场。

    而胖子一直跟在我的身后,一个屁都没有放。

    除了操场的大门,胖子喊了我一句:飞哥你没事儿吧真生气了我就是看着你整天闷骚的单恋为你着急。

    我深呼吸了口气然后说道:你先别说话,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或许胖子做的没错。

    或许真的是我太优柔寡断了。

    走到理科班教学楼前,胖子对着我说道:曹飞你进去吧,我去我们班了。不好意思。

    我对着胖子说道:你回去吧。

    胖子走了后,我进了教学楼。

    回到了自己教室,我坐在自己的课桌凳子上愣神足足愣了五分钟。

    在这五分钟里,我想了很多东西。

    但是我想的所有的一切似乎都帮不上什么忙,没有什么关系。

    后来米彤彤进了班。

    等米彤彤进班后,我才彻底缓回神来。

    我抬头看向了米彤彤,米彤彤也看了我一眼。

    不过当我和米彤彤的眼神在某一点发生碰撞的时候,她刻意的闪躲了一下。

    可能是因为正好处于这样一个阶段,对爱情懵懂,把什么东西都看得非常重。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青春,像是阳光一般的干净,又像是晨雾一般的琢磨不透。

    这应该就是这个年龄段的烦恼吧。

    当看到米彤彤刻意闪躲的眼神时候,为了不让她感到难为情,我非常自然的低下了头。

    其实我想解释,但是我发现解释压根不能说明什么。

    胖子刚刚在操场树林里说的话没错。

    难道我解释的时候要说胖子瞎说的,我不喜欢的米彤彤。

    我在心里感叹了那么一句。

    也不管了,顺其自然吧。

    晚上上完了第三节课晚自习后,我骑着自行车就奔了家。

    自从中午在操场上发生了那件事儿后,我整个下午,乃至晚上都不在状态。

    在马路上,我悠哉悠哉的骑着自行车,心里面想着的,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有的没的都塞在我那颗颤抖的心脏里。我真生怕我胸腔里的这颗心脏就突然间停止跳动了。

    在一个拐角处,我习惯性的调转车头,拐弯。

    这条路我闭着眼就能把车骑到家。

    车子在这条街上骑了一段时间后,我突然听到了几句叫骂声。

    听到叫骂声后,原本还在心不在焉的骑车的我突然间就清醒了过来。

    前面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

    前方的叫骂声不断,并且越来越近。

    我这人吧就这样,好奇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我听到了一声惨叫,而后有人说道:老大被这小子给捅了。

    之后就是“站住”“别跑”这样的喊声回荡在这条街上。

    社会混子打架

    正在我感到纳闷的时候,一个人非常吃力的冲着我的方向跑了来。

    看到这一幕,我顿时有点不知所措了。

    在前方跑的人前面有几个人拿着钢管、刀子,棍子在追

    看到这一幕后,我意识到了事情不妙,想要转身调转车头赶紧走。

    这年头混子在街上误杀路人的新闻多的是。

    我刚刚调转了车头,正准备骑车撤,但是我发现车座好像重了一些。

    我砖头朝着身后看了一眼。

    得,刚刚在路上跑的那人已经坐到了我的自行车车座位上。

    那人额头上都是汗珠子,脸颊上还有一些鲜红的血。

    看到我转头,那人直接用刀子架在我脖子上说道:赶紧骑车,听到没,不然我拿你陪葬。

    那冰冷还沾着一些血的刀子突然间就放在了我脖子上,我的心一下就紧张了起来。

    仔细看了下,我发现那人拿刀的胳膊上都是用烟头烫伤的烟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