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240章 杀猪先放血 (第六更,为布吉岛皇冠加更二。)

第240章 杀猪先放血 (第六更,为布吉岛皇冠加更二。)

 热门推荐:
    由于苏玉戎的加入我感觉轻松了不少,两家牌比一家牌的胜算总是要大一些,可我心里还是没有底,因为这完全是依靠运气在赌。紫阁 ..

    这种把结果寄托于运气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上面,心里不慌是假的,感觉像是被被人操控了命运一样,这种感觉糟糕透了

    幸好开牌之后苏玉戎的点数最大,赢了荷官还收了局外的钱。我的点数要比死胖子小,如果不是苏玉戎这个帮手,这把牌又输了

    说实话我挺惊讶苏玉戎的临场判断能力,虽然他不懂赌博,但是他能明白两个人比一个人牌的概率要大,就算拼概率死胖子今天也得倒霉

    我点燃一支香烟静静的看着赌局,心说不怕死胖子不上套,必须想办法再刺激刺激他,不然他还真不好上火。

    “草再来”死胖子这次直接拿了一千块钱的筹码局外,可我和苏玉戎同时拒绝了,他甚至比我拒绝的还要早一点。

    “太大我就不玩了,最多也就四百。”苏玉戎很自然的说了一句,局外本来就是个人意愿,不玩也在情理之中。

    其实看似比牌概率对我们有利,但是死胖子赢一次就等于我们赢两次,如果运气不好连续输几把那赢的都没了。在概率面前时间长了谁也占不到便宜

    “四百就四百,来”死胖子拍了四百块局外又上了六百块和荷官对赌,我心里忍不住一个激动,立刻跟着四百局外两百块庄家。心说不怕他赢钱

    苏玉戎跟了四百局外和一百块钱的庄家,我心里非常纳闷,他怎么就知道杀大赔小这个道理的

    发牌荷官是庄家,在牌局上最常用的就是杀大赔小,杀掉大筹码赔掉小筹码,尽量让更多的人赢钱庄家还赢钱,输只会输一个。

    越多的人赢到钱就会坚信牌局没有问题,间接等于尝到了放水的甜头,这是赌博给人下钩子最常用的手段,就算这把牌我们输了但我就不信庄家把把都会输

    台面上行算账我和苏玉戎一共三百,死胖子一个人六百,如果死胖子这把牌赢了我们还赢了庄家,那么庄家算账倒赔三百。

    如果我们其中任何一个点数赢了庄家那肯定大过死胖子,庄家杀一赔二算账还赢三百,除非庄家通杀或者通赔的情况,我和苏玉戎的胜算更大

    局外的精髓其实并不在于牌面点数大小。而在于掌握庄家荷官的利益,只有符合庄家利益的玩法才可能会赢到钱,因为庄家从来都不会输钱,就算放水也只是偶尔几把。

    不出所料死胖子的牌是一点。我四点苏玉戎五点,庄家七点通杀台上的九百块,但是局外我们赢了,算总账还赢一百块钱。

    死胖子有些抓狂,身边狗腿子立刻给点烟捏手,一个个看起来比死胖子还要紧张的样子,我心里越来越有谱。

    “这就沉不住气了输六百块钱就冒汗啊”我故意调侃了一句,死胖子狠狠瞪了我一眼。

    “老子马上就赢回来,老子有的是钱”

    死胖子拍了一千在台上的时候我知道机会来了,他这种玩法典型是想一把牌把输掉的都赢回来,输钱的人都会这样心急,可只能是自寻死路。

    我下了一百苏玉戎两百,如果这把牌庄家再通杀的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通赔的可能性不大,荷官只会有选择性的赢确保庄家的利益不受损。

    不知不觉中死胖子自己走进了利益的黑洞中,无形中和发牌荷官作对。输掉的钱第一把就想赢回去恐怕很难,而且荷官还指望赢钱赚业绩。

    一般来说输掉的钱不可能立马赢回来,这样很可能会让人不玩了,庄家必须要想办法把赌客拖住。以前我在赌船可没少见到这种伎俩。

    这把牌最有可能是的庄家赔我们两家杀胖子一家,庄家算账赢七百,其次可能是杀我们两家赔胖子一家,庄家算账输七百。除此之外就是通杀通赔。

    不过让人没想到的是,荷官发出来的这把牌很具有迷惑性,杀了我和胖子两家牌赔了苏玉戎一家牌,庄家算账赢八百。苏玉戎还赢台面还赢了局外。

    连续输牌死胖子已经开始上火,我觉得这个时候要小心谨慎一点,说不定庄家会选择放水一次,不过小心掌握庄家的利益是没错的。

    看似普通的赌局要算计的事情有很多,单纯靠着一股子愣劲就想赢钱那是白日做梦,可大多数赌徒都看不破这个道理。

    曾经我在电玩城听过有很多人说场子杀分厉害,明知道有人在场子里赢钱离开之后场子要杀分,可还是怀着侥幸心理去玩,不是愚蠢是什么

    连续玩了几把牌都是按照庄家的利益为出发点考虑,我和苏玉戎好像心有灵犀一样,怎么也不肯上大筹码,可是局外不能避免要输钱。

    有人说过。在这个世界上最无情最冷血的就是庄家,能够用尽一切手段榨干人身上最后一滴血。

    每次我都按照庄家利益为出发点考虑,也是无形中给庄家施加压力,让发牌荷官不得不去杀死胖子的筹码,通杀的情况在少数,我和苏玉戎能赢一点还能赢局外。

    整个牌局上输钱的人就只有我和死胖子,但是有苏玉戎的关系算总账我们不输钱,反倒是死胖子被庄家杀猪放血一顿。转眼几千块钱打了水漂。

    我想庄家杀杀死胖子也是一件好事,等于提前把帮忙放放血,没有尝到输钱滋味的人不会变的疯狂,越输越疯狂是赌徒的本性,输急眼车房子都敢押

    可是给庄家施加压力也不是常发,庄家杀死胖子之后可以让他赢局外来弥补损失,这样受损的是我们,局外筹码是二比一,人数多的弊端在此刻显现出来。

    “你们玩吧,我歇一会。”赌局正在进行苏玉戎突然选择了退出,他不再参与赌局和局外,只剩下我和死胖子两个人都输了钱。

    不得不说苏玉戎的观察力太敏锐现在庄家急需要杀掉赢钱的来补给输钱的。苏玉戎一走就剩下了我和死胖子。

    就算荷官想用局外钱补给死胖子也不够,死胖子下注比较多,我只下一百块,庄家不可能把把通杀或者通赔。

    就算杀我一百块还要赔给死胖子好几百,不符合庄家利益的事情在赌场里绝对行不通,接下来荷官就该拿我的局外钱开刀了

    虽然庄家有几次故意通赔放水,可也是在不影响赢钱的情况下,死胖子输钱速度比我要快很多,如果庄家没有办法补差,就只能让胖子从局外中赢钱。

    所以这个时候我就成了冤大头,再继续玩下去那是傻子才干的事

    “不玩了,不输不赢刚刚好。”我收起筹码故意说了句,其实我现在是输钱的,这话就是故意在刺激死胖子。

    “草瞧你这点出息”死胖子翻着白眼骂了一句,分明是没有尽兴的样子。

    “赌场别管谁牛比,赢钱才是硬道理。刚才看你输了不少啊,输钱的有出息”我对他挑起大拇指,要多么讽刺就有多么讽刺。

    死胖子脸都红了,虽然这几千块钱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我要给他吃的是一口气,只要他不认怂那今天就能继续玩下去。

    “老子有的是钱,这点钱算什么。”死胖子说了一句,旁边几个狗腿子在附和着。要是他们屁股后边有根尾巴就差摇起来了

    “不服单练,咋样敢不敢”我故意挑衅了一句,在赌场里还有单独的赌桌可以随便玩,而且最重要的是没有荷官。

    “我就怕你不来谁不来谁是王八蛋就怕你没钱给”死胖子指着我一字一句恶狠狠的说着,分明是在刺激我想拉我再赌。

    刚才死胖子输了钱不甘心,这个时候他迫切想要找我来赌,他主动跑来当猪我岂有不答应的道理

    ..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