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222章 蚍蜉撼树 (第一更。)

第222章 蚍蜉撼树 (第一更。)

 热门推荐:
    俗话说初生牛犊不怕虎,年少轻狂不算狂

    我精心把一副牌的顺序打乱,然后重新排列出自己想要的组合,最常用的就是一四三九和二五六八的排列,可我没有这么排。d7cfd3c4b8f3

    因为面前的人是我二叔,是他教会我所有的排列手法。现在的我如果没有变通,那么在他面前就相当于是透明一样。

    虽然我明知道对面的人是我二叔,但看着他伪装出的一张陌生脸,我更情愿把他当做一个完全不认识的老千高手,在赌局上使出浑身解数展开一场对赌

    轻松洗牌之后开始发牌,我确保每一张发出去的牌都知道是什么,百家乐是庄家作弊最有利的,所以我绝对不能下庄。

    如果轮到对面我二叔坐庄那我一把也别想赢,现在是我掌握主动权。接下来怎么玩全看我自己。

    我给自己一把九点,给了他一把三点,发完牌后我时时刻刻都在看着他,记住我发出去的点数,只要他出千我立刻就能发现

    这一次他的赌注比较多感觉胜券在握一样,我盯着他的每一个动作。确保他没有任何的手法出现。

    他只是在静静的抽烟,看完底牌之后随手往桌子上一丢,甚至还伸了伸懒腰,一副稳赢的样子。

    我心说这把牌他稳输可开牌之后我瞬间傻了眼,他的三点变成了对子,他出千了

    我没想到他竟然第一把牌就出千,可是我却没有看到他的任何手法动作,更没有看到他是如何出千的,牌面就这样输掉

    没有抓到任何证据,牌面就在桌子上摆着,就算抓千也要讲究一个人赃并获。

    收回所有废牌的时候我特意看了一下他的底牌,然后立刻暗中查验牌的张数。五十二张一张都不少,难道刚才我洗牌的时候出现了纰漏

    我心想肯定是这样的,要不然他还能凭空把牌给变了不成我仔细洗了牌确定这一次不会出现任何纰漏。记住发出去的牌面是什么。

    我又给他发了一把小牌,如果刚才第一次是我的疏忽,那么这一次绝对不会弄错

    如果就连做牌都会出错,那也不用做什么老千,还不如回家卖烤地瓜平淡的了却残生

    当开牌的一瞬间我几乎屏住了呼吸,我一直都在盯着他的双手,可是开牌之后还是让我大吃一惊,点数仍旧是对子

    一瞬间我头上冷汗都下来了,我第一次发现有我看不穿的人,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我连他的手法都看不破何谈赢他

    不,不是看不穿他的手法。而是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手法可是牌怎么会变成这样的难道他提前藏牌了

    连输两把牌让我彻底清醒过来,我知道面对的人是二叔,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厉害的老千却不知道他厉害到了什么程度。

    以前我从没有和他交手过。可是现在交手才发现我自己是有多么的可笑,也发现我是有多么的辣鸡,根本就看不到任何的手法。可是我自己却清楚发出去的牌绝对不是对子。

    眼看着锅里的钱越来越少,如果再输一次就要被下庄,我反复好好洗牌,这一次我暗中把牌面洗成一条龙,仔细看手里的点数和花色竟然一张不差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简直是令人匪夷所思这样的情况我还是第一次碰到,该怎么办

    “赶紧的,发个牌还这么磨蹭”

    旁边赌客不耐烦的催促了一句,如果第三把牌再不能赢那我就真的没有机会了,面对的是最顶尖的老千,我只能是被人当做送财童子。

    不出所料第三把牌我又输了,但这一次我输的心服口服

    因为收回所有废牌之后手里一条龙点数和花色一张不差,从始至终都都没看到他的出千手法。更没有看到他是如何作弊的。

    下庄之后整个人脑空空荡荡的,感觉头脑彻底清醒了,不是因为被搞晕了头脑而是因为震惊。现在的我根本就不是二叔的对手

    我不知道他是如何作弊的,但我可以肯定他一定是用了千术,不然的话牌面是不会出现变化的。可他并没有在袖口里藏牌,也没有任何的其他动作,到底是怎么回事

    带着一肚子疑问继续牌局。不过这一次我小心了很多想先试试手气怎么样,如果手气不好的话那铁定还是要输掉。

    在我悄然盯着他的时候,突然感觉他的脸上挂着一丝笑意。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看出什么来了,但是这样的一战是不可避免的,我迫切想要看穿他的千术

    经过了几番较量之后我的手里筹码几乎被杀光。我彻底清醒了,所有的锐气被一次次磨平,我知道是我技不如人。

    我明白自己和一个顶尖老千之间的差距有多少大,知道自己不是短时间捏就可以改变的,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任何手法都可以出千,这已经超出了我的理解范围。

    曾经二叔说过任何出千都必须要依靠手法。北方人比较擅长藏牌,南方人比较擅长洗牌,难道他是用了藏牌

    我确定刚才我自己洗牌的手法没有任何纰漏。往常屡试不爽的发牌碰到他就失去了作用,我知道如果继续赌下去自己只能输的更多。

    虽然我有些不甘心就这样收场,虽然我很不甘心就这样输的不明不白。可是我知道做人要懂得识趣,有些事情不是靠决心和毅力就能短时间内改变的。

    “不玩了。”

    我收起所有的钱站起身来,可就在这时身后有一只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然后硬生生把我按在座位上。

    我回头一看这个人是一个不认识的人,但他身上的味道有些熟悉,出于第六感我觉得他可能是一个认识的人。

    能够会易容术的人只能是八面鬼,我不确定这个人是不是八面鬼,也不知道他这个时候出现想要干什么,但我无论如何都不会继续赌下去。我知道自己不是对手。

    “一起玩两把怎么样有没有朋友给我腾个位置”他一开口我立刻听出是八面鬼的声音,虽然他经过了可以的伪装但是我绝对能听的出来

    他的手一只都按在我的肩膀上,很明显他不是要让我离开腾地方。

    “噢可以。”二叔第一次开口,他的声音没有任何伪装,示意旁边的人腾出地方。

    八面鬼坐在了我的旁边,我不知道他们要搞什么,但是这一张赌桌上绝对是暗流涌动,牌局就在如此诡异中继续进行。

    不过当八面鬼坐下之后牌局进入了正常,我没有继续输钱,我感觉八面鬼是在帮我,二叔和身边的人一定是认识,刚才我一个人和他们三个人对赌。。

    可是真正在面对二叔的时候,我能和别人一伙吗

    可是现在局面就这样怪异,八面鬼坐庄我总是能够拿到不错的牌,但他和二叔之间的胜负一直都在交替进行。

    在别人看来我们这一桌就是最普通的赌客,四个人玩百家乐。

    可是在我看来不是这么回事,八面鬼和二叔分明是对上了两个人你赢一次我输一把,牌局进入了胶着状态中。

    不过慢慢优势提现出来,二叔赢的次数越来越多,可他身边的家伙一直都在输钱,每次好像都拿不到大牌。

    突然八面鬼在桌子下边碰了我一下,感觉应该不是无意的,然后他发牌之后轻松的等着开牌,不出意外八面鬼还是输掉这把牌。

    可是我拿到的牌却可以通杀二叔他们,如果是我坐庄的话完全可以通杀,可是我这把牌只是闲家,八面鬼下庄了。

    轮到二叔开始坐庄,气氛显得更加紧张,我觉得这一次完蛋了,肯定赢不了钱,一切都在二叔的掌控之中。

    可出人意料的是我连赢三把,对没错,我真的连赢三把

    等等,八面鬼好像动了我的牌

    ..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