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121章 全盘计划 (周末第三更)

第121章 全盘计划 (周末第三更)

 热门推荐:
    吴医生用酒精帮我清洗伤口,灼热的疼痛让我咬紧牙关,其实在心里我要感谢这一个教训

    是今天晚上这一刀让我彻底醒悟,让我明白成为枭雄就必定要舍弃一些东西,包括原则和底线

    时间一晃而过,收拾完肩膀上的刀伤已经是凌晨三点多。d7cfd3c4b8f3打了麻药之后我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唯一还存有的就是触觉。

    看着肩膀上一道密密麻麻的黑色缝线,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这个伤最少会困扰我一个多月的时间。

    在这段时间内恐怕我有很多事情做不了,不过正好能给我大量时间来拉拢队伍在没有确定大兵这家伙的真正意图之前,我根本不可能去展开复仇计划

    现在我最担心的并不是大兵站在了叶凌云一边。而是害怕他被方妤迷惑站到佛老怪的对立面

    看似这是完全一样的道理,可对我来说却完全不一样因为对我来说大兵站在叶凌云一边并不在对立面,可佛老怪就不同了

    说白了我害怕大兵站到我的对立面,我清楚了解他的性格和身手,他也清楚了解我的所有一切

    现在唯一能够让我庆幸的是来到山东之前我没有告诉他任何计划,谁也不知道我真正要去对付的人是曾五爷这也是不要相信任何人带给我最后的一丝希望

    当我走出治疗室的时候发现外边坐满了人。二叔他们一个不少全都在这里,地上丢满了烟头。

    “二叔”

    “你小子可算弄完了,阿雨进去吧”二叔摆了摆手。他受伤的胳膊已经扎上了白色绷带。

    “东哥还是你先去吧,我这点皮肉伤不碍事的。”雨哥活动了一下手臂,在他后背上却有两处明显的刀伤。

    “少废话,我和三明聊一会,你先进去”二叔催促了一句,转手冲着我勾了勾手指头。

    我知道二叔是故意让雨哥先进去,这种时候才能体现出老大哥的担当,要不然只会让身边跟着做事的人寒了心。

    “胳膊怎么样了没伤到筋骨吧”二叔凑过来看了一眼,眼神中透露出一股关切

    “我没事,二叔你没事吧”我焦急的看着他,心里有所不出的难过。

    “我能有啥事倒是你小子从哪里冒出来的你不要命了啊”二叔话锋一转丢过来一支香烟,我点燃香烟猛吸两口。

    “我正好路过。看到你们有危险就冲上去了。”我小声嘀咕了一句,看二叔的脸色已经开始发黑。

    “冲上去你就砍人啊好事不学尽学这些打打杀杀的事,难道你忘了我咋跟你说的了”

    “我没忘。只是当时头脑一热”

    “要是这一刀落在你的脖子上,你就彻底凉透了气”二叔气呼呼的看着我,我知道他心里的焦急多过责怪。

    “我知道”

    “你知道个屁老子就你这么一个侄子。你要嗝屁了那怎么办”说着说着二叔眼圈就红了,我低头抽烟没敢说话。

    “行了东哥,这小子还不都是跟你学的吗”风哥打了句圆场。顺手拍了拍我没受伤的肩膀。

    气氛在这一刻变得沉默,原本我还想问问二叔为什么和风大眼珠的人干起来,可看现在的情形我最好还是闭嘴。

    “阿风送他回去,在附近给他找个酒店住下。”二叔掏出车钥匙丢过去。

    “没问题,三明别愣着,咱们走了”

    不由分说风哥拽着我就走,拉我胳膊的时候还暗暗捏了我一下,好像是在提醒我不要多说话。

    跟着风哥离开诊所,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和悲凉,其实我能明白二叔的心意。

    “你小子啊知不知道今天晚上多么冒险以后这种事可不能干了要不然东哥真会发疯的”

    风哥一句话让我心里热乎乎的,我知道二叔是因为在乎我才会发脾气,更知道他是担心我的安慰

    “我知道了。”

    “你小子啊这一刀可比落在东哥身上还难受啊以后有事可不能再这么冲动了”

    “嗯”

    风哥开着车把我送到附近一个酒店,帮我开好房间拿到房卡之后才离开,我知道他迫不及待回去是要确保二叔的安全。

    回到房间我倒头就睡,紧绷的神经在这一刻彻底放松下来,全身的疲惫感如同潮水一般将我吞噬

    隔天中午醒来,我打车回到原来的酒店换衣服,昨天晚上缝合肩膀的时候衣服都被剪烂了

    收拾妥当我拿出电话打给大兵。心里说不出对他是怎么样的感觉,但原定的计划还是要做

    “大兵,场地收拾的怎么样了”

    “收拾差不多了。今天下午打扫一下卫生就行了”

    “那好,咱们定于明天上午九点钟开业,到时候我会找几个有头脸的人过去剪彩”

    这是我原定拉拢麻五的计划。现在也是用来麻痹叶凌云的计划,同样这还是一个钩子

    大兵和叶凌云的人混在一起相比对我的事情了解的一清二楚,至于我要做什么估计人家心里也有数。不过我要多给他们设立几个对立面

    “行了我知道了今天一定收拾完”大兵一口答应下来,我直接挂断了电话。

    曾经我让哑巴找叶无悔的关系去给老杨帮忙,目的就是为了让麻五心里憋气,从而设立他们的对立面

    我知道麻五这个人绝对不是叶凌云的对手,可如果多几个麻五就不一样了,这是积少成多的道理

    现在我又拉上了晴空姐这个关系,明天剪彩只要她能到场,那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昌哥的关系在其中

    对我来说昌哥的关系根本拉拢不上,可对于叶凌云来说性质就不一样了远在温州的佛老怪是我转移注意力的一个重要筹码

    这是一场心智博弈的较量,我越是针对叶凌云就越能掩盖我的真正目的恐怕就连叶凌云也以为是佛老怪派我来的

    以前我给大兵下过钩子应该不会露出破绽,针对叶凌云完全合乎情理从而真正掩盖我的目标是曾五爷

    这场博弈真正关键点在大兵身上,他是我和叶凌云之间的一个中间人。他倒向哪边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他来彼此较量

    我转手打电话给晴空姐,约她下午一起吃饭。我有意要把她拉近这场局中,充当一个**蛋的角色

    晴空姐并没有给我准确的答复,只是说下午到时候再看,估计她要顾虑昌哥那一边

    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静静的看着窗外的车水马龙,现在我只需要等待黑夜降临

    只有在黑夜中赌徒才是最疯狂的,也只有在那个时候我能找到树成狗的赌徒,才能给予利益拉拢到自己的身边

    在我决意要拉拢队伍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已经想好要从赌徒身上下手,我非常了解赌徒的内心和需求,这也是我最快速拉拢队伍的办法

    曾经我无比痛恨和忌惮赌博,后来自己进入了赌博的世界。再到后来了解和利用赌博,我想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完全绝对的,区别只在于人的出发点不同

    时间一晃而过,下午五点我打电话给麻五,简单说了一下明天开业剪彩的事情,他一口答应下来

    我直说给他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对于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没人会拒绝,麻五也不例外。

    这一次我是铁了心要赔钱赚吆喝,花钱做局才能让局看起来没有破绽,短时间内必定要拖住叶凌云才行

    我不指望能够用这种雕虫小技战胜叶凌云,我也不指望能够骗过他太久,但只要能骗过几天时间就完全足够了

    在这几天时间内我会尽可能的利用时间,等叶凌云发现不对劲的时候我已经消失,到时候谁也不知道我去了哪里,更不知道我要针对的目标是谁

    ..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