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411章 嫁祸于人 (第一更)

第411章 嫁祸于人 (第一更)

 热门推荐:
    地上躺着的枪手已经没了动静,我早就知道不可能在长乐门公然开枪打死朱如意于情于理这么做都会成为众矢之的,这绝对不是杀人灭口的好地方

    地上躺着的枪手明显就是替死鬼我不知道他是谁的人,更不知道他为什么能有机会对朱如意开枪但朱如意躺在沙发上已经没了动静。

    他的胸口被打出几个大窟窿,出手狠辣堪称是当场毙命现在这个枪手是谁的人成了一个谜

    整个包间里气氛压抑的几乎让人窒息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雪姨身上这个老妖精身后还带了不少人过来

    老妖精手里拿着枪,他带来的人手里也都拿着枪瞬间占据整个房间里的主动权

    “来晚一步我还是来晚一步”雪姨咬牙切齿一脸阴狠的样子。但我感觉这个老妖精绝对是有备而来

    刚才电话里我听的很清楚,是她来到这里之后才有了枪响声,不过她应该是打死了对朱如意下手的枪手

    现在地上趴着的枪手是谁的人成为关键恐怕没人会心甘情愿的当替死鬼,这可能是一场充满阴谋的骗局

    “快点救老板快点过来人帮忙啊”古老头声音沙哑的喊着,大冯和两个青年立刻凑上去帮忙。

    大冯手试探了一下朱如意的脉搏,立刻低下头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今天晚上朱如意必死无疑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姓杨的我草你全家”大冯站起来就要掏枪。可摸了半天却没有摸出手枪

    杨老板和司徒空则是一脸震惊的表情,他们仿佛想不到会出这种事情,二叔他们全都站在了老妖精身后

    二叔拍了拍雪姨的肩膀表示安慰,一瞬间我明白了老妖精就是今天晚上二叔最后的一张底牌

    我明白二叔为什么会来到长乐门,更明白他为什么要让我把朱如意放回来

    如果朱如意不在场那今晚这场局根本没法做,朱如意怎么死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今天会死在谁的手里

    二叔早就知道朱如意会死,所以他才让雨哥和初哥去把我们截下来。用尽办法把朱如意带回到长乐门中

    其实费这么大的功夫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要让朱如意死在杨老板和司徒空面前真是好一个嫁祸于人啊

    “大冯你给我冷静点别把屎盆子往我们头上扣”司徒空猛地一拍桌子站起来,可我知道他现在已经没有了机会

    “你说什么”就在这一刻老妖精的枪口调转。直接指着杨老板和司徒空

    其他人纷纷掏出手枪瞄准,这一刻所有人的神经瞬间紧张起来杨老板和司徒空瞬间成了砧板鱼肉

    看到这一幕我丝毫不意外。因为二叔他们已经和杨老板脱离了关系,真正倒霉的只是这些苏州佬而已

    “你们这是做什么朱老板出事与我们无关不能嫁祸在我们头上这件事情还要好好调查”杨老板已经坐不住了,他应该明白今天晚上是一场局

    “这是栽赃嫁祸所有人都能看到这是栽赃陷害”司徒空大声喊叫满脸都是疯狂,仿佛已经预料到他们的下场

    “栽赃嫁祸谁能告诉我这个枪手是谁带来的人”老妖精冷冷的说着,长乐门在场的人目光都汇聚到杨老板身上。

    很明显这个枪手不是长乐门中的人,那么今晚就剩下杨老板和司徒空的人就算不是可谁会在意

    “枪手就是你们带过来的人所有人都看着别想狡辩”古老头疯狂的大喊。他已经气的两眼通红

    一瞬间所有枪口对准杨老板和司徒空,气氛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可杨老板身边的人就连一把枪都拿不出来

    “老古为朱爷报仇吧”老妖精把手枪递给古老头。看到这个动作我彻底明白了

    不管今晚发生什么都一定会杀人灭口,杨老板和司徒空上套了他们没有活着离开这里的可能

    “为朱爷报仇”古老头拿过手枪没有任何犹豫,一声枪响立刻引发无数枪声,杨老板司徒空等人瞬间被打成筛子

    整个房间里的枪响声连天,头上不定有渣滓碎屑掉下来,我浑身不停哆嗦冷汗都下来了。眼前的场面实在太吓人了

    十几秒之后整个包间里死一般的寂静,眼前只有一片残存的破败。空气中弥漫着浓郁的火药味

    再看杨老板和司徒空,包括他们带过来的人全都没了动静,但事情却在这一刻出现了转机所有人都发现了不对劲

    刚才开枪的有很多人,但老妖精身后的人全都是对着天花板开枪杀杨老板和司徒空的只有古老头一个人

    反应过来之后我愣了。古老头也愣了他站在原地茫然的看着老妖精,仿佛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突然几个青年上去下了古老头的枪,我感觉事情不对劲难道这个局把古老头也一起兜进去了

    “苏州这些人我给过他们机会可他们不要如果今天我给你机会,你会不会要”

    老妖精话锋一转。瞬间所有人的枪口对准了古老头

    猝不及防的改变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但我感觉这一定是有预谋的从刚才开枪打杨老板和司徒空的时候就能看出端倪

    古老头愣在原地整个人都傻了,二叔拿出一把枪递给老妖精

    “雪姨误会这是为什么他们是姓杨的带来的手下你不要相信他们”古老头吓的脸都白了,眼中充满了不敢相信

    “你来我长乐门已经十一年,但你是苏州这伙人的内应你暗中勾结苏州人谋害朱爷然后上位,但你联系的人就是他们他们是我的人”

    “雪姨等一下这是误会”古老头一声嚎啕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是强行嫁祸于人。此刻绝对不能给他再开口说话的机会

    “他们是我的人是我安插在杨老板身边的眼线如果不是他们提供消息,就抓不到你这个吃里扒外的老混蛋”

    话音未落一声清脆的枪响声。紧接着一连串的枪响声老妖精打光了手里的子弹,直接把古老头打成了筛子

    临死古老头眼珠子睁大很大。他想不到为什么会死在自己人的枪口下,他想不明白怎么突然就变成了长乐门中的内鬼

    “如果不是这个吃里扒外的老混蛋雪小姐也不会中计死于非命”老妖精一句话瞬间煽动情绪。我知道死人永远无法开口辩解,木已成舟无法改变

    “大冯你负责处理掉他们以后这里全都交给你了”老妖精说了一句。大冯立刻点头。

    等等杨老板的人进入长乐门怎么可能会带着枪长乐门这些人的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吗这是一个漏洞啊

    我扫了一眼正在低头哭嚎的大冯,我想枪手的出现并不稀奇。但枪手手里的这把枪当真耐人寻味

    刚才大冯在身上摸了半天都没有摸出手枪,这个破绽却被古老头给堵上了古老头才是今天晚上的替罪羊

    “所有的兄弟们听着。厚葬朱爷以后所有一切照旧”

    老妖精说完带着人离开包间,通过她的表情和反应来看她和朱如意应该并没有感情上的纠葛,就连最起码的一点客套都没有

    二叔他们的脸上很轻松,反倒是大冯整个人几近于崩溃,我知道他是装的

    我混迹在长乐门的人群中帮忙处理现场,此刻我心里充满了震惊

    我知道这一定是二叔暗中筹码的一个局,一个一石三鸟的局就像曾经收拾掉山东莫老三一样,手不刃血完全置身于事外

    我心里有着说不出的复杂,不知道该激动还是该兴奋,也不知道应该为二叔高兴还是难过因为人总是要给自己留下后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