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八章 心怀若谷神无心

第八章 心怀若谷神无心

 热门推荐:
    神无心听完两人的请安,这才对着风雪老人笑嘻嘻道:“谷老头,你不安安份份待在你的风雪谷里颐养天年,跑到这外头来干嘛难道还想来一次笑傲江湖”风雪老人安静道:“喜老头,天剑山庄被灭了,你知道么”

    神无心也开始正经起来了:“这件事在江湖上在江湖上反响极大,怎么会不知道,君傲堂从洛阳千里奔袭一夜灭了天剑山庄可真是大手笔啊天剑山庄灭了没几天,鼎剑阁的势力也被君傲堂吞并了,君傲堂的野心不小啊,看样子张翊君和李傲放这两小子是想称霸整个江湖啊可是,你又为什么下山呢你下山莫不是为了你那宝贝徒弟”

    风雪老人神情落寞道:“天剑山庄灭了,天情是天剑山庄的三少爷,如今他生死未卜,我怎么能不担忧。”

    夕寒对这个所谓的师父爱徒“天情”充满了疑惑,明明自己第一个进谷中拜师,从未见过师父何时收过一个叫天情的,便插嘴道:“敢问神前辈,这个您口中所说的我师父的爱徒天情是怎么回事啊我们听得糊里糊涂的,能不能给我和子越说说”子越也点头表示希望神无心释疑。

    神无心听了夕寒的话,看了一眼夕寒,既然你们有兴趣,我就和你们两个后辈说说:“当年我行走江湖时,那可威风得紧,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也不为过,我平生就只输给了谷老头一次”说完又反口道:“不对,谷老头生得比我早了二十年,我当时是为了爱护老人,才让了谷老头一招,不然就凭谷老头的那些破烂招式怎么敌得过我的无欲无求掌你们是不知道,谷老头以前是个和尚,是少林寺的秃驴,法号灵悟,和其他四个秃驴合成什么少林狗屁五灵,在江湖上到处招摇撞骗唬人,有一天我看不顺眼了,就找上谷老头,干了一架,当时我还没有练成无欲无求掌,靠一手随心所欲拳打得你们师父满地找牙,不过一不小心被你师父靠内功打败了我,真是卑鄙无耻,还什么得道高僧。于是我不服,约好等我创一套厉害的功夫再把他打得满地找牙,我埋头苦练了八年,等我再上少林的时候谷老头这和尚竟然还俗了,我在江湖上苦苦寻了他几个月才寻到他,他那时候改名叫什么心怀若谷,还真的把自己当菩萨了。”

    神无心喝了口茶,又继续说道:“我找了几个月,终于找到谷老头,当时他叫什么晴空剑侠,拿着这把破碧霄,到处在江湖招摇撞骗,欺骗各种无知少女,我就知道这家伙六根不净,色心不改,你们看,这不就还俗来找大姑娘了。”这是风雪老人咳嗽了两声,神无心不满了:“咳什么咳,还怕我把你当年的那些破事说给你徒弟听啊,做都做了还怕别人说么。”风雪老人无奈道:“你说归说,但是不要添油加醋,乱盖一气好不好,好人都被你说坏了。”

    神无心扯着嗓子反驳道:“你敢说你没有还俗你敢说你不是比我大二十岁你敢说你还俗没有喜欢上大姑娘”风雪老人翻了翻白眼,在心里暗骂自己怎么和神无心这个活宝较真起来了。神无心见风雪老人没有反驳自己,得意洋洋道:“你看,被我说穿了,没话说了吧你们是不知道当年你们师父心怀若谷是有多风流,还叫心怀若谷,我看叫心怀美女差不多,我呸。当年很多无知少女对这个道貌岸然的家伙投怀送报,可是羡煞了无数人啊,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你师父人长得没我十分之一帅,为什么他们都争着投怀送报呢,最后被我想到了,人靠衣装,佛靠金装,长得好不如装得好啊当年我就输在了不会装扮自己,从来也不注意仪表什么的,哪像你们师父,搞得相貌堂堂,衣冠楚楚的,还提着这把这么好看的剑在江湖上荡悠,自然而然的就吸引了许多无知的少女喜爱,其实她们不知道,谷老头和衣冠禽兽没区别,把人家姑娘的春心引动了,又不喜欢别人,弄得那些少女每天以泪洗面,我都看不下去了。等到天下女人都认清谷老头的真面目后,就再也没有人喜欢他了,谷老头就只能提着这把剑游荡了十年,最后还是光棍一个,哈哈,这就叫恶人自有天罚”

    神无心停顿了一会道:“打了一辈子光棍,谷老头终于感到寂寞了,有一天他跑去对我说他想归隐了,我说这就是报应,谁让你伤那么多少女的心的,但是这老头归隐的时候也不甘心寂寞,还带了个小徒弟一起归隐,可怜那还是个小孩啊,就让他陪你过枯燥无聊寂寞的归隐生活,真是罪过啊”神无心喝了一大口茶,对风雪老人道:“谷老头,天情的那部分接下来该你说了,我说的嗓子都冒烟了。”

    风雪老人静静回想道:“我当年途经天剑山庄的时候,无意见碰见了当时只有五岁的天情。天情的练武资质是我前所未见,学武的天赋高得可怕,简直是为武而生的,我对他极为喜爱。神无心打乱道:“屁,你初次见人家,就说人家学武天赋高,吹牛不打草稿,这就是你骗人的招数,天情就是这样被骗走的。”

    风雪老人不理会神无心的捣乱,继续道:“天赋资质是后来发现的,发现天情后,我便进庄,拜会庄主,说想看看我看见的小天情,庄主见是我便很高兴地答应了,我舞了一套剑法给小天情看,然后让天情学这我舞的舞一遍,本以为天情只记得住几招,没想到,一套剑法他全部舞出来了。我又舞了一套复杂点的剑法,这次舞了两遍,天情才学着舞出来,我当时那个高兴,便和庄主说想收天情为徒,可没想到天情这傻小子竟然还不肯答应,舍不得离开家,无奈,和庄主商量了下,说等到天情大点的时候再来收他为徒。”神无心捧腹大笑道:“哈哈,没想到一向自命甚高的心怀若谷第一次收徒竟然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拒绝了,这要是传出去,天下人都要笑掉大牙。”

    风雪老人完全无视神无心,继续道:“过了三年,我再次去天剑山庄,这一次我成功的收了天情做我徒弟,我带他回了风雪谷,在风雪谷这小子的天赋就展现出来了,他学什么最多不超过三天,一般一套剑法我教他一遍,他就会了。他根本就是为武而生的,练武的劲头我自叹不如,他曾经苦练一套剑法三天三夜,有时候练武练得痴迷起来,什么都不顾,连吃饭睡觉都顾不上。天情十一岁的时候,我会的剑法都教完了,我就开始教他棍棒刀枪什么的,他样样都学得快,样样都使得好,但是却没有多大兴趣,他最爱的还是刀枪剑,等到武器教完了,我就开始教他轻功、暗器、药理、毒药、天文、地理、历史、排兵、阵法、诗词、歌赋等到他十三岁的时候,我就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教的了,别人花五十年都不一定能学会的东西,他以垂髫之龄仅用了短短五年就学会了,让我惭愧无比。他最天赋的还不是学东西快,而是他在武学上有过人的天赋,他能根据剑招创剑法,他曾根据我的一招晴空一鹤排云上创出了三套剑法,当时我完全被他给震惊到了,这是多少年难得一见的天才啊”

    神无心、夕寒、子越三人都听得呆了,这还是人么这根本就是个怪物啊神无心咂嘴道:“没想到那小子竟然天赋如此过人,真是没想到,早知道就拉去做我徒弟好了。”夕寒和子越心中充满了震撼,本来以为自己天赋聪颖,是个学武天才,现在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自己那点天赋根本不值的一提,和天情相比起来是差了不止一星半点。

    风雪老人这一说就停不下了:“天情学东西有个特点,感兴趣的会学得很好,不感兴趣的浅尝辄止,比如刀枪剑练得非常好,其他的兵器只是一般熟练而已,他轻功暗器一流,排兵布阵基本上就是只知道有这个东西而已。天情在十三岁后,我能教的都教完了,我便让他去江湖上历练历练,毕竟他没有一点江湖经验,让他去江湖闯闯也好。当初天情下山的时候想将当年听雪楼主萧忆情的夕影刀作为佩刀带下山去,我当初出去安全考虑没有答应,但是允诺等他在江湖闯出了名声就当做礼物送给他。没想到他这一出谷就是四年多,这次听到他的消息竟然是他生死未卜,这不,我就赶紧带人来下山打探消息了,一定要找到天情,我相信天情一定还活着。”

    神无心嘿嘿一笑:“谷老头,放心吧,你徒弟那么厉害,不会有事的,他在江湖上可是刀帅呢哪能这么容易就出事。”风雪老人忧虑道:“虽然天情天赋高,武功好,但是他没有一点江湖阅历,江湖人心险恶,他又那么善良,在谷中都不杀生,我就怕他中别人的暗算阴招,真刀真枪,我还真的什么都不怕了,天情的轻功世间少有人能比他快了,打不过天情还能走,要是暗算什么的,天情又对毒药知之甚少,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个。”

    神无心听风雪老人这么一说,闷闷道:“这样子,还真的不好办,不过愁眉苦脸还是没有办法,慢慢找吧。你打算怎么找呢”

    风雪老人:“我打算一路探寻到天剑山庄去,如果天情没有出事,他一定会回谷内找我的,风雪谷是他唯一的去处,若他想报仇的话也不会一个人去,天情是个冷静的人。我一路向天剑山庄打听过去,如果运气好的话兴许能碰上。”  .{.

    神无心皱眉道:“谷老头,本来想陪你走一遭的,但是我徒弟出了事,我得先过去看看,我会帮你留意和打听天情的消息的,你先去荆楚看看,我事完了就赶去找你。”

    风雪老人:“你徒弟出事了,你先去吧,我这有夕寒和子越陪着。”

    神无心道:“那我就不和你讲那套礼数了,我先去找我徒弟了。改天等天情找到了,我去风雪谷找你叙叙旧,我这就告辞了。”

    风雪老人平和地道:“好,我在风雪谷备好你爱的女儿红等你,夕寒,替我送送神前辈。”

    夕寒恭敬地送神无心离开,神无心大步走在街上,哈哈大笑,竟吟起诗歌来“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无欲无求无世俗,心若怀谷神无心。”

    夕寒看着神无心的背影,只觉得说不出的潇洒,这才是江湖儿女的豪气。

    歌声一直传到房间里,风雪老人听见后,眼里也泛起了光芒,脸上有着淡淡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