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183章 羊群心理 (第三更)

第183章 羊群心理 (第三更)

 热门推荐:
    如果是因为地面长时间积水而漏水的话,那么地下赌场的封闭也不会好,看似是一个坚固的堡垒可只要需要通风就一定会漏水的

    也许地下赌场设计的时候有很多我看不到的小通风口,这些通风口一定会有防水设计,但当雨水堆积漫过一定位置之后,一定会往下边倒灌的

    我磨磨蹭蹭的抽了几支香烟。二十分钟后再次打电话给李晓静,她在下边就相当于是我的一条眼线

    “喂,你那里情况怎么样了还漏水吗”我故作平静的问了句,其实心里已经开始紧张

    “还在漏水呀,根本就没办法收拾,烦死人了”

    “为什么呀”我耐着性子问了句,心里已经有按耐不住的紧张

    “因为水是从房间空调出风口漏下来的,不过经理已经去找人来修了,空调停了下边又热又闷”

    一听这话我心里忍不住的激动。我知道是因为通风系统损坏所以空调停了,积水倒灌下去第一个塞满的就是通风口和空调管路

    “这样啊,估计是通风系统因为下雨进水了吧你也要小心一点啊”

    我贼兮兮的说了句。我知道最后的机会已经来了,现在就是混到地下赌场的最好时机

    “我没事的,只是不知道哪个挨千刀的把厕所马桶堵了。现在臭气熏天”

    “哈哈估计很快就能修好了吧,先不说了厨房也漏水了呢。”

    挂断电话我心里无比激动,我知道现地下赌场已经开始混乱,这就是我最好的机会啊

    我迅速拿出电话打给辉子,心里已经做好赌这一次的准备只有以出其不意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毁灭计划已经进行到现在,如果中途放弃那只能全盘皆输堵塞的下水道雨停之后就会被通开,切断的电缆也会被人发现

    “喂老板,什么指示”

    “辉哥,赶紧带上你的人再进来,就说是接到电话来修理东西的,我让人去门口接应你们,记住这一次是修通风系统”

    “好的。我们马上就过去”

    “你们来之前再去切断外边的电缆,无论如何都要切断电缆再进来”

    “好的,我们知道了”

    挂断电话我心里已经按耐不住开始激动。站在窗口往外看了一眼,整个修理厂内到处都是人

    大雨还在不停的下,积水已经漫到人的小腿位置。因为积水才能掩盖很多人的注意力,同时也是我的绝佳机会

    突然我看到几个人聚集在一个人的身边出现,在路灯下能看出来是那个张总。他是这里的负责人,这里出现问题他第一个要遭殃

    估计他现在也很纳闷,不过现在还在下雨到处都是积水,就算想解决麻烦也需要一些时间,胜利的天平在逐渐的向我倾斜

    只要再次切断外边的电缆就能造成一片黑暗,临时发电机才会重新进入工作,那个时候才能给我提供机会

    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如果计划开始的时候再晚一点就好了,在凌晨时分所有人都休息之后才是最混乱的时候。可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快

    简单收拾了一下我快步离开宿舍穿上雨衣,顺手把工具包拿出来,最后一关就是毁掉地下赌场内的发电机

    只要这里全部停了电。那在黑暗中我就有更多的机会搞破坏,在更加混乱的时候我就更加安全

    冒着大雨我来到门口位置等待辉子他们,刚才来的路上有不少人都在看我,但我穿着雨披拿着工具包的样子很好辨认。

    以前二叔说过人都有一个规避麻烦的心理,在遇到麻烦的时候本能想要寻找这一类的人,当看到有人已经在解决麻烦的时候自己就会变得心安理得。

    他们甚至不管我是干什么的。只是看到我背着工具包就会放心,因为他们觉得已经有人在处理情况,与其在外边淋雨还不如回去喝茶

    突然整个修理厂内的灯光闪了一下,紧接着全部陷入黑暗当中,我知道电缆被再次切断了

    我让辉子他们恢复电缆的目的在于迷惑,如果太长时间的停电会引起一些人的警觉,想要混入地下赌场肯定会经过严格的盘查

    但一连两次的停电会给人造成一种假象,那就是因为下雨电路变得不稳,他们会认为在相应的时间内会有人去修理

    停电十几分钟后辉子他们几个出现在大门口。我用手电筒照着,看到大门口已经发了水,修理厂内的积水正在不停往外流。

    整个修理厂内的积水位置已经不会变的更高。大门口位置就像是一个泄洪口一样,但是现在的积水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开门开门,修通风系统的”辉子扯着嗓子在喊。声音在夜晚中听的很清晰。

    “来了来了,今天晚上这个电是怎么回事啊你们好好给修修啊”

    这一次几个保安一看到辉子他们甚至都没有阻拦,只是说明情况让他们赶紧的进门。我心里忍不住笑了

    这个看似密不透风的修理厂,外边的人想要进来不容易,但是里边的人要请外边的人进来就容易多了

    经过刚才一次的修复电路,门口的保安已经有了一个心理暗示,那就是这些人能够帮忙恢复用电,在下雨的夜晚没电将会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这边这边”我晃了晃手里的手电筒。辉子他们看到我之后走了过来。

    我冲着他们招手,然后比划出三根手指表明自己的身份,之前我跟辉子说过会有人来接应他们。

    “兄弟,老板说修通风系统,这地方在哪啊”辉子上前问了一句,我转头立刻压低声音。

    “跟我来”

    说完我带着他们走向地下赌场入口,路上还能听到辉子他们在后边不停的嘀咕。

    “老杨,你以前不是干过水电暖来着这事你在行啊”

    “这个老板真有意思,今天晚上咱们哥几个都快成了水电工了。专门搞这些个玩意”

    “别管让干什么,只要老板给钱干啥都行”

    转眼我带着他们来到了地下赌场的入口,此刻门口已经聚集了一群人,我用手电筒一照,看到是张总和那个女经理,旁边还有些抓耳挠腮的服务员。

    现在整个外部电力都被掐断。整个门口都黑漆漆的,但是旁边闪过了几道手电筒的光线。

    我侧头一看钢结构大棚上边有几个人影,手电筒的光线很亮,我想他们应该是上去检查通风系统的

    一瞬间我心里咯噔一下,这是李逵碰上了李鬼啊可是现在来到这里就已经没有了退路

    估计此刻地下赌场里已经乱成一团,我想这个时候也是他们戒备心最薄弱的时候

    我慢慢放慢脚步走到了辉子他们的身边,并行的时候我朝一侧挪动了两步,瞬间把人群的中间位置让了出来。

    “你们是哪来的”张总诧异的问了句,手电筒直接就照在我们的脸上,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到我们身上。

    我用手阻挡在面前装作躲避手电筒光线的样子,借机掩饰我的脸。

    “我们是接到电话过来修理通风系统的,今天晚上你们这里怎么老坏啊”辉子拉开雨衣露出身上的制服,我站在旁边没说话。

    我能看到雨衣帽檐上的水滴不停的低落,我不知道会不会被人给认出来,但我想现在黑灯瞎火的应该不会被人发现。

    “谁找你们过来的我们自己内部有人负责修理,不用你们过来”张总一句话就拒绝了,我心说不好,今天晚上碰上硬点子了

    “不用拉到,大半夜下着雨你以为我们愿意来啊不用就别特么打电话啊”

    辉子呛声了一句,这话让我都愣了,张总一伙人更是大眼瞪小眼

    估计谁也想不到辉子这么有脾气,他这个表现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同时也包括我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