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73章 曾经过往 (第二更)

第73章 曾经过往 (第二更)

 热门推荐:
    我在洗手间把右手上的香灰冲洗干净,水泡已经全部都被抹平,手背上留下了密密麻麻的烫点。

    虽然这些烫点不疼但我忘不了刚才那钻心的疼痛,更忘不了我所经受的这一切

    透过镜子我看到后背肩膀上也布满了烫点,我感觉全身轻松了许多,但这个印记将会伴随我的一生

    离开卫生间我准备和二叔摊牌。压抑在心里的所有疑惑已经让我快要发疯,无论如何我都要讨回这笔账

    二叔坐在沙发上抽着烟打电话。我耐着性子在旁边等着。

    “阿雨,给三奶奶准备一百万表示感谢,问清楚接下来该怎么做,这种事情不能马虎”

    “东西就带到酒店里来吧,挂了。”

    二叔挂断电话揉了揉太阳穴,我刚才清楚听到一百万。可没想到请三奶奶竟然要这么多钱

    以前在老家听说请人跳大神,也就几百块再拿点鸡鸭鱼肉蛋什么的,今天这钱我绝对不能让二叔帮我拿

    “二叔,今天请三奶奶的这个钱我出,回头真要去好好谢谢她老人家。”

    “不用了,以后你不要接触三奶奶这种人”二叔摆摆手一番话让我迷糊,难道不应该感谢一下吗

    “为什么”

    “因为她太危险你给我记住,能够救你命的人也能要你的命”二叔一番话说的无比坚定。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其实我知道二叔是为了我好,在他心里我永远都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不管我成长都什么程度不管我能不能独当一面,在他面前永远都是侄子。

    一想起刚才的经历我心里的火气就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佛老怪想要我的命,我至于受这个罪吗

    “二叔,佛老怪这么搞我,这口气我咽不下去”我气呼呼的摸出一支香烟点燃。心里复仇的火焰已经开始熊熊燃烧

    我这个人从来不会主动去欺负别人,但我也从来不会任凭被人来欺负我我点子不硬但谁也别碰

    “咽不下去也得咽。因为现在你还太年轻啊不是什么仇都能报的,人总是有很多无奈。”

    二叔一番话说的格外沧桑。我听出了无奈和悲凉,可我却咽不下这口气

    “二叔啊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回去有的是机会弄死他”我心里闪过无数种弄死佛老怪的办法,因为我有很多可以接触他的机会

    “弄死一个人容易,但你知道为什么这些年佛老怪都能活着吗”二叔抬起头平静的看着我,这反而让我变得语塞。

    “这个我不知道。”

    “有些仇恨并不是弄死一个人就能消除,有些事情不能剑走偏锋,毕竟你我都在这个江湖之中。”

    一听这话我心里无比诧异,因为在我记忆中二叔从来都是不按套路出牌的人。他怎么会如此忌惮呢

    不知为何我突然想到了叶凌云,他是佛老怪背叛的门徒。按道理来说他应该完全有能力杀了佛老怪

    “你知道为什么叶凌云不干掉佛老怪吗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干掉曾五爷吗”二叔又问了一句,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有些时候杀一个人反而太便宜了他,有些仇恨必定要搞的他一无所有只有让他们尝到痛苦和绝望的滋味才是最好的报复让他们日夜不安每天惶惶不可终日才是最好的报复”

    二叔咬牙切齿字字句句说的无比清晰,我能感觉到他的仇恨和愤怒

    “二叔,山东曾五爷也是曾经五阎王之一对吗能告诉我他对你做了什么吗”

    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这是我第一次问二叔这个问题。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为什么师徒会反目成仇。

    “对他不但是五阎王之一,曾经他还教给我一身千术。”

    二叔出奇平静的回答我,这反而让我有些不知所措,没想到佛老怪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曾经他们以利相聚共患难,但是却因为利益分道扬镳

    “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因为曾五爷耍心机算计二叔吗”

    “不是因为他算计我,是因为他害死了不该害死的人我必须让他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二叔红着眼睛握紧拳头,这一刻俨然是在暴走的边缘,我能感觉到一股滔天的恨意

    “二叔,你能告诉我具体的事情吗我想帮你一起去复仇”我无比坚定自己的内心,这是从来都没有变过的坚持和原则

    “姓曾的害死了我的救命恩人南爷,同样也害死了我最心爱的女人”二叔一字一句说的无比清晰,这是他第一次对我敞开心扉。

    “我知道了。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会站在二叔这边,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

    此时此刻我的内心无比坚定。不管二叔面对的对手是谁,不管他有什么样的理由我都会站在他的这边

    能够和二叔并肩作战,能够为了自己心里的坚持和信念,哪怕与全世界为敌又如何我心自由无所畏惧

    “对了二叔。南爷是五阎王中的南万天吗”我好奇的问了一句,因为南这个字我觉得不一般

    “对姓曾的不只是我的仇人也是你的仇人有些事情早晚你都要知道,因为你和别人不一样”

    一听这话我心里猛然咯噔一下,不知为何我想起佛拉怪给我看的那张老旧照片

    “曾经我看过那张照片,我感觉自己和南万天长得有些相似,难道我真的和他有关系”我惊讶的问了一句,心里虽然已经有了准备可还是不敢相信

    “你和他不只是有关系事情还得从十几年前说起。”

    二叔点燃一支香烟陷入了沉思,仿佛陷入曾经的那段记忆,我聚精会神等着听接下来的一切。

    因为刚才他说不只是有关系,这话让我猜不透其中有什么关系,难道还有更深层的关系

    “曾经在我年轻的时候因为烂赌而流落街头,染了重病是南爷出手救了我给了我一口吃喝让我活了下来。”

    “南万天当时他已经是五阎王了吗”我惊讶的问了一句,这是我以前从来都没听说过的事情

    “那时候他们已经金盆洗手退出了江湖,说起来也是一次巧合,最开始是南爷教我千术。”

    “啊那后来二叔你怎么跟着姓曾的了呢这其中是怎么回事”

    “那时候我和你差不多大,南爷对我有救命之恩所以我跟他做事,可没过多久他就出了事”

    二叔说道这里神色变得无比落寞,好像是想起了曾经不想提及的事情,我静静的等着他恢复平静。

    “我还记那一年大年三十的晚上,南爷家里火光滔天,一家老小二十多口一个都没有走出来”

    “啊灭门”我惊讶的问了一句,我知道这肯定不是意外

    “是的,当时因为南爷安排我出去做事所以让我侥幸躲过一劫,同样躲过一劫的还有你”

    “我我没听错吧”

    一听这话我直接就懵了我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还能和这事扯上关系

    “对也许是上天冥冥之中的安排,不至于让南家灭门”

    “等等啊二叔我怎么越来越听不明白了呢我是怎么扯上关系的”

    “因为你就是南家最后的一条命那时候你只有几个月大,南爷让我带着你出去过年,当时我也不明白怎么回事可是后来我明白了”

    “等等啊二叔我不是你侄子吗我不是熊三明吗咱们的老家不是在沈阳吗”

    “我的老家在沈阳,你不是”

    “卧槽二叔你别吓唬我啊你可千万别跟我开玩笑啊有什么事咱们都好说啊”

    “我没跟你开玩笑你是我送回沈阳的,你和别人不一样”

    二叔一字一句说的无比坚定,在他眼中我看到了坚定的神色,可我却彻底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