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章 天剑陨灭君傲出

第二章 天剑陨灭君傲出

 热门推荐:
    天剑山庄男女老幼陷入一片慌乱之中,天剑山庄的人手虽然临时组织起来了有效的阵型进行抵抗,但很快由于久疏战阵,寡不敌众,还有准备不足,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伤亡惨重,无奈被退到了内堂之中,几次组织突围,除了损失一些人手之外,没有多大的作用,根本无法冲破敌人铁桶般的包围圈。

    内堂内一片死气沉沉,天碌也挂了彩,天碌黯然的向天武汇报;“庄主,我方伤亡过半,可继续战斗的战力不足百人,接下来怎么办对方的人马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君傲堂的人马,看样子对方是倾巢而出,要置我们与死地啊,我们根本突围不出去。怎么办”天武满脸愁容,在大堂之中来回踱步,过了一会,天林被人扶了进来,手臂负伤。天林着急的说:“哥,前门是张翊君,看样子,后门应该是李傲放了,我们凭借着点力量根本突围不出去,赶紧做决定吧”天武深深的看了天林一眼,天林重重的点了点头,天武望了一眼院中的天空,看来是天要亡我天剑山庄啊

    天武仔细分析当前的局势:“突围是突不出去了,只有和他们耗了,争取时间让天爱天恨离开了,只要他们离开,还好天情没有回来,有他们三个在天剑山庄总有一天会卷土重来的”当机立断道,天爱,你带几个人保护弟弟妹妹从密道走,我和你二叔为你们断后,争取时间,快带他们走。天爱大吼道:“不,我要和山庄共存亡。”天武狠狠的扇了天爱一巴掌:“你留下来又能怎样送死而已,带弟弟走,练成天剑剑法再为我们报仇,你们现在不是张翊君和李傲放的对手,快走,要学先祖天宗天道一样学成天击剑法回来复仇。”

    天爱被一巴掌扇醒了,冷静下来,跪在地上给父亲磕了三个头,道三声珍重,便提剑带几个心腹去了密道,谁也没有发现和天爱一起走的人中,在最后面的李逸忍不住泛起的嘴角。

    天武的样子看起来瞬间老了十年,无力跌坐在椅子上,百年家业毁在了自己的手上,无力的对天林说:“二弟,该我们了,江湖人埋骨江湖是我们最终的下场,明天,江湖上就没有了天剑双雄这名号了。”

    天林突然间笑了:“我们还有天爱、天恨、天情、天仇他们四个人啊,我们天剑山庄总有一天会重建的。他们一定会卷土重来的,我相信他们四个会为我们报仇的。”话还没有说完,大厅的门就被天剑山庄剑手的尸体撞开了,张翊君笑着拍手道:“好一个卷土重来,我会让他们在黄泉路上陪你们一起的,你们父子情深,怎么会让你们父子分别呢”

    天武天林瞬间变色,两人对视一眼,都发现了对方眼里的恐惧,天武突然哈哈大笑:“就算你张翊君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灭了天剑山庄。”这时李傲放进来了,轻轻地笑了:“要是我们知道你们天剑山庄的密道呢还能不能灭了你们天剑山庄”天武天林两人瞬间脸色苍白,几乎站不住了,质问李傲放:“天剑山庄的密道,你们怎么可能知道”李傲放轻轻笑;“我们不用知道你们的密道,有人知道就行了,反正你们天剑山庄注定了陨灭的命运”

    天碌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惊叫道:“李逸,庄主,李逸,李逸一定是他们的人,李逸跟着天爱少爷一起进密道了”李傲放深深的看了一眼天碌,缓缓道:“你真是个人才,这么快就能猜到我们的棋子,不过猜到也没有用了,恐怕李逸现在已经动手了,你们的宝贝儿子恐怕已经在黄泉路上等你们了。”天武握紧手中的剑,对着张翊君道:“让老夫来领教领教人君的刀法,林弟,你去和人皇过过招。”天林天碌马上心领神会,天林缠上李傲放,明知是败局,但是能缠一秒是一秒,务必让管家去把李逸是奸细的消息告诉天爱。

    君傲两人看到天武天林的举动,自信一笑,笑得那般得意,仿佛猎物已经是囊中之物了。大厅内大战一触即发,密道内同样是危险迭起。天爱带的人已经和天恨会合,两人一回合,天恨告诉天爱,他已经让母亲和天仇,天雪先走了,他专门在这等自己。就在他们刚准备走之际,传来了管家的声音,李逸眉头一皱,计划被突如其来的打破,看来只好先发制人了。

    天碌一路飞奔,刚进入密道,李逸便动手了,天爱等人措手不及,李逸以雷霆的速度放倒了天爱的几个随从,密道内只剩下天爱、天恨、天碌和李逸四个人了,天爱痛心的问:“李逸,你这是为什么”天碌抢道:“大少爷他是君傲堂的,是奸细。”

    李逸疑惑的问:“按道理,我是奸细除了君傲两位堂主应该是无人知晓的,你怎么知道的”天碌一脸凛然道:“我原本也不知道,不过经过张翊君的提醒,加上在武堂碰见你,我就在猜测了,现在验证,果然被我猜中了,你是奸细。”李逸呵呵一笑:“不错,我是人皇派来的奸细,人皇一早料到你们山庄会有密道,你们会从密道逃走,派我来为的就是杀掉你们,斩草除根。我是风剑李逸,君傲堂右护法,你们没想到吧,今天就是你们的死期。”

    天爱拔剑,剑指李逸,天碌从后面攻击,两人准备前后夹击李逸,天爱恨恨的说:“天恨速走,我来挡住他,你快带天仇他们逃。”李逸忽然间笑了:“幼稚,你以为就凭你们两个就能拦得住我天真,君傲堂右护法可不是一般的剑客说挡就能挡的。”话未说完,天碌已然从后面采取了攻势,天蚕丝从袖中刺出,直向李逸上中下三大要害掠去,与此同时,天爱也动了,天剑剑法,一招平淡无奇的招式刺出,李逸呵呵一笑:“天奇剑法,我早已熟悉,也就那样而已。”李逸的身体无风自动,天爱和天碌的招式都落了空,反之,四处都是李逸的剑光,像风一样,充盈了密道,到处充满危机,分不清哪道剑光是真,哪道剑光是假,天爱和天碌一招过后已然处于下风了。

    诺大的厅堂中,天剑山庄只有天武和天林还在,其他的人已然不是死了就是降了。天武用剑,剑长三尺六寸,张翊君用刀,刀长二尺九寸,金麟刀,刀身深碧色,刀柄鱼鳞状,金色。天武没动,但是剑动了,瞬间连刺九剑,直袭张翊君九大要穴,张翊君也动了,但是他后发先至,尽管刀身短于剑身,但是刀还是先至了,而且还很致命,刀锋已到了天武的手腕处,天武立马回剑自救,没有一丝迟疑,攻势全部落空。但是张翊君并没有让天武松一口气的意思,单刀直入,迅速向天武袭来,眼看天武即将落败,天武身子翻身向地上一倒,以退为进,迅速攻向张翊君的下盘,张翊君刀锋一转,向上腾空而起,天武的整个面门暴露在张翊君的面前,天林为之捏了一把汗,这一招没有躲开,天武就会劈成两半。 嫂索十三少剑

    天林立刻挥剑上去救,结果被李傲放的剑拦住了,李傲放道:“别忘了,你的对手可是我”,天林李傲君两人战至一起。天林一上来就是天剑第一式天羽,漫天光影,笼罩住李傲放,李傲放微微一笑,退后两步,天林趁势掠进,却不想李傲放突然又折进一步,长剑递出,已然破了天羽。天林抽剑,人剑平行,高速旋转,将自己防守得完美无缺,致使李傲放的攻势无法攻过来,李傲放长剑拖地,放弃攻势,天林的守招不攻自破。

    天武此刻情形危急,一掌向地上劈去,,整个人的身体被震起来,迎向张翊君的刀锋,长剑随后就到,使的是两败俱伤的天奇剑法,张翊君见天武不退反把身体送来撞刀,这种招式还真是第一次见,恐防有诈,身子一偏,两人方位错开,天武借机一个鹞子翻身重新站立,张翊君哈哈一笑:“好一个天奇剑法,果然奇妙无比,让你见识一下本尊的君临天下刀法。”

    人君横刀站立,夜风骤起,墨绿色华服纷飞,黑发飞舞,一副俾睨天下的姿态仿佛君临天下,如魅如幻,冷峻挺拔的脸庞满是君临天下的霸气,让人不敢直视。天武一脸肃容,直视张翊君,手中剑慢慢变化着角度,两人站立良久,彼此都知道接下来的这一招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招式。张翊君的君临天下已然在手,天武的天霸剑法也已在等待对手发招。

    密道内,李逸一个人压制两个人,由于在密道内,三人的功夫都不能完全施展,也不致于使局面出现一边倒的情形,天爱在此打压的情形下,痛定思痛,抱着必死之心决定放手一搏,施出自己才领悟的天怒剑法,为天恨争取更多的逃亡时间。天怒剑法一出,密道内的形势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天爱招招都是拼命的剑法,只求和对方同归于尽,李逸疲于防守,更何况还有个天碌在背后伺机而动,同归于尽明显不是李逸想的,但是天爱的拼命招式和背后的天碌,让李逸疲于应付。三人陷入了持久战中。

    大堂内,张翊君和天武还在对峙着,两人精神力高度集中,此刻世界仿佛只有他们两个人,君傲堂众在旁边看的心惊胆颤,大气都不敢出,一个个全神贯注地盯着场上的两个人。天林和李傲放此时也无心打斗,也观看,天张二人的对峙。一方面李傲放想见识一下天剑山庄赖以成名的天剑剑法到底有多厉害,另一方面天林关心哥哥的战况,无心打斗。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正在众人不耐烦之际,张翊君先动了,碧绿色刀芒一闪而过,天武也动了,不过是后动,白色剑光一闪而逝。究竟场上谁胜谁负成王败寇在场的每个人都想知道答案,除了张翊君和李傲放,因为张翊君已经知道答案,李傲放猜到了答案。结果,张翊君收刀,天武倒下,天林一把抱住兄长,天武的整个胸膛已经被染红了,在那样凌厉的刀锋下,已经必死无疑了。

    天武一死,也就表示着天剑山庄覆灭,天剑山庄灭亡的消息明天就将在江湖上掀起石破天惊的波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