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科幻小说 > 无敌大领主 > 正文 第572章 情之一字

正文 第572章 情之一字

 热门推荐:
    一秒记住【书屋阁www.shuwuge.com】,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新郎来了!新娘子就要到了!”

    ‘腿’快的下人,从府外路奔来,却猛然觉得气氛有些不对,抬头之间,却对上了方启明‘阴’沉如水的大长脸。/最新章节全,最新章节访问:。

    “老爷!”下人恭敬地跪在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谁给你们的胆子?”

    方启明正火大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了声轻笑,他转身就见到了火红盛装的娜兰蕾尔,队神采奕奕的破法者,紧随其后。

    “那小家伙也算有良心,知道在这里摆场宴席,这难道不好吗?”

    “娜兰蕾尔,这可是违制,你难道要将我,将整个方府驾到火上烤吗?”

    “方启明,那你想过我妹妹的心情吗?还有炼金城的立场,银月王庭的立场?嗯?”

    方启明顿时被问懵了,他实在搞不清楚,眼前的这场婚宴,怎么又和炼金城、银月王庭扯上关系了。

    “你若还是个男人,就担起责任!方启明,我知道,今天这事,势必会对你方家不利,但为了我亲爱的妹妹,为了炼金城的意志,你无论如何想,都要力承担。”

    方启明闻言之下,神情阵恍惚,他仿佛想到了什么,惊呼出声道:“娜兰蕾尔,你是说?”

    “哼,你可欠我妹妹场*的婚礼,现在,让你还,不行吗?”

    “我……我……”方启明想要反驳,却又无从开口,毕竟当年是他理亏。起舞电子书

    娜兰蕾尔向府外大步行去:“行了,今天可是大喜的日子,你要开心点。”

    摇头叹气的方启明,在目瞪口呆的下人注视,走向了后宅,身红妆的姬念尘,早早地就迎了上来。

    “老爷,姐姐没有为难你吧?”柔和的语调,带着满满的温情。

    方启明抓着妻子的手道:“念尘,今天这事,你们实在是太鲁莽了,我就想不明白,娜兰蕾尔怎么会如此儿戏,而那钱无忧,又怎么会同意?”

    “这事,本就钱无忧提起的,甚至就连婚宴办在方府,也是他的意思。”

    “什么?”方启明的脸‘色’先是变,转而又是红,他紧紧握着姬念尘的手道:“念尘,你……你这是在怪我吗?”

    “当年,可是我怂恿你的,如今,又怎么可能怪你?”姬念尘将身子靠入了方启明的‘胸’膛,语调越轻柔起来,如当年的天真小‘女’孩。

    同样陷入记忆深处的方启明,轻轻拥着貌美如故的妻子,‘吻’上了她光洁白皙的额头:“当年,没有老师的祝福,没有炼金城的庇佑,也没有亲朋故旧的庆贺,你孤身随我出走,只为了心的爱恋……我方启明欠你的情谊,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你的心,你的行动,早已经证明切。启明,我从未后悔,因为我收获了幸福,但作为母亲,今天,我自‘私’地想要祝福晴儿,想要参加这场婚礼!启明,让我再任‘性’回好吗?”

    温柔乡,英雄冢。

    本就对妻子满腔爱恋的方启明,如何会违逆这来自母爱的期望?在他眼,姬念尘向来无‘欲’无求,从不提任何条件,这温柔若水的‘女’人,早已印入了他的灵魂,他对她只有亏欠,却从来不知道该如何弥补。

    好不容易有了这样的机会,方启明又岂会放弃?

    看到丈夫连连点头,姬念尘按着他的‘胸’口道:“不会让你太过为难吧?”

    “时局本就艰难,再多份担子,对我……又有何惧?”方启明苦笑了起来。

    姬念尘摇头道:“我说的是家里!”

    “方家本就因我而成事,他们整日打着炼金城的招牌四处招摇,如今,让他们付出点代价,又能如何?难道,我还怕他们来讲理不成?”

    “你变了!变坏了!”姬念尘用手环住了丈夫的颈子,低声笑道:“不过我喜欢。”

    “本‘性’如此,今日,我方启明,就陪着你再张扬次好了。”

    “呵呵!”

    幸福而甜蜜的笑声,在方府扩散,而在府‘门’外,宽敞的大路上,却正奏响天之祝福的华美乐章,悠扬的旋律,长长的迎亲大队,停住了脚步。

    几个满头大汗的礼官,领着仆役,将早已备妥的仪仗摆放整齐,等待钱无忧和他的新娘子行大婚之礼。

    半落入地平线的夕阳,将金红‘色’的祝福礼赞抹过大地,参与婚庆典礼的宾客,踩着亮金‘色’的石板长街,云集于方府‘门’前,只等观礼仪式*开启。

    “驸马爷,就要行大婚之礼了,敢问您的亲族和长辈何在?”个年轻的礼官跑了过来。

    “亲族?”钱无忧哈哈笑,浑不在意地道:“我早就自立‘门’户了,父母不在之后,这天地虽大,却再没有什么所谓的长辈了。”

    “啊?”礼官被惊呆了,世人皆知,钱无忧父母早亡,但位真真的士族子弟,封地领主,却在大婚之礼的时刻,连个长辈都找不到,岂不是太过夸张,“这……这可就难办了。”

    钱无忧见礼官焦急异常,笑着道:“非要长辈不可吗?”

    礼官坚持道:“当然,人毕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唯有长辈才能代表族人、代表宾客,为你献上生幸福的衷心祝福。”

    “那找位宾客代替好了。”钱无忧给出了意见。

    “但这与礼不……”

    “你不是说,人不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吗?只要德高望重之人,为何不能代表善意之人,赋予我大家的衷心祝福?”

    “可这……这……从无惯例!”礼官已经快要疯了。

    “那今天以后,就有先例了。”

    面对钱无忧洒脱的背影,身负职责的帝国礼官,也只能在满脸委屈地搭建礼台,布置各项事宜。

    十多分钟后,当观礼的宾客,都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却看到方府的大‘门’,轰然敞开了。

    仆从和仪仗涌出之后,喜庆的笙篌曲调,身盛装的帝国辅,牵着雍容华贵的妻子,缓缓而出,而之后呈现世人眼前的,则是隶属于银月王庭的破法者卫队。

    而在另边,帝国礼官也适时地奏响了迎宾曲,恭迎婚典夫家的正主,进入庆典舞台。

    可从幕后走出的身影,却在瞬间里,就惊呆了所有的麒麟都子民。

    ...

    手机用户请浏览m.shuwuge.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来自书屋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