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177章 不择手段 (周末第一更。)

第177章 不择手段 (周末第一更。)

 热门推荐:
    我不知道二叔为什么不让我回沈阳,但我清楚知道现在一定是被人堵在这里

    一定是有人谎称房卡忘记在房间里,所以才会把楼层服务员找过来开门,只要一开门就能达到他们的目的

    我焦急的看着手里的电话,等待的时间变得无比漫长,我心里无数次催促辉子快点接电话,千万别特么睡着了啊

    “里边有人吗服务员”

    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三遍询问过后我知道房间即将被打开,我心里恨极了无知的楼层服务员。.可现在我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说时迟那时快我紧紧贴在房门上,用力顶着房门不让外边能打开,几乎在同一时刻我听到门外房卡开门的声音。

    门把手被人拧动但却没有推开。我从猫眼里看到一个中年服务员,后边还跟着几个满脸狰狞的青年

    一瞬间我心里咯噔一下我不知道这些人是谁,但我知道他们一定不怀好意

    “喂喂,喂”电话中传来辉子的声音,我压低声音快速说:“带着所有人快来救我有麻烦”

    电话那头的辉子一个激灵,立刻招呼其他人做事。我用力顶着房门不敢移动分毫,也不敢挂上反锁插销,因为一旦出声音就会被外边的人听到

    “怎么回事怎么打不开呢”服务员疑惑的嘀咕着。紧接着再次听到房卡开门的声音,我用尽全力顶着房门。

    “让开,我来试试”门外一个人说了句,紧接着房门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我扛不住房门瞬间被推开一个缝隙

    门外的力量消失我受不住惯性,房门立刻被我关上,这一次只要不傻的人就知道房间里一定有人

    我赶紧摸起反锁插销,可还没等插上就被人一脚把门踹开,猝不及防下我狠狠摔在地上,紧接着几个青年冲进来。

    呼啦一下房间门口全都是青年,十几个人的出现让我心头一颤看这个架势我就知道他们是有备而来,如果不是得到确切消息。绝对不会这么多人一起出现

    “是不是叫熊三明”一个满脸邪气的青年上下打量着我,眼前几个青年全是一脸狰狞,其中一个长着老鼠眼的青年很眼熟

    “不是。你们是谁”我毫不犹豫的拒绝,他们这样问就代表不认识我,谁承认谁是傻子

    “不是”长着老鼠眼的青年拿出手机,我心里瞬间咯噔一下难道他们有照片

    等等我突然想起来老鼠眼是谁他就是我在电梯里遇到的青年之一

    一番对比老鼠眼直接笑了,大手一挥指着我说:“就是他他就是熊三明”

    我瞬间一个激灵从地上爬起来,抓起桌子上的烟灰缸拿在手里。现在不行我就拼命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嘈杂的脚步声,紧接着就听到有人嚎叫,辉子带着几个人直接杀过来

    “草泥马的你们是干什么的新百联做事。没事的都给老子滚蛋”带头的青年扯着嗓子就喊,分明是报名号吓唬人。

    这一刻我也知道他们是为谁做事,虽然不知道真假。但敢报新百联的名字基本上**不离十

    “打的就是你”辉子上去就是一脚,直接把带头的青年踹翻在地。

    一群人瞬间扭打成一团,老鼠眼冲着我就过来,我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烟灰缸不管他们是不是为新百联做事,但我知道他们的目的是我

    不算大的房间里扭打成一团,走廊里打的火热朝天,我一个人被堵在房间里边出不去,辉子他们也进不来,狭隘的房间门口被堵的满满当当

    突然我看到有几个青年想关上房门。想把我一个人堵在房间里,说时迟那时快我直接把烟灰缸砸过去。

    “辉子别让他们关了门”我扯着嗓子大喊,迎面冲上来两个混子。拳头打在身上钻心的疼

    不知为何我感觉自己使不上劲,心里越发的气急败坏可就是用不上劲,可能是因为没有休息没有吃饭的缘故。可现在什么都顾不得了

    我用力并拢手指,抓着一个青年的领口狠狠扣他眼睛一瞬间感觉手指戳到了眼球

    嗷的一声青年直接捂着脸在地上打滚,同时我脸上也被狠狠揍了一拳。眼前一黑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感觉桌子上的茶盘劈头盖脸的砸下来,哗啦一声整个脑袋嗡嗡作响

    紧接着几个混子对着我就是一顿爆踹,我用双臂挡在自己面前,一次一次承受眼前的爆踹,我想站起来可根本没机会。

    这一刻竟然让我想起曾经的血战教室。那时也是被人摁在地上一顿暴揍,这种憋屈让我心里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

    被人堵在这里,我敢玩命他们敢吗今天我要不玩命铁定要被人打个半死,逼急了眼谁怕谁

    “我草你们大爷”我拼命挣扎着起身,抓住一个混子上去就啃他脑袋

    一口没咬住被人狠狠的扇后脑勺,整个头皮都麻了可我顾不得这些一心只想拼命冲出去。转头狠狠咬住一个混子的耳朵

    这一次我结结实实的咬住,使劲把脸埋在混子的身上,不管有多少人揍我,拼尽全力咬着耳朵不松口

    “嚎嗷嗷嗷”

    我牙齿狠狠搓动在一起,几个人合力抓着我拉扯,一用力硬生生把耳朵撕下来眼前的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倒吸凉气

    我吐出嘴里的耳朵发了疯一样的再次冲上去,狠狠一拳打在一个混子的裤裆上,瞬间他的身体蜷缩在一起,脸色变得煞白

    与此同时我胸口重重挨了一脚。猛地被踹翻在地,胸口里拼命喘息却还是觉得窒息

    “弄死他个比样的草草草草草”几个混子拼了命的上来踹我,可我看到那个脸色苍白的混子。心里竟然充满了快感

    我没有感觉到任何丢人,不惜一切代价我也要冲出去现在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真正的战争是不能讲原则的

    突然眼前的混子脑袋一歪。直接被人从身后一拳打翻在地,我看到了气喘吁吁的辉子

    “谁也别动再动我弄死他”不知道他从哪里搞来一块碎玻璃,攥着玻璃的手不停往外滴血

    他把我从地上拉起来。我看到房间里的电视机被人打烂,地上散落着乱七八糟的东西,一群混子都被打的跑出门口。

    没了耳朵的混子在地上不停的打滚。到处都沾满血渍,可这一刻我才觉得自己真正像个男人

    正所谓成王败寇,真正能站着笑到最后的人才是赢家。没人会在乎过程是什么

    “走”辉子拉着我就出门,走廊里还有几个满脸警惕的混子,看到辉子手里的玻璃下意识的后退两步。

    我也顾不上胖子和哑巴,现在自己先脱身再说

    跟着辉子离开酒店迅速上了出租车,可还没出酒店门口就看到几辆白色雅阁车开过来,一瞬间我头皮瞬间一麻

    我认得这些车子前边挡风玻璃上的aob标志已经换了,但依旧无法改变他们是疯子阿乐的人

    “快点走从旁边开过去”我焦急的喊了句,然后立刻趴在车后座上,尽量不让别人看到我。

    辉子直接把胳膊压在我的身上,面无表情的遮挡车后座的我,这一刻我的心紧绷到了极点

    我已经知道二叔为何不让我回到沈阳,设计阿乐的事情一定是暴露了恐怕在汉城娱乐城做的事也已经败露

    车子缓慢经过感觉像是过了几个世纪一样漫长,如果此刻有混子从酒店里追出来,那我今天算是插翅难逃

    “好了快点开车”突然辉子喊了一句,紧接着松开压在我身上的手,我大口的喘着粗气却没敢立刻坐起来。

    “各位老大,去,去哪”出租司机结结巴巴的问道。

    “卧槽追上来了快开车老板咱们去哪”辉子一句话让我头皮瞬间麻了

    在沈阳我能去哪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瞬间脱口而出:“山水小区去找石头”

    ..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