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442章 合伙杀猪

第442章 合伙杀猪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今天我个人单打独斗,我看破了这局但不点破,我还要继续伪装成条大水鱼!

    我要合理解释我的弃牌,我并不打算提前离开,哪怕他们是个老千团,可那又如何?

    “美女,这里不是有那个花牌表吗?拿张过来给老弟看看,不要再犯这样的错误了行不行?多可惜啊!”

    年老乡副假惺惺的样子,此刻他都没弃牌,他就开始替我惋惜上了。

    “花牌表也容易看错,要不然还是我在这里帮您看着吧?”美女试探性的问了句,作势还要在我身边坐下来。

    “等等!你还是去拿花牌表吧,我自己看了心里放心点,而且我赌钱的时候不喜欢有女人在旁边。”

    我直接把话挑明,其实我不怕身边有女人晦气,我只是不想让身边多双眼睛。

    “好的,请稍等。”美女尴尬的离开,我摸出支香烟点燃。

    “老弟,刚才你的牌有点可惜啊。”

    “谁不说呢,我要知道是对,打死我也不弃牌啊!”

    对于第次玩牌的人的时候,记错花牌图案很正常,他们做局想杀我对,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我是第次玩花牌。

    他们抓不到我的特点也抓不到习惯,因为我本身就没有经验可言,我的经验完全来自于其他的赌牌,只是借此转换而已。

    我并不懂花牌的精髓,也没有任何的实战经验,但我有信心收拾他们几个!

    如果在其他地方碰到这样的个局,那我会毫不犹豫的离开,因为没有动手的必要……但是今天不样!

    他们刚才联手砸了个人的手,那家伙百分之百是国内来的赌客,这就过分了!

    江湖规矩劫财不害命,他们赢了人家的钱还砸人家的手,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俗话说大路不平人人铲,我碰不上是回事,让我碰上了那绝对不会袖手旁观!

    带我们来的美女都是他们伙的,对于这点我并不诧异,因为我开始就知道她是赌场的人,也知道她是个水蛇灯。

    俗话说天下赌场般黑,引人入局和做局杀猪的套路都是样的,可今天谁是猪还不定!

    “老哥我给你腾位置了,你怎么不开牌呀?搞他啊!”我不声不响的给老乡上了个眼药,我要看这把牌的结果。

    如果他现在弃牌的话,两把牌都让胖子赢了,这样的感觉就有点明显了……毕竟他们也是在伪装关系。

    “好,开牌!”他们两个选择了开牌,身材微胖的胖子亮出了手的花牌,果然是对九!

    我猜的点都没错,而我上家的老乡连牌都没有亮,就边摇头边弃牌。

    这像是赌场里的个习惯性动作,那就是牌小没有亮牌的必要,可是他不亮出底牌我就不知道他是几点……也许他只拿把散牌。

    如果刚才我不弃牌的话,按照正常来说下去几圈之后,这个家伙定会弃牌,从而留出我和胖子单独对赌的机会。

    当单独对赌的时候我对他对九,无论如何我都赢不了,但是我的弃牌打乱了他们的计划,让他们的配合出现了点纰漏!

    我现在不会点破他们的关系,也不会点破他们的破绽,同样我还要表现出副感恩戴德的样子……那就是因为我看错了牌而让我免于劫!

    “哎呀!这是幸运啊!今天我真是幸运,他是对九啊!”我边说边招呼小勇过来看,好像捡了天大的便宜样。

    “明哥真是幸运啊!”

    “如果我继续赌下去的话,那肯定要输更多呀!还是老天爷关照我,够意思!”

    我嘀嘀咕咕的说着,与此同时观察其他人的表情与脸色,他们不约而同表现出了同种神色。

    由此我判断他们并不是听不懂,而是他们故意不说,他们说韩语可我听不懂……

    其实仔细想想,在这家赌场里赌场大厅有那么多的赌客都是从国内来的,他们这里专门做局杀水鱼的小老千团,怎么可能听不懂呢?

    有人不懂就可以轻易的做局杀猪吗?那显然不现实……

    我知道他们在装,我也不点破,我就让他们继续装下去,我倒要看看他们能装到什么时候!

    “花牌表。”

    “好的,谢谢。”

    美女给我拿过来张花牌表,我把花牌表放在身边的桌子上,这样我拿到牌的时候就可以通过花牌表,判断手的图案到底是几月代表的几点。

    其实有了这张花牌表,对我来说还多了种掩护,有人见过拿着玩牌规则在赌桌上和别人赌钱的吗?但是在这里却可以……

    因为花牌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记住图案,而我这样个新手赌徒还是条水鱼,他们岂能轻易的放我离开?

    退步说,就冲着我手上这块江诗丹顿纵横四海的手表,他们也知道我身上有油水可挖!

    “发牌发牌。”我丢出个筹码下底注,然后低头装作观察花牌表的样子。

    其实花牌的图案我早就记在心里,并且绝对不会搞错,现在只是在麻痹他们。

    不男不女的家伙发牌,我的眼角直在盯着他的手,如果他用手法发牌定逃不过我的眼睛!

    就在这时我感觉坐我上家的老乡使了个眼色,不知道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从开始到现在我把牌都没赢过,不知道他们是否会给我喂把猪饲料……

    不男不女的家伙显然不会发牌手法,她发牌的动作很慢,也毫无水平可言。

    拿到底牌我看了眼是十点,这是个最大的单点数,只要不碰对子就能赢。

    胖子笑呵呵的弃牌,年老乡也跟着弃牌,我下了百万筹码,准备探探他们的底。

    在个不会发牌的人发出来的牌,不知道他们是否敢跟我赌,但我在寻找个机会……

    坐我下家的青年挠了挠鸡窝头,他也选择了弃牌,然后抱着肩膀半睡半醒的样子。

    不男不女的家伙看了眼底牌,然后她下了个筹码朝着我抬手,我故意看不出来的样子。

    “加注,五百万。”我作势拿起了五个筹码,可对面那家伙的脸都绿了。

    “哎哎老弟,人家要开你牌了。”年老乡帮着解释句,我才装着听懂的样子。

    “我是对十!”我亮出了底牌,可所有人看完之后又笑了,因为只是个十点。

    “老弟,你这是十点啊!”老乡调侃了句,我仔细看了看花牌表。

    “是十点吗?”

    “不过十点你也赢了,她是点。”年老乡指了指,我早就注意到她是点。

    “那就行,十点和对子十都样,能赢就行啊,哈哈哈哈!”我收起了桌子上的筹码,这是我第次赢。

    “明哥,今天手气不太顺,要不然咱们不玩了吧。”小勇劝了句,我知道他是看出问题来了。

    “没事,我才刚上手呢。”我无所谓的摆了摆手,他能感觉出不对劲难道我就看不出来吗?

    “输了不少了,咱们别玩了吧,出去透透气再回来。”小勇又劝了句,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

    小勇跟我做事的时间比较短,我没有带他参加过赌局,他也不知道我在赌桌上有多少能耐!

    “我卡里还几百万美金呢,绝对够用。”我头也不回的说了句,不声不响给他们下了个钩子。

    在这局我底注下了很多,间跟过好多次,差不多有几千万的筹码,但我不认为是输了。

    筹码出去回不来才是输了,筹码出去还能回来……那就是喂猪!

    这些小老千合伙做局杀猪,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他们今天碰上的是个大老千!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