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十七章 初会首

第十七章 初会首

 热门推荐:
    风雪老人一行,离开了五峰镇来到雪河镇,按这速度,只需要一天就能到达风雪谷。

    但是在雪河镇,发生了一件事,就是因为这件事,风雪老人又多了一个徒弟。

    风雪老人一行进入雪河镇,便看见了一件极为不平的事,一群地痞流氓正在殴打一个书生模样的病秀才,秀才被痛殴着,但是秀才没有一声求饶,连叫声都没有发出一声,一直强忍着,死也不吭声。

    玉楼看见了这一幕,便上前三拳两脚将这群地痞无赖打得屁滚尿流,然后将病秀才扶起道:“兄台有事没有”病秀才生硬道:“没事,死不了。”

    这时风雪老人开口了:“我想收你做徒弟,不知道你是否答应”

    秀才看都没有看风雪老人便道:“我不想,为什么要拜你为师”

    这反而更加引起风雪老人的兴趣,风雪老人笑着道:“拜我为师,你可以变强,可以不受人欺负,可以将你的能力展现出来,我知道你是个人才,不练武可惜了,你也不想让自己的才能埋没吧”

    秀才:“你凭什么说我是个人才,我只是个病秀才而已。”

    风雪老人道:“从你被打,你一直忍着,一句求饶都没有,一声痛呼都没有,可见你是个有骨气的人,能够隐忍的人,而这样的人,必定是个人才。”

    秀才沉默了一会便答:“好,我拜你为师”说完便跪了下去“师父在上,请受徒弟侍良一拜”

    风雪老人呵呵一笑道:“好,老夫又多了一个徒弟,走,买匹马,和我一起回风雪谷。”

    于是风雪老人的徒弟现在已经有了十二个了。

    风雪老人一行终于在第二天的黄昏到达了风雪谷,进入谷中,首先看到的便是倾城在练剑。倾城见到师父和师兄弟回来了,便迅速上前,还没有来得及请安,风雪老人已经抓着倾城的手臂问道:“天情呢他在哪怎么没有出来”众人非常不解,一个天情真的再师父心中那么重要么何以让师父如此激动

    倾城禀报道:“师父,天情他在房间睡觉,已经睡了五天了,五天内都没有起床过,一直在睡着。”

    风雪老人心里一惊,五天一直在睡觉,心中不好的预感,神色忡忡,然后问道:“剑天和羽霄回来没有”

    倾城道:“二师兄带信回来说,他过两天就回来了,暂时还在洛阳。”

    风雪老人道:“倾城你将你的新师弟侍良带下去安顿一下,其他人一路劳顿了先去休息吧,我去看看天情。”

    风雪老人半喜半忧地进了房间,风雪老人进房间后,看着正躺在床上的天情,一言不发。房间里面静得可怕,只听见两个人浅不可闻的呼吸声,过了很久,天情说话了,他说了一声:“师父。”风雪老人听见天情主动喊了自己,激动得热泪盈眶,上前握住天情的手,满是慈爱地喊道:“天儿。”

    天情没有起身,只是偏头看着风雪老人道:“师父,天剑山庄灭了,天剑山庄原本姓楚,我从今往后不叫天情了,叫楚天情”。风雪老人看着天情那毫无生机的眼神,心中先是一惊,接着便是一痛,几年没有见,天情家中惨遭灭门,天情怎么竟然成了这副自暴自弃、麻木不仁的样子风雪老人安慰天情道:“天儿,天剑山庄的事我也很痛心,但是你作为天剑山庄的遗孤,你要振作,要为天剑山庄报仇,不能自暴自弃啊,不然你父亲他们就死不瞑目了。你要好好练功,然后找君傲堂报血海深仇,切不可就这样沉沦下去。”

    天情看着风雪老人,没有说话,风雪老人一直在劝说天情振作,过了好一会,天情才突然说了一句:“师父,心死了还能活么”风雪老人,说着说着,被天情这突然一问,给问住了。

    “心死了,还能活么”

    这个问题谁都能回答,谁都不好回答。

    风雪老人,沉思了一会,缓缓答道:“人之所以活着,是因为生命的跳动,生命的跳动依赖于心来完成,心分两种,一种是**上的,**上的心死了,生命也就静止了,人也就不能活了。同时心也代表一个人的精神力,也就是精神上的,精神上的心死了,一个人的意志会消沉,行动迟缓,生无所息,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没有思想,没有灵魂地游走在这世上,这比真正死了还要残忍”风雪老人说着说着就沉默了,他发现自己已经说不下去了。

    天情静静地听风雪老人说完,然后静静地看着风雪老人,两个人相视,天情的眸子空洞洞的眼神,黑的令人害怕,深不见底,墨色的眸子被死亡的光笼罩着,看得风雪老人一阵心痛不已。

    天情满是倦意地说:“师父,我想一个人静静待会。”

    风雪老人听了后,叹息了一声,然后默默转身,离开了房间,风雪老人的背影充满了无奈,一瞬间仿佛老了十个春秋。关门后,整个房间又重新陷入黑暗之中,天情在黑夜之中淹没。

    第三天,夕寒便带着萧龙健回谷了,夕寒回谷的时候,风雪老人正在雪峰山脚下的练武场上教七个弟子练剑,天情没有来.依然还在睡觉。

    风雪老人边看弟子练剑边指导,夕寒带着萧龙健来想风雪老人请安,风雪老人对天情道:“龙健的房间可都安排好了”夕寒道:“回师父,龙健师弟的事情都已经安排妥当了,就等你教他武功了。”萧龙健一把跪在风雪老人面前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萧龙健一拜。”

    风雪老人淡淡道:“起来吧,龙健你先和众师兄弟认识一下,戚无,你先教龙健一些基础的,等他过了你的考验再把他带去玄微洞选几套剑法让他练练,然后我看看他的资质,再决定教他什么。”说完又对夕寒道:“夕寒,侍良就交给你了,等剑天回来了,我们再把人集中到一起。”说完风雪老人便离开了,背影说不出的苍凉,那么一瞬间,夕寒觉得师父老了,老了许多。

    第四天,剑天和羽霄从洛阳回来了,剑天回谷后才知道自己又多了两个师弟。风雪老人负手站在练武场上,望着台下的十二名弟子,少一个,眉头一皱,对倾城吩咐道:“倾城,你去将天情请来,说为师有事请他过来。”

    众人对风雪老人此番话很诧异,风雪老人竟然用“请”,请一般是不用的,师父对徒弟完全就不用请,可是以风雪老人的名声,竟然对天情用“请”。剑天回谷还没有见过天情,这让剑天很是疑惑,于是他开口了:“师父,天情应该是十师弟吧为什么以师父的地位还对这个所谓的天情用请字。”

    风雪老人肃然道:“谁告诉你天情是十师弟”

    剑天先是一愣,然后恭敬道:“自我入谷后,陆续有师弟进谷,可是唯独没有天情入谷,羽霄是第九个,我们下山的时候,师父说天情是您徒弟,那么他应该是第十个入谷的。”

    风雪老人脸上略有微怒,欲言又止,接着叹了一口气道:“第十就第十吧,不重要。”

    过了一会,倾城领着天情过来了,这下子,谷中的十二名弟子全部到齐了。

    风雪老人开始讲话了,众人都聚精会神地听着,除了天情,天情笔挺地站着,丝毫没有在听,满身孤傲。剑天看到天情的模样,心中极为不满,在这里的人无不对师父极为尊敬,可是这个所谓的天情却豪不尊重师父,剑天正在想着。

    突然一声惊呼救命声打断风雪老人的讲话,众人寻找声源所在,发现是自雪峰山上传下来的,只见一个黑影正急速往下坠,救命的声音越来越清晰,等黑影近了,才看清楚是个人影。风雪老人一个梯云纵飞身而上,接住那个人影,平稳落地。

    众人一片叫好,只有天情还是面无表情,毫不关心的模样,剑天冷冷地看着天情,视如仇敌。

    风雪老人将接住的少年放下,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从雪峰山上掉下来”

    少年劫后余生,震惊还未消除,便看见一个慈祥老人在问自己,于是少年便道:“我叫唐素欢,我是来拜师学艺的,谷口的机关我破不了,进不来,于是我想了几天想了个方法,翻山入谷,然后从山上下来,这样就能进谷了。没想到,一不小心,失足掉了下来”

    风雪老人道:“你姓唐,可是唐门的”

    少年道:“我不是唐门的,我家是东北那边,和唐门没有关系的。”说完便跪在地上对风雪老人道:“求前辈收晚辈为徒” 、生

    风雪老人道:“只要你能进得了谷,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你进来了,我就会收你为徒。”

    唐素欢一脸欣喜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唐素欢兴奋之情还没有消散,看见了单独站在一边的天情,兴奋道:“我又碰见你了,要不是你,我还找不到这里呢,上次我看见你一个人在路上飞着,轻功好得不得了,让我羡慕死了,我想跟着你,肯定能够找到师门拜师学艺,果然被我找到了师门拜师学艺。”

    唐素欢很热情,但是天情却很冷漠,仿佛眼前根本就没有这个人似的。唐素欢碰了一鼻子的灰,失落地站在那里,一脸无辜。

    风雪老人继续刚才的话:“你们自己从玄微洞里面找合适自己剑法,我所有收藏都在里面,武功在精不在多,欲速则不达。两人一组,互相练习,天情除外,每天我都会来看你们练剑,并指导你们。这次有了几个新弟子,我就为你们引荐一下。”

    “我收了总共十三名弟子,依次是大弟子温夕寒、二弟子轩辕剑天、三弟子方戚无、四弟子狄玉楼、五弟子苏萧逸、六弟子江子越、第七雷清玄、第八顾倾城、第九朱羽霄、第十楚天情、十一萧龙健、十二侍良、十三唐素欢。你们十三师兄弟,有的是门派子弟,有的已经在江湖成名,不管你们在外面怎样,但是在谷中你们专心习武,师兄弟就要像个师兄弟一样相亲相爱,在江湖随便你怎怎样,我都管不了,但是在这谷中还是我说了算,至少我这老骨头还没有死,在我让你们出谷前,无论是谁都不能私自出谷。”

    众人恭敬道:“谨遵师父教诲。”天情还是冷冷地站在那里,听完风雪老人的话,然后转身离开,只留下一个单薄的背影,众人对着天情的背影,有的诧异,有的震惊,有的不满,有的淡然,有的不解,风雪老人看着天情的单薄的背影则是深深的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