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七卷 妖孽太岁 第206章 伊崎天心

第七卷 妖孽太岁 第206章 伊崎天心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我仿佛置身一个虚幻空间里,仿佛在一个无法醒来的梦中,无数次我都想睁开眼睛,但却无法做到。

    在漫长的时间里,只有一个又一个的音符轻轻地跳入进来,我的世界中充满了音符。

    我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可是我却感觉自己很疲惫,我无法睁开眼睛看到外面的世界,我也感觉不到身体的变化。

    我只能听到一个又一个的音符,这些音符会记在脑海中,轻柔缓和并不突兀,很长时间都在陪伴着我。

    像是平静的湖水中轻轻地落下一枚石子,像是缓缓小溪在流淌,一次一次抚平我躁动的内心。

    在反反复复恍恍惚惚中,我已经熟悉了这种熟悉的旋律,我记不起曾经是在哪里听过这个旋律,但是我感觉这个旋律非常的熟悉。

    如同来自遥远的东方彼岸,如同来自灵魂深处的拷问,一遍一遍又一遍,仿佛不知疲倦。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突然感觉到音符声音变得清晰,好像这一次听得格外的清晰,比之前听的都要很清晰太多!

    我现在能够分辨出这个旋律,是古筝发出来的那种清脆声,那种悠长特殊的音质,那种高山流水般的细腻。

    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眼前是一片模糊,我第一眼隐约看到的是四个字……武运长久。

    我看到的这个房间是一个典型的日式风格,如同曾经的吉川府邸,我躺在一个榻榻米上,旁边点了一只香炉。

    就在我的对面不远处,有人正在弹奏古筝,我想看清楚那个人的样子但是看不清楚,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

    那是一张白脸,白色和服上印着粉色的花朵,那高高盘起的头发和宽大的和服,全都让我感觉不真实……难道我精神错乱了?

    我想挪动一下可是一点也动不了,眼睛能够看到的地方很有限。

    我能看到的就是我的肚子缠着厚厚的纱布,在右侧旁边的地方好像跪了几个人,衣着鲜艳一动也不动。

    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不知道这是不是在做梦,一切都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

    我感觉自己的头脑昏昏沉沉,像是睡了很久很久之后那种感觉,并没有炸裂一般的疼痛,全身都打不起精神来。

    身上没有一点力气,身上也没有挂任何东西,没有点滴没有营养,但是我感觉不到饥饿感。

    我的思维变得非常缓慢,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困,我想我应该是被注入了一些镇定剂,这种感觉很熟悉。

    隐约还能闻到一些福尔马林消毒水的味道,旁边的香炉并不能遮盖消毒水的味道。

    我稍微活动一下手指和脚趾,非常的费力气,在我的小腿上缠了厚厚的纱布,看样子伤口已经被人处理过。

    此时此刻我确信我还活着,我也确信这不是在做梦!

    因为梦中不会有这么真实的感觉,梦中也不会有这么清晰的古筝弹奏,我听出来了,这首旋律是樱花。

    曾经我在吉川府邸的时候也听过,但是那一次并不是古筝演奏,而且现在的旋律也比之前快了许多,没有那种慵懒随意的感觉,我想弹奏的人已经发现我醒了!

    在短暂的调整之后,我的眼睛可以看清楚很多东西,感官也逐步得到了恢复。

    我不知道我昏迷了多久,但是我现在感觉不到伤口的疼痛,我想我昏迷的时间一定不会太短。

    因为就连疼痛都已经感觉不到,那就是身体已经进入了愈合状态,这个时间最起码超过十天时间!

    在半睡半醒的时候我感觉自己身体很难受,可是我现在没有任何的感觉,我使劲转头看了一下正在弹奏古筝的那个女人。

    她看到了我,但是她并没有停止下来,她又重新轻轻的弹奏古筝,依旧是熟悉的樱花旋律。

    她的动作很优雅,但是我却看不出她是谁,我不知道怎么自己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我的那些朋友们也不在我的身边,但是这一刻我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

    因为人在只有独自一人的时候才会变得更加坚强,变得更加坚韧!

    我已经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没有什么能够再让我恐惧,也没有什么能够再让我畏惧。

    我失去了我可以失去的一切,这种经历这种蜕变,不是一般人能够理解的。

    “三明君。”弹古筝的女人朝我走来,双脚频率很快踩着小米碎步,上半身却纹丝不动。

    来到榻榻米旁边她轻轻跪下,双手横放在身前,一个标准的日式跪坐动作。

    “你是谁?我在哪里?我的朋友们在哪里?”我客气的问了句,眼前的人涂抹着白脸根本看不出原本的样子。

    “三明君,我是伊崎天心。”

    一听这话我微微一愣,虽然我认不出她现在的样子,但我确定她是柏天心!

    “这里是北海道,三明君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养伤,三明君的朋友们也都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请不必担心。”

    柏天心的声音变了,就像是刻意捏着嗓子说话一样,非常恭敬的那种语气。

    “柏天心,你能好好讲话吗?难道你是一个日本人吗?”

    “我是一名混血儿,我出生在北海道,我在这里等三明君醒来已经很久了,每天都会为三明君弹奏樱花,在梦中也能够听到的,对吗?”

    柏天心的样子让我全身凉飕飕的,我接受不了她现在的变化,因为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我是可以听到声音,但真的是吵死人了!就像噪音一样,每天都来烦不烦?”

    “怎么会这样呢?”

    “如果让你每天都重复听一百遍,你会不会发疯呀?”

    “三明君,你好幽默。”

    “柏天心,咱们还是有话直说吧,别搞这些形式主义了,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穿成这个样子你要干什么?”

    我一字一句的询问,现在她这个样子让我想起了一个人,想起了那个疯狂又冷酷的黑蛇!

    “在外边我是柏天心,但在这里我只是伊崎天心,我每天守在这里,只是为了能够让三明君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能够看到我。”

    “咳咳,那啥你能给我一支烟吗?”我赶紧转移话题,因为柏天心的语气和模样让我受不了。

    “三明君,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抽烟,请多忍耐一下,拜托了。”

    说完柏天心双手放在地上直接对着我拜了一下,就像是在给我磕头一样,这特么谁受得了啊?

    “那啥,旁边摆着的那几个东西是干什么的?”我赶紧转移话题,就在榻榻米旁边有几个跪着的东西。

    原本我还以为是人,可是看清楚之后有些像是布偶,可又不太像是传统的那种布偶。

    “那是守护娃娃、祈福娃娃和平安娃娃,放在这里守着三明君,祈福辟邪,保佑三明君武运长久。”

    “卧槽啊!你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呀?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说话?你这个模样我受不了啊!”

    “三明君,以后你慢慢就会习惯的。”

    “你把我拉到北海道来了?我睡了多长时间?”

    “二十四天,按照原有的计划,三明君应该还要再休息六天时间,这样就可以彻底清除掉身体里的毒素残留。”

    “你们是在帮我戒毒?”

    “像三明君这么优秀的男人,绝对不能成为一个瘾君子,我不惜花费了一切代价,找到了最好的药师和最好的调理,以此来帮助三明君渡过难关。”

    “哎哟,那我可真谢谢你了!只是你说话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捏着嗓子?”

    “三明君,难道我的声音不够温柔吗?”

    “不是不是,我听起来好别扭啊!你可是鲸鲨啊!你可是名震一方的大佬啊!”

    “我是伊崎天心。”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