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333章 江湖大忌 (第一更。)

第333章 江湖大忌 (第一更。)

 热门推荐:
    金爷带着人快步走到通道口迎接,通道门口已经看到进入的人影,一时间我死死盯着赌船大厅的通道

    那里是出入赌船唯一的通道,说实话我心里很紧张,不知道武汉蛟龙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不知道能不能顺利把我带离赌船。

    当几个黑衣青年出现后金爷没有动,我仔细看一群人中并没有特别有气势的家伙,可身边胖子已经在冲着那些人招手。

    在一群人后边走进来一个穿休息装的中年人,金爷立刻迎了上去,头上那一缕白色头发格外醒目,一瞬间我直接看傻了眼,因为来的人竟然是猫白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确定没看错。猫白身边的人是阿晋,我的天呐

    我突然想起二叔说猫白在湖北很有实力,湖北武汉,猫白确实能当得起武汉蛟龙这四个字

    一帮人径直朝着大厅休息区走过来,吸引了不少大厅内赌客的目光,我的心越来越紧张,可我的内心无比复杂,就像吃了一只死苍蝇一样

    “米哥,睿哥。”为首的青年恭敬的打招呼,米哥挥挥手算是打过招呼,猫白和阿晋有金爷陪着直接去了后边的包间。

    我做梦也想不到湖北佬背后的靠山竟然是猫白他可是要和我二叔对赌的人,不知道他现在见了我会是怎么样一副表情,但我感觉自己死定了

    不知道二叔和猫白的赌局怎么样,但很明显是在对立面,我见到猫白就应该快见到二叔,可不知道接下来等待我的是什么。

    突然有人拍我。我一看是胖子笑着拍我的肩膀说:“武汉蛟龙猫白听说过吗在这一带就没有白爷摆不平的事儿”

    我麻木的点了点头,其实我知道猫白很厉害,但我想不到是这些湖北佬背后的关系,现在局面让我情何以堪

    虽然来的人足够把湖北佬带出赌船,也能确保安全,可却唯独不能确保我的安全,我走还是不走

    等待的时间格外难熬,一根接一根不停的抽着烟,心里百感交集无比复杂,半个小时过后金爷陪着猫白出现,米哥一伙人立刻朝着通道走去。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跟在胖子身边,横竖都是一刀,留在这里必死无疑,还不如出去闯闯运气

    说不定猫白不会发现我,或许看在我帮忙的份上放我一条生路,五十万现金那都是扯淡。我压根就没想过要钱。

    有些人的钱不能拿,拿了就是催命钱,我知道自己几斤几两重,拿猫白的钱无异于自找死路

    二叔说人或者比什么都重要。人没了要再多钱都没用,只是不知道我会被带到哪里。

    走出通道门口的时候千心云看到我却没说话,金爷脸色阴沉不定,我知道以后赌船是打死也不能来了,彻底把人给得罪了。

    不过以后就算给我钱也绝对不来了,这个地方太危险,出了事想跑都跑不了,以后必须要对赌船敬而远之,这也是直到今天我也不愿意去赌船的原因

    离开船舱一股清冷的江风吹过,阿晋把手中的黑色风衣给猫白披上,我想他能混到今天绝对不是靠运气。

    赌船抛锚停在水里,有几艘快艇停在赌船旁边。上面隐约还能看到不少的人,我真没想到湖北佬一个电话能把猫白请过来,不过估计也只有猫白才能带走这些湖北佬。

    湖北佬是猫白的人,这次金爷算是彻底把人给得罪了。猫白的实力肯定要比金爷强,但今晚这是表面上都和和气气没有撕破脸,只是不知道这些老江湖以后会不会报复。

    猫白上了最大的一艘快艇,我刻意选择登上旁边的快艇,低着头生怕被人给认出来,一副茶色眼镜就是我现在所有的伪装和遮挡,只希望一旦靠岸就立刻开溜

    快艇一路飞驰速度很快,远远还能看到灯火辉煌的城市。夜晚的江风吹的身上凉飕飕的,赌船在武汉靠岸之后过了不到二个小时,感觉并没有离开武汉太远距离。

    但我惊讶的是猫白能在如此快的速度出现,也许他就在附近也说不定,总不能是正在和二叔进行赌局吧难道二叔也在长江上

    不到半个小时快艇靠近一个小码头,并不是赌船停靠的武汉码头,远远能看到码头上灯火通明,有人站在码头旁边等待着,还能看到清一水的黑色越野车。

    快艇靠岸之后,我想混在人群里摸黑离开的想法破灭了,这个不打算大的码头只能停靠快艇,灯火通明看起来根本没有任何死角。我只希望湖北佬千万别提钱的事儿,让我离开就好。

    还没等我上岸远远就听到胖子在喊,我心里咯噔一下子,再看米哥正在对着猫白说什么,看样子是等着把我找过去,我心里瞬间凉透了气。

    “朋友快点过来,白爷要见你,今晚多亏了你帮忙啊”胖子笑的很猥琐,我心里突然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以前二叔说过一条人命在江湖人眼里远不如二十万值钱,我没觉得自己能比五十万更值钱

    站在猫白面前的时候我两条腿忍不住的发抖,我尽量低着头看他的皮鞋,根本不敢抬起头看他的眼睛。

    “是这个小子透露的消息好像在哪里见过。”猫白意味深长的说了句,没等我说话突然一只手伸过来抓住我的下巴。

    阿晋用力把我的下巴抬起来,在明亮的灯光中一张脸被看的清清楚楚,我心说完了

    “我不要钱,真的。我只想回家。”我结结巴巴的说着,只求他们能讲点道义,钱什么的我也不要。

    “白爷,这小子是赌船上的人。有过一面之缘。”阿晋认出了我的样子,猫白仔仔细细打量着我,我的心里无比紧张

    “白爷好。”我小声打招呼就连大气也不敢喘,不知道接下来等待我的命运是什么。但我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我想起来了,我给过猫牌的小子,没想到这么巧。”猫白晃了晃肩膀一脸轻松,拿出一支香烟放在嘴里旁边阿晋立刻点火。

    在火光中我看到他的脸色很平静,但不知为何看起来总觉得有些害怕,情急之下我想了一个理由。

    “以前白爷有恩于我,我一直都在心里记着,一直都想找机会报答。”

    此话一出猫白立刻笑了。其实我之前压根就不知道湖北佬是他的人,不过现在事实摆在眼前,怎么说都是我帮忙透露的消息。

    不开眼的胖子凑了过来,打趣说:“刚才还问你小子知不知道到武汉蛟龙白爷,刚才还说不知道,原来你是在蒙我啊”

    我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没说话,不承认也不否认,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猫白应该不会把我怎么样。因为我是报恩的,他要是对我下手就是不仁不义。

    这一刻我紧张极了,如果他不高兴一句话就能把我丢进水里去,我知道他不是个善类。

    “你小子有点意思,一起带回去吧。”猫白说完转身离开,我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可还没等我拒绝胖子就揽着我的肩膀。

    我其实想说不用了,可怎么也没能说出口

    旁边停着清一水的保时捷卡宴。看起来就是有钱人,猫白和其他人坐的车都一样,我上了最后一辆车。

    坐在车里心情有说不出的复杂,刚刚躲过一劫但不知道接下来等待我的是什么,现在手机也没了,苏玉戎和狐媚子也联系不上,二叔也联系不上

    我必须要尽快想办法联系他们,不然他们再去上海码头等我,那被金爷撞见可就残了

    经历这一切都像是做梦一样,甚至坐在车里我还感觉有些不真实,不过我自己都在心里佩服我自己。

    如果不是刚才灵机一动想到了报恩这个说法,恐怕刚才猫白真可能把我扔进水里,因为我知道不管在哪里做叛徒都是大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