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202章 走为上计 (周末第二更。)

第202章 走为上计 (周末第二更。)

 热门推荐:
    从窗台上直接被人拉在地上,重重落下瞬间摔得我七荤八素,来不及回头去看只觉得头皮一麻

    一秒钟后才发觉后脑勺被人重重的扇了一巴掌,脑袋上钻心的疼,这一巴掌直接把我打急了眼

    我蹭的一下从地上站起来,面前打我的人竟然是张旭,我特么能惯着他二话不说一拳过去

    他一下抓住我的拳头,上来反手就是一顿老拳,嘴里还骂着:“我特么早在学校就看你不爽。早就想护你比脸”

    我趁机看了一眼兵油子,一个人拉开架势开始狂揍其他混子,我心里不免有了底气,但在人家的地盘上必须要速战速决

    我咬着牙和张旭对打几个回合,可被他揍的不轻,我知道自己打不过他。可我惹急了眼什么事不敢做

    他敢的我就敢,他不敢的我也敢真急了眼,谁特么惯着谁啊都是一个鼻子俩眼睛。为了保全自己啥事不能干

    “我日你眼”我猛地伸手去扣他眼,他一回头躲了过去,我拼命在他脸上扒拉着。不为别的就找他的眼窝子

    “你特么想干啥玩阴的是不”他头也不敢回,但他挥舞着手也来扒拉我的脸,我看准机会一脚狠狠踢他裤裆

    一瞬间只感觉踢到一团柔软,紧接着一声嚎叫他瞬间成了虾米一样,脸色苍白捂着裤裆躺在地上拼命的打滚,这一脚踢得无比爽快

    这个时候我能惯着他二叔以前常说一旦动手不死不休,给别人留下喘息的机会就等于自掘坟墓

    我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顿爆踹,专门踢他比脸和肋骨,趁着他捂脸的空当瞬间对着裤裆又是一脚这一下踢的他脸都绿了

    兵油子在走廊里当着一个也过不来,凌厉的身手颇有一马平川的气势,眼前感觉就像是拍电影一样,混乱中我并没有看到阿乐。

    打斗声立刻吸引不少保安过来。还有一些赌客远远看热闹,我知道绝对不能恋战

    “大兵快走再不走来不及了”我知道此地不宜久留,要是被人家堵在这里。就算兵油子有天王老子的本事也得被人家打趴下

    现在能走的地方就一个二楼窗口,下边是绿化带,带着一层厚雪应该没事我拉开窗户二话不说飞身跳下,一落地腿上瞬间钻心的疼

    “嚎卧槽”我忍不住疼的呲牙咧嘴,感觉裤子都被树枝戳烂,来不及多想立刻往车上跑

    周围并没有人看到我跳窗户下来。后边也没人追过来,我快步跑上车子竟然没人发现我,现在是个离开的好机会

    俗话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今天碰到这个麻烦注定是我收拾不了的,其实我已经顾不上兵油子的安危,关键时候还是先保全自己再说

    可刚上车看到一起过来的车还都没走。难不成他们真要单挑这个场子难不成兵油子真准备大干一场我微微犹豫了一下

    可还没等我多想突然看到远处一个人狂奔而来,仔细一看竟然是兵油子,他好像也是从二楼跳窗户下来的。看我没走立刻冲过来。

    “哈哈哈”他咧着嘴在笑,跑起来的样子很狂,颇有奔跑在大草原上的感觉。

    “快上车”我停下车等着他,转眼场子门口有人追出来,前后不过几十米的距离,我的脚已经下意识的去踩油门。

    可谁也想不到兵油子跑的太猛脚下一滑,直接摔了个狗吃屎出去我当时就懵了,再不走可一个也走不了了

    我狠狠踩下油门让车子动起来,从后视镜里能清楚看到追过来的一群混子,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样子无比狰狞

    “等等老子啊我特么还没上车啊打开玻璃”

    兵油子一个激灵,从后边抓着车门敲玻璃,我打开玻璃他直接飞身跳进来,看的我一愣一愣的。

    没有时间思考一脚油门下去,车子疯了一样的跑上大街,后边还有一些混子在紧追不舍,但没有见到有车子追出来。

    “好身手”我忍不住对大兵竖起大拇指,绝对不亏是训练有素的家伙,感谢国家培养这么好的人才啊

    “你刚才是不是要自己跑啊你竟然这么不讲义气啊”他一句话让我有些语塞。可我立刻反应过来。

    “小皮和华子都在这里没走,就凭你们的身手还搞不定我刚想去搬救兵的”

    “原来是这样啊他俩人我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可今天这事够玄啊你怎么惹了他们一个个都跟吃了火药似得”

    大兵满脸不理解的样子,他刚从身上摸出皱巴巴的长白山。我立刻把一包中华丢过去。

    “我说过我不方便来这里,可是你不听啊我以前经常在这里做事搞钱,被他们嫉恨也正常。”

    这话我说的格外落寞,如果不是想给兵油子出气,无论如何我也不会铤而走险,更不会让自己置于险地

    “真假啊你搞了多少钱啊”他瞪大眼睛看着我。

    “最后一次也就一百万吧。其他小的记不清了”说实话我自己也记不清楚,可我知道汉城娱乐以后怎么也不能去了

    “搞这么多钱你还敢来啊人家所有人都认识你,你这明明就是上门送死啊”

    “我知道。可我必须要为了你再走一趟,现在不是活着出来了吗”我平静的说着,仿佛在说一件别人的事情。

    一时间兵油子沉默了,他看了看我没说话,我快速把车开进一家商场的地下停车场,漆黑的停车场总能给我带来内心的安慰。

    停车之后我摸出一直香烟点燃。车子熄火但没有下车,就在这个地下停车场中平静思绪,每一次轮胎摩擦地面橡胶发出的声音都会让我心惊。再慢慢逐渐归于平静。

    “我到底应该叫你三明还是枷锁好好的人为什么会起一个这样的名字感觉像是大囚犯一样”

    “都可以,三明亲切点你不懂。”我没有继续解释下去,有些事情注定只有自己背负,有些压力注定要自己去面对。

    “我说你是不是傻啊你早说和人家有恩怨,我还能非让你去嘛”

    说着说着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我笑了笑没说什么。但关系在这一刻得到了加深,无形中的加深

    以前二叔说过男人最坚固的友谊无非就几种,一起扛过枪,一起同过窗,一起下过海,一起嫖过娼

    我和他也算一起经历过危险。关系自然要更加亲近一些,我知道现在沈阳是绝对不能待了,必须要尽快离开才行。

    我再次给二叔打电话,可电话那头一直都是忙音,以前他也消失过可从没消失这么长的时间。

    难道他把我托付给初哥之后,一个人去山东搞姓曾的了

    按照他的性格还真有这个可能但双拳难敌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他身边连个帮手都没有那怎么行

    “咱们不能一直待在这里吧”兵油子凑过来问了一句,我想了想还有最后没了解的事情。

    “小皮和华子还在汉城娱乐城吗还能靠得住吗”我一句话让他老脸一红,我早就猜到人家到场但没有帮忙的原因。

    “应该还在吧有啥事”

    “打电话问问他们,被我踢裤裆那个家伙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去医院,如果有就问一下地址。”

    说完我拿出怀里的银行卡,手里的九万多现在只有八万多,可我已经没时间再等下去,只能记住卡号回头打钱。

    开车离开地下车库直奔山水小区,我要在临走之前把十六的银行卡还回去,有些恩情不能拖欠太长时间,否则越来越还不起

    路上大兵得到消息,有几个人的确被送到医院去,至于是谁不清楚,但就在沈阳人民医院

    我点点头没说什么,但我希望张旭一定要在医院里,我和他之间的仇怨还没了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