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灵异推理 > 我的老千生涯 > 第371章 反其道而行 (第一更,求推荐票。)

第371章 反其道而行 (第一更,求推荐票。)

 热门推荐:
    俗话说无巧不成书,我做梦也想不到在这里能碰到他们,他们也想不到会碰到我。

    果然一见面两伙人立刻打量我,很显然是认出来我的样子,距离上次牌局不出一个星期时间,认出来也在情理之中。

    黑桃皇后千算万算也算不到。胖子带我只参加了一场赌局,可偏偏就是眼前的这两伙人,我还记得是金水哥和艾老板。

    他们绝对想不明白,为什么胖子的表弟会出现在这里,不管黑桃皇后怎么介绍关系两次身份总会有一次露馅,会让人心生警惕。

    其实换位思考一下,换了是我碰到这么古怪的事儿,铁定要留个心眼提高警惕,能在外边混社会讨生活的能有一个是傻子

    “桃姐来了。”

    “皇后姐快坐。”

    两边人纷纷站起身打招呼。看样子他们对黑桃皇后颇为忌惮,当他们看到我的时候眼神是那么别扭,我笑着打了招呼。

    现在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找机会离开这里,今晚除了黑桃皇后之外其他人并不知道我的身份,也不知道关系有多么敏感。

    “大家坐吧。小枷倒水。”桃姐说着坐在赌桌旁,我点点头立刻帮忙倒水伺候赌局,可这次两伙人肯定不会相信我。

    上次让我帮忙发牌是因为我是胖子的表弟,可这次是跟着黑桃皇后过来的,我自己都知道今晚搞砸了,要是他们敢放心用我才怪了

    两伙人一边三个加上桃姐就是七个人,不过两边都是两个人参加赌局,分别各有一个人在旁边看局。

    五个人不管玩什么牌黑桃皇后都不占优势,没有人配合概率占了下风,对赌的时候很容易被人合伙做二鬼抬轿,这是人数少不可避免的劣势。

    可凡是都有万一,如果她不是孤军奋战而是暗中偏向其中一边。那结果肯定就不一样了,三打二这笔账谁都会算。

    牌局开始之前,手上有蝎子纹身的金水哥简单说了一下规矩。和上次的规矩一模一样,他们玩的还是一张牌比点数花色。

    “简单粗暴有效率,我最喜欢这样的玩法,不管输赢都能爽”看样子他是赢钱上瘾了,上次几个小时赢了艾老板几百万,这种刺激肯定让人欲罢不能。

    “没问题,今晚我舍命陪君子。”艾老板西装革履怎么看都是个生意人,不过肯定不是软脚虾。

    上次用红心a的老千就是他的人,能找老千来帮忙参加赌局本身就说明了问题。也许上次输钱只是一个意外,这次看这个老千的红心a能不能赢回来。

    “艾老板,金水哥。你们什么时候换了牌搭子这两位兄弟看着眼生的很。”桃姐话锋一转,目光落在其他两个人身上。

    不得不说黑桃皇后眼睛毒,这两个家伙一个是艾老板身边的红心a老千。另一个是金水哥身边上次赢钱的老千。

    这哪里是老板局分明就是两个人分别带着老千来对赌,输赢就看谁请的人能技高一筹

    金水哥站起身清了清嗓子,满脸笑意的说:“桃姐这位是我的好朋友阿坚。一直都在海边做生意,阿坚叫人。”

    “桃姐好。”阿坚打过招呼,三十多岁穿浅色羊毛马甲套浅色衬衣,手腕戴了一块黑色欧米茄手表。

    看起来阿坚身上带着一股儒雅气,这种打扮参加什么场合都可以,他和金水哥完全不是一类人难免会让人怀疑。

    “智文,这位是美高娱乐的桃姐,人称黑桃皇后。”艾老板笑眯眯的介绍,红心a老千站起身冲着桃姐点头打招呼。这种感觉怪怪的,可能是因为年龄差异的缘故。

    在外边四十多岁的不可能恭敬的给二十多岁的打招呼,不过俗话说人的名树的影,在这里根本不看年龄只看实力,谁有实力谁才会受人尊敬。

    两边人介绍完成之后开始赌局,我开始在旁边端茶倒水,可是心里有些没底。

    这场赌局最大的疑惑在于我搞不清楚黑桃皇后要抓谁,这也是她的高明之处,不告诉我目标是谁。不给我任何提前做准备的时间,更杜绝在金爷赌船上的事情再次发生。

    如果一会等桃姐做暗号的时候我不动手抓人,那她今晚肯定不会放过我,如果贸然动手抓人天知道会惹到什么样的麻烦。

    没凭没据出手抓千是大忌,其实没有人是傻子心里都跟明镜一样,我现在要找机会偷偷离开,最好的办法就是反其道而行

    趁着牌局刚开始我拿着茶壶往外走,装作是要去倒水的样子,出门口的一瞬间我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

    门口把风的家伙看到我并没有说什么。我自己都没想到竟然会如此轻松

    出门之后并没有看到拖油瓶,刚才上楼的时候她一起过来的,现在能去哪了

    我故作镇定慢悠悠的朝二楼走。一边走一边四处打量装着找热水壶的样子,其实我已经心急如焚,心里不好的预感越来越强烈,拖油瓶该不会被人控制起来了吧

    下楼梯离开放风人的视线,我立刻加快脚步冲到二楼却没有拖油瓶的影子,我心说完蛋啊关键时候怎么找不到她的人了

    现在有一个选择摆在我的面前,我走还是不走

    如果我走拖油瓶肯定要遭殃,如果不走留下来也是一起遭殃,我能明白其中的利害关系,可理性就是无法战胜感性。

    如果换二叔来这里的话,他也一定不会丢下女人自己逃命,想到二叔我心里瞬间释然。

    兜了一圈我拿着水壶回到三楼赌局房间。一进门黑桃皇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眼神中还有一些惊讶,很显然她诧异刚才我的离开。

    不过她更惊讶的是我竟然还能回来。我也装着没事人的样子摸出一支香烟点燃,装着没有看出今晚的阴谋诡计,现在除了装傻充愣之外没有其他好办法。

    其实最开始反其道而行的时候往往能起到效果。接下来再用别人心里就会有了防备,可我不知道的是拖油瓶哪去了,这种感觉让人抓狂心里憋了一肚子火气。

    我知道拖油瓶一定不会平白无故的消失,她一定是受到威胁被人控制起来,她那么懂事肯定不会拖累我,可现在无形中就是一种牵绊

    等等她该不会先跑了吧

    我虽然没说但她一定能感觉的到,我让她收拾东西离开就代表不再回赌场,下车的时候东西都在车上放着,她应该不会傻到回去拿吧

    走到窗口撩开窗帘一角,可以看到楼下停满车的院子,但是看不到有一个人的影子,估计伏虎那些人都藏在车里随时准备接应。

    我回到赌局旁边站着,毕竟今晚我名义上是来抓老千的,如果总四处溜达肯定会暴露目的,下一次出去的时间必须要在四十分钟之后。

    不是我不想尽快离开,其实是为了麻痹黑桃皇后的神经,估计在前一个小时内应该不会抓千,希望不要出现大的输赢。

    我不知道名叫智文的老千这次会藏一张什么牌,也许是红桃a也许是黑桃a,但他一定会等待一个机会,如果想出千就一定会撕牌。

    不管他藏什么牌应该就是他撕掉的牌,留意他和艾老板撕掉的牌应该能知道他藏了一张什么牌。

    他们这种玩法牌面不能离开桌面,双手也不能离开桌面,想出千只能等机会。

    我觉得今天晚上抓金水哥和阿坚的可能性要大一些,上次艾老板输了不少的钱,怎么看也是阿坚的实力更高一些,桃姐没理由来抓水鱼的

    等等如果今天晚上我反其道而行,如果真的能出手抓到老千人赃并获,那会不会改变现在的处境

    因为我看穿了红桃a老千的出千手法,我用相同的手法赢过阿晋,如果他在和黑桃皇后对赌的时候我出手抓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