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220章 从天而降 (第二更,求金钻。)

第220章 从天而降 (第二更,求金钻。)

 热门推荐:
    我反复踱步抽着烟,我怎么也想不到来过很多次的娱乐场会对我有防备,不过回头想想也能说的通。..

    王瘸子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熊九东的侄子,我又曾经做过一个月的服务员,这里基本上所有常来的赌客都认识我。

    我一直以为自己小心隐藏不被发现抓千就不会有问题,可我还是想的太天真了。其实现在最困扰我的只有一个问题,就是赌博的时候没有其他地方可以选择,不熟的赌场我始终都不敢去

    “三明,以后这里你不能再来了,否则肯定会出事。”

    “谢了,可其他地方我也不熟”

    “正因为不熟你才好去赌钱,没人认识你的地方才是对你最好的地方”

    苏玉戎一番话让我惊醒,其实我自己早就明白这个道理可却跨不出第一步,就像大多数人明白赌博的危害可还是会去赌。

    “如果你是担心一个人去陌生的地方有危险。那我陪着你一起去,不管什么危险我都挡在你的前边,因为我欠你一次。”

    “你小妹怎么办呢她一个人在医院能行吗”

    “我请了一位护工,而且你也不可能每天二十四小时都在赌钱,一天两个小时我想应该足够了”苏玉戎的话让我挑不出任何毛病。

    俗话说赌久必输,不管是谁赌时间长了总会被概率给套路的,没有人能逃得过概率,更何况我根本不需要赌太长时间,赢到心理预期就可以离开。

    有些时候根本不需要长时间的赌博,只需要几分钟赢下一把大牌,那就可以离开

    “对了,你说刚才有人在我背后打手势,那个家伙长什么样子”我好奇的问了句,以前我压根就没发现哪里不对劲。

    “是个中年人,三十岁出头坐在靠窗口的位置,手上带了一块精致的蓝底手表。”

    “蓝底手表”我第一时间想起了二叔,因为他的手表就是宝蓝色的

    左思右想觉得不对劲,以前不管我干点什么事二叔都能知道。我早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可是他要在棋牌室我肯定能认出来

    等等我突然想起八面鬼说二叔曾经打过他人皮面具的主意,该不会是二叔乔装打扮的吧

    “我要回去看看。那个家伙很可能是我二叔”说完我转头就走,心里有说不出的激动和复杂,哪怕我忍不住他的样子可我能认出他的手表

    以前我从没想过二叔可能会在我身边,联想到他很多次提醒我在棋牌室不要对着韩秃子一个人下手,再联想八面鬼让我输光的那一次

    转眼我和苏玉戎回到棋牌室,他指了指靠窗口的位置,正有一个家伙叼着烟搓着麻将,看身上吊儿郎当的模样还真像我二叔

    我装着若无其事的走过去看了一眼,样子很陌生不是二叔,可当我看到他衬衫袖口露出手表的时候彻底震惊了

    这个家伙就是我二叔我发誓我绝对认不错这块手表

    这块拥有宝蓝色底蕴的百达翡丽手表是我二叔的宝贝,无论什么时候都不离身,就连我想摸一下都不行

    我强忍着心里的兴奋转头装作没事人一样离开。不管我心里再激动可都不会当场表现出来,他伪装出来的这个样子我以前见过几次,但从没想过会是我二叔

    要说这个世界上还有谁不着调。那二叔认第二绝对没人敢认第一我一直以为他在上海,一直以为他没有回来,可着实没想到他一直就在我身边。

    现在终于想明白为什么有些时候给他打电话不通,为什么他总是习惯在电话里和别人炫耀,他压根就是天天都泡在赌桌上啊

    等等既然二叔出现在这里,那么以前威胁过八面鬼的黑蛇是不是也在我打量一下棋牌室里并没有女人。难不成是在三楼

    为了解开心里的疑惑我跑上三楼,三楼的服务员不熟但也认识,我问有没有一个手臂上全是黑色纹身的美女在住着。他立刻指了指里边的房间。

    “那个美女可不好惹,你小心点啊”服务员一脸忌惮的说着,我可以肯定就是黑蛇

    一瞬间我可以确定楼下那个家伙就是我二叔

    因为纹身的男人很常见。可是纹身的女人不常见,尤其还是整个手臂都是纹身的美女更是凤毛麟角

    我愣在原地半天都没缓过劲来,做梦也没想到二叔会出现的这么突然。感觉就像从天而降一样,他可是把我耍的不轻啊

    “怎么了,你说刚才楼下那个人是你二叔可你怎么会认不出他的样子”苏玉戎疑惑的看着我,一时间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如果集体年不是苏玉戎和我一起过来,那我肯定发现不了二叔藏在这里,还不知道要被他骗多久

    “那个他是我二叔的一个朋友。我以为能顺藤摸瓜找到二叔的,咱走吧。”我敷衍了一句,苏玉戎一脸不相信的样子。

    离开娱乐场心里有说不出的复杂,可心里还有些莫名的激动,因为二叔一直都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他只是在暗中看着我的一举一动。说白了他还是不放心我一个人。

    越想越觉得二叔用心良苦,不过也把我坑的不轻,要是早知道他在这里我就找他,还有那么多问题想要问他,还有那么多无法解决的事情

    可如果二叔一直都帮我解决麻烦,那我会有现在的感悟和成长吗如果我一直生活在他的庇护之下。还会自己去解决麻烦吗

    此刻我明白二叔为什么不肯借钱给我,他想让我自己去想办法搞钱,但是让我去搞十二万块钱简直是太不着调了

    借了十六姐的钱得尽快还上。二叔这个家伙一直都在却不肯帮忙,十二万块钱对他来说肯定不算什么,我必须想办法坑他一次就算被他发现也不会把我则么样的

    想到十二万有了着落心里不免轻松了很多,现在我有三千多块钱,再赢一点然后来和二叔赌一场

    “现在有什么打算除了这里之外你没去过其他赌场吗”苏玉戎伸了伸懒腰问了句,我点了点头表示的确如此。

    “现在回去睡觉,等晚上再来”我已经打定了主意,回去伪装成另外一个样子,然后假意和他赌一把

    “好。晚上给我打电话。”

    告别苏玉戎之后我打车先去附近商场,买了眼镜和手表,又买了几套衣服,作为我伪装时候的必需品。

    不知道伪装能不能骗过二叔,但我觉得问题不大,用过的伪装可以骗过所有曾经熟悉的人,就算八面鬼亲自来了也不一定能认出来

    大包小包的回到公寓,在门口磨蹭了一下确定没有aob的人,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回到公寓。

    现在我必须睡一觉养好精神,等着晚上去和二叔赌一次,心情莫名激动起来,,因为我从来都没有和二叔正面赌过

    时间一晃而过,下午六点我开始对着镜子伪装自己,这一次伪装格外用心,从里到外全部都收拾一遍。

    戴上新买的眼镜和手表,换上一套运动服看起来自己都觉得很满意,反复检查没有任何纰漏之后出门。

    我并没有给苏玉戎打电话是因为不想暴露我的伪装,这是只有我一个人的秘密,如果让别人知道就没有了效果。

    在羊肉馆喝了点羊肉汤之后买了包口香糖,然后一步三晃的进了娱乐场。

    打量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二叔的影子,我不知道他会伪装成什么样子,不过我特别留意所有人的手腕,确定二叔不在之后我在门口位置坐了下来。

    不管谁进门我都会格外留意一下,尤其是喜欢穿衬衫的人。

    虽然二叔能改变样子但无法改变的是习惯,他能给我玩隐藏那我就给他来个惊喜,保准让他有惊无喜

    ..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