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417章 全靠演技 (第一更。)

第417章 全靠演技 (第一更。)

 热门推荐:
    看着手中这些不带过滤嘴的白烟,我清楚知道这些是能要人命的东西,可凡事都会有个万一

    如果把一包正常的香烟拆开,把所有烟丝抽出来之后换上白色粉末,再填充烟丝伪装一下,一般人压根看不出来

    不怕这些人给我毒性最强的一号。就怕他们把东西掺杂在普通香烟中让人不知不觉的上瘾,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

    “这些多少钱”我装作猴急的问了一句,已经从里边抽出一根放在嘴里,为的就是麻痹她的神经

    她看着我把白烟放在嘴里一点也不惊讶,反而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现在就是拼演技的时候

    “这些先拿去抽但是一定要少抽,对身体真不好的”蕊姐故作一脸关心的模样,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其实心里问候她家十八代祖宗

    “谢了蕊姐,我先回去过瘾”我叼着一根白烟装着摸打火机的样子,用最快的速度离开。

    “兄弟你别着急啊回到房间再抽别让人给看见了”

    远远还听到蕊姐在背后的声音,我心说这么下三滥的手段都敢用,还怕别人知道了暴露

    离开三楼我迅速把嘴里白烟吐出来,吐了吐口水可还是不放心,一路子都没敢咽口水直奔五楼房间。

    回到房间直奔卫生间。使劲漱口几次之后才放心不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多久是个头

    但我想以后还免不了要继续装下去,不管让我装多长时间都比真的上瘾要好,人一旦碰上毒品就真得完蛋

    “你先去睡觉,我一会就过去。”我打发拖油瓶离开然后关上卫生间的门。

    在卫生间内拿出蕊姐给的一盒白烟,数了数一共十根,里边填充的并不都是粉末,而是掺杂在烟丝中混合。

    估计这个剂量是他们精心设计过的,让我慢慢加重毒瘾而自己却浑然不知,等发现的时候彻底沦为一个大烟鬼,到时候说什么都晚了

    按十二个小时抽一支来推算,十支白色香烟够我抽五天时间。或许这个时间还要提前一点,没听说哪个瘾君子能一直保持规律,间隔时间只能越来越短

    我把所有混合着粉末的烟丝倒进马桶中冲走。然后把自己香烟的正常烟丝填充进去。

    不是我多此一举而是我不得不防,现在绝对容不得半点差错,二叔说过想要骗人之前就要先骗过自己,只有骗自己相信才能骗过别人。

    从现在开始我就要不停的告诉自己是个瘾君子,一定要按照时间来抽这些白烟

    换烟丝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为了保持外形更像我明天要去买一点面粉掺进去。或者问问胖子有没有更好的伪装办法

    忙完一切之后天都亮了,点燃一支伪装过的白烟放在卫生间的梳妆台上面,用打火机慢慢炙烤烟嘴附近,留下的烟灰可以伪装已经抽过的样子。

    假如有人在我睡着的时候进入房间,那也能看到一般燃烧殆尽的白烟,就算查看细节也发现不了问题。

    从现在开始我要掐算时间准时点烟,也要抓紧时间恶补一下瘾君子的样子,绝对不能在任何人面前露出马脚

    走出卫生间却始终觉得不放心,在我离开的一天时间还不知道有谁来过,也不知道阳台上的窃听器有没有被装回去。

    如果一次是意外掉落的话,那么第二次就算我发现也不敢摘掉,相比被监听来说。隐藏不暴露才是更重要的事情

    “你好点了吗”拖油瓶关心的凑过来,我点点头表示好多了。

    我点燃一支香烟走上阳台吹风,清晨的城市一片安宁,我伸手摸了摸阳台的外围边缘,在上次同一位置摸到了窃听器。

    我就知道这些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这次摸到我没有再偷偷扯下来丢掉。不然就会显得太过明显

    抽完烟把烟屁股弹出去,看着眼前宁静的城市心中百感交集,也许其他人还在睡梦当中。也许在思考该吃什么早餐,可我却要思考如何小心翼翼的活下去

    “外边风大,进来休息吧。”拖油瓶在后边说了句。我点点头离开阳台。

    其实换做任何一个人来,这个时候也不能安安稳稳的睡个觉,不管再累再疲惫,头上始终都悬着一把刀,一把随时都会掉下来的铡刀

    现在就算是在拖油瓶面前我都要演戏,我不怕她背叛但怕她说错话。也许一个小细节落在别人耳朵中就可能给我带来麻烦

    这一觉我谁的很不踏实,不管拖油瓶怎么帮我按摩无法抵消我心中的复杂,还有对明天未知的恐惧

    一觉睡到下午三点才起床,整个脑袋昏昏沉沉的,不过值得人庆幸的是又活了一天,现在什么能比活着还重要

    站在窗口点燃一支香烟,看着窗外的阳光有些刺眼,不知为何我和不喜欢看着白天的世界,感觉这个世界太吵闹太喧嚣。反倒是夜晚的城市安静美丽。

    拖油瓶忙活着给我准备饭菜,我在心里计算毒瘾发作的时间,牢牢记在心里不敢忘记

    相比真的染上毒瘾来说记下发作时间根本就不算什么。通过一些列的手段和陷阱之后,我更加坚定要继续留在这里的决心

    不但为了给二叔报仇,也为了给自己报仇。不能辜负自己所受的危险和苦难

    吃过饭下午忐躺在床上看电视,不到五点有人来敲门,不出所料来的人是胖子。

    “兄弟还睡着呢差不多就得起来活动活动啊”胖子站在门口调侃了一句。

    “那必须的,胖哥稍微等我一下。”我立刻穿好衣服准备出门,把一盒换过烟丝的白烟小心放进口袋里。

    临走拖油瓶拉住我的衣角,眼睛总是往卫生间里看,我知道她想问的是什么,可我却不能把真相告诉她。

    现在我只坚信二叔说过的一句话,在这个世界上永远不会出卖你的人就是你自己

    “我的东西放在那里千万别动。听到了没有”我无比严肃的看着她,我也害怕她不知情偷偷抽一根。

    她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其实那些烟灰是我故意留给别人看的

    跟着胖子来到地下赌场的休息室。整个休息室中只有我们两个人,不算大的房间内并不担心被人给偷听,可凡事都要多留个心眼。

    “怎么样兄弟睡了一觉之后是不是精神好多了”

    “还好还好,这份情我记在心里了,只是”我故意凑到胖子耳边压低声音说:“还请胖哥指点,毒瘾发作的时候会有什么反应”

    胖子一听就笑了,他坐直身体清了清嗓子,并没有任何回避的说:“这玩意抽多之后最显著的特点是变得暴躁易怒,甚至会有严重的暴力倾向,其他的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知道了,怪不得昨天晚上我总觉得脾气暴躁,觉得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呢”我打趣了一句,转手摸出一根香烟递过去。

    胖子接过去之后并没有点燃,而是拿出自己身上的香烟点燃,我们两个对视一眼忍不住笑了。

    其实他信不过我就像我信不过他一样,我们两个都对彼此保持警惕,只是因为猫白的手段而临时凑在一起,这也让我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和胖子该不会是有共同的敌人吧

    “胖哥,要不要去泡个澡舒服舒服”我意味深长的看着他,意思已经很明确。

    “正有此意,走吧”胖子一口答应下来,其实我们两个人心里都清楚,只有在洗浴中心的水池子泡着,才不用担心被监控或者被监听。

    整个美高赌场并不是没有破绽的,只在于人怎么去发现并且利用,接下来就要搞明白一件事,胖子到底是不是和我有共同的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