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204章 逃亡之路 (周末加更,为钻石票21000加更!)

第204章 逃亡之路 (周末加更,为钻石票21000加更!)

 热门推荐:
    辉子八百年都不会给我打一次电话,在茶行我报出他的名字之后电话就打上门,我还用得着让他关照财路傻子都知道里边不对劲

    不知道辉子背后的人是谁,但他的智商一定不怎么高,这电话摆明就是在提醒我要小心,提醒我有人要做局套我

    虽然我不知道辉子背后设了一个什么样的局,但无非是等着我自己往里钻,这种套路对我来说都是小儿科一样,恐怕以后辉子也不能用了。

    还是二叔说的对。任何建立在利益基础上的关系都经不起风浪,以利相聚看似互相帮扶,可恰恰是最脆弱的关系

    路上大兵几次欲言又止,可他没有主动要求下车,我自然也不会赶他下车。

    现在是多灾多难的时候,多个朋友多个伴。说好听点出了事能互相帮忙,说难听出了事还能有人当替死鬼

    以前我总觉得二叔有些话说的无情又绝情,总是习惯把一切都套上利用的关系。可现在回过头来看看他说的一点都不错,甚至从来都没有错过

    尤其是人在遇到危难的时候,首先考虑的就是保全自己。原则永远都是建立在底线之上,越过底线何谈原则

    转眼车子来到高速公路收费口,大兵按耐不住的小声问:“咱们接下来要去哪不在沈阳了吗”

    “你觉得沈阳还有我们能待的地方吗刚才打电话你也听到了,已经有人开始找们”

    我故意用了我们这两个字,这件事情他也有参与,我丝毫不介意把他拉下水,因为现在身边就只有这么一个朋友了。

    “我倒是没什么事,可咱们总得有个地方去吧”

    “你先不用着急,一会上了高速我打电话问问,天地之大只要有钱哪里去不得”

    我故意给他埋了个钩子,他点点头没说什么,但我一定会让他尝到不劳而获的滋味。更会让他尝到挥霍金钱的滋味

    就像人心里的赌瘾,有些东西没有尝到滋味之前永远不知其味,当一旦碰触之后才会爱上那种滋味只要让他尝到无法忘怀的滋味。到时候恐怕赶都赶不走他

    上高速之后电话又响了,还是辉子打过来的,我清了清嗓子接起电话。

    “什么事赌局已经开始了吗”我故作诧异的问道,其实心里已经早就有了打算。

    “已经开始了,你什么时间过来位置在茶行”

    “等一下我就过去你们好好玩多赢一点,等回头有机会咱们再合作”

    我直接打断辉子的话。不声不响用了一个合作,我也不怕他把事情抖出去,那对他没有一点好处。

    “行啊。那我等你电话”话到一半电话那头没了动静,紧接着听到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

    “性熊的小瘪三竟然敢跑老子这里出老千你特么活腻歪了吧”

    一听我就知道是茶行的老板,穿黑色大氅的那个权哥。就这种头脑也就能放个狠话,除此之外他根本无计可施。

    如果但凡他能有一点点办法,也不会通过辉子来找我。他真以为随便吓唬两句我就得赶紧认怂了做梦去吧

    “哟,这位老板是哪里冒出来的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做人做事都是要讲究证据的。”

    我无所谓的说着,现在隔着电话任凭他蹦跶,再说没有证据的事他还能怎样

    “证据你麻痹有本事你今晚就过来,别以为你躲着我就找不到你”

    “呵呵,权哥啊,我想你是没搞清楚吧什么叫我躲着我用得着躲吗”

    “有本事你抓紧过来你就说敢不敢吧”他绝对是一个愣头青,我要能去那不是正中下怀

    二叔常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我心里清楚知道什么时候要退让,不会盲目的死要面子活受罪。

    “权哥,怎么说你也是道上有头有面儿的人物,跟我在电话里放狠话没意思,我要真回去找你你有证据吗”

    “证据你麻痹啊老子搞你还用得着证据要是你乖乖把钱送回来我既往不咎,要不然就别怪我不客气”

    一听这话我立刻笑了,还真是打一棒子就给一个甜枣啊,这套路也太特么过时了吧

    “权哥。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你这年纪一口一个你麻痹的,我想问问权哥家里是出啥事了吗”

    “你特么说啥”电话那头瞬间就炸了,论调动情绪我绝对能当他爷爷。但我不会小看任何一个人。

    “没啥啊,权哥有证据就拿出来,没证据就闭嘴真惹急了老子砸了你的破茶行”

    我话锋一转语气瞬间变得强硬,现在我被迫离开沈阳的心情很不爽,偏偏在这个时候来跟我放狠话,只能说他挑的不是时候

    “你特么再说一遍试试你再说一遍试试”电话那头的权哥直接疯了。隔着电话我也能感觉到他的愤怒。

    旁边大兵一脸没事人的样子,可他一直都在竖着耳朵听,这种机会我自然不会“拉他一把”

    “多说无益。你们做局搞大兵的时候留情了吗挂了吧”说完我立刻挂断电话,大兵脸色复杂的看着我。

    他不敢相信最后一句话还能扯到他身上,其实我去赌钱并不是为了他,但现在我没有别的选择只能把他拉下水无形中断了他独自回去的后路

    曾经二叔说过,做人做事一定要刚柔并济,拉拢和手段并存缺一不可

    拉拢过头人心不齐。手段过头心生畏惧,两者之间找到一个绝佳的平衡点,才能真正掌控一个人的内心。

    “大兵。以前谈过几个女朋友等安顿下来我带你去乐呵乐呵。”我贼兮兮的说了句,专挑他的软肋下手。

    “也没谈过几个,主要是当兵时间太长,天天都带绿帽子”

    他一句话立刻让我笑了,能够有自嘲精神的人还算不错,最起码能懂得幽默。相比一个傻大兵要好的多

    “现在不是摘了帽子吗我打电话找个朋友,咱们去落脚。”说完我拿出电话,现在也就只能打给胖子。

    我估计他一定不会回武汉,戴飞的人肯定憋着劲找他麻烦,最保险的办法就是找个地方藏起来,隐姓埋名谁都找不到他。

    电话接通我简单问了问。胖子直接告诉我地址,没想到他还在沈阳,不过确是找了个非常偏僻的乡镇。

    这个乡镇距离沈阳市区很远,我估计今天晚上摸黑开过去要到半夜,只能先找个地方过夜,选择在沈阳北下了高速。

    不管六爷的势力有多大,想在沈阳找到一辆车两个人,还是在有心多长的情况下难于上青天

    “熊三明,你说咱们以后还能回沈阳吗我怎么觉得你把所有人都得罪了一遍”

    “这个和我们的约定没有冲突吧不做违法犯罪的事,不去欺负任何人只需要负责护我周全,有问题吗”

    “倒是没什么问题,我只是随便问问。”

    “咱们去洗个桑拿,顺便按个摩,忙活了一天也都累了。”

    话音刚落大兵眼前一亮,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甚至能发光

    “真的啊可不要故意骗我啊,说起来我还真想洗洗澡了”

    “没问题,走起”

    搜索附近找了家洗浴中心,把车子停隐蔽处溜达着进门,这一刻有没有人皮面具都一样,没人会认识我。

    不得不说洗浴中心是个好地方,所有来到这里的人进去都一样,一样的毛巾一样的浴服,谁也不比谁金贵,全都是两条腿带一嘟噜

    但兵油子一脱衣服让我瞬间倒吸一口凉气,我惊讶的不是他身上的精壮肌肉,也不是满身的弹痕伤疤

    而是在他结实手臂上竟然有一个花刺纹身中间还套着一个狼头,难道现在当兵的还能搞纹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