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195章 八面鬼 (第五更,为阳光下黑蛋蛋加更!)

第195章 八面鬼 (第五更,为阳光下黑蛋蛋加更!)

 热门推荐:
    下午两点的阳光很好,却没有了那种令人窒息的燥热,照在身上感觉暖暖的。..

    骑着电动车吹风脑子也清醒了不少,一路上我都在想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刚才打电话的时候听声音很冷酷,让人心里莫名的发毛。

    不过二叔既然能让我找他肯定是靠谱的,只是不知道能有多靠谱

    没一会的时间来到北苑路的如家快捷酒店,放好电动车就上楼找人。按照电话中那个人提供的地址,我敲响了303的房门。

    可是敲了半天都没有人开门,我心说不会是我记错了吧正拿出电话拨打号码,突然听到身后有电话响的声音。

    背后的房门慢慢打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冲着我勾了勾手指,我听到分明是他的电话在响,我挂断之后铃声瞬间消失。

    为了保险起见我又打了一次,房间里的电话又响了,我确定这个人就是二叔让我来找的,可他刚才在电话里为什么骗我在303房间

    总觉得这个人有些不靠谱,房间号都能搞错,而且一般大人物谁会来住如家啊不都是年轻人约炮才来如家的吗

    带着一肚子疑惑进了306身后房间。中年男人示意我关门,我轻轻关上房门心里咯噔一下子,房间的衣柜中放满了衣服,有的甚至还没有剪掉吊牌。

    一张床上放了一个箱子。床上还有各种瓶瓶罐罐和一把剪刀,看起来感觉有些渗人,我心说该不会是找错人了吧

    “请问,你是熊九东的朋友吗我是他的侄子。”

    “我知道。”他的声音低沉沙哑。不知为何我觉得他很不靠谱,心里莫名的开始紧张,手心里已经开始出汗。

    这个男人三十岁左右,皮肤微微发黑个头不高,感觉很像是南方人,看人的眼神很平和丝毫没有危险的感觉,可我总是觉得他不对劲

    这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也许是直觉我总觉得这个人深不可测,甚至有种看不透他这个人的感觉。

    “那个请抽烟。”我拿出路上买的软玉溪递过去,他并没有接我的香烟而是从桌上拿起苏烟,自顾自抽出一根点燃。

    我悻悻的把烟放回烟盒,虽然我很想抽烟但是很拘束,第一次见面总是感觉很拘谨放不开,而且感觉这个人很危险。

    不放心之下我又忍不住问了句:“请问你知道我二叔现在在哪吗”

    他抽了口烟缓缓说:“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为何来找我。”

    一句话让我懵了,不过转念一想也许是二叔已经和他打过招呼。我总是忍不住去看旁边床上的瓶瓶罐罐,尤其是那一把锐利的剪刀,让人看着心里莫名的发慌,天知道是用来剪什么的

    突然我在床上看到了两副没拆封的扑克牌。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感觉这个路子才对。

    “输光的滋味不好受吧”他冷不丁的说了句,眼神直勾勾的看着我,我一瞬间认出了他的这个眼神,是昨天晚上的死鱼眼

    可是现在他和昨天晚上完全不是一个人,不但样子有变化就连身材都不对,我又在心里打消了这个想法。

    “请问你怎么知道的我昨晚的确输给一个死鱼眼,我看不穿他的手法。”我客客气气的说着,可他直接笑了,在鬓角出现了一些不正常的皱纹。

    等等,他的脸上一定是贴着什么,不然不会出现这种褶子,看起来就像是一层塑料,可又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

    “你看我哪里像死鱼眼”他看着我平静的问道,我仔细看看他的确不是死鱼眼,他的五官很正常甚至可以说有点帅。只是皮肤有些黑。

    “我想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我是说昨天晚上一起赌钱的一个人。”我刚说完就看他从床上拿过来一副扑克,熟练的开始洗牌。

    这个洗牌手法看起来很眼熟,紧接着他抽出一张j折了一下边角,然后按照昨晚发牌的样子发牌,然后掀开了边角有褶皱的扑克,却变成了一张黑桃9

    一瞬间我惊呆了,我怎么也不敢相信他就是昨天晚上的死鱼眼。整个人的变化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他什么都没说把牌重新放下,还是那张带着折痕的j,他把牌拿起来在我面前晃了一下,然后把扑克收起来丢进旁边的垃圾桶中。

    我明白了。我彻底明白了他的出千手法简直令人匪夷所思

    带着折痕的j拿起来的瞬间就变成了黑桃9,放下的瞬间又变回j,因为他拿牌的一瞬间用了袖里乾坤

    这也是昨天晚上为什么韩秃子看过底牌之后没发现端倪,因为他这个手法只为了骗过我一个人而已

    “你是为这个来找我的吗”他的声音很平静,可我的心里一点都不平静。

    “真不敢相信,你竟然就是昨晚的死鱼眼,哦不,是昨晚一起玩牌的人”我惊讶的已经合不拢嘴巴。以前从没见过这么神奇的事情。

    二叔说过一个人可以改变样子和声音,但掩盖不了眼神和气度,可现在一切都在眼前摆着,我不能不相信他就是昨晚的死鱼眼,或者说他昨晚看到了全部的过程

    “请问你是昨晚一起玩牌的人吗”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此刻大气都不敢喘,因为所看到的一切都超出了我的正常认知范围。

    他缓缓抽着烟没有说话,我仔细打量他的脸,却怎么也看不出来是有一层什么东西。

    “你对这个感兴趣”他冷不丁的问了句,我老老实实的点点头。

    他一下就笑了,舔了舔嘴唇笑着说:“你小子不用打这个的注意,就连熊九东都不敢碰。”

    一听这话我来了火气。还有啥东西是二叔不敢动的刚才他话里充满了鄙视的语气,看起来他和二叔的关系也并不是怎么熟

    “不就是面具,我二叔要多少就有多少”我逞强的说了句,想给二叔找点面子。

    他笑了笑没说话,指着门口说:“如果你就为这个而来,那现在你可以走了。”

    我耸了耸肩告辞准备离开,人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再不识趣就是真的不懂事了。

    可刚出门口电话响了,一看是二叔打过来的,我接起电话就忍不住开始抱怨。

    “二叔啊,你给我找的这个人不靠谱啊”

    “啥你见到八面鬼了”二叔的语气有些诧异,我没想到这个人还有这么奇怪的名字。

    “见到了。不过也没说什么,就是说你也不敢碰他的那个破面具,我当场就反击了他,等我挣钱给你买一箱子”

    我刚说完二叔一声嚎啕。紧接着张口就骂:“三明你这个傻叉子他脸上带的是人皮面具值好几百万呢”

    “啥人,人皮面具”一听这话我当场不淡定了,瞬间吓的头皮都麻了。

    “废话少说,今天我不管你个傻叉子用什么办法,必须学到他的伪装,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一听这话我心里冰凉冰凉的,让我带着人皮面具,想想都觉得惊悚。我做不到啊

    “二叔你听我说,咱们不带这么玩的啊这个东西我不想学啊”

    “哎呀我恨不能一脚踢死你,多少人想学都没机会,要不是看在老子的面子上,你连这个机会都没有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就算跪下磕头也得给我去学”

    说完二叔挂断了电话,我甚至能听到电话被摔碎的声音,我想二叔可能真的怒了

    可我站在房间门口彻底迷茫了,要让我进去跟着学,可我真的做不到啊

    我拿出一直香烟点燃,反复踱步也没想出一个应对办法,心里莫名的发慌,不知道人皮面具是不是真的从人脸上剪下来的,一想到就全身发凉

    突然房门打开,我回头全身一个激灵,我甚至以为我自己看错了。面前的人我压根就不认识

    但是他的确是从306房间走出来的,刚才房间里没有其他人,难不成这就是最顶尖的伪装技术

    ..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