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十三章 一代江湖一代人

第十三章 一代江湖一代人

 热门推荐:
    卖药师突然变成了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战神罗战,让冯小乐一时间难以接受,他在心里暗骂道,靠,今天怎么净碰些老不死的,真他娘背时。

    罗战豪气千丈地对神无心道:“七喜老头,你是怎么发现我的。”神无心不以为然了,骂骂咧咧道:“你已经蠢到无药可救了,我一直对着你,就凭你这张破脸,化成灰我都认得你,更何况你丫的还没事咳一下,你自己是蠢驴,可不要把我当蠢驴,还有,我叫神无心,早就不是当年的七喜了。”

    罗战面色一红,的确,神无心追杨樱爱的时候脸是一直朝着自己的,自己问了一个特别蠢的问题。罗战打个哈哈道:“十多年不见,你气色依旧健朗啊,还收了个徒弟。”神无心不以为然道:“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早死男人四十一枝花,我神无心刚好是开花的年龄,哪能跟你和若谷那老头子相比,都是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了,还不好好跑回家安乐死,还跑道江湖上来折腾,是活腻味了吧”

    罗战听了这话,毫不介意,他知道七喜就是这个性子的,要和七喜较真,那无异于找死,不累死也烦死。罗战目光深邃地望着远方,长叹道:“高处不胜寒,寂寞如雪啊”。有时候我真的挺羡慕你的,还能在江湖上快意恩仇,不像我,已经老了。神无心嗤之以鼻:“谁让你不早点出名,哪像我十八成名,二十五就名动天下,出名要趁早,不然和你一样,出名没有两年就要归隐山林了,然后就是等死,你当然是寂寞如雪。”

    罗战嘿嘿一笑道:“哪是我不想出名啊,只是当年江湖人才稀少,没有几个有名气的,我打来打去都没有人和我打,不然我早出名了。”神无心对罗战的话表示不屑一顾,对杨樱爱道:“这位老不死的是罗战,江湖上的人看他都快死了还没有个称号,便送他一个战神的称号,他还当宝贝似的,你随便向他请个安就行了。”

    杨樱爱对罗战道:“晚辈杨樱爱向战神前辈请安。”

    罗战对杨樱爱的行礼很是受用,笑道:“你看,你徒弟比你好多了。”

    冯小乐一见,也马上行礼道:“晚辈冯小乐向战神前辈请安,代家父向前辈问好。”

    罗战对冯小乐道:“你是冯天行那臭小子的儿子”

    冯小乐恭敬道:“是,家父常常提起前辈。”

    罗战诧异地道:“哦,他都提了我些什么”

    冯小乐开始发挥他的马屁功夫了:“家父时常和小侄提起前辈当年的英姿,如何在谈笑间消灭对手,何等潇洒,何等英武,让小侄万分敬仰。”

    罗战淡淡道:“是么”一边说话,一边出手,一招“罗通扫北”向冯小乐得脖子扫去,冯小乐疾退,罗战的手刀直追,如附骨之蛆,冯小乐退到哪,手刀就追到哪,最后冯小乐五路可退了,手刀劈到冯小乐得脖子一寸处停了下来,让冯小乐流了一身冷汗,心脏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呆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气。

    罗战试探完冯小乐得功夫后,赞赏道:“不错不错,不管是嘴上功夫还是手上功夫都比当年你父亲厉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冯小乐乐道:“谢谢前辈夸奖。”

    罗战转向神无心道:“七喜,你的功夫如今怎样了陪我过过招怎样我都好久没有动过手了,功夫都退步了。”

    神无心道:“我才懒得和你打,赢了不光彩,欺负老人,输了没面子,如此划不来的事情,老子才不干。”

    罗战笑了,毫无征兆地攻向杨樱爱,这下可由不得神不心了,罗战这一招攻向杨樱爱,用得非常高明,如果直接攻向神无心,那小子肯定不会接的,但是攻向杨樱爱就不同了,神无心肯定会接下来,而且还会恼羞成怒和他打上一架。

    罗战边打边道:“让我看看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随心所欲拳和无欲无求掌是不是有了一点进步。”

    神无心嘿嘿一笑道:“那就让我领教领教你的罗通扫北,是不是能够将我扫了。”

    神无心的随心所欲拳,很无力地向罗战击去,罗战虽然是战神,但是他也不敢硬接这平淡无奇的一拳,只能隔开这一拳,躲过这一招,他还清楚的记得当年自己随便接下了这一拳,后果便是五脏六腑如果被铁锤狠狠地锤了一下,透不过气来。

    神无心的随心所欲拳已经练到随时随地可以发劲的地步了,也许看着那一拳一点力气都没有,但是当拳头接触到你身体的一刻,会将所有的劲全部打在你身上,让你承受万钧之力。很多人不知道神无心的随心所欲拳的厉害,于是那些人不是直接丧命了就是断手。

    “罗通扫北”本来是一种用来打群架的招式,罗通扫北也只能算是上乘功夫,还不到一流的功夫,但是在罗战的手中就变成了一流的功夫,因为罗战将“罗通扫北”从打一群人的招式化成了打一个人的招式,打一群人的力量变成了打一个人的力量,那么这个招式自然就成了一流的招式罗战和神无心的打斗纠缠得难分难舍,两个人虽然年龄不一样,但是功夫和内力却是不相上下,神无心的随心所欲拳和无欲无求掌都是毫无章法的招式,花样百出,招式之绚烂,直教人看得眼花缭乱。时而黑虎掏心,时而猴子偷桃,时而亢龙有悔,什么乱七八糟的招式都有。乱七八糟的招式不厉害,但是用一千种,一万种乱七八糟的招式,而且还把招式衔接得天衣无缝,浑然天成,这样就不是一般的厉害了,是很厉害,而且神无心时而左手拳,右手掌,时而又反过来,让敌人迎接不暇,甚至是手忙脚乱,而且神无心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很致命,哪怕是普普通通的一招黑虎掏心,他用起来也比别人厉害几倍,那么上千个几倍加起来,就非常厉害了。

    他们的打斗持续了一个时辰,也没有分出胜负,时而神无心占上风,时而罗战占上风,时而两个人打得不分上下,打着打着,神无心嚷嚷了:“不打了,在打下去我就输了。”杨樱爱疑惑道:“为什么啊,再打下去师父你可以赢的啊。”神无心道:“再打下去,就算我赢了,也是输了,首先拖了那么久才赢,就算输了。第二:他比我年轻二十多岁,赢了别人也会说他厉害,脸上无光,面目无光,不如不打。”

    罗战听神无心说完,便道:“你胜不了就不要自己找诸多借口,丢人丢到新疆去了。”

    神无心头一偏,道:“我才不和你争着嘴皮子,浪费青春,你就得瑟吧,看你还有几天可以活。”

    罗战呵呵一笑,用内力朝着杨樱爱跑过来的巷子悠长地喊了一声:“你们三个打算在那看到什么时候”

    冯小乐和杨樱爱一齐向巷子看去,什么也没有,只有几个卖菜的,并没有什么人躲在那里,神无心笑道:“你们还躲着,难道想让我把你们揪出来”

    玉楼、萧逸和唐歌三人中就数唐歌最为诧异,自己明明已经藏得这么好,难道是在他们打斗的过程漏了身形,竟然还是被发现了

    三人略一迟疑便出来了,三人的表情各不相同,玉楼的表情最镇定,萧逸的表情最吃惊,唐歌的表情是疑惑,虽然他没有表现出来。

    杨樱爱看见了玉楼,惊喜道:“是你啊,你怎么像贼一样躲在那里啊”

    玉楼面色平静而又真诚道:“因为你在这里,我看见你被追,不放心便跟上来了。”

    杨樱爱听到这话后,心头的小鹿乱撞,他竟然不放心我的安危,他在后面跟着我,准备就我。想到这,杨樱爱脸红了,像怀春的小女生,像喝醉酒似的,脸上红霞乱飞。看的玉楼心中一片柔软,眼睛的满是浓浓的柔情一片。

    玉楼和樱爱两个人的眉目传情,因为神无心的一声吼而打乱了,你们都叫什么,鬼鬼祟祟地在那里干什么杨樱爱抢着回答了:“师父,这两个是我朋友,这个叫狄玉楼,旁边的是他师弟苏萧逸。”冯小乐也赶尽答道:“前辈,这个是唐门唐歌。”神无心懒洋洋道:“游侠唐歌我知道,我们认识,为人不识唐歌,是个英雄也枉然。”

    唐歌微微一笑,对神无心和罗战行礼道:“唐门唐歌,拜见两位前辈。”

    唐歌这话说得滴水不漏,既不降低自己的身价,也给了两人必要的尊敬,同时还不会因为称谓的先后而得罪任何一个,可谓是玲珑八面。

    萧逸也不是省油的灯,嘴上功夫也不逊色,张口便道:“晚辈苏萧逸,拜见两位武林英雄前辈,刚才一睹两位前辈风采,让晚辈佩服得五体投地。”  .{.

    玉楼的自我介绍就简单了:“在下狄玉楼,见过二位前辈。”

    罗战听到玉楼的自我介绍,首先是一愣,然后笑了,对神无心道:“七喜老头,你看江湖后辈真的是越来越多了,江湖很快便是他们的天下了,我们都快在江湖上吃不开了”

    神无心哈哈一笑:“那是你,我至少还可以在江湖上折腾个二十年没有问题。”

    唐歌听了玉楼的介绍后,微微一震,心里惊道,此人看来来历很大,回去需要好好调查一下,如此不卑不亢,后面必定有厉害的背景。

    冯小乐见大家将他视若空气,便想离开,他也不想当焦点人物,因为焦点人物总是死得早的,他还想活很久,还有很多美女等着他呢,于是,他提出告辞,理由,手上刀妖一家灭门案还等着他去办,于是罗战和神无心便让他走了。

    冯小乐走后,萧逸也想走,他不喜欢和什么前辈待在一起,他更喜欢和年轻人待在一起,但是师兄好像对杨樱爱深情款款,舍不得走了,于是他便开口了:“两位前辈,晚辈和师兄还有师傅交代的事情没有办,所以先行告辞,来日有缘再见。”

    于是玉楼和萧逸走了,场上留下的还有唐歌,唐歌没有打算走,蜀中本来就是唐门地盘,他能走到哪里去他想拉拢神无心和罗战这两个高手中的高手,男人的交情不是战场上建立起来的就是酒桌上建立起来的,很少有在床上建立起来的,当然断袖之癖另外说。于是他提出在锦官酒楼设宴为两位前辈相遇和结实两位前辈庆祝一番,于是他们便去了锦官酒楼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