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十四章 天下英雄出少年

第十四章 天下英雄出少年

 热门推荐:
    洛阳城,四面环山六水并流、北据邙山,南望伊阙,左瀍右涧,洛水贯其中,东据虎牢,西控函谷,四周群山环绕、雄关林立,因而有“八关都邑”、“山河拱戴,形势甲于天下”之称;而且雄踞“天下之中”,东压江淮,西挟关陇,北通幽燕,南系荆襄,人称“八方辐辏”、“九州腹地”、“十省通衢”。另有传说洛阳是中华大地的龙脉集结之所,所以历朝历代均为诸侯群雄逐鹿中原的皇者必争之地,自然也是武林豪强必争之地。

    昔日听雪楼、权力帮、金风细雨楼、六分半堂、迷天七圣盟、鼎剑阁、君傲堂无不例外都是在此建帮立派,争夺天下,称霸江湖。高处不胜寒,洛阳是天下的中心,财富和权力的中心,自然也就是斗争的中心,多少豪侠埋骨洛阳。

    轩辕剑天带着朱羽霄骑马来到了洛阳,看着洛阳雄伟的都城,轩辕剑天就觉得这里将会是他的天下。带着这种想法,轩辕剑天以一种高傲的姿态进入了洛阳城,他望着繁华的洛阳,胸膛中的那颗心急剧膨胀,他的心爆炸了,爆炸的碎片将整个洛阳覆盖了,轩辕剑天雄心勃勃,洛阳将是他梦开始的地方。

    轩辕剑天领着朱羽霄没有去客栈,先去的是一座庄园,在西城区的一座并不起眼的庄园,轩辕剑天进去时,所有人都称他为大少爷。朱羽霄这才知道,这座庄园是轩辕家族的,轩辕剑天则是这个家族残留的血脉。

    轩辕剑天一进庄园,就有管家过来了,领着他去了大堂,剑天谦恭地行礼道:“管家,这位是我九师弟朱羽霄,我不在的日子,山庄多亏管家费心了。”管家施施然道:“在下李弄文见过朱公子,少爷见外了,为山庄贡献老奴的微末之力是老奴的职责,只有呕心沥血才能报,老庄主的知遇之恩及救命之恩。”

    剑天道:“管家,麻烦你把最近江湖上的事情详细说给我听,我要好好了解一下江湖的是形势”管家道:“是,除了我信中所提到的君傲堂一夜间灭了天剑山庄外,还有鼎剑阁解散了,势力范围大多为君傲堂接管,君傲堂如日中天,正在加紧招兵买马,这是洛阳方面的情况。”

    剑天道:“那江湖上有什么情况”

    管家道:“江湖上大事到是没有,只是在少爷去风雪谷学艺的这三年时间里,江湖上出现了非常多的年轻好手,少年英雄辈出,多如过江之鲫。”

    剑天道:“那你说些比较杰出的俊杰让我听听看。”

    管家道:“首先说唐门,已经接任唐门老大的唐宋绝和十八出名的游侠唐歌,这两个人将是唐门中兴的支柱。江南南宫世家有慕容秋水和慕容海棠这两位极为耀眼的新人,让慕容世家一扫颓废之风,江南六大世家,慕容世家已经隐隐约约成为领袖了。南宫世家的南宫逆天是一位狠角,连父亲都能杀,越发说明此人不简单,南宫世家只怕是会和慕容世家分庭抗礼,夺取江南武林。霹雳堂和岭南温家虽然新手出得很多,比如雷家的雷清天、雷清地、雷清玄、雷清黄。温家的温随风、温落花、温飘雪、温抱月。这些新人在江湖上名气很大,但是能够一争天下的只有慕容和南宫这两家,毕竟温家没有争霸的野心,雷家的人手还是不够的,实力上也不若另外两家。另外的皖东王家的实力也在开始慢慢在壮大,新人也有比较杰出的,如王佳、王谢、王琛、王卿晨。最后一家是鄂东江家,江门五俊,江子越、江子云、江、江满愁、江枫。另外东北的神刀门李家的李星影,李扬眉,山东神枪会大口孙家孙千宇、孙千军、孙祖贤,帝胄后裔周家的周怀容、周芳庭、周智代、周一洲。这些是江湖上比较有实力的家族的一些青年才俊,总的来说,江南的青年才俊多于北方,江湖上还有一些暂时不清楚门派的,但也有侠名的才俊,如佛说剑莫奕才、良辰美景顾良辰、回风流雪沈淮扬、门前冷落冷岳楚、绯色日照董旭、仗剑江湖方庭石、黄粱一梦徐飞卿、徒留空白白歌殇、风随影逝苏容掩,及时行乐西门吟杏、十年飞梦绕江湖独孤绕。这些人无一例外都是非常年轻,且天赋高的人才,年少就成名了。”

    剑天感慨道:“这两年冒出来的青年才俊可真是不少啊”

    羽霄惊叹道:“这何止是不少,这简直是已经多如过江之鲫了。”

    管家欣喜道:“江湖上百花齐放,群英缤纷,少年英雄辈出,正是干大事的时候,只要能将他们招揽进来,何愁大事不成”

    剑天喟然长叹道:“想要收服这些好手谈何容易,道路还很远呢,我打听完消息还得回谷继续学武,直到我能独挡一面的时候便是我出江湖的时候,那时候的才是我龙腾九天之时。”

    剑天对管家道:“管家,你可知道刀帅其人”

    管家道:“刀帅天情,天剑山庄三公子,在灭天一战中最后时刻出现了,据说生死未卜,但是从君傲堂回洛阳的情况来说,似乎并没有抓到或杀了刀帅,刀帅应该是逃掉了。”

    剑天问:“难道没有确切的情报么”

    管家:“君傲堂回洛阳后,对外宣称天剑山庄满门被灭,但是有江湖人去查探发现天剑山庄只有两位庄主和君子剑天爱尸体,刀帅天情和愁极剑天恨都没有发现尸体,如果不出所料,应该是逃了出去。”

    剑天对羽霄道:“师弟,我们在洛阳盘桓半个月,然后回谷。”

    羽霄抱拳道:“我一切听师兄的吩咐。”

    剑天让管家带羽霄下去休息,然后自己便陷入长长的沉思中

    戚无和清玄在出谷的第三天便来到了天剑山庄,天剑山庄的牌匾已经烧得只剩下天剑两字了,后来人只能凭这两个字来想象天剑山庄繁华时候的情景。戚无和清玄进入山庄,山庄内破败不堪,值钱的都被运走了,整个山庄只剩下一个空空的架子,一片荒芜的景色,看着灭门的天剑山庄,戚无和清玄都在心里不声唏嘘。

    清玄在心里想,如果有一天,霹雳堂也为人所灭,那么其下场应该和天剑山庄现在的情形一样,清玄在心里默默立誓,一定要使霹雳堂强大起来,不能为人所吞灭。

    戚无的想法完全不一样,一个强大的山庄,一夜之间说没有就没有了,更何况自己是一个人,如果别人要灭掉自己,是不是就像在沙滩中将一个字抹去那么容易呢想到这里,他出来一身冷汗,他决定一定要使自己有能力,有实力,有本事,才能不任人鱼肉,才能掌握别人的命运。

    清玄和戚无搜遍了整个山庄,尸体什么的已经找不到了,留下的只有淡淡的血迹,看样子已经有人来替天剑山庄处理后事了。戚无和清玄在附近找乡民问了问有关天剑山庄的事,得知君傲堂的人走后的第二天就有人来将天剑山庄的尸体安葬在了凤凰山上天家的祖坟处。

    戚无和清玄要弄清楚到底天情死没有,于是他们上了凤凰山,他们查看了所有的新墓,没有看到天情的墓,松了一口气,看来天情还活着。于是,他们进城打听,在人多的地方打听,天剑山庄刚灭,街前巷后,少不了都是谈论灭天一战的人,有说书人,有江湖人。

    戚无和清玄得知天情没死的消息后,便打算留在凤凰城内,等师父和师兄弟们的到来,等回合后再商议。

    风雪老人一行三人过了五峰镇后便是一马平川的平原,便加快了速度,终于在七天后到了凤凰城,和戚无、清玄汇合了。 ~ .. 更新快

    戚无将查探的情况说给风雪老人听后,风雪老人一听先是眉头一喜,接着便是眉头紧锁,天情没死这让他很高兴,但是依天情的性子肯定会去找君傲堂报仇的,可是天情现在的功夫肯定打不赢人君人皇两人联手的,风雪老人就害怕天情一时仇恨蒙蔽了头脑,找上君傲堂报仇,这样事情就糟糕了。越想眉头皱得越深,风雪老人像一瞬间老了十岁似的,额上的皱纹越来越多,岁月的痕迹也越来越深了。

    温夕寒看到师父这个样子不忍道:“师父,天情他一定会吉人天象的,二师弟和九师弟去了洛阳,如果天情去君傲堂寻仇,剑天和羽霄一定会阻止的,您要注意身体,您可不能倒,您要是一倒,您怎么见天情呢”要让夕寒喊天情叫师兄,夕寒还一时间无法喊出口,自己一直是大师兄,突然间冒出个比他还大的,夕寒还是接受不了这个称谓,所以夕寒还是叫着天情。

    风雪老人听了温夕寒的话,脸色缓和了许多,转而慢悠悠道:“希望他不要一时间让仇恨蒙蔽了心,做出一些糊涂事来,那样就真的无法挽救了。”

    风雪老人然后对众徒弟道:“你们都下去吧,我一个人静一静,休息一下。”

    温夕寒道:“舟车劳顿,那师父,您好好歇着,我就在隔壁,有事情就吩咐,徒儿下去了。”

    夕寒等人退出了房间,风雪老人还在想着天情,想着以前和天情的一点一滴,想着想着就想出神了。

    夕寒的心情也很复杂,他很想见见这个所谓的天情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一向心怀若谷,天塌不惊的师傅变得如此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