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281章 沉睡的恶魔 (第三更。)

第281章 沉睡的恶魔 (第三更。)

 热门推荐:
    我恨不能站起来上去给这个中东佬一拳,可我自知输了钱理亏,如果这个时候动手不但拿不回输掉的钱,反而还会给自己招惹来一身麻烦。

    我自以为江湖经验已经很充足,可二叔说再多没有经历过我也不懂,轻而易举就被水猪给骗了

    眼看着拉布离开我心里不是个滋味。大兵和狐媚子大眼瞪小眼面面相觑,仿佛不敢相信他就这样走了可我已经知道是中了人家的招

    使劲抽了口雪茄可胸口里还像是堵着一团东西,想吐吐不出来,没想到整天玩鹰的竟然会被鹰啄瞎了眼,做老千的竟然被水猪给骗了

    水猪能骗老千的钱,如果传出去肯定会被人笑掉了大牙我必须要想办法把这笔账找回来必须要把这头水猪杀的干干净净

    “他。他就这么走了吗咱们的钱”大兵不敢相信的看着我,短短时间内拿走了四个黑色筹码再加上狐媚子的两个黑色筹码,六十万转眼就打了水漂

    我从没有短时间输过这么多钱,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可现在却没有任何办法,输了就是输了可输的却太窝囊了

    狐媚子疑惑的看了我一眼,我压低声音小声说:“咱们碰上水猪了。隐藏很深的水猪刚才被他手里的筹码给骗了”

    大兵听的一头雾水,可狐媚子立刻反应过来,眉头紧皱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她也觉得今天这钱输的太憋屈了

    在赌场中水猪和水鱼都是一种特别的称呼,泛指混迹赌场却不太懂赌术的家伙,但区别是水猪喜欢找水鱼下手,基本都是赌场里的老油子

    相对来说新赌客的钱比较好骗,水鱼来到一个全新的赌场都会小心谨慎,但对于拥有很多筹码的人却会放松警惕心,却不知不觉中了一个圈套

    二叔说过一般人会格外信任有钱人,因为觉得有钱人不会骗人更不屑于搞一点小钱,可殊不知有钱人的钱也都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这方面他们拥有更多的经验和城府

    我听过很多次的道理可还是会中招,只因为我先入为主的把中东佬当成有钱人,更当做是赌场里试探的暗灯。想的太多反而束缚了自己的手脚

    如果今天我就像大兵那样,展现出一个赌徒应该有的一面,不管他是暗灯还是水猪。先赢了钱才是硬道理啊

    “怪不得我感觉他的玩法有些熟悉,原来是个中东水猪”狐媚子恍然大悟,其实平日里很少见到中东佬这种水猪。真正有钱人随便赌两把都能赢钱,根本不屑于这么干。

    可在这个场子里不一样,来玩的都是有钱人,或者说在这个超级消金窟中输几个筹码根本都不放在眼里,但恰恰给了中东佬一个机会

    别看输赢几个筹码不多,可折合成钱都要几十万,刚才中东佬还一副神神叨叨的样子,估计现在正在找地方偷着乐

    “特么的,真够憋屈的”大兵骂了一句,看样子他也憋了一肚子火气,可在赌场里就得愿赌服输。

    “你有什么好办法这家伙还会不会回来”狐媚子点燃一支绿摩尔看着我,我翻了翻眼皮没有回答。

    手指迅速的做出一段电码,狐媚子能解读出我的意思,既然有水猪那就有掉水猪的人水猪最怕的就是老千,可今天偏偏我们几个无意中被水猪给拱了

    我压低声音小声说:“大兵。你去换点筹码过来,切记不要换的太多,等一会我自有安排。”

    大兵点点头出去换筹码,抽着烟我心里越想越憋屈,不过既然水猪尝到甜头他还是会过来的,利益心就是一把最好的钩子,不怕他赢钱就怕他不来了

    我想这个场子里应该不只有一头水猪,而且任何赌场都不欢迎水猪的存在,因为这种人针对的全都是新赌客,无形中会搞坏场子里的名声。

    但反过来说既然这个场子里有水猪,那这个场子就一定会有长流局只不过我们不知道这个赌局在哪里,赌多大也不清楚。

    “喝一杯吗”狐媚子指了指桌上的两瓶酒,我指了指肚子上的伤口摇了摇头。

    胸口憋屈的这口气怎么也吐不出去,如果是输给千术那我无话可说,可偏偏是输给这种半吊子。说白了更多的是让人给骗了

    看着狐媚子倒了一杯红酒,我喉咙里有些发干,自从肚子受伤之后不能吃不能喝,天天都靠着营养袋过日子,虽说死不了可滋味也不好受

    “你也少喝点,等一会还有事情要做。”我抽了口烟平复自己的内心,争取调整好状态来杀那头中东水猪。

    “他还会回来吗估计不会再来了吧”狐媚子疑惑的看着我,轻轻摇晃着手里的红酒杯。

    “如果换做是你,尝到甜头之后会不会回来最起码过来看一眼”

    此话一出狐媚子恍然大悟。毕竟她做这一行很好理解,只不过在有些事情上女人远远不如男人敏锐,比如说阴谋诡计

    以前二叔说女人发起狠来比男人更狠,因为女人不计一切后果,但在设局和阴谋上女人总是不如男人想的周全,因为每个男人心里都有一个沉睡的恶魔

    趁着休息的时间我给阿晓打电话,通知他和哑巴过来,但并不是和我们一起汇合。

    在电话中我简单和哑巴说了说碰到水猪的事情,让他做好准备来钓水猪。碰到一个杀一个

    大兵回来之后我让狐媚子出去换筹码,让她全都换成黑色的筹码,顺便再去赌场里溜达一圈。目的很明显就是吸引水猪的注意力

    现在不到下午六点钟,真正赌场热闹的时候还没有到来,现在游荡在这里的人除了真正休闲娱乐的赌客,剩下的就是天天在这里晃悠的水猪

    十几分钟后狐媚子拿着筹码回来,可屁股后边跟着两个家伙,看样子都三十多岁。估计都是被狐媚子给吸引过来的。

    一个穿皮毛夹克手上带着金戒指,另一个穿浅色羊毛衬衫,看起来他们之间是认识的样子。

    “几位朋友,方便一起玩吗”这两个家伙还算比较礼貌,比刚才那个中东佬强很多,但现在想想那家伙就是故意的

    “请坐请坐,只是我们玩的比较小。”我晃了晃手里的红色筹码,在这里是最小面值的筹码。

    狐媚子坐在沙发上端着红酒翘起二郎腿,这两个家伙分别一左一右坐下,看起来有种流氓调戏美女的既视感,我心里隐约有些不爽

    “苏姐过来坐我这边,给两个大哥腾腾空”

    说完狐媚子站起来笑了笑,走到我身边坐下,留下两个家伙一脸尴尬。

    一张沙发坐两个人正好,坐上三个人就有些挤,估计都是想和狐媚子套近乎,我真没想到今天竟然还能用上美人计

    以前我对大兵用过美人计,可我却不愿意让狐媚子来做美人计的诱饵,心里有说不出的别扭和不爽,也许这就是男人霸占的天性。

    五个人开始玩百家乐,刚开始洗牌就有人探头看了一眼,我眼角扫到是个中东佬的打扮,但没看清楚是不是刚才的那个拉布

    如果那家伙现在敢回来,那我一定让他变成拉稀

    这一次玩的筹码基本都是红色一万的筹码,偶尔会有黄色和绿色的筹码出现,但一次也没有黑色出现。

    按道理来说这才是正常的赌客,可我却不愿意从这些人身上搞筹码,不是我心怀怜悯只是根本搞不到多少钱尤其是在刚刚输掉六十万之后,心里落差太大

    不温不火的玩着百家乐,胸口那团浊气始终都没有机会吐出来,半个小时后我听到隔壁好像有动静,仔细一听是阿晓的声音

    几乎在同时我听到了那个熟悉的中东腔,没先到我们之间仅有一道屏风之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