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468章 里应外合

第468章 里应外合

 热门推荐:
    心里来不及感谢胖子我已经确定了一件事,胖子绝非真心实意跟着猫白做事,否则他不会提醒我远离这场赌局。

    加入这场赌局就会有被抓内鬼的风险,就会有被人一锅端的风险,猫白一定是有了察觉和准备,他不只是让我一个人上牌局,我能明白他的想法。

    其实谁是内鬼在这一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抓到内鬼里应外合的证据,顺带着把二叔等人一锅端

    曾经所有的猜测和怀疑都在这一刻划上句号。我的胖子的关系就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此时此刻我的脑子非常清晰,所有杂念全部都抛到脑后,眼前就只有这场二十一点的赌局。但情况非常不容乐观。

    今天晚上猫白已经安排出他手下最强阵容的老千来做事,包括荷官也都是精挑细选过的

    荷官依旧是发牌之前仔细洗牌,几套手法下来甚至没有看过牌面一眼。好像完全是在随机洗牌。

    如果不是我提前知道这家伙的厉害,恐怕就连二叔也看不出这家伙的恐怖之处因为他隐藏的实在是太深

    这个荷官洗牌的精髓在于没有伪装就是最好的伪装,他洗牌熟悉的程度已经完全不用去看牌。拿过一副牌怎么洗牌能做出想要的点数已经门清

    简单来说他已经到达盲洗的程度,没有长年累月的练习是做不到这种程度的,但他唯一的局限就是每次洗牌之前都要用一副没拆封的新扑克

    所有洗牌手法的规律都是一致的。如果用一副打乱顺序的扑克那荷官一定没办法盲洗

    牌局已经开始,我知道按照规律来说八面鬼一定赢不了,我只能用手势来提醒二叔,迅速拆穿这个设计高明的赌局

    二叔的眼睛一直都在盯着牌桌没有离开过,他聚精会神的样子根本看不到我的目光,但是黑蛇却注意到了我的目光。

    我没有接触她的目光而是两根手指夹着一根香烟,在点燃的时候眼神刻意在二叔的身上逗留了一下,不知道她能不能明白我的意思。

    黑蛇立刻戳了一下二叔,她果然能明白两根手指是代表二叔的意思,不过二叔并没有立刻眼神乱看,在刻意压制三秒过后才伸了伸懒腰。

    他的目光很自然的扫过所有人,当然也注意到了我的左手。不过他只用眼角余光在看。

    我的左手自然下垂用身体挡着,装作拨弄指甲的样子做出几个简单的手势,为了保险我可以改变手势停留时间的长短。

    往常几秒钟能完成的手势。我几乎用了十秒钟才完成,看似漫不经心实际上传达一个意思,荷官有鬼

    完成手势之后我并没有立刻停下,仍旧重复着这个手势就像拨弄指甲一样,因为以前二叔说过,手势交流隐蔽但也容易被人发现。

    两个人暗着比划手势太过于明显。最好的隐藏办法就是不停重复一个手势,在手势中表达意思的变化。

    二叔点燃一支香烟,夹着香烟的手轻轻一个动作我就明白,他在问为什么。

    我想了想尽量找一个比较容易理解的方式告诉他,荷官发牌的时候就已经完成出千,我就给他比划一个出千已经完成的手势。

    为了防止二叔不理解其中的意思,我又比划了一个做牌的手势,三个手势连接起来的意思就是,荷官有鬼。做牌,已经完成出千。

    二叔手指弯曲一连弹了三下烟灰,动作很慢但我知道这是交流结束的意思。但他并没有立刻提醒八面鬼。

    荷官发出来的牌面看似没有任何规律,但却给了八面鬼不得不补牌的选择,可以一旦补牌就会超出二十一点。想要打破这个规律就要提前弃牌。

    当八面鬼输掉这把牌之后二叔简单交流了一下,在赌局中同一伙人互相交流是很正常的事,也可以给一些提醒和建议。

    第二把牌八面鬼拿到牌之后立刻弃牌,我悬着的心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八面鬼只输了两次就打破了这个规律。

    当这个规律被打破之后黑桃皇后明显小心了很多,接下来的这把牌才是真正考验运气的时候。但这场赌局仍然处于被动中。

    在这么多老千的注视之下,想要出千无异于难上加难,没有互相配合只能自己藏牌换牌,可荷官是赌场一伙人随时都能查验牌面张数和花色。

    但在这场赌局中我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我了解的一切都可以通过手势告诉二叔,让他们在最快的时间内拆穿这场赌局。然后找到破解的办法。

    如果他们能够有办法在不知不觉中改变这个路数,并且加以利用这个套路的话,那么一把牌就能让黑桃皇后回到解放前,就看八面鬼如何玩下去。

    “美女要不要赌一次大的好事不过三噢”八面鬼笑眯眯的调戏着,黑桃皇后冷冷一笑却没有任何回答。

    她应该是在等待荷官分析接下来的这把牌,在打乱顺序之后荷官能猜出接下来的牌是什么。在心里进行组合之后能判断这把牌是否能赢。

    黑桃皇后沉默了一会之后荷官提醒她说:“请庄家选择下注。”

    我知道这句话是在提醒这把牌是否能赢,其实荷官把牌摊在桌面之后也不可能用手法乱发,想在二叔的注视下捣鬼无异于自寻死路。

    黑桃皇后追了大筹码。可是八面鬼又把面前的筹码拿回去,转手挑出两万筹码丢在桌子上。

    “发牌吧,美女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我只是逗逗你的。”八面鬼一副浪荡公子的样子,不过我却不得不佩服他的厉害。

    几句话就是能试探出这把牌的结果,他明知道赌下去会是输。但他一直都装作没有发现的样子,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八面鬼有一个动作非常频繁,他习惯性的两根手指放在太阳穴附近思考,看完牌之后也会把手指放回太阳穴的附近。

    就连调戏黑桃皇后的时候也用两根手指放在太阳穴附近,难道他脸上的伪装出现了破绽可我仔细看看并没有发现不妥。

    现在整个赌局中弥漫着香烟和风油精混合的味道,二叔他们不少人都涂了风油精味道很冲。闻起来还有种淡淡薄荷的味道。

    我想八面鬼总不能是用风油精来挂花下焊吧从没听说风油精能在牌上留下记号,总不能拿起牌的时候使劲闻闻吧

    没有任何意外这把牌八面鬼输了,但他脸上一直都挂着轻松的笑意,时不时还会调戏一下黑桃皇后。

    “给你一点小费,给我发好牌”八面鬼突然把一枚一万的筹码丢在荷官面前,猝不及防下荷官被吓了一跳。

    “看什么看没收过小费水钱啊打水钱啊”八面鬼故意找荷官说话,我越看越有意思,心说八面鬼一定是故意的

    荷官再次发牌之后八面鬼迅速看牌,直接一拍桌子冲着荷官说:“你看你这臭手。aj就不能发一次啊ja也行啊,没有黑杰克k8也凑合啊”

    “看什么看,赶紧的补牌”

    荷官明显楞了一下,八面鬼骂骂咧咧的要补牌,补牌之后又开始絮叨,全都是没营养的废话。

    “你今天这手到底是摸了什么来的怎么这么臭啊别说你在厕所玩屎了啊”

    看似八面鬼是在抱怨牌不好,开局到现在还没赢过一次,可是仔细想想这应该是一种扰乱荷官思路的方法。

    所有牌的排列方式和顺序都是固定的,但每一把出现的牌是不固定的,荷官要不停思考接下来发给两个人的牌是什么。

    八面鬼弃牌一拍桌子,提高音量说:“愣着干啥赶紧发牌啊给水钱都不能发好牌啊特么的你个智障”

    荷官脸都黑了,不过他敢怒不敢言只能老老实实的发牌,这个局很显然是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