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355章 不疯不成魔 (第四更,求推荐。)

第355章 不疯不成魔 (第四更,求推荐。)

 热门推荐:
    一瞬间我浑身一个激灵,背着光看到人影我知道是大小姐,也只有她才有这么冰冷的气势,一头长发飘逸修长,咖啡色的高跟鞋格外醒目

    此刻看到她我有种莫名的复杂,可她回来干什么该不会是还不解气吧我也只是捏了一下又不会少块肉。扯开衣服也不是存心故意的,难道她还要让我对她负责

    这个想法一出现瞬间一个激灵,要是谁娶这么一个冰疙瘩放在家里,天天面对一张面无表情的脸,那祖坟都得爆炸了

    她打开跆拳道馆内的灯光,光线刺眼我微微眯起眼睛,她一言不发转身离开我不知道她回来看一次的目的是什么,但紧接着我看到拖油瓶

    恍恍惚惚我感觉没看错,如果不是拖油瓶那她为什么会掉眼泪在美高赌场内除了她谁还会为我掉眼泪

    看到她我心里瞬间一暖,她立刻朝我跑过来眼中充满了惊讶和心疼,我抹了把脸示意没事。

    我早就知道大小姐肯定不会这么好心回来看我,不过能把拖油瓶找来算是不错了。总比把我放在这里没人管更好。

    “哎,我刚才不小心摔了一跤。”我故意逞强说了句,拖油瓶一言不发把我扶起来。我几乎把全部身体重量放在她的身上。

    我看到她的眼泪无声无息的掉在垫子上,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示意没事,这点折腾我还是没问题的。

    踉踉跄跄走出跆拳道馆,出门的一瞬间感觉整个世界都明亮起来,一场噩梦终于结束,哪怕是面对美女也是一场噩梦。

    但是一切都怨不得别人谁让我运气好的爆棚,又摸又扯衣服的,要是换做别人估计早就把我打死了

    回到五楼房间全身都像散架了一样,拖油瓶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她眼中含着眼泪,现在我自己都不敢照镜子,害怕看到自己的惨样会心酸。

    从小到大挨过不少揍,可从没有被女人给打成这样。更没有被大小姐那么漂亮的女人揍过,心里感觉挺别扭的,如果是个有受虐倾向的被她揍一顿。估计还会爽的嗷嗷叫

    原本今天还想去赌场做事完成考验,可谁能想到发生这么一出,被人揍成熊猫眼还怎么去赌场哎

    拖油瓶帮我脱了衣服洗脸洗脚,还帮我用热毛巾擦了身上的淤青,不到晚上八点就上床睡觉,估计没有十天半个月养不过来。

    看着拖油瓶忙前忙后的样子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心底有一片暖流在涌动,有人说认真的女人最美丽,我想这句话是对的。

    一夜恍如隔世。

    一整晚时间我都没能睡着。不知道抽了多少香烟更不知道想了多少事情,以前二叔说咀嚼苦楚是男人成熟的不二途径,我度过了难熬的一晚。

    全身酸疼的要命根本睡不着。一咳嗽牵扯的全身都疼

    第二天一早我彻底下不了床,大小姐下手太狠了,身上一动就疼的要命。就我现在这个样子别说去赌场做事,就连生活自理都成问题。

    不过拖油瓶的体贴超出我的预料,就像个温顺的小媳妇一样,有几次我甚至有些恍惚,觉得找个拖油瓶这样老实巴交的过一辈子也挺好。

    可不到九点房门就被敲响,拖油瓶过去开门,我没想到大小姐会带着小易过来,不知道是来看我还是要来欺负我。

    现在我都已经成了这个熊样子,再欺负也没意思了。可我不太相信她们是来看我的,尤其是小易手里大包小包的,看着还真有点看病号的意思。

    “喂,臭混蛋你死了没有”小易进门把东西一丢,跑过来就盯着我看。

    不知为何我在她的眼中看到了一丝焦急和关切,不知道是不是我看错了,可刚才的感觉真的是那么敏锐。

    “承蒙二小姐关照,放心我死不了的。”我笑着说了一句,心里有些不爽但不能说什么,这一切还不都是拜她所赐

    “死不了就好,要死也不能死在这里,不然晦气会影响大哥的生意”她一句话让我脸上的笑容僵硬了。刚才我心里一点点好感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俗话说穷生奸计富长良心,可她家这么有钱一点也没见长良心,有时候说出来的话真的很伤人心。

    大小姐依旧板着脸。眼睛在我身上扫了一遍,面无表情的样子让我心里莫名发毛,其实要不是因为她是猫白的妹妹,我早就把她那个啥了

    “放心吧我好的很,你们看过可以走了。”我翻了翻身转头不在看她们。

    “姐姐,我就说他死不了的。咱们快点走吧。”小易在旁边嘀咕着,好像我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

    转眼她们离开了房间,我的心情变得很差。让拖油瓶去把门关好。

    过了没一会时间又有人来敲门,这一次敲门声沉重很多,我估摸着可能是胖子过来了,不知道昨晚他的麻烦解决没有。

    拖油瓶并没有开门,只是站在一边静静的看着我,我点头允许之后她才过去开门。

    一开门是个没见过的中年壮汉。面容冷峻满脸邪气,白色t恤上有伏虎两个字,一看到这家伙我忍不住心头狂跳。

    没等说话他径直进门。我确定自己以前没有见过他,门口还有几个青年在等着,看到他我立刻警惕起来。

    “这位大哥请问你找谁”我小心翼翼的问了句。感觉非常不好。

    “找你,跟我走一趟。”他满脸不耐烦的样子,但确定是没有找错人。

    一听这话我心头狂跳,难道是大小姐不解气还要纠缠下去他么的还有完没完啊不就是摸了一下还得折腾我多久啊

    马勒戈壁的泥人尚有三分土性,虽然现在是在人家的地盘上,可做人做事都得有个度。真急了眼我可就真跳墙咬人了

    “我不认识你,我现在也动不了。”我平静的说了句,现在这个狼狈样子哪里也去不了。

    “去不去可由不得你别让我帮你。”他冷冷的看着我,眼神中满是戏虐。

    我知道摊上事了,这家伙一看就来者不善大小姐和小易前脚刚走他们就来,我几乎已经确定他们来的目的,看来还是刚才我的态度招惹来了麻烦。

    我自知躲不过去只能挣扎着下床,拖油瓶立刻上来扶我,我让她去一边等着自己咬牙站起来,伸了伸懒腰感觉也没有那么难受。

    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紧张的,身上瞬间充满了一股劲,一股做困兽之斗的劲

    走到房间门口拖油瓶抓住了我的衣角,不管我怎么拽都不撒手,我压低声音说:“放心我没事,如果我回不来你自己找机会离开吧。”

    可是她死死抓着我就是不松手,旁边穿伏虎的大汉已经满脸不耐烦,我用力拉扯让她听话,但是她含着眼泪就是不撒手。

    “叽叽歪歪的墨迹个蛋啊这小娘们这么不长眼”说着他一把抓住拖油瓶,用力把她甩出去,我眼看着她重重摔在地上。

    “卧槽”一瞬间我心里的火气就上来了,没有多想一拳就打过去。

    一拳结结实实打在壮汉脸上,他回过头来满脸震惊的看着我,仿佛不敢相信我这个身板敢动手打他。

    “你再动她一下你试试”我瞪圆了眼睛满脸狰狞的看着他,虽然我现在怕的要命,可我不能让人欺负拖油瓶

    二叔说过保护女人的时候不能当缩头乌龟,否则这辈子在女人面前都抬不起头来,我挺着脖子直勾勾的看着他,横竖都是一死还怕个卵子

    门外几个青年立刻冲进来把我围起来,我握紧拳头丝毫不惧,因为我知道现在害怕是没用的,只要动手我立刻扣他眼

    沉默了几秒壮汉舔了舔嘴唇冷笑着说:“带走,咱们有的是时间玩。”

    “奉陪到底谁吭声谁是孙子”我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拖油瓶受欺负心里那么难受。

    我不管自己怎么样,只要别人动她一根手指头就是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