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515章 斩断后顾之忧 (第三更)

第515章 斩断后顾之忧 (第三更)

 热门推荐:
    看着车窗外漆黑一片的黑夜,我摸出一直香烟点燃。

    内心泛起的波澜已经不能平息,我知道自己只有这一次机会,如果这一次再输了那我还有什么脸面做人

    我知道十六苦苦支撑赌上的是她的未来,更是赌上她内心的傲气与情感在利益面前人真的都会变

    如果不是因为要为陈老报仇,恐怕十六不会坚持留在沈阳。她的坚持更像是大海中的一叶孤舟,在暴风雨中飘摇却看不到未来与希望

    车子距离沈阳越来越远我的心里却越来越难受如果不是那个姓杜的背后搞事。我不会如此匆忙的离开沈阳,我真的想回家去看看

    可我现在的处境回家无异于把麻烦带回去,我不敢冒这个风险也不敢承受这个后果,只能再一次选择流浪但这笔账我在心里记下了总有一天我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我痛恨被人赶出沈阳的滋味。哪怕明天我就要赶回温州,可提前离开在我心里留下深深一道伤疤

    现在我已经确定没有任何顾虑。更没有了任何的后顾之忧此时此刻我要开始属于我的复仇计划

    我拿出电话打给二叔,我心里有很多没有解开的疑惑,更重要的是还有一份担心

    “喂三明啊”

    “是我,佛老怪为什么会知道我的底细所有一切都一清二楚为什么他说我的老家在山东”

    我丢过去一连串的疑问,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牵绊,牵绊着我的手脚与信念。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你小子回家了”二叔的语气有些惊讶,其实没有人知道我会突然回到沈阳。

    “没有,怎么了”我感觉二叔的语气有些不对劲。说不出来但能感觉的到

    “没回去就好以前的家以后就别回去了,那里已经成了别人的家”

    “卧槽怎么回事”一听这话我直接就急了。这是我最不能触碰的底线谁碰我让谁死

    “你激动个蛋啊老家房子卖了我给你爸妈拿了十万块钱凑了个首付,在沈阳买房子了”

    “啊买房子了二叔为啥只给十万钱不够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语气立刻平稳下来。刚才一激动没忍住对着二叔发火,可我真不是存心的只是心里有份不能被触碰的底线

    “这不是钱多钱少的事儿其实你也知道你爸妈的脾气,钱来的太容易反而不踏实这钱我没说是我拿的,我说是你挣的”

    “我挣得怎么回事”我好奇的问了句。此刻我心里全部都是疑惑

    “两个月之前吧,我让他们把老房子卖了去沈阳买个房子,给你预备着以后娶媳妇他们就答应了”

    二叔说的很轻松可我就在心里纳闷,爸妈怎么就这么听他的就像曾经转学一样。二话不说就同意了

    从小到大爸妈都不让我和二叔来往,但每年夏天二叔回老家爸妈也不拦我,最重要的是对二叔都是言听计从

    “那他们住哪里啊”

    “买的五楼带阁楼,他们住阁楼呢”二叔语气有些发虚,一听这话我直接就急了

    “啥”

    “没办法啊我怎么说他们也不听他们说不想弄脏了以后你娶媳妇的房子,不过就算阁楼也比老家强啊”

    二叔解释了一句。我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一听到阁楼脑海里就闪过阴暗潮湿这样的字眼。最让我愧疚的是他们为了我的那份心意

    “在哪里买的房子我拿钱给他们再买一套,让他们住的踏实”

    “你确定要打听一下位置吗反正你现在也用不到,还不如不知道利索”

    二叔若无其事的说了句,可字字句句中都带着暗示。一时间我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瞬间感觉一股暖流进入心间,其实更多的还是感谢二叔的未雨绸缪,他哪里是怂恿给我买房子娶媳妇,这分明是在帮我转移后顾之忧啊

    其实二叔比任何人都清楚人在江湖的后顾之忧,所以他帮我提前解决了后顾之忧,可我心里还是有些担心。

    “二叔。你咋跟我家里说的过年都没回家”

    “我说你学习成绩突出提前被海洋技校录取了已经送到海上平台挖石油去了没有一年半载的回不来。”

    “擦”不得不说二叔心眼多,去大海上挖石油这种理由都能想得出来

    “大海上没有手机信号的你也不用谢我还有啥事吗没事我挂了啊”

    二叔立刻就变得不正经起来,但他考虑的很周全

    “等等我还有一个大事二叔我要借钱,能借多少借多少什么时候还不知道。”

    “卧槽你要不说最后一句我还心慌。这下肯定是肉包子打狗了话说你借钱干啥你现在还会缺钱”

    二叔很不敢相信的样子,其实我现在不缺小钱。但我缺少复仇的大钱

    “我要借钱荡平沈阳新百联”我无比坚定的回答一句,因为这是我必须要完成的事情

    “有种你小子要借多少”

    “一个亿吧如果没有就少借点。有多少算多少”我心虚的说了句,生怕他会当场发飙

    因为从小到大二叔样样都好。可唯独不能提借钱一提借钱他就翻脸

    “一个亿你大爷啊你以为老子有印钞机啊一亿没有五百万倒还有,一分利息借不借”

    二叔话锋一转,不声不响提及了利息的事情,其实侧面说明这笔钱是要还的。

    “借越快越好”

    “好,明天我给你转过去”

    “谢了二叔”

    “我怎么一听谢字就感觉这钱要打水漂了啊我改主意了这钱我不借了”

    “必须要借给我我一定还你”我直接就急了,我现在迫切需要钱

    其实我不只是要借二叔的,回到温州胖子狐媚子他们也跑不了,能借的我全都要借了,因为我不想再输给时间

    “喂喂,你刚才说什么来着信号不好听不到了啊”

    二叔嚎啕两句电话就挂了,我拿着电话一脸无语,不过这作风才是我亲二叔啊

    按照他的作风肯定不会借钱给我,但这次的钱我必须借到我随手发了条短信过去,我知道明天银行卡里一定会多五百万

    我比任何人都了解二叔,更了解他的为人作风,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刚才含糊其辞。

    佛老怪说我的老家在山东,这话让我始终百思不得其解但我想一定和二叔有关系因为他曾经在山东生活过那么多年

    “三明,你这是干啥啊这么大动作啊”大兵小声问了句,刚才电话他都听的清清楚楚。

    “我说了,我要荡平沈阳新百联。”

    “有这么多钱还回去干啥啊把你的心上人带出来不就行了嘛有这些钱足够再做一份大生意了”

    “你说的道理我都懂,可有些事情在哪里跌掉就要在哪里爬起来除了赌博之外任何时候不服输都可以”

    说完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看着窗外漆黑的夜晚心绪万千,我知道自己这次绝对不能输

    “大兵,如果有一天重新杀回沈阳,你会站在我这边吗”

    “当然为什么这样问啊”

    “没什么,我只是无聊的问问,也许有一天咱们都会变成自己不认识的模样。”

    大兵一头雾水显然没听明白,不过我知道世界上一切都是会变的,当有一天我变得自己也不认识自己

    摇了摇头把所有想法赶出脑海,心说在这个世界上本就没有绝对的对错,为了自己心里的执念付出一切是值得的

    抽完一支烟我打电话给才子,心里的所有计划从现在开始

    我要拿回属于我的一切包括感情和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