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26章 社会法则 (第四更。)

第26章 社会法则 (第四更。)

 热门推荐:
    气氛非常紧张,每一步我都走的小心翼翼,极力装作没事人的样子。

    在快到热水房的时候有人看到了我,但看到我手里的热水瓶之后什么都没说,估计以为我是病号家属。

    有些时候一点点伪装总是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我趁机朝着大厅扫了一眼。

    我看到十六的脸色越发冰冷。身后石头和小波等人都已经站起来,可对面的几个中年男人还在坐着,他们完全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整个十三楼中间的空场气氛很压抑,我拿着水壶走进热水房装作等开水,伸长耳朵听着后边的动静。

    “李伯,这里你年龄最大资历最高,我想听你的意见。”十六的声音无比平静,但我能感觉到声音中的无奈。

    “我已经是把老骨头了,不是我们不愿意继续交钱,陈老能不能过了今晚还难说,总不能让大家出钱养闲人吧”一个老头阴阳怪气的说着,一听就知道摆明不想交钱。

    他话里的闲人说的就是十六,我心说这帮人可真够无耻的本身占了人家的生意,还说人家是闲人

    “李伯,不管我爷爷能不能过了今晚。毕竟都有一份旧情在,何况这些生意本来就是我们陈家的,这一点大家都很清楚吧”十六冷冷的说着,难以想象她现在心理压力有多大

    因为我知道她面对的不是一般人,而是一帮惹不起的大佬,何况他们还霸占着陈家的生意,换做其他人早就无法承受

    “李老说的对我们给陈家交钱是交给陈老,陈老要是不在了,这份钱那也就不用交了吧各立门户做自己的生意,哪里还有什么陈家呢”

    一个沙哑的男人声音,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反胃,最重要的是很无耻

    “张叔。这话说的真是见外如果我没有记错,在座各位以前都是为陈家做生意,打理生意怎么会成了自立门户呢”十六平静的反驳。可我知道她是在压着火气。

    如果能够翻脸早就会翻脸,这些家伙已经明着抢东西,可没有实力只能忍着,这才是最真实的社会法则

    “嘉欣你这话不对,张总为陈家尽心尽力这些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何况咱们这些年给陈家也赚了不少,你们吃肉也该给点汤了吧”

    一个阴阳怪气的男人声音,估计也是幕后大佬之一,可这些话我怎么听着就这么刺耳呢这些人还能要点脸不

    以前我可从来都没听说过,给老板做事时间久了要分家的,打工的永远都是打工的。分老板产业是几个意思

    “云叔,我爷爷对你们怎么样各位心里都清楚,以前从来都没有亏待过各位,生意上的事情我不管,但今天请你们离开。”

    十六一番话说的很隐忍,面对这种无赖和流氓的家伙。当真是要让人抓狂的

    “你怎么和各位叔伯说话的若不是看在你是陈老孙女的份上,谁能让你在这里指手画脚”说话沙哑的男人语气都变了,这个张叔绝对不是什么好人

    “对我们今天来可是找陈老要个交代。不然外人还以为我们不仁义,让陈老出来说句话呗”说话阴阳怪气的家伙在后边添油加醋,这个云叔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爷爷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他没办法见各位叔伯,还请各位先离开。”十六的声音里带着沧桑和无奈,我这才明白今天是怎么回事

    这帮人都知道陈老住院。借着今天交月钱的日子故意来医院闹腾,估计就算陈老还有一口气也得被他们给气死

    以前我从没见过这么卑鄙的手段,更没见过这么无耻的家伙。这帮人的良心都特么让狗吃了

    “你能当家吗所以必须让我们见陈老”张叔扯着公鸭嗓丝毫不退步,看样子是铁了心要搞事。

    “对,必须要让我们见到陈老。你在这里故意拦着,该不会是暗中玩什么猫腻吧总不能陈老在里边包了几个大学生吧”

    说话阴阳怪气的云叔当真是无耻之极在医院里这种事情都能说的出口,足可以想见他的内心有多么下流

    “我爷爷真的不能见你们他在重症监护室已经昏迷很久也请云叔口下留德”十六俨然已经开始生气,可我心里咯噔一下子

    我心说坏了十六可能要中计这帮家伙很显然是来搞事的,巴不得找个理由撕破脸,这帮老江湖的心机太深

    “那又如何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那就让我们见他一面”张叔慢条斯理的说着,俨然是要撕破脸的样子。

    这次十六没有再说话,估计她也明白今晚这些人的目的,想尽一切办法说难听的话,为的就是要把关系搞僵。

    真正闹起来了之后,就会掩盖很多原本的目的,我心说这帮家伙心够黑,也够绝

    突然有人走过来,看到我之后立刻挥手让我离开。我点头哈腰表示马上就走。

    一帮王八蛋有恃无恐,很显然是今晚铁了心要搞事,两只暖瓶让我装了大半天都没装满。我真恨不能拿着暖瓶过去砸他们脑袋上

    “喂喂喂,大家都这么忙,没时间继续耗下去,赶紧让我们见见陈老。”

    “谁说不是,嘉欣你再阻拦,那可就真不把各位叔伯放在眼里了何况今晚李伯还在这呢”

    情况出乎了我的预料。这些人已经开始吵着要见陈老,摆明是要在医院里开始闹事,最前边阿乐已经带着人开始闯。石头带着人拼命在拦着。

    “谁也不能去,你们简直是无理取闹”

    我回头一看十六直接气哭了估计让谁碰到这样的事情也伤心,这些王八蛋太没良心。在医院里闹事可却没人敢管

    别人从热水房赶出来后,我立刻拿出电话打给辉子,不管怎么样现在我就要人过来花多少钱我都不在乎

    电话接通我迫不及待的问:“你们到哪了今晚所有钱翻倍有多少人给我叫多少人”

    “我们已经到了在等电梯老板说今晚所有钱翻倍。赶紧给我上去”辉子在电话里冲着人喊,我一颗心才总算落地。

    “到了就好不管多少人今晚钱不是问题,算我欠你一次”

    我心说现在不管来多少人都好人命关天,这一刻花多少钱根本就不在乎

    挂断电话我心里无比焦急,眼看着阿乐和陈磊带着人就要动手,这一刻我已经紧张到了极点

    一帮人开始推推搡搡要动手,很明显石头这边的人在拦着,但遭了不少黑拳,眼看着一个个也都快忍不住了

    我心说不管了正准备冲上去帮忙的时候一只手拉住我的胳膊,无论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

    “别去,你在这里等着”苏玉戎一字一句无比坚定,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可我真忍不住了

    从小到大我最见不得女生的眼泪,十六的眼泪刺痛了我的神经,如果这一刻我不冲上去还能算个爷们吗

    “放开我,辉子他们已经来了”

    “既然来了也不差这几分钟,你不能去因为你不能露面”

    苏玉戎一番话字字句句都无比清晰,我知道理性应该战胜感性,可选择理性的时候往往都很痛苦

    突然一阵嘈杂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听到电梯那边传来呵斥声,我心说辉子终于来了

    几个人已经开始喊十六姐的名字,最前边的人是辉子,我一颗心瞬间放回肚子里

    突然出现的人也让现场混乱平静下来,两边人都很警惕的样子,因为两边人都不认识辉子这伙人。

    我冲出去一看当时傻了眼连带着辉子一共来了不到十个人这特么能中个屁用啊

    我刚刚激动的心也恢复了平静,我早就知道不能把希望寄托在辉子身上,现实总是这么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