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148章 喝酒误事 (第三更。)

第148章 喝酒误事 (第三更。)

 热门推荐:
    俗话说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以前我还总觉得二叔贼兮兮的不着调,可相比之下发现二叔简直是太保守了

    喝着黄酒吃着鸽子炖锅,时不时整两个荤段子开玩笑,初哥绝口不提茶楼里边的事儿,我心里也有数。

    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初哥一窝子亲戚的事总归不能拿到台面上来说,反正他不问我也不说,大家心照不宣。

    解决完茶楼赌场里的事,我心里一块大石头落地,总能回去沈阳过年,说实话我很想回去看看。

    不过现在有美女陪着喝酒。这种感觉还真是不错尤其是看到她们微微发红的小脸蛋,越看越想亲一口

    俗话说酒是粮食精,越喝越年轻。

    一杯杯黄酒下肚,一块块油辣的鸽子肉下肚,气氛越来越欢脱,外套也脱。

    火热的气氛加上火热的土炕,很久都没有喝酒喝的这么热烈,就像曾经过年的感觉一样,就是热闹就是喝

    气氛越热烈心里的火苗就越猛烈,没别的,就因为两个美女身材都不错

    一个胸前太有压迫感,巨大的饱满光看着就让人感觉到窒息好像打底衫随时都会撑裂一般

    看她年龄也就二十三四,难以想象是不是天天把木瓜当饭吃才能有如此汹涌,这才是真正的让男人无法一手掌握

    一番了解两个美女都在东北师范上大三,胸大的叫冰冰,她说老家在南宁。

    另一个长发美女叫海燕,黑龙江人,地地道道的东北妹子,长得小巧喝酒却很豪爽,不停和我碰杯。

    临近年关她们都还在学校附近游荡,还没回家是因为车票还没排上日期。还说买不上票就不回去过年

    一提到过年气氛就差一截,总不如荤段子来的实在,没想到海燕还是个女司机。几杯黄酒下肚一言不合就开车

    以前我从没见过女司机聊天开车,她说的都是学校女生的各种新鲜事,光是听着就让人腰杆子发硬

    她还拿出手机让我看了点照片,不看不要紧,一看腰杆子更硬了

    只是昨天晚上我被允儿整的有些过度,到现在手脚还在发软。恐怕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一想到这里我忍不住暗暗嚎啕,我特么过了年才十八啊龙精虎猛的年纪就搞成这样,等以后咋办啊

    心情复杂之下不免多喝了两杯黄酒。可刚开始喝还没感觉什么,后来酒劲上头我才发现自己走不了了

    吃完饭就连土炕都下不来,全身发软没有一点力气,整个世界都变得天旋地转,好像原地转了几百圈之后的头晕。

    眼皮一沉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躺在酒店房间里,宿醉之后的脑袋像是炸裂一样。喉咙里干的快要冒烟

    以前二叔常说喝酒之后不能缺水,不然头疼的更厉害,现在我算尝到了这种滋味

    下床拧开房间里的矿泉水就是一通猛灌。喝下去感觉喉咙里舒服了很多,走进洗手间准备洗把脸。

    可刚进入洗手间我感觉有些不对劲,站在镜子前边看着自己,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等等卧槽我的人皮面具哪去了

    镜子里是我原本的模样,可我记得分明是戴着人皮面具的

    说时迟那时快我赶紧去床上找,床上床下都被我翻了个遍。衣服口袋里也全都找过,心瞬间凉了半截

    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想不起来,整个人喝的断片。可我特么人皮面具还能弄丢了

    我赶紧给初哥打电话,心里有说不出的慌张,在外边做事的时候我从来都不会摘下人皮面具的

    更何况人皮面具用胶水粘在脸上,就算自己撕下来都要费劲,可

    一摸头上还残留着鼻涕一样的透明胶水,我心里咯噔一下面具不是我自己摘下来的,是有人给我撕下来的

    “喂三明,怎么了啊”

    “初哥我昨晚怎么了我是怎么回来的”我已经心急如焚,但还是要压着脾气。

    “喝多了我送你去酒店的啊。还让冰冰陪你的,就是胸口很有料的美女”初哥轻松的说着,可我一点都不轻松

    “卧槽我的人皮面具不见了啊昨晚我摘下来了吗”我心怀希望的问了句,如果把面具丢了那才真是玩大了

    “没有吧我记得送你去酒店时候还好好的啊你再找找吧。”

    一听这话我心里凉了半截,喝酒喝到断片什么都不记得,现在别人说什么我就得听什么啊

    这种感觉非常不好。我隐约感觉到套路的味道,可现在我头脑还是嗡嗡的发麻。

    “初哥,你有那个冰冰的联系方式吗”我心里带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这不是一个圈套。

    “这个我没有啊那都是学校门口上车的妞,拿钱办事之后上哪去找啊”

    一番话让我从头凉到脚后跟,我心里也明白具体是怎么回事,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曾经二叔无数次叮嘱我,让我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相信任何人,可我偏偏把这句话忘的一干二净

    我的愤怒瞬间充满了整个头脑,所有压抑在心里的怒火即将爆发出来,我甚至想打电话找二叔帮忙

    可是我自己喝成烂泥一样,对于昨晚的事情什么都不记得。这种事情还能怎么办

    “三明你再找找,说不定是你自己忘记放在了哪里只要别放在马桶里冲走就行啊”

    一听这话我心里当真有说不出的复杂就算我掉进酒缸里喝成个烂泥,可也不会把人皮面具摘下来丢马桶里

    “行,我知道了。”我平静的挂断电话,所有怒火被我硬生生压下去,因为知道现在所有的愤怒都是徒劳

    如果真是初哥有心算计我,那他不免把事情做的太绝,因为他深知人皮面具的厉害和宝贵。

    如果不是初哥有意为之,那我就是中了别人的套路昨晚酒店里能来的人有很多。就算我扒干净了被人参观都有可能

    现在我不指望任何人,我只想确定一件事,就是房间里有多少人来过,都是什么样的人来这里

    我洗了把脸离开房间去前台找监控,可是一出房间门口我心都凉了

    这里哪里是什么酒店,分明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宾馆,走廊的墙上连个监控都没有

    这一刻我更加确信自己是被套路,可事情不到最后一刻都还是有转机的,我用最快的速度下楼。

    在吧台好歹是看到了一个监控摄像头,现在做宾馆生意的多少都会安装监控,如果这里有隐藏的摄像头就好了。

    吧台里坐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正在玩斗地主,我深吸一口气调整自己的情绪走过去。

    “老板,昨晚在这里睡觉我手机丢了,我要看一下监控”

    “啥手机丢了不可能吧”

    “我在楼上207房间,走廊最里边的那个房间,这是房卡。”

    “不可能的在这里手机怎么可能会丢啊”

    一看这个老板就是推卸责任的样子,不知道他有没有被人提前打过招呼,但我也有整治他的办法

    “手机真丢了,要不然我报警了,让警察来帮我看监控。”

    “那你就报警吧这种事我管不了”

    老板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我心里恨得牙痒痒,可是现在我却不能和他翻脸,只能想办法智取

    “昨晚我喝多了被人送到这里来的,没身份证怎么开的房间那我还真得报警好好查查”

    “你等等你这么一说我有印象,是你朋友送你来的啊,用他身份证帮你开的房间。”

    “哪个朋友我看看记录,也可能手机是被朋友帮我拿走了。”

    老板翻了翻吧台上的入住记录,我看到记录上写着马莹莹,后边还有个身份证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