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十二章 群英荟萃会蜀中

第十二章 群英荟萃会蜀中

 热门推荐:
    年初的锦官城温暖如春,其他地方都飘着雪,唯独蜀中常年无雪。因此也有许多人隐居喜欢选择在蜀中归隐,除此之外,蜀中也比较平静,因为唐门的势力深深在川西蜀中扎根,即使唐门在最衰微的时候,唐门在蜀中的势力也并没有被吞噬。唐门是蜀中土生土长的势力,在蜀中的势力盘根错节,要想完全拔出唐门的势力,非常难,况且唐门人才很多,这无异于难于登天。

    蜀中在唐门的庇护下,一直都很稳定,没有什么大的战乱,也没有什么大的武林纷争。蜀中不像洛阳,是兵家必争之地,是王侯将相争夺的地方,洛阳名门多,大帮大派也多,多得数不胜数。洛阳大帮大派多,斗争就多,斗争多打打杀杀就多,因此不是个隐居的好地方。

    神无心有徒弟,是个年轻的徒弟,还是个女徒弟,杨樱爱。杨樱爱从小便跟着神无心,因此性格也像神无心,大大咧咧的,说杨樱爱是个女孩子还不如说她是个大老爷们,她做的事完全都是大老爷们做的事,男人喜欢捅娄子,杨樱爱就更喜欢捅娄子,她经常穿着一身男性的衣服,所以很多人都不当她是女的,神无心是不当她是个女的的,神无心就从来没有将杨樱爱当女的,不然也就不将她当男孩养了。

    杨樱爱有着一副侠义的精神,她经常干侠义的事情,虽然那件事到底是不是侠义呢,也许杨樱爱自己也不知道,反正她只要自己认为是侠义就会去做。这些理论是她师父神无心教她的,当然还有一部分是她自己悟出来的。

    她也从来不怕什么,不怕官府,不怕被人追杀。大牢什么的,她是那里的常客,十天半个月去一趟都对她来说都是家常便饭,有时候是去大牢救人,有时候是被抓了进去,只要她姑奶奶喜欢,她就随时可以进去一趟,因为她知道,三天内她的厉害师父神无心肯定会来救她的,所以她有恃无恐。

    杨樱爱犯的事,那可是多如牛毛,用刑部的记录本都可以记上厚厚三大本。比如:某一天,杨樱爱走在大街上,经过一个妓院,看见一个官员公子在调戏一名青楼女子,她飞身上去,一脚将那倒霉的公子给踢到大家上,打成了猪头,记录本上理所当然就有了重重的一笔。这些光荣事迹在杨樱爱看来,那完全是行侠仗义,她救了那青楼女子,虽然她当时不知道什么叫青楼,什么叫妓院。

    杨樱爱的有些行侠仗义她自己也搞不懂,有那么一次,她看见一男的在打自己的老婆,她看不顺眼了,上去将那男的暴打一顿,打得爽了,本以为那女的会谢谢她的,结果那女的扶起丈夫,然后将杨樱爱大骂了一顿,这让杨樱爱想不通了,自己明明是帮她,结果反遭臭骂一顿,这是杨樱爱行侠仗义中比较糗的事,所以她对谁也不说。

    这次杨樱爱又犯了事,事情比较大,这件事发生在洛阳。

    杨樱爱其实好好打扮一番,挺好看的,有着一汪水灵灵的大眼睛,身材凹凸有致,稍稍打扮便能发出夺人的光彩。每个女孩都是爱打扮的,所以有一天,杨樱爱便好好打扮了一番,然后便上街了。

    这下子可不得了,惹出事了,杨樱爱走在大街上,自然会有许多眼光往她身上看。面对那些登徒浪子猥亵的目光,杨樱爱敢怒也感言,她当街叉腰骂道:“看什么看,没看过女人啊,再看老娘把你们眼珠子挖出来。”

    马上看她的人少了一大半,但是还是有人将眼睛向杨樱爱的,不仅仅是看,更有甚者,直接向杨颖爱伸出了魔爪。这下子,事情就弄大了,向她伸魔爪的花花公子是兵部尚书刘修武的小儿子刘强,这小子色胆包天,竟然敢将魔爪伸向杨姑奶奶,所以他的下场很惨,非常惨,简直是惨无人道。

    刘强走在街上,远远看见杨樱爱,眼睛就唰的一下,直了,然后直勾勾地向杨樱爱走去,向杨樱爱伸出了魔爪,虽然还没有碰到衣服,但是显然这已经越过了杨樱爱的底线,杨樱爱抬手就是一招没到火候的随心所欲掌,将那个猪头公子打了个鼻青脸肿,一巴掌还不够,杨樱爱又加上了几脚,将那个敢向她伸魔爪的公子狠揍了一顿。在远处护卫的刘府下人猝不及防,公子被打了,这还了得,马上赶上前,但是仅凭这两个下人显然不是杨樱爱的对手,只是多了两个人被杨樱爱打而已。

    刘强被痛打一顿后,对杨樱爱恶狠狠道:“我爹是当朝兵部尚书,一定不会放过你的。”要是刘强知道杨樱爱听了这句话的行动,打死他他也不会说了,杨樱爱一听对方是个官儿子,立刻来了兴致。杨樱爱一脚就踩在刘强的胸膛上,差点没踩断两根肋骨,然后杨樱爱抽出了一把刀,小刀,其实也不小了,用来阉割已经够长了。刘强看到杨樱爱拔出了刀,脸色一下子就面如死灰,然后他立马求饶了:“女侠,侠女,大侠,求你饶了我把,饶了我的狗命,求你了。”

    杨樱爱听到这句话似乎很受用似的,于是开心道:“既然你这样苦苦求我,那我就饶你一命,本来也没有打算要你命,只不过想要你身上一件东西。”刘强一听,马上道:“女侠,只要你要的,只要我有的,不管什么,你随便开口,不管是金银还是珠宝,我都可以给你。”

    于是杨樱爱就乐了,痛快地说了声:“好,那我就自己拿了。”于是杨樱爱的刀就这样向刘强的割去,那一刻刘强昏过去了但是强烈的痛楚又让他醒过来了。杨樱爱将刘强活活阉割后,在刘强华贵的衣服上将刀上的血迹仔细擦干净,然后便迈着欢快的步子走了。

    两个下人将被阉掉的刘强抬回刘府的时候,刘强已经奄奄一息了,虽然马上请来了御医,但是已经失血过多,没救了。兵部尚书为此暴跳如雷,马上命他手下的铁面神捕薛公正去将伤害他儿子的凶手缉拿归案。虽然铁面神捕不愿意去干这事,但是还是得去,毕竟兵部尚书是他的上司。铁面神捕,仅仅用了一天便将杨樱爱调查出来了,然后便开始了一段漫长的追捕,从洛阳追到岭南,有从岭南追到荆楚,最后杨颖爱逃到了蜀中。

    神无心知道自己的宝贝女徒弟被人追捕,追捕她的还是铁面神捕,那还得了,进别的大牢还好说,但是刑部大牢可不是那么容易出来的。一路上跟着杨樱爱留的记号,神无心一路找到蜀中去了。终于在锦官城找到了宝贝徒弟,但是杨樱爱却是被另一位捕快追,追捕杨樱爱的捕快便是风流神捕。

    冯小乐来蜀中找唐歌,以唐歌的交友遍天下,肯定知道这把飞刀的来历。他在锦官城的最好的锦官酒楼二楼找到了正在吃饭的唐歌,还有跟在唐歌旁边的唐蛋蛋,冯小乐毫不客气地拉了张椅子坐了下来,唐歌也很乐意让冯小乐同桌而坐。

    与此同时,在锦官城二楼吃饭的不仅仅有唐歌冯小乐,还有正在蜀中打探消息的狄玉楼和苏萧逸此时正坐在靠窗的位置吃饭。杨樱爱大小姐也在二楼吃饭,杨樱爱吃得一阵狼吞虎咽,风卷残云,将正在举杯的冯小乐给吓到了,他第一次见如此吃相的女人,他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有女人这样狼吞虎咽那一定是比母老虎还母老虎的人。

    冯小乐将飞刀拿出来,交给唐歌,叙述了董府的情况,然后道:“这是刀妖一家灭门留下的作案工具,不知道唐歌唐公子是否识得”唐歌将飞刀细细看了一遍,然后对冯小乐说:“此飞刀,江湖上已不多见,在江湖上用飞刀的好手并不多,飞刀面积教大,当暗器用则目标太大,容易被挡飞,用如此大的飞刀当暗器基本上是相当于是用明器,如同李探花一般。如今江湖上纯正用飞刀的基本上没有了,只有少数用飞刀作为辅助。这柄飞刀刀身靠近刀柄出刻有很淡的一个风字,相必是某人专用或某一帮派专用,据我所知,江湖上用这样的风字做标志的估计只有一个地方了。”

    正在吃饭的玉楼和萧逸在旁边将唐歌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他们互相交换了一个眼色,有天情的消息了。

    冯小乐有点迫不及待地问:“是哪个帮派”

    唐歌极为冷静道:“是风雪谷,据我所知风雪谷最近全谷都出动了,一直隐居的风雪老人晴空剑客心怀若谷前辈也出山了,想必这柄飞刀就是从风雪谷出来的。”

    冯小乐有点兴奋了:“你说心怀若谷前辈出山了。那么这柄飞刀会是哪个人发的呢”

    玉楼和萧逸又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个唐歌不简单,明明我们风雪谷的行动如此隐蔽无人知晓,唐歌还是得到了消息,唐门好厉害的情报网。

    唐歌正要继续说下去,此时,刚吃完饭的杨樱爱女侠拍桌叫道:“小二,结账。”打断了唐歌的话,小儿赶紧过去,算了一下帐:“客官,总共一两”杨樱爱一摸口袋发现,钱昨天住店就用得差不多了,今天还给了几个乞丐一点钱,现在已经身无分文了。

    杨樱爱面露难色了,道:“小二哥,今天的钱先记账上,我改天来给你。”小二语气硬起来了:“客官,对不起,本店改不赊欠。”杨樱爱火了,拍了桌子一巴掌,整个桌子都快要散架似的,嚷道:“本女侠赊你一两银子怎么了怕我不给是吧你去江湖上打听打听,我杨樱爱是那种人么”这一嚷,便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来了,特别是玉楼的目光,玉楼看着和店小二争吵的杨樱爱,目光突然就温柔起来了,那目光能温柔一湖秋水,玉楼的心脏的地方像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似的,一阵暖流缓缓流过,带点麻意,带点暖意。

    玉楼便高声道:“小二,那位女侠我请了。”杨樱爱看到有人替自己买单,马上语气又硬了起来,对小二嚷道:“看到没,本女侠不是欠你们一顿饭钱就不还的人,你看到处都是替本侠女买单的人。”说完便向玉楼走来,玉楼听到杨樱爱最后一句话,忍不住轻笑起来。

    杨樱爱走到玉楼那桌,拉了把椅子就坐下来了,也没有理会玉楼和萧逸是否邀请,仿佛和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似的,开口道:“我叫杨樱爱,谢谢兄台刚才的江湖救急。敢问兄台大名。”

    玉楼道:“我叫狄玉楼,这位是我师弟苏萧逸”萧逸有意调笑杨樱爱,便问:“女侠,为何沦落至此”杨樱爱,便滔滔不绝地讲了说她怎么割了刘强的命根子,然后怎么怎么被铁面神捕追捕,如何沦落至此。萧逸听得肚子都笑痛了,玉楼只是轻浅地笑着,看着杨樱爱,眼中满是柔色。

    唐歌继续和冯小乐说着:“此刀是风雪谷的,那么凶手必定是风雪谷的,不知道冯捕头打算怎么办”冯小乐面露苦涩道:“风雪谷,这可不好惹啊,一搞不好就是捅了马蜂窝啊,这个案子应该会成为无头公案吧”唐歌慢条斯理道:“冯兄,这碗公家饭吃得并不安稳啊。”冯小乐像似找到知己似的,长叹道:“谁说不是呢,风里来雨里去的,一不小心脑袋就要搬家。”

    由于杨樱爱嗓门大,正在冯小乐低头叹息间,让冯小乐零零散散地听了几句,铁面神捕,刘强,命根子等,突然间冯小乐想道了,自己的上司的公子被人阉掉了,然后死了,铁面那家伙一直在追,都没有追到,听说都追了上千里了,如今被自己再这里遇见了,这可真是天上掉馅饼啊,想到这里,冯小乐笑了,对唐歌道:“唐兄,小弟还有点公务要办,失陪一下。”

    冯小乐脸上带着笑意,笑得很得意,只要将眼前的女犯人抓到,就是大功一件啊,谅她也逃不过自己的手掌心,想到这里他不得不笑。他走到玉楼那一张和桌子,将杨樱爱所有的退路封住了,对杨樱爱道:“杨女侠,我是风流神捕冯小乐,你是我来动手呢,还是乖乖跟我走”

    杨樱爱还在宣扬她的光辉事迹,突然间冯小乐得到来,打乱了她的演讲,她正要发火,当她听说冯小乐是个捕头,而且还是个神捕的时候,她就想逃了,但凡是神捕都有两下子,可是自己只有一下子,打不赢,就只好跑了,想到做到,杨樱爱强装镇定,四处瞄,看是否能够逃。

    冯小乐看穿了杨樱爱的想法,得意道:“不用看了,你的退路我都给封住了,乖乖跟我走吧。”但是杨樱爱冲玉楼抚媚一笑:“狄玉楼,后会有期。”说完纵身从窗户跃了下去,这下子,冯小乐傻眼了,他没想到杨樱爱还有这么一招,只能对唐歌道声失陪,便紧跟着跳了下去,萧逸之前就已经笑得肚子痛了,这下子,直接趴在桌子上直拍桌子,嘴里还念道:“这位杨女侠真的太好玩了。”只见玉楼道:“别笑了,我们跟上去,走”,萧逸见师兄发话了,便跟了上去。

    玉楼和萧逸走后,唐歌还在,唐歌对身旁的唐蛋蛋道:“你去查查刚才跟下去的狄玉楼和苏萧逸两人,这两个人都是有能力的人。”唐蛋蛋低声答道:“是。”便迅速退了下去,唐歌静静地喝完杯中酒,也跟了出去。

    杨樱爱一边在前面东躲西藏,冯小乐在后面狂追不舍,杨樱爱一边跑一边制造混乱,将锦官城的街道弄得鸡飞狗跳,玉楼和萧逸在后面紧跟着,唐歌则远远地跟着玉楼和萧逸。几个人就这样跟着,围着锦官城跑,杨樱爱很庆幸,自己别的功夫没有学好,唯一学得好的就数轻功了,这下子轻功的作用就体现出来了。

    此刻,神无心正在武侯酒楼喝酒,时不时看着窗外的行人,只觉得生活真是美好,惬意地喝着酒。杨樱爱一边狂跑,一边大骂天下捕头都是王八蛋,天下捕头都不得好死,引来所有的人的观看,只见一个女的在前面狂跑,一个男人在后面追得灰头土脸的,气急败坏。神无心喝着酒,突然看见人群喧闹起来,于是偏头看了看,看了一眼,便又继续喝酒,突然间想到什么似的,马上又盯着那个正在跑着的女的身影,直觉得非常熟悉,仔细一听声音,马上就跳了起来,这是樱爱丫头的声音。 嫂索十三少剑

    于是,神无心直接从窗户跳了下去,下面正在做买卖的小贩看见天上掉下个大汉,直接呆在当场,原来杨樱爱会跳窗不是偶然。

    神无心虽然是后来追上来的,但是由于内力沉厚,起步晚,很快便超过了冯小乐,马上便追上了杨樱爱,当杨樱爱跑到拐角的一个卖药摊子时,神无心便将手搭在杨樱爱的肩膀上了,杨樱爱还以为是冯小乐追上了直接,反手就是一招随心所欲掌劈去,但是自己的手一下子就给抓住了,定睛一看,原来是自己的师傅神无心,当场高兴的跳了起来,一把抱住神无心的脖子,撒起娇来:“师父,有个臭捕头抓我,替我狠狠教训他。”

    在一旁卖药的药师,看到这一幕,一时间接受不了这不正常的场面,咳起来了,樱爱发现身边还有人,便很不好意思的将手从神无心的脖子放了下来,还有点小女儿家的娇羞,若是玉楼看到了,一定会心醉的。神无心就这样站在拐角那里,等冯小乐追上来,很快,冯小乐便追上来了,但是杨樱爱身边突然间多了个大汉,看起来不好对付,这让冯小乐很头痛,怎么扎手的点子都给自己碰上了,娘希匹的,冯小乐在心里恨恨地骂道。

    神无心看着停下的冯小乐,还没来得及开口,杨樱爱先开口了:“你个臭捕头,刚才追我追得那么狠,现在我师父神无心来了,这下子有你好看的了,哼。”杨樱爱很嚣张地说完这句话,然后扬着头等着看冯小乐求饶的样子。冯小乐没有想到站在面前的大汉就是鼎鼎大名的拳掌双绝神无心,这下子冷汗直流,因为自己很少出京,而杨樱爱犯的事都是鸡毛蒜皮的事,就算大事那也是在地方上,很少有在洛阳犯事,所以冯小乐对杨樱爱一无所知,要是知道的话,打死他也不会来了。此时跟在后面的玉楼、萧逸和唐歌都已经到了,隔着一定的距离观望着。

    冯小乐硬着头皮道:“晚辈冯小乐,拜见神无心前辈。”神无心见冯小乐对自己还算恭敬,于是也没有为难冯小乐,道:“冯天行那老头子还在吧,没有老死吧”冯小乐赶尽堆起一脸的笑道:“家父还健在,他时常称赞神前辈如何英勇,如何侠武。”冯小乐对神无心一阵狂拍马屁,将神无心说得飘飘然的,神无心对冯小乐得马屁很受用,但是突然场上有一个人重重骂了一声:“放狗屁。”

    这下子,场上的气氛突然就凝重了起来,只见神无心哈哈一笑,豪气千丈地笑道:“罗老头,你还在这装神弄鬼,打算吓唬谁呢”听到神无心的这句话,在旁边的毫不起眼的卖药师的眼里突然就有了光,然后那个药师就从一个毫不起眼的卖药师变成了让人忍不住注意的存在,那是从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一种豪气,一种俾睨天下的霸气。

    在远处观看的唐歌也是眼神一亮,然后嘴角便有了笑意,连当年的战神罗战也在这里出现了,看来今天还真是热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