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203章 无家可归 (周末第三更。)

第203章 无家可归 (周末第三更。)

 热门推荐:
    我调转车头直接朝着沈阳医院开过去,大兵也能看出一些端倪,以前二叔说过做男人一定要够狠,但一定要分清楚情况。

    其实二叔很少让我狠一点,更多的则是让我给别人留下后路,我明白二叔是为了我好,但有些事情必须要有个了结

    我无法改变现实,但我能改变一个人,用我自己的方式了结一段情仇

    “你这是要去医院找麻烦吗你疯了啊”大兵显然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不过这次我也没指望他。

    “你可以在车里等着,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早晚都要有一个了结。就像你和赌场的发牌妹子一样,不是吗”

    大兵听完沉默了,在语言方面他只能算个小儿科,我已经决意要离开沈阳,在这种刺激之下越发的肆无忌惮。

    大街两旁张灯结彩,挂起的大红灯笼看起来很喜庆,到处都弥漫着浓郁的年味,这里是我的家乡可我却不敢回家去。不敢把麻烦带回去

    孤身一人身边没有可以信赖的朋友,没有可以陪我喝上一杯聊聊天的兄弟,有的只是压抑在心头上的恐惧,还有对未知的绝望

    所有一切都在刺激着我的神经。让我变得越发疯狂,只有别人想不到的事情,但没有我做不到的事情

    来到沈阳医院停好车,我下车直接进入急诊楼。大兵犹豫了一下跟了上来,嘀嘀咕咕的说一个人不放心。

    其实今晚有他没他都一样,真正下定决心去做一件事的时候,没什么能改变我的信念二叔说过凡事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极致

    在急诊楼旁边的商店买了个水果篮,装作家属的样子打听消息,很快就查到病房号,我离开之后把水果篮直接丢进垃圾桶。

    “卧槽三明,你该不会要动真格的吧这里可是医院啊”大兵紧张兮兮的凑过来,显然他不相信我会在这里搞事情。

    “医院又怎么样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在我的字典里没有卑鄙两个字就像你被人骗一样,赌场会跟你讲原则吗”

    说完他愣了,其实我并不是故意刺激他,只是就事论事说一件事实,原本就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只有功成名就之后才有资格和别人讲原则

    这一刻也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就是我和二叔之间的差距到底在哪里,以前我搞不清楚,但现在我终于明白真正的差距是心态

    二叔的心态带着看破一切世俗的包容,可我却远远不到他的那个境界。有些道理只有经历过之后才会明白,否则听一百遍都没用

    “喂喂,你不会真的要在这里动手吧你别冲动啊这已经不是卑鄙不卑鄙的事,这是道德问题啊”

    “我会和所有人讲道德,但我不会和敌人讲道德就像你在站场上不会和敌人讲道德,对吗”

    一句话再次让他语塞,我知道他和我不在一个世界,从小二叔给我灌输的思想就是为了能赢不择手段。在能赢的基础上再考虑给人留后路

    大兵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跟在我身边走上病房楼。

    来到张旭所在的病房门口,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从门口直接走过去,经过的瞬间眼角瞟了一下里边有不少人。正聚在一起吃东西。

    可我隐约好像看到了一个女生,我不敢确定是不是她,可我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

    “草咱们就不能叫个外卖啊这是弄的啥啊”突然有人骂了一句,紧接着一群人哄笑起来。

    我再次转身经过病房门口。这一次我看清楚病房里的人是十七我心里突然特别不爽,手也不由自主的发抖。

    我知道现在无论如何都不能动手,他们人多不好下手,更何况我不想让十七见到我。也不想让她知道我的出现

    站在走廊尽头的楼梯转角,大兵摸出一支香烟递过来,点燃深吸一口感觉自己有些癫狂。

    “你真要在这里动手吗要是在外边我一个人就能收拾他们”

    “在外边我也用不着你帮忙动手,你明白什么叫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吗”

    说完兵油子脸瞬间红了,他个当兵的肯定比一般人更清楚命令的作用,也更应该清楚命令二字的分量有多重

    一支香烟转眼燃烧殆尽,可我并没有离凯的意思,心里的计划已经成型,我不会给自己心里留下任何疙瘩

    时间缓缓流逝,晚上八点多病房里的混子陆陆续续离开,当十七也离开之后我心说机会来了

    我快步走向病房心里无比紧张,我知道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但我一定要在五分钟之内解决他而且不能给他任何反应的时间

    深吸一口气我准备拉开病房门,可有一只手比我更快放在门把手上,大兵先我一步进入了病房。

    “卧槽你们”张旭愣了一下,还没等他喊出来兵油子已经冲上去掐住他的脖子,瞬间把他摁在病床上。

    他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看裤裆里被纱布包的严严实实,看我的眼神中充满了惊恐

    他不停的挣扎嚎叫,可根本无法挣脱兵油子的钳制,我站在床边静静的看着他,看着他表现出的恐惧和震惊。

    “知道被人堵住的滋味不好受吧今天我来只找你拿酒店那笔账,至于给不给就由不得你了”

    说完我眼睛一瞪,顺手拿起床头上的热水壶猛地砸下去这一下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

    原本我只想给他一些教训。可水壶破碎之后全部热水都撒出来,他一声凄厉的嚎叫惨不忍睹,兵油子也被烫的不轻。

    “嚎救命啊”

    凄厉的惨叫声瞬间打破医院的宁静,我立刻转头就走。在很多人诧异惊恐的眼神中快速离开。

    “不能走电梯,咱们直接楼梯下去”兵油子不停摇晃着手,看样子刚才他也被烫的不轻

    “好”我已经顾不得电梯还是楼梯,几乎用最快的速度往外跑,可令人惊讶的是这一刻我的心里很平静

    我丝毫没有后悔用热水瓶砸他的意思,反而心里还有种莫名的爽快,哪怕我知道自己没有给自己留下后路,可他们何时给我留过后路

    就算某一天二叔知道了要踢我屁股。可这就是我自己做出的选择,他不认我不义,我无所畏惧

    很快从楼梯下到一楼,刚出病房楼门口突然看到一个熟悉的女生。一头标志性的短发还是那么显眼。

    “三明”她微微惊讶的看着我,我没有回头只是快步离开。

    我用最快的速度开车离开,哪怕我明知道没人能短时间内抓到我,可我还是有备无患,或者说我害怕面对她

    离开医院在路边找了一家自动存款机,留下一万其他的全都打进银行卡里,这些钱远远不够我所用的,现在我只能记住银行卡号以后补上。

    伴着夜色浓郁。车子缓缓开进山水小区,我看到那盏灯还在亮着,心里竟有种说不出的温暖。

    我下车一个人走过去,冰冷的寒风却不如我的心里冰冷。放眼整个沈阳却没有我的容身之处,这种悲凉冷如刀,刀刀都能刺穿我的心

    我悄悄把银行卡放在门口,注视了一会转头上车离开,与此同时电话响了,难道她看见我了

    打电话来的人是辉子,犹豫了一下我接起电话。

    “喂,什么事”

    “老板。最近有条财路关照你,这边有个新开的赌局,绝对正点”

    一听这话我心里瞬间明白,只是没想到六爷这么快就能找到茶行辉子身上,看来是真想搞我

    “噢这么好啊那等有机会吧,我在皇姑区洗澡呢,等会我再打给你”

    说完我挂断电话,皇姑区那么大让他们随便去找。趁着夜色我开着车直奔高速公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