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十五章 重返师门风雪谷

第十五章 重返师门风雪谷

 热门推荐:
    天情在碧落湖边站了一夜,眼中的黯淡毫无活光,碧落湖知道天情在缅怀些什么,那一夜碧落湖呼啸的风声仿佛低泣。夜半时分,天情又倒在了湖边,但这次天情没有昏,天情倒在地上,手臂盖住了眼睛,借着月光依稀看到有清澈的泪水从天情眼角的眼角悄然滑落,不知道时间已经过了多久,一直没有动的天情动了,天情僵硬地起身,望了一眼身后的山和眼前的湖,眼中死寂的眼神依旧是平淡得没有生气。

    天情开始走,离开碧落镇,离开黄泉岭,向西北方向的风雪谷而行,神色落寞而又憔悴,一路上不曾停歇,时而单纯地一步步走,时而用大道神行步法狂奔数百里,仿佛要用尽一生的力气将这些路一次性走完似的,就这样天情整整走了三天三夜,到了风雪谷。

    天情站在风雪谷口,这里飘雪纷飞,风雪常年笼罩着谷口,天情望着这个他长大的地方,已经五年没有回来了,天情还是对风雪谷的机关阵法烂熟于心,尽管三天滴水未进,天情还是身形灵活地躲过机关进入谷中。在天情进谷后,有一个人在后面跟上来了,当他一路脚不点地地来到风雪谷口的时候,天情的人影已经不见了,已经进入谷中了。

    从面相看,那个少年还很稚少,眼神清明,望着风雪谷搔首踟蹰,少年试探性地迈出步子,一步、两步、三步、三步都没有事,于是少年开始放心大胆向前走,但是确触动了阵法机关,少年被困在谷口,前进不得,少年固执想突破障碍,但是每次都被挡了回来,少年在谷口待了五天,少年像是和谁有仇似的,怒吼,小爷我还不信我进不进去这个谷,于是,他退出了谷,寻找另外的进谷方法。

    天情进谷后的第三天,倾城正在谷中的练剑场上练剑,练着那一套他那套为升烟而创的剑法,至今还没有名字,倾城想过许多剑名,但都一一被他否定了。倾城依旧在练习着那套剑法,这套剑法还未完全创好,还有地方不够好,需要再进一步完善。倾城一边练剑一边想着剑名,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哈哈大笑道:“倾城剑法,哈哈,就叫倾城剑法。”脸上充满了喜悦和满足地幸福,随后倾城将倾城剑法如行云流水般舞了一遍,舞完后便停了下来,脸上的喜悦还没有消失的时候,这时他看见了一个人,然后他便笑不出来了。

    倾城正在喜悦中,突然看见靠在树边的天情,他不笑了,笑不出来了,这个人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我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想到这里,倾城全身的冷汗都出来了,拔剑对着天情冷冷地质问道:“你是谁,站在这里多久了,什么时候进的谷”

    天情很出乎意料地回答了倾城的问题:“你想出剑名之前我已经站在这里了,我进谷已经三天了。”倾城听完天情的回答,额头,鼻子都开始冒汗了,心中强烈的震撼,什么这个人已经进谷三天了还在这看了自己练剑这么久怎么自己一点都没有察觉,如要他要是想杀自己,那自己现在岂不是已经死了还没有等倾城继续发问,天情问了:“你什么时候进谷的你是唐门的什么人”

    这下子倾城心中不仅仅是震撼和震惊了,完全是害怕,恐惧,这个人是怎么知道自己是唐门的倾城马上镇定道:“我进谷已经半年了,我姓顾不是什么姓唐,更不是唐门的。”

    天情面无表情道:“劳燕分飞的手法可不是人人会用的。”

    倾城道:“劳燕分飞又不是什么唐门机密的暗器手法,会又有什么稀奇的”

    天情道:“那么相思泪呢”

    倾城这下子没话说了,冷汗流过了下颚,相思泪是只有唐门的人才会的暗器手法,只有唐门才有的暗器,这下子怎么狡辩也没办法了。对方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了,对方是不是唐门派来的

    天情没有理会倾城,自顾自转身,离开,回房间。倾城看着天情的背影,蓦然间想到什么,大声道:“你是天情,你就是天情,对不对”天情停顿了一下,才道:“我姓楚,叫楚天情”语气之冷,隔着这么远,倾城都能感觉到寒意。知道对方是天情,倾城就放心了,这下子自己的身份总算没有被外人知道。

    天情离开后,倾城迅速将天情回谷的消息用信鸽发了出去,三天后,夕寒便收到了天情回谷的消息。

    倾城试图去和天情交谈,无论自己怎么说,发现对方不是没有听,就是毫不理会,基本上只会用眼睛冷冷地看着自己,来回答他的答案,冷漠拒人千里之外。本来倾城也大为光火,但是想到对方满门被灭,想想也就算了,但是身为唐门大少爷的他,从小养成的性子虽然经过磨砺,但一时间他也接受不了天情冷漠的态度,只因天情太过冷漠,看人的眼神像是冰山千年不化的雪一样,寒冷刺骨。于是倾城彻底放弃了和天情交谈的想法。自己只要看着对方,不让天情离开风雪谷,等师父回山便好了,其他的便没有自己的事情了,自己还是每天练剑就好。

    玉楼和萧逸和神无心罗战分别后离开了锦官城,他们直奔碧落镇,希望在那里能够找到一些线索,他们经过一番探访,找到了陈老汉,从陈老汉口中得知天情已经离开了碧落镇,具体去哪里不清楚。

    玉楼和萧逸商量了一下,决定去凤凰城会合师父和大师兄再做商议,先把天情还活着的消息告诉师父,免得师父担心。

    玉楼和萧逸赶到了凤凰城后,找到了风雪老人,将天情灭了刀妖一门的事告诉了风雪老人,然后玉楼问:“师父,您怎么看,你认为天情为什么会去碧落镇,接下来会去哪里”风雪老人也答不上来,他也不知道天情回去哪里,这么多年了,天情不再是以前那个小孩子了,天情的心思风雪老人已经不知道了,天情如今如此冷血,一出手就是灭门,这让风雪老人很是担忧,他害怕天情经历过山庄灭门的事,会变得凶残,暴戾,嗜血,然后走入歧途,这是他不愿意看见的。

    风雪老人疲倦地说:“你们都下去吧,容我再想想,明天再商议我们该去哪里找天情。”

    深夜,夕寒坐在客栈楼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过了一会,玉楼上来了,拍了拍夕寒的肩膀,笑着问道:“师兄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那个天情”夕寒道:“嗯,这个天情让我越来越想见一面了,我都有点莫不急待了,真想见见天情的庐山真面目。”

    这时子越也上来了,加入了对着月亮谈天的行列中。子越道:“不止是大师兄想见见那个天情,我也想见见天情,大师兄的天赋已经算是翘楚了,竟然还有人的天赋比大师兄还高,真的好想见见。”

    萧逸拿着一个食盒,一个梯云纵便上来了,饶有兴趣道:“既然你们知道那个天情有多厉害,那你到是向我和四师兄说说,让我们也知道一下,那个天情到底有多厉害。”

    子越轻笑道:“好,那我便简略地说给你们听听,师父一生所学用了五十年,天情只用了五年便全部学会了,不仅仅是学会,有的还学得很好。”然后笑吟吟地看着听呆了的萧逸。

    萧逸半响才回过神来,咂舌道:“师父五十年所学,他只用了五年便学会了这是真的我不相信,怎么可以有这样的人,要是有,那也不是人,那是妖怪。师父玄微洞中收藏的那么多东西,一套剑法我最少也要花个七天十天的才能完全掌握,当然这有我偷懒的缘故。大师兄天资聪颖,也需要一两天,那个天情怎么可能将师父全部的学会”

    夕寒道:“可能的,师父说,有些剑法他一遍就能学会,他当年学师父的晴空剑法只用了三天,而我晴空剑法练了一个月了还是得不到神韵,按他的速度,五年的时间学完是有可能的,正是因为他学完了师父所有的东西,师父让他下山闯江湖的。”

    接着便是一片沉默,谁都没有说话,大家都已经没有话说了,都在想那个天情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最后还是夕寒打破沉默,他问:“戚无和清玄两个呢他们怎么没有上来”

    子越道:“他们两个不知道去那个武馆或帮派找人比武去了,他们每天晚上都去找人比武,说是只有和经常别人打斗才能迅速提高,两个人趣味相投,便一起去踢馆了。”

    这是夜空中,一只信鸽扑腾飞了过来,停在了子越的肩膀上,子越取下纸条一看,马上递给夕寒道:“是八师弟送来的消息,天情已经回了风雪谷。”夕寒道:“萧逸,你去将老三和老七找回来,说天情找到了,准备回谷了,其他人和我一起去见师父。”

    风雪老人看到纸条后,高兴老泪纵横,当场决定,明天便回风雪谷,他已经五年多没有见过天情了,他一手将天情带大,视如亲子,如今马上便能见到儿子,怎么会不开心。要不是天情走后,自己倍感寂寞,也不会收徒。

    人一旦拥有过就会害怕失去,哪怕是高僧灵悟、风雪老人心怀若谷也堪不破,他一样也会害怕失去,也会贪恋拥有的东西。最好是不曾拥有,这样才能不难过,一旦拥有,一旦失去怎么会不难过,所以人们常说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得不到才不会失去,什么都不失去自然不会太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