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生小说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436章 运势禁忌

第436章 运势禁忌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刚才我说我没意见的时候二叔出来说话,我能听出潜在的意思,我知道这是定下的规矩,我也知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道理。

    可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任何时候只按照死板的规矩办事都会不近人情,因为任何人都有头脑发热犯错误的时候!

    “二叔算了吧,这几个保安不知者不怪,没必要把人搞成这样……”

    “这是我定的规矩,我生气的是他们竟然不听你的!”二叔话里有话。明显是冲着我来的。

    “啥规矩不规矩的,给点惩罚差不多就行了……上车饺子下车面,今天我刚回来见不得血光。”

    我笑着打圆场。不声不响给二叔一个台阶下,也是给他一个面子。

    “你们两个也别站着了,把人放下来吧。”二叔转头招呼一句,大兵和虎贲站在原地没动。

    他们的目光落在我的身上,他们现在是听我的,但我不能让二叔没了面子。

    我给了大兵一个眼色示意把人带出去,虎贲立刻在前边开道,几个保安想阻拦可根本拦不住,身材和身手实力都不在一个层次上。

    “以后都给我记住。这才是说了算的老板!”二叔转头对着几个保安发火,明着是给我面子实际上是心有不满。

    我在外边混了这么久这点事还是能看出来的,这个时候我破了规矩不好说什么,只能选择回避……

    “二叔我出去看一眼,一点小事别耽误赌厅的生意……蛋姐招呼着点。”

    说完我转头离开赌厅,刚才的确是我有些冲动了,毕竟规矩是二叔定下的,我应该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如果我让二叔开口制止这件事情,那么他的面子就能过得去……我破了规矩让二叔面子没地方放,所以他才会把火气撒到几个小保安身上。

    这一切我心里都清清楚楚,也许是因为太久没有跟二叔在一起做事,忘记了谁才是真正的控局……

    大兵和虎贲拉着平头胖子离开赌场,一路上湿漉漉的吸引不少人的围观,不过好像并没有太多人在意。

    我原本以为鱼缸是个装饰品,但没想到里边养的是食人鱼,更没想到二叔会把杀猪佬的那一套搬过来。

    我知道鱼缸在风水上代表的是风水,有鱼儿的水为活水,水生金有助于财源广进。反之死水会影响身体健康。

    在赌厅里搞这种东西自然能震慑心怀不轨的老千,可就像是曾经我见过的那些赌场一样,完全变成了吸血鬼一样的存在……

    很多赌场会在墙上挂人的手骨或者宝剑利刃来作为震慑。还有很多生意场合会悬挂牛头或者羊头的骷髅,这种悬挂并不是一种单纯的装饰。

    动物骨骼属性为阴,骷髅的阴气最为旺盛,这种装饰挂在家里会影响人的气运和运势,多数都挂在生意场合或者办公室。

    有一种不是社会人的生意人,但是家大业大实力不弱,通常会选择用这种骨头装饰来震场……懂行的人一看就明白主家是什么角色。

    社会三教九流分的很清楚,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追求,其中不排除有不懂行就乱搞乱装饰的人……

    离开赌场平头胖子被丢在地上。全身都在不停的哆嗦,身上不少地方都被食人鱼咬破了。

    “你没事吧?要不要帮你叫救护车?”我若无其事的问了句,目光不停在他身上打量。

    “没事没事。不用叫救护车了,我没钱给。”平头胖子说的很实在,要是不输光还算是赌狗吗?

    “大兵,回去让蛋姐拿十万现金过来。”我转头说了句,平头胖子的眼神立刻变了。

    “好!”大兵转头就走,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顺手丢给平头胖子一支。

    “老哥抽烟吗?”我蹲下摸出打火机,看他湿漉漉的样子估计香烟都湿透了。

    “谢谢,我不抽。”平头胖子客气的摆了摆手。这反倒让我有些好奇。

    “老哥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跑来赌什么钱?输不起还玩个屁啊!”

    “以后不赌了,赌怕了。”

    一听这话我忍不住笑了,赌徒都这样,不到输掉裤子的时候不知道悔改,只是过不了几天又会好了伤疤忘了疼。

    俗话说宁愿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要相信赌徒的嘴!

    “你赌不赌那是你的事,今天我把你输掉的十万块钱还给你,以后滚远一点。听到没有?”

    “谢谢,谢谢!”平头胖子直接朝我磕头,看他这个年纪还真有些不是滋味。

    “老哥,有老婆和孩子没有?”

    “有。”

    “不错,混迹赌场很是潇洒,你是个合格的男人,也是一个合格的父亲呢!”

    我冷冷的讽刺着,平头胖子低着头什么也没说,不知道他此刻内心该作何感想。

    也许在赌博的时候没人能想起老婆孩子,也没人能想起自己的亲人,只有输光了之后才会想起来吧!

    转眼大兵拿了十万现金过来,我直接把钱丢在平头胖子身边。

    “拿了钱滚蛋。自己处理一下身上的伤口,记住这可是你自己不小心摔的!”

    我一字一句说的无比清晰,十万块钱算是给他的医药费,也算是我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

    “我知道我知道,谢谢,谢谢!”

    “哼。滚吧!”我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站起身我伸了伸懒腰。

    平头胖子拿着钱一瘸一拐的离开,看模样就知道很痛苦。不过这都是他罪有应得!

    天底下并不是所有赌徒都有重新来过的机会,也不是所有人都有拿回本金的机会,今天碰上我算他运气好!

    “三明,你放了他就是,为啥还要给他钱啊?”大兵不明所以的看着我,虎贲也是一脸复杂的样子。

    “其实我并不是想要帮他什么。我只是想起了文妖,想起了她的花臂和她的童年。”

    赌博坑害的并不只有自己,大多数时候连累的是家人。估计谁也不想有一个赌狗老爸,谁也不想有一个乌烟瘴气的童年。

    “赌博害人呐!他也就是碰上了三明,要不然今晚肯定不好过。”

    “走了,咱们回去。”我拉了一下衣领揉了揉鼻子,没想到晚上气温还有些凉。

    也许我不是一个合格的赌厅老板,也许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杀猪佬,但我知道我会遵从内心的选择。

    回到赌厅一切恢复了正常,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所有赌徒都认真专注的盯着赌台。

    “明先生,东哥在休息室等你。”蛋姐凑上来说了句,我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小枷锁,东哥好像有点生气,你小心点。”狐媚子凑过来小声说了句,看她的神色有些不太对劲。

    “ok,我有数。”我小声说了句,转头让大兵和虎贲去旁边休息。

    走进休息室杀猪佬他们已经走了,只有二叔一个人坐在那里抽烟,神色阴沉不定。

    “二叔。”我轻松的打了招呼,顺手摸出一支香烟递过去。

    “坐吧,听说刚才你给那个赌客拿了十万块钱?”二叔语气微微一变,我坐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

    “一点小钱而已,他输的不多算是给他的医药费,没必要把人搞死……今天算那家伙走运吧!”

    我笑眯眯的说了句,刚才我就用上车饺子下车面打了圆场,江湖规矩出远门回来第一天不见血,因为那样是不吉利的……

    很多人在给江湖人接风洗尘的时候会大摆筵席,但都忌讳当面杀猪宰羊之类的,因为见面就见血是不吉利的。

    有些归家的学子和返乡的亲人,还没到家就是杀鸡宰羊的准备,其实归家见血会影响运势与和睦!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