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322章 水鱼脱钩 (第二更。)

第322章 水鱼脱钩 (第二更。)

 热门推荐:
    不过我绝对没有小看过任何对手,更不会小看这些湖北九头鸟,他们的精明全国有名,现在就算跑了我一条水鱼,很快还会有其他水鱼补位。

    在赌场中最不缺少的就是赌客,更不缺少带着一夜暴富思想的赌徒。老板局和大赌局对赌徒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谁都想来一试身手。

    可真正的老板局一般人根本接触不到,大赌局往往都是大陷阱,你能盯上的目标别人也能盯上,很多赌徒在大赌局上先赢钱然后输光,一次就输的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

    其实仔细想想全是套路。还是老话说的好,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了

    从两个新赌客加入之后,十几把牌过去我的输赢各一半,虽然没有赢到预定的三十万,但是现在已经有差不多十万,是时候选择离开。

    “不好意思。时间太晚要回去休息。”站起身我客气的说了一句,对面湖北佬立刻笑了。

    正在坐庄的湖北佬脸色有些不悦的说:“要回去休息当然没问题啦,但是最起码要等我下庄,中途离开是不是不给面子啦”

    我心说给你麻痹的面子啊彼此心里都清楚怎么回事,水贼过河你别使狗刨啊,我离开换条水鱼过来杀岂不是皆大欢喜

    “好啦好啦,人家回去睡女人关你什么事小意思啦”戴手表的湖北佬打了圆场,他心里清楚让我离开对他们更有利。

    不过坐庄的湖北佬很显然不乐意,语气不善的说:“做人做事都要讲规矩啦哪有人好好玩着就要走,就连庄家都不给我下”

    包房内的气氛瞬间紧张起来,我看得出这个湖北佬想翻脸,不过我只是吃了十万快鱼饵而已,没想到他们还会较真。

    我已经站起身就没有再坐下的道理,就算坐下也只能是输钱,戳破的窗户纸就没有能够再堵上的说法。

    就在僵持不下的时候小美凑到耳边小声说:“老板还是再玩一下吧。中途离开的确不太很好。”

    想了想我还是坐下,与其和这些湖北佬撕破脸不如忍一忍风平浪静,虽说现在在赌船上我不怕他们。也不怕闹僵了关系以后不好见面,我带着面具出门之后谁还认识谁

    不过我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刚才我选择离开的时间点没有把握好,如果现在强行离开很可能就没有机会加入到二叔的赌局,这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朋友很给面子啦,大家还都是好朋友的。”坐庄的湖北佬笑呵呵的看着我,我点点头表示没什么,其实现在彼此心里都清楚怎么回事。

    不出所料湖北佬坐庄很久,每一把牌我都几百块钱的玩。很明显已经不想继续赌下去的样子,因为我知道等他下庄还不知道要猴年马月。

    先不说能不能赢光他的钱逼迫下庄,就他身边还有其他人在配合。随时随地都能故意输钱给他,保证他的庄家永远下不来

    磨蹭了半个多小时后,戴手表的湖北佬递过来一支香烟说:“朋友累了就早些回去休息吧,看出来今晚你也不在状态,改天我们再玩啊”

    一口浓郁的湖北腔,看来他是个明白人,语气让我在这里站着茅坑不拉屎,还不如早点换个水鱼过来,只能说精明的湖北佬中也有脑子不开窍的家伙。

    “好啦走吧走吧,朋友改天再一起玩啦”坐庄的家伙很违心的说了一句,说完嘴里还用潮州话小声问候我的全家。

    我站起身带着小美离开,其实最后我想用潮州话问候他们一下。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

    有些时候做人太明白不是好事,没必要让自己暴露能听懂潮州话,任何时候做人留三分是没错的。

    离开包间长舒一口气。一场**局有惊无险的走过来,还赢了十万多筹码,这种感觉让我有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

    “老板现在要回去休息吗”小美跟在我身边小声问道,我揉了揉太阳穴走向赌场大厅休息区。

    坐在休息区点燃一支香烟,尽量把自己的脑子放空,有些时候脑子里装着太多事很容易累。

    其实现在心里更加惦记的是猫白和二叔的赌局。从重庆开船要几天时间才能回到上海,这期间必须要想办法混进赌局。

    可现在我就连人都没见到,突破口还是得在小美的身上,只有她才能把我带进去,只是不知道能不能有这个机会

    “今晚赢钱你功不可没,这是一点小意思。等回头赢了钱再分你哈。”我拿出几个一千的筹码塞过去。

    “还是老板的手气好,一个多小时就赢了不少钱呢。”小美立刻开始拍马屁,不用说一双手已经开始轻轻按摩我的头,力度适中感觉很舒服。

    “还可以吧,其实我不太喜欢玩百家乐,感觉很没意思。”我不声不响的透露出一个消息。我不玩并不是真的累了,而是不喜欢玩百家乐。

    除了百家乐之外最受欢迎的无非就是炸金花三公和牛牛这类的扑克,速度快节奏频率高才是赌最喜欢的玩法。

    “老板喜欢玩什么我可以帮你找合适的赌台啊”小美笑眯眯的说着。我心里暗暗一个激动,心说就等你这话了。

    “有没有玩的很大的炸金花,只要除了一翻两瞪眼的玩法之外都好,总觉得运气好坏全在在于荷官,很别扭。”我闭着眼睛享受她按摩带来的舒服,心说不怕她不上钩。

    如果再让我参加赌局,赢了钱她还会分到一些,输了钱和她也没有任何关系,何乐而不为呢

    她没有立刻回答。好像是在思考什么,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赌船上的普通红裙美女,也许是混迹在赌客身边的高手也说不定。但这个可能微乎其微。

    几个小时之前还在三千块一晚的船舱里放松了一下,她知道我的长短,我知道她的深浅。没什么是零距离接触后还不了解的,要是暗灯能伪装到这个程度也真的是没谁了。

    我再次想到了狐媚子,她身为赌船上最顶尖的暗灯,穿上红裙去陪着一帮湖北佬赌牌,就算抓千也要明灯千心云出面,她完全可以伪装成一个赌客,何必非得跟自己过不去呢

    “对了,刚才我看到有个美女样子很眼熟,就是病怏怏的那个,以前好像见过。”我故意把话题扯到狐媚子身上,也算是间接打听一下。

    虽然我不知道赌船上发生了什么,但小美一定知道虎狐媚子为什么成了红裙美女,尤其是刚才狐媚子死活不愿意离开包房,里边肯定有猫腻

    不过小美什么都没说,我也没有继续追问,这种问题只当做不经意之间问出来的比较好,如果太过于刻意就会给人留下把柄容易让人怀疑。

    毕竟一个赌客可以为了好色去大厅美女的消息,可小美就是做这一行的,她会断了自己的生意和财路吗

    沉默了一会小妹终于开口了,可一句话差点没让我惊掉了下巴

    “我告诉你,但你绝对不能告诉别人啊”

    “没问题,你说。”

    听语气感觉就是有事,我咽了咽口水暗中打起精神,我是真好奇狐媚子到底出了什么事,毕竟我和她还有过一夜露水情缘

    “听说她和金爷闹翻,想偷偷离开赌船,结果被抓住了。”小美压低声音小声说着,我立刻就来了精神。

    不过我耐着性子若无其事的嘀咕:“不做还能强求不成肯定是不满意现在的待遇啊。”

    “其实老板有所不知,以前她是个老千,在船上被抓住之后就留了下来,金爷没把她扔江里喂鱼就算便宜她了”

    小美一句话让我惊出一身冷汗,总觉得她的话怪怪的,也总觉得带着另外一层意思。

    可她一个新来的红裙美女怎么能知道这些以前我可是也在赌船上做过服务员的,我怎么就一点都没听说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