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章 凤凰涅槃 楚天有情

第三章 凤凰涅槃 楚天有情

 热门推荐:
    天林知道哥哥已经无力回天了,放下天武的身体,缓缓起身,握紧手中的剑,对李傲放道:“人皇,听说你的剑法不错,就让我来领教你的皇天剑法。”话音未落,剑已来到了李傲放的胸前,李傲放疾退,悲着气盛,避其锋芒,剑追,又退。

    李傲放已经退到柱子,剑势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李傲放凌空一跃,纵上房梁,天林的剑刺透柱子,又瞬间抽出,反身迎敌。两人你进我退,你来我往,缠斗了约一炷香的时间,两人打得如火如荼,不分上下。

    同样山庄外的场面也格外惨烈,天情一个人在路上走着么,回家的方向,回家本应该是喜悦的,可是天情脸上一脸的悲伤。本来除夕夜,应该是高兴的气氛,可是天情的表情像是死了人一样,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死人的模样,面目无光,眼神寂灭,仿佛全家死绝了一样。天情一个人在路上走着,眼前就是天剑山庄了,但是对于天剑山庄门口的异样,天情好像完全看不见似的,地上的尸体在他眼中根本视而不见,院落的厮杀仿佛和他无关,天地间他只是一个不存在的人。

    本来正在打扫战场的君傲堂弟子,突然间见天情走了进来,看他的表情仿佛就是个死人,表情极冷,冷得令人害怕,把这些刀口舔血的汉子吓了一跳,但是旋即,他们便包围住了天情,一个黑衣头领模样的人说:“无论是谁,一律格杀勿论。”二十个人迅速围住了天情,但是天情却没有看他们,突然天情死人一样的表情变了,变得非常非常伤心难过,眉宇间的哀愁像是三生三世都化解不了的难过,君傲堂二十柄刀剑一齐刺向、砍向天情,眼看天情就要被砍成肉酱,但是天情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动了,他的表情像是有无尽的怒,但是却有比怒还多千倍的难过,教人看了都忍不住想这个年轻人是经历了怎样的痛苦,才有这样生不如死的难过

    天情一出刀,所有的危机便解除了,当场有九名剑手倒飞出去,其他十一名剑手已经纷纷后退,眼中的恐惧还未消退,他们已经向后退了,仿佛刚才和他们战斗的不是个人,是个魔物一般。但是他们已经退不了了。天情的眼睛已经全黑了,暗无天日,脸上的难过更加胜了,但是在其他人来看,这不是难过,这是死神的脸,十一名剑手还没有逃出去,就已经被天情一刀全部腰斩了。这一刀何其残忍,这一刀何其霸道,这一刀将在场的所有人都震慑住了,但是恶梦还没有完。

    天情像是疯了一样,刀法乱不成章,但是却是无人能挡,那样凌乱张狂的刀法,那样冰冷决绝的刀意,那样嗜血的刀,谁都不敢抑其锋芒,因为碰上了那样的刀光,就只有一个死字而已。天情仿佛要发泄尽胸中所有的恨、所有的悲伤难过、所有的冰冷、一时间院落内仿佛下过雪,结过冰一样的冰冷,杀气弥漫,令人畏惧。

    天情的胸臆充满了无尽的难过和悲伤,他要通过他的刀将这些东西全部发泄出来,于是他发了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了,迷失了自我。他现在已经成为了刀的奴隶了,已经不是他在驭刀了,仿佛是刀在驭他。刀光大胜,血光大胜,远远看去,天情像个疯子一样,胡乱地挥着刀,但是却无人能够抑其锋芒,整个院落成为了一个修罗场,刀到之处,血肉飞扬,到处都是断臂残肢,只要是被刀光靠近了,逃都逃不了,刀仿佛成了魔,追着你到死为止。满地的尸体,血肉横飞,地上都快血流成河了,但是天情还是在杀,他已经失去理智了,仿佛只有杀才能让恢复正常,也仿佛只有杀戮才能让他不那么难过。本来几乎满院子都是军傲堂的人,现在快成了满院的尸体,这些到头舔血的汉子,虽然杀人虽多,见的人也多,但是像这样残忍凶狠的人还是第一次见,看见天情身上溅满了血,乱发覆面,那仿佛就是个魔,让人看了胆颤心惊,看了教人作呕,甚至已经有人捂着喉咙呕起来了,有的甚至尿了裤子。

    很快,满院子的人都死光了,只有一个人活着,那是君傲堂左护法李源,李源飞似地逃了,逃去报告人君和人皇。人死光了,天情也安静下来了,仿佛胸中的恨意和难过发泄完了,仔细看天情眼中仿佛有着泪光,但是刚才几个眨眼之间杀了满院子的人竟然会流泪么这倒教人匪夷所思了。天情杀光院子的人后,一步步地向内堂走去,一路上再也没有人敢拦着这个死神了,天情的脸色一如之前,绝望的模样,这样反而更教人看着胆寒了,加上他身上的那一身触目惊心的血迹。

    此时李源狼狈地套进来进来汇报,飞快地说:“堂主,刀帅回来了,他好像疯了一样,我们在院子内打扫战场的时候发现了他,他就像疯了一样,像是一个杀神,一出手就杀人,见人就杀,我们院内的弟子都被他杀光了,没有人敢挡住他。”张翊君皱眉道:“杀光了我们院内的人”李源一脸恐惧道:“对,杀光了我们院子的人,那仿佛就是一个魔。”李源浑身还在发抖,张翊君已经翻身准备带人去会一会那个像魔一样的刀帅,他一转身,便看见一把刀像他飞来,他急闪,但是刀的目标仿佛不在他身上。

    天林听到刀帅这词,剑势仅仅只是一顿,李傲放的剑势如飞,天林已然处于极危险的地步,眼看天林即将有凶险,就在此际,一把血刀飞来,格开了李傲放的剑,救下了天林。然后就看见天情浑身是血,仿佛刚从地狱中来一样,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着这个浑身带着凛冽的气息的血衣少年,乱发覆了眼睛和脸颊,白衣上开出一朵朵刺眼的血花,白衣的衣角还在滴着惨红的血,仿佛似泪,述说着之前惨烈的战况。天情绝望的表情和这个场面格格不入,明明天情那样令人骇然,但是看上去却是那样的孤傲悲伤,天情孤傲的身影站立,李傲放只觉得眼前的少年格外的刺目,不仅是因为那触目惊心的红,更因为天情身上凛冽气息,天情的孤傲连一向自视甚高的李傲放都觉得比不上。

    天林看到了自己天情救下来了,但是在看见天情身上的血和天情的表情,天林呆住了,这个煞神就是他的儿子天情天林还没有回过神来,天情却回过神来了,天情动作僵硬地将倒地的天武扶起坐好,很奇怪,君傲堂的人都没有人出手阻拦。天林难以想象天情经过了怎样的厮杀,摇了摇头,叹了口气道:“本以为你不来是不幸中的万幸,结果你还是来了,难道真的是上天要亡我天剑山庄”

    张翊君此刻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开心的心情了,之前的烦躁感也烟消云散了,如今天剑山庄的最后一个人都来了,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了,虽然他一路杀过来,但是那些弟子拦不住很正常,自己肯定会杀了这个煞神,那样灭天计划就圆满成功。想到这里,张翊君愉悦的笑了,连老天都帮他,怎能教他不笑但是李傲放却是满脸的愁容,他视天情为大敌,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天情。

    天武天林眼中满是担忧之色,天武口中还在咳血,用尽力气开口对天情说:“情...儿..你...过来,伯父...有...东西...给..你。”说罢,从怀中掏出一本枯黄的书,小心翼翼的交给天情,用尽心神道:“情...儿,你...一定要...好...好...看完...它...”接着用细不可闻的声音说:“快去...密.道...救....你哥...他们,快...逃,别管....我们。”说完不等天情回答便用尽全身力气给了天情一掌,将天情推向了后堂,这一张送走了天情,但是也带走了天武最后一口气,天武微笑地看着天情消失的方向,含笑而殁,他已经完成了他最后的使命。

    这突然间的变化谁也没有预料到,君傲堂的人猝不及防,已经来不及阻止,反应过来的时候,天林已经挡在了天情走的通道上,豪气千丈地唱着:“凤凰涅槃,楚天有情。凤凰涅槃,楚天有情,凤凰涅槃,楚天有情”哈哈哈哈哈哈。

    天林对李敖放笑道:“我还有一招剑法叫天罚,代天罚人,罚人先罚己。”说完连刺自己三剑,鲜血长流,一下子天林的气血翻涌,内力一瞬间迅速膨胀,经脉一瞬间宽阔了数十倍,这是天剑山庄中禁用的招式,用过之后,功力会大退。人君的脸色很差,阴沉着脸,让天情逃了,是他的失误,没想到天武老头子临死还来这么一手。一个黑衣劲装男子想抢功劳,提着刀就超天林劈去,但是刀锋还没有触及天林,便尸首异处,这下子让李傲放感到诧异了,于是,他亲自过去,两人剑一交锋,李傲放明显感觉到对方的剑法上的功力和速度增强了,于是也开始认真起来了,不再是像之前那样试探对手玩玩了。天林利用天罚来瞬间提升自己的功力,借此来阻挡君傲两人,只希望为天情多争取一点时间。

    李傲放开始认真起来了,收起了之前的那份玩世不羁的态度,取而代之的是一份神色专注的表情,天林这时才知道李傲放有多么不容易对付了,强忍着天罚给身体带来撕裂一样的伤痛,提剑和李傲放决斗,剑锋如闪电般交锋三次,天林知道自己已经输了,第四次提剑时,天林大喊:“凤凰涅槃,楚天”后面两个字他再也说不出来了,于是他倒下去了,和他哥哥天武一起死在了天剑山庄,江湖人埋骨江湖,天林觉得自己走得很幸福,天情承载着他们的希望离开了,他们可以无牵无挂的走了,天剑双雄就此陨落,天剑山庄从此覆灭,江湖上从此没有了天剑山庄。李傲放吹落剑尖上的血滴,轻轻地吐了两个字“无情”,说完便带人追向天情逃的方向。

    天爱,天碌和李逸三人由于天爱的天怒剑法,获得暂时性的上风,等到招式用老,李逸慢慢的摸出了天爱的剑法门道,天爱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天碌在后面不能对李逸构成威胁。两人的夹击丝毫不能奏效,天碌越打越心急。三人就这样又纠缠了一会,天爱隐隐已经露出了败迹,招式一滞,被李逸一剑刺穿了右胸,天爱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一把抓紧了李逸的剑,李逸的剑拔不出来,便用掌击向天爱,试图将天爱击溃,获得脱身,每一掌都带出一大口血,天碌趁机用天蚕丝,锁住了李逸的脖子,李逸愤怒了,一脚直接将天爱踢飞,天爱撞到墙上倒下后就再也没有起来了,天剑山庄大少爷也死了。

    一摆脱天爱,天碌就容易对付了,但是首先不能让天蚕丝勒断脖子是关键,李逸一手抓住天蚕丝想外拉,一手提剑反刺天碌,在天碌的躲避之下,李逸反刺刺几下都没有刺中天碌要害,相反手中的血是越来越多了。李逸眼红了,连刺两剑,一虚一实,终于刺中了天碌,天碌缓缓倒了下来,李逸狠狠的吐了一口血,狠狠的骂道:“老不死的,差点要了我的命,我这就送你上路。”

    很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原本应该是天碌的头掉在地上的,结果却变成了李逸的头在地上滚,李逸到死也不相信自己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但是他就是死了,杀死他的是刀帅天情,李逸也算死得值了。李逸肯定不这么认为的,但是后来的人有这样一种说法,能死在刀帅的刀下是种幸福。

    天碌被李逸刺中胸膛,已经无法活下去了,无力地靠在墙壁上,呼吸沉重,整个胸膛都被染成了殷红色,天碌对天情挥挥手,示意天情过去,已经没有心思在乎天情骇人的模样了,虚弱的说道:“三少爷,二少爷已经带着妇孺走左侧的路逃了,密道有两条路,你和二少爷他们走不同的路,千万别被抓住,天剑山庄的希望就寄托在你们的身上了,一定要回来复仇啊”

    天碌充满希冀的望着天情,天情薄唇紧闭,一言不语,失魂的眼神只是看着天碌,天碌看着天情的举动,突然间心中不寒而栗,这位他并不熟悉的少爷好像并不关心天剑山庄的复仇,他的心思好像完全不在身上,天碌慌了,手臂用力抓住天情的手,急切的说道:“少爷,一定要为我们报仇啊,要复兴天剑山庄啊”但是天情似乎好不为所动,根本没有理睬管家的恳求,正如管家所想,少爷的心思不在身上。

    密道口传来了张翊君的桀骜的笑声:“哈哈,都跑不了,你们今天都要葬身此地,天剑陨灭君傲出,我君傲堂从此将在江湖扬名立万,雄霸天下,而你们天剑山庄将彻底烟消云散。”张翊君和李傲放两人走入密道,天情缓缓起身,眸子里的黑暗深不见底,天情背对两人,张翊君只看见天情瘦削的背,看不见他的正面,转而看向地上,看到了李逸和天爱的尸体,略微诧异,没想到他手下的右护法李逸竟然会败,而且是败得这么快,他们和天情进来的时间相差只不过几息之隔而已。  . 首发

    李傲放则一直盯着天情的背影看,眨都没有眨一下,仿佛要把天情看穿似的,李傲放一向自恃看人眼光很准,但是这次,他看不透眼前的这个白衣少年,天剑山庄三公子,从天情进入大厅的那一刻起,李敖放就开始关注天情了,李傲放发现一个很奇怪的事情,从天情进入厅堂后,天情没有掉一滴泪,不管是伯父死还是亲身父亲死,天情都没有掉过一滴泪,甚至连悲伤的表情都没有,虽然天情的表情很绝望,但是绝对不是因为家人死了的原因,从天情飞剑救人到现在,天情都是一个表情,死一样绝望的表情,这让李傲放感到害怕,这样的一个无情麻木的人他摸不透,李傲放突然间想起了天林死前说的那八个字“凤凰涅槃,楚天有情”,脑中充满了疑惑。

    张翊君对场上的情形了然后,拔出金麟刀,正准备出招,这是李敖放突然问了张翊君一个问题:“你说为什么他一点都不难过”张翊君被这一个问题问住了,是啊,为什么兄长,父亲,伯父等亲人被杀,天剑山庄被灭他都不悲伤,一点都不难过,反而一脸的绝望,一脸的麻木不仁这让张翊君也疑惑了,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君傲两人后面站着的手下,疑惑了,为什么两位堂主都站着不动手只要杀了那个白衣少年,天剑山庄就灭了,他们等得都快不耐烦了。

    李敖放思来想去最后只能得出二个结论,要么这个人天生冷血,要么就是很会伪装,把自己的弱点伪装起来,让弱点在敌人面前消失。想到这里,李敖放头皮一阵发麻,不管是那个结论对的,这样的一个人都让人难以对付,更何况是在极短的时间内杀死了自己右护法的人,闯过了而且还非常年轻就成了刀帅的人。

    李敖放想到这里就已经动手了,剑招已出,专门袭向天情的五大关节处,但是事情出乎李敖放的意料之外,天情在君傲来之前的时间里完全能走,可是他却停在这里,有时间的时候不走,等到自己发招的时候才退,这让李敖放很诧异,而且,所谓的刀帅不仅仅是退,退很合理,被自己剑招退太正常了,可是眼前的刀帅不是退,而是飞一般的逃,堂堂刀帅还未与人交锋便逃,而且逃得飞快,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仅仅一个剑招的时间,刀帅已经逃进了通道,等李敖放追进通道的时候已经看不见刀帅的人了,人皇听着脚步声,只有轻微的几声脚步着地,然后就什么声音也听不见了。

    李敖放失落的回到了密道,心里说不出的挫败感和惆怅,对人君说来了这么一句话:“此人轻功极高,不用追了,我们之中没有人能够追的上他的人,此人将来必定成为我们的心腹大患。”“左护法,你带人去另一条通道搜索一下,没有什么发现的话,就派些人盯着这里,一有天剑山庄余孽就赶尽杀绝。”“翊君我们先回吧。”

    除去左护法带人去搜索外,其他的人陆陆续续走了,李敖放也无奈转身,在出密道前李敖放又转头深深的望了一眼刀帅消失的通道。在天剑山庄的院落,君傲两人看着满地的尸体,断臂残肢,差点就吐了出来,难以想象这是一场怎样的屠戮

    君傲两人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出来了恐惧,这样的一个恐怖敌人竟然还活着,这是致命的隐患。最后君皇两人一起离开了天剑山庄,李敖放丝毫没有灭掉天剑山庄的愉悦,反而有着深深的疲惫感,他有预感迟早有一天这个刀帅要找上君傲堂,成为君傲堂的心腹大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