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189章 得意忘形 (第一更。)

第189章 得意忘形 (第一更。)

 热门推荐:
    看到他我后背冒出一丝凉气直冲头顶,我赶紧缩了缩脖子减少存在感,如果在这里被他认出来,那我铁定要被打成肉酱

    进门之后他的脚步有些踉跄,隐约能闻到一股酒味,脸颊上两片通红。很显然兵油子又喝多了

    我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碰上他,估计他和石头打完一架又去喝酒,上次千年杀的事还没过去,不敢想让他认出来的后果会怎么样

    “嗨大兵,又喝花酒啦”

    “今天又带了几百过来啊干嘛不留着钱喝点小酒,说不定还能摸两下大腿呢”

    兵油子进门之后不少人都在看他,还有人冲着他调侃打招呼,看起来他不是第一次来这里玩,可我却忍不住有一股尿意

    眼看着他朝我这边走过来,眼睛还在不停的四处打量,我心里反复祈祷千万别被认出来

    我极力低着头装作拨弄手机的样子,尽量用茶色眼镜遮挡自己。如果让他发现,那今天晚上他肯定要报千年杀的仇

    “丁哥,今晚又耍钱呢还没开始呢么”兵油子冲着万金油问了句,顺势找了个地方坐下,看起来一点也不在意别人的调侃。

    “大兵你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正准备开局呢就等你了”丁哥招呼了一句,可脸上带着意味深长的笑意。

    兵油子一坐下立刻就有人笑了,好像和他很熟悉的样子,但一个个笑的都是那么鄙夷。

    “不知道大兵今晚能玩几把,我预计不超过十把牌”

    “拉倒吧,我相信大兵今天肯定能超过十把,我赌五百”

    两个人在旁边打趣调侃,兵油子摸了摸口袋也没说什么,好像见怪不怪的样子,他这样反倒让我有些不太适应

    “来来开始,大兵少下一点。玩玩就行了”丁哥洗牌之后叮嘱一句,可他眼中全是讥笑。

    “行了我知道,赶紧发牌吧”

    兵油子从口袋里摸出几张一百的钞票。还有一些乱糟糟的零钱他吐了口口水数了数钱,然后拿出一百放在赌桌上。

    卧槽拿三百块钱就敢来赌场玩他脑子没被驴踢了吧我都差点忍不住笑了,其他人更是肆无忌惮的笑话他。

    “我就说大兵今天超不过十把牌,哈哈哈”

    “大兵你稳着点啊我可是赌了你五百块,撑过十把牌我分你一百行不哈哈”

    兵油子脸色有些难看,突然我心里咯噔一下。心说这家伙该不会在这里爆发吧要是动起手来满屋子人估计也打不过他,何况他还喝了酒

    可兵油子低着头没说什么,自顾自的拿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丁哥立刻把面前的中华烟丢过去。

    “大兵抽我的,出来玩尽量放松放松你那半包长白山还是留着回去再抽吧”

    丁哥这话表面说的很客气,可仔细品味就能发现其中的不对味。这分明都是在调侃他无形中在嘲笑他

    兵油子也没说什么,顺手摸出一支中华点燃,还拿出一支中华夹在耳朵上,这个动作有十足的**丝气息

    “打牌打牌。”兵油子小心翼翼的拿起面前的两张牌,动作小心的像是在拆炸弹一样,双眼凝聚死死盯着牌面。

    一看他这个样子我就知道是个水鱼。打牌只看自己牌面的都是水鱼,就算别人现在光明正大的换牌他也看不到,典型顾头不顾尾

    我顺手拿起面前两张牌,原本他来了我想赶紧离开,好在他并没有认出我的样子,看他这个架势也玩不了几把牌。

    我希望他赶紧输光滚蛋。三百块钱在这张赌台上玩不了多长时间,虽然没人规定最小下注多少,但都把兵油子当个笑话。

    “大兵牌怎么样啊赢了我先赔给你哈”丁哥开玩笑的说着。顺手掀开他自己的牌面,七点。

    百家乐中七点已经不算小点数,闲家拿七点也是个输。我手里只有三点立刻弃牌,用眼角余光悄悄盯着大兵。

    他的表情很凝重眼神很凌厉,看着自己手里的牌好像窒息了一样。在大家催促声中才慢慢亮出牌面,九点

    “卧槽大兵可以啊开门红啊”丁哥顺手赔了一百块给他,在这张牌桌上真是少的可怜。其他人押最少的都有五百块。

    “哪里哪里,早知道多押一点了哎。”兵油子故意叹了口气,可依旧掩饰不住他脸上的喜悦。他拿起钱还亲了一口

    一看他这个样子我就知道他陷的还不深,最起码要好过很多赌徒,赢钱之后最起码还能开心。

    有些长时间赌博的赌徒,赢了小钱反倒会沮丧叹气,懊悔没有多押一点,输小钱反而心里会坦然,完全违背了正常的赌博逻辑。

    丁哥开始第二次发牌,牌局刚开始下注都不大,因为刚开始都看不清楚自己的运势怎么样,基本都会小注试探找找感觉。

    但兵油子一下押了三百,颇有再赢一把的决心,所有人都在调侃他的豪爽。哪怕他押钱最少

    “大兵押了三百一次押了三百啊”有人已经喊出来,立刻吸引周围几个赌客过来看热闹,所有人脸上都带着嘲笑。感觉像是在动物园看耍猴一样。

    兵油子老脸一红但没说什么,不管怎么调侃他都不回应,没有一点硬气甚至还有点怂

    此时此刻我感觉完全颠覆了对兵油子的认识。一点也没有去跆拳道馆找麻烦的邪气,更没有制服石头的老练,在这里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赌徒。

    以前二叔说赌场就像一个巨大的铁磨盘。不管什么样的人只要掉进来就被碾成肉酱,此刻我是深有体会

    像兵油子这样一个拥有超强实力的人,在赌场中也只不过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水鱼。在赌博概率面前也得认怂。

    第二把牌丁哥手里开出五点,算是中间点数,兵油子却开出了八点,瞬间又赢一次

    “哟,大兵今晚手气不错啊开门红啊一会赢钱请客不”丁哥打趣一句顺手赔了三百给他。

    “必须的先给我拿两包苏烟过来,这中华抽着不对口”说完兵油子直接把嘴里中华丢出去,还故意做出很不屑的样子。

    我心说他这个比装大了刚刚他还要抽十几块的长白山,可转眼就嘚瑟成这个样子,我更加确信这家伙是什么都不懂的水鱼,赢一点点钱就开始得意忘形。

    “来来大家抽烟。”他拿着一包苏烟开始散烟,但一脸肉痛的样子分明就是在假客气,也没人抽他的烟。

    趁着所有人注意力都在兵油子身上的时候,我悄悄藏起两张牌在手里,假意做出弃牌的动作但没有弃牌。

    今晚我要骗过的只是赌局上所有人的眼睛,并不担心会被抓到其他把柄,环顾整个房间里连个监控都没有

    我知道这样的小赌局一般防备都很弱,反过来说装上监控反而对他们自己不利,因为他们就是靠在赌局上捣鬼来赢钱

    如果哪天事情败露被人要求查看监控,这样就不会留下证据,也从侧面证明这个茶行背后老板的身份,绝对是道上有面儿的人

    第三把牌开始,大兵不停的跟身边的人吹嘘,同样其他人也怂恿他继续梭哈,都是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家伙。

    大兵倒也豪爽,直接把手里所有钱拍在桌子上,不知道是他喝多了酒精上头还是想找存在感,竟然真的就梭哈了

    在赌局中很容易受到别人的左右,也很容易被短暂的赢钱刺激冲昏头脑,我心说这样的家伙在赌局中不输掉了裤子那才怪了

    第三把牌大兵紧张兮兮的搓着手,脸上故意挂着无所谓的样子,但一发牌他立刻死死攥着牌,眼神无比灼热。

    就在他拿起牌的一瞬间,我突然看到丁哥嘴角划过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