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331章 厄运底牌 (第三更。)

第331章 厄运底牌 (第三更。)

 热门推荐:
    我不知道千心云说金爷的损失是什么,也不明白他们为何要让米苏来帮忙抓千,如果想利用一个人最好的办法是拉拢而不是威胁。

    看着包间里的灯红酒绿,巨大的水晶吊灯让我有些眼花,所有一切都浮现在脑海中,但我做梦也没有想到千心云会让我看局抓千,一时间我陷入了困顿当中

    狐媚子的遭遇全是我亲眼所见错不了,扮演和伪装是装不出这么像的。那么问题只能出在金爷的身上,他和狐媚子翻脸却又要利用她来抓千。

    这群湖北佬显然和金爷不穿一条裤子,如果穿一条裤子还用得着让人来看局抓千吗除了千心云之外赌船上也只有狐媚子是高手,千心云是明灯身份透明,有她在场的时候没人会出千。

    狐媚子是暗灯,当她穿上红裙之后出现在牌局中,无论如何也让人猜不到,但很显然狐媚子并没有要帮金爷做事的意思

    思绪越来越清晰,但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唯独这个猜测所有地方都能说的通。

    我隐约明白眼前这伙湖北佬,应该就是类似于山西老千团的角色,场子里明知道他们的身份。能出现在赌船上让金爷无可奈何,那一定是有强硬的背景关系

    如果没有背景关系早就被金爷装麻袋丢长江里去喂鱼,让我来抓这样一场赌局,先不说能不能抓到。我都不会有好下场。

    刚才千心云已经把话说的很清楚,除了抓千之外我没有第二条路可以选,在急眼的时候我可能会选择动手抓千,不管有没有抓到,金爷都会有了一个下手的机会

    我也明白金爷这个老江湖并没有放过我的意思,也没有要看二叔的面子,只是让我当替罪羊,如果不是今天有这群湖北佬在,恐怕我已经被丢下去喂鱼。

    而且我清楚记得在上一次赌局上发牌荷官不是重九娘,今天能安排这样一个包间来让湖北佬赌钱,应该是准备对他们下手。

    假如金爷真的打算干掉这些湖北佬,那干掉他们之后再把责任往我身上一推,死无对证

    一切都明白了,我知道金爷为何不杀我,他是要利用一个人来做必死无疑的替罪羊,面对他们这些老江湖的时候我还是太嫩,竟然天真的以为搬出二叔的名字就能躲过一劫

    就在这时包房里进来几个中年人,看样子应该是刚上船的赌客,眼神平静没有红了或者洗白的感觉。

    进门几个人打了招呼,几个湖北佬象征性的起身迎接了一下。气氛显得很轻松,但我却一点都不轻松。

    我觉得这几个南方人不一般,举手投足之间的其实和眼神都很熟悉,我甚至感觉和二叔他们很像。我想这些人应该是金爷可以安排过来的地雷。

    在第一场赌局的时候这群湖北佬就抱怨过金爷安排的不给力,没有水鱼可以给他们杀,现在显而易见,轮到他们被当水鱼的时候了

    转眼千心云来到包间,简单介绍了一下招呼开始玩牌,还给所有人送了饮料,她特意给了我一杯柠檬水。

    结果柠檬水的时候她凑到我的耳边轻声说:“把眼睛放在该放的地方。”

    说完她若无其事的指了指几个湖北佬,我点点头表示名表,心里一切都明白了

    这就是一场杀千局,一场预谋策划好的杀千局,他们很可能抓不到任何出千的把柄,所以安排我这样一个角色出现。不管是不是别人抓到老千,都是我来背黑锅

    牌局很快开始,他们最开始玩的是三公,这种玩法在南方比较流行。几个南方人出手也豪爽,刚开始一把牌就有几千筹码。

    我的冷汗不停往下流,想来想去自己都没有一条活路,眼前这些湖精明的湖北佬也要倒霉,金爷今晚已经是布下死局。

    包房里变得很安静,只有赌牌时候简单的交流,空气中弥漫着香水混合香烟的味道,刺激着人疲倦又膨胀的神经。

    我摸出一支香烟点燃。静静的思考今晚该如何自保,很显然金爷已经准备拿我开刀,我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那只能从这些湖北佬身上想办法

    其实金爷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我会看破他布下的这个杀千局,看似表面他放我一马给我一次抓千的机会,我应该对他感恩戴德,可我始终记着二叔的一句话。

    永远都不要相信任何人,永远不要相信赌场会有诚信和怜悯,赌场永远都会把利益放在第一位。

    我放走狐媚子无形中就对赌船造成利益影响,既然没有挽回的余地,就索性直接站在对立面上

    站在牌局旁边看他们赌钱,刚开始互有输赢,我知道出千也不会很早就暴露出来,只会在最关键的时候。

    我在等待一个机会,一个可以救命的机会

    几个湖北佬显得很放松,但他们没有讲一句潮州话,对面三个人都带着一口浓郁的南方口音,像是白话又像是潮州话。

    说话模糊加上声音小听不真切,有些话我甚至听不出是什么意思,看起来这些人都是赌钱的老手。动作老练眼神锐利,从不会东张西望把眼睛看向别的地方。

    在赌局上很好区分高手和水鱼,一般什么都不懂的水鱼会东张西望,只有在看牌的时候才会关注自己的牌面。很少会去观察其他人怎么样。

    高手总是盯着别人开牌的时候,很在意别人的动作从不会把眼睛离开牌桌,哪怕在点烟的时候都会保持目光。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赌局越来越激烈,筹码已经单注提高到一万,几个湖北佬情绪已经被调动起来,但对湖北佬来说这是一场没有可能赢的赌局,但我要让他们赢

    我不但要让他们赢,而且要让他们清楚知道是我帮了他们,今晚我的底牌就压在这些湖北佬身上,想想真是够倒霉的。

    负责发牌的重九娘脸色有些难看,目光总是刻意忽略一个胖子湖北佬,因为他的手一直都不老实。

    这个胖子湖北佬玩牌的时候总喜欢把手放在身边美女身上,不厌其烦的揉过来搓过去,不知道他是精虫上脑还是什么特别的方式,从来都没停下过。

    其他人倒是无所谓,这个胖子有事没事还会朝着重九娘坏笑,舔舐嘴唇的样子要多么猥琐就有多么猥琐。

    以前听二叔说人有千奇百怪的讲究,尤其是赌博的人更有讲究,有人从来不吃黄瓜,有人从不穿黑内裤,还有人不洗袜子怕影响手气运势,更有人在牌局开始前杜绝碰女人。

    只能说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也许这个胖子是一种特殊改变手气的方式。也可能是吸引人的注意力,天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身边美女都让他搞得满脸通红。

    气氛显得很轻松,可能是胖子弄的太投入,身边的红裙美女忍不住哼哼了两声,所有人一下笑了,重九娘的脸色变得很差。

    “差不多就行了,再搞就要出奶了”戴手表的湖北佬笑骂了一句。胖子立刻停下手里的动作。

    “不好意思啦,习惯啦,习惯啦”

    看的出来戴手表的家伙是说了算的,可对面几个人我却看不出谁说了算。看起来他们感觉都惊人的一致,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金爷从外边请来的高手。

    其实在大多数人看来,赌场发现不对劲立刻就会才去手段措施,但那只是针对一般小赌客和水鱼,规模越大越讲究的赌场就越在乎证据。

    很多赌场养不起坐镇高手,遇到老千做事的时候大多数会请外边高手来帮忙,只有抓到把柄之后才能黑吃黑,没有证据之前真的很少有赌场会下手。

    就连金爷这种心狠手辣的主都会请人做事,看样子是铁了心要干掉这几个湖北佬,也更加坚定我把命运赌在他们身上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