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十八章 修罗乾坤雷清玄

第十八章 修罗乾坤雷清玄

 热门推荐:
    天空又开始下雪了,风雪谷有一些小雪花在飘着,虽然还来不及落地便化了,风雪谷外早已经是大雪迷茫。

    下了雪后,天情每天都去雪峰山上面看雪,看得寂寞如雪。唐素欢经常也跟着去,但是他发现自己上不去,经常上到一半就上不去了。因为天情是从他掉下来的地方上去的,他的轻功根本上不去,每次只能看着天情凌空而上,自己却只能在下面仰望。

    唐素欢对着天情的背影暗暗发誓,他一定要用轻功登上这雪峰山,于是他去玄微洞寻找轻功身法,终于让他找到了凌空飞雪和梯云纵的轻功身法。

    凌空飞雪为天山派所传,当年天山派祖师开山立派所创的轻功身法,借助凌空踏雪的微弱之力,提气纵身,飞身上山,此身法需要一定的轻功基础的人才能练成,否则难于登天。

    唐素欢拿到两本轻功身法后,日日在雪峰山下苦练,日日望着天情飞身而上的潇洒背影痴心若狂,终于在一个月后,他能登上雪峰山的半山腰处了。这让他惊喜不已,他将这个消息飞奔着告诉他的每一个师兄,有的没有回应如天情,有的回应是淡淡的如玉楼,有的给予赞扬如夕寒,没有人对这个年轻的师弟贬低。

    萧逸还带着素欢跑到雪峰山下去试了一试,虽然自己的轻功还算可以,但是这雪峰山却连一半都上不去,这让萧逸感到很没有面子,自己是五师兄,竟然连雪峰山的一半都上不去,但是他马上就给自己找到了上不去的理由,自己练的是八步赶蝉和柳絮身法都是平地上的轻功,都不擅长于攀爬。

    素欢还在坚持苦练轻功,力求总有一天能够飞上雪峰山,一览美景。

    温夕寒还在练着剑法,剑天也在练剑,除此之外所有人都在练剑,除了十三在练轻功,天情在看雪。

    温夕寒还是很快就学会了一套剑法,如今晴空剑法他已经完全会了,夕寒经常找其他人练剑,学会一套剑法后,便去找人切磋一番,有时候是剑天、有时候是师父、有时候是戚无,每学会一套总会去切磋一番。

    戚无这样评价夕寒的剑法,不够男人味,太过温柔,没有杀气。夕寒只是笑笑而过,并不放在心上。风雪老人也说夕寒的剑中缺少了一些东西,所以他就算学剑法很快,但是同样的剑法,别人用起来夕寒必败。

    剑天正在潜心专研一套属于他自己的剑法,他糅合了七八种剑法,想创一套轩辕剑法,他曾去请教风雪老人,风雪老人只说了这样一番话:“剑天,自创剑法这种事情,以你的资质,完全没有问题,但是你要创怎样的剑法是防身用的剑法还是杀人用的剑法抑或是天下求败的剑法”剑天带着这样一些问题离开了,整天将自己关在玄微洞中,潜心专研他的轩辕剑法,十三个师兄弟中,夕寒剑法最好,剑天偶尔找夕寒讨教一下剑法。

    其他人都在专心练剑,但是老七雷清玄就不仅仅在练剑,他是封刀挂剑雷家的人,他连剑同时也练刀。雷清玄自从看了夕寒的那一招令人惊艳的“地狱雷霆”之后,心中一直想创一招那样厉害的刀法,苦心孤诣地潜修了三个月后,清玄终于创出了一招和地狱雷霆一样惊艳的刀法“修罗乾坤”。清玄练成之后,找夕寒切磋,夕寒听说老七根据自己的地狱雷霆创了一招新刀法,很高兴便接受了挑战。

    雪峰山下武场内,清玄和夕寒即将开始一场切磋,所有的人都来观看这场比赛,除了天情一早就上了雪峰山,哪怕此时雪峰山已经没有雪了,但是雪峰山上的冰层是不会消融的,天情每天呆在冰天雪地的雪峰山上。

    夕寒用剑,清玄用刀,两个人在场中站着,敛神,清玄道:“师兄,让我看看是你的地狱雷霆厉害还是我创的修罗乾坤厉害”。说完便动了,风一样的速度向夕寒掠去,刀在身后拖着,夕寒剑斜向后握着,蓄力,也向清玄奔去,两人刀剑一交锋,仅仅一个照面便快速地分开了,不做过多的纠缠。几个回合下来,两个人不分上下,各自都没有占到上风。

    清玄眉峰一抖道:“师兄,拿出你的地狱雷霆吧,我要用修罗乾坤了。”

    夕寒精神一振道:“就等你用新的招式了”

    两个人神情凝重,各自都在调整自己最好的攻势,随时准备出击。清玄一声清啸,率先发动了攻击,人刀成为一线,竖刀指天,双手握刀,刀光艳艳,那一刀带着风雷怒吼之声,划破虚空之势,连人带刀一起劈向了夕寒。这一刀劈下去,如果这一招夕寒没有接住,那么夕寒肯定会被劈成两半,但是这招显然不好接,接不住就去了修罗地狱,接住了将会是另一种风云乾坤。

    到底夕寒接不接得住呢其他人都在想这个问题,这样霸道而又凌厉的刀法夕寒能否用手中的剑接住但是夕寒竟然不去接,众人都为夕寒捏了一把汗,只见夕寒手握碧霄迎向了刀锋,一招地狱雷霆呼啸而出,剑锋斩向苍穹,划破云际。刀剑在半空中相遇,溅起一阵火花。

    众人一片叫好,为这一刀之势,为这一剑的神韵。

    但是场中的明显还没有完,清玄第一招被挡住了,马上出第二刀,顺势一个翻身又是一刀斩下,这一刀声势更增,刀锋来得更快,仿佛无坚不摧,这一刀更难接住。夕寒见变招已经来不及了,便以不变应万变,剑在半空继续向刀锋迎去,刀剑相交过后,夕寒衣服下摆被划了一个长长的口子,清玄的刀已经崩断了,断成了两截。

    夕寒看着自己被割裂的衣服道:“我输了,你的新招式霸道无比,一般人能接住第一招便已很不错,第二招更是难接,我的地狱雷霆自愧不如,你的一招之后更有一招,比我的更高明,要不是碧霄够锋利,恐怕断的就不是衣服了。”清玄道:“我没有控制好力度,一出手便不能停下,师兄别介怀。”夕寒淡淡一笑道:“怎么会呢,你赢了我很高兴,怎么会怪你。”

    这时在一旁观看的侍良说了一句:“七师兄用的是刀,为什么不找同样用刀十师兄的切磋一下”这句话一出,清玄心动了,迫切地想找天情切磋一下,看看自己的新招式到底到了什么地步。

    素欢道:“可是十师兄在雪峰山上,谁能上去把师兄喊下来”众人一听,愣了,好像除了师父都上不去,这时,子越站出来了,笑着道:“上去将天情请下来就交给我吧。”于是转身,对着峭壁,一掠身便上去了,用了梯云纵、八步赶蝉、柳絮身法、凌空飞雪、燕子穿云纵等轻功一盏茶的时间已然快上到山上。

    众人都看得惊呆了,没想到老六的轻功如此之好,特别是素欢,他望着子越潇洒的背影越来越羡慕,同时也在心里坚定了要把轻功练到极致的决心。

    半个时辰后,子越便带着天情下来了,子越微笑道“我已经将天情请下来了,事情我都和他说了,天情已经同意这事,七师弟,你可以和他切磋。”

    天情随意地站着,依旧是那副冷冷地表情,看不出欢乐悲喜,也无欲无求,只是冰冷而已。清玄拿了两把朴刀,扬手给了一把天情,看到天情那冷漠的样子,完全不将自己放在眼中,心中略有不悦,冷冷道:“请十师弟赐教”。

    说完便出刀了,出招便是“修罗乾坤”刀势比之前更加凌厉,带着风雷咆哮声向天情席卷而去,仿佛要将天情吞噬一般。天情一直站在那里,没有动,眼看天情要被劈中,但却在刀锋离天情头顶不到一尺的时候,天情突然不见了,从刀锋下不见了,天情急速向后退,刀锋下来的时候,天情早已经远离了,清玄一招落空,心中一声怒吼,紧着第二招“修罗乾坤”又跟上了,同时步子向前冲去。这一下,天情向后退再也变不了了,但是天情不退反进,刀刚刚劈出去,天情已经来到了清玄眼前,这样就形成了天情自己撞向刀锋的情形。清玄叫了一声,来得好,可是天情又不见了,这次是彻底消失了,眼前已经没有人,清玄不知道天情怎么消失的,其他人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天情一个蛇影潜行变绕到了清玄的背后。清玄心中大为震惊,刀势一偏,还没有来得及发第三刀,刀势已经收不住了,刀砍到了地上,地上被砍出了一道深深的缝,清玄暗惊道不好,收刀,转身,只见天情站在他的身后,面无表情地站立着。 :\\

    突然天情将刀举起来了,众人心想,天情要攻击了么清玄转身刚看见天情的刀,天情便已经发动了攻势。天情人刀成为一线,斜刀向空,单手握刀,刀光冷艳,那一刀带着风雷怒吼之声,划破虚空之势,比起清玄的攻势有过之而无不及。不对,等等,这一招不是清玄的“修罗乾坤”么天情怎么会但是场上的人已经没有时间来想这个问题了。这样凌厉的“修罗乾坤”劈向了清玄,清玄能避过么

    清玄发现自己根本避不过,来不及闪避,只能硬接,扎稳马步,横刀向头顶一格。天情一刀带着开天辟地之势,风吼雷啸地劈向了清玄,众人都在想,天情能不能控制住刀势清玄能不能接下这一刀不然恐怕清玄大事不妙。

    天情那开天辟地的一刀就这样带着风雷怒吼劈在了清玄的刀锋上,刀锋相碰的一刹那,听见一声清脆的响声,有一把刀断了。清玄只觉得刀锋相交的一霎那,如同千斤巨石砸在自己的刀锋,自己虽然扎稳了马步,但是这一刀下来,自己的马步形容虚设。

    但是一刀过后,天情并没有停下,第二刀以更快的速度来了,清玄举臂想去格挡,但是他发现,自己的整双脚和整双手都已经麻痹了,根本动不了了。清玄心中一阵绝望,刀势越是霸道越难停住,自己都控制不了修罗乾坤,天情比自己还要凌厉的刀势怎么停得下来。可是事情往往出乎你的意料,清玄本以为会被劈成两半,但是刀锋在他头顶三寸处稳稳地停住了,刀竟然停住了竟然停住了

    清玄使用“修罗乾坤”都不能随心控制,但是天情竟然那样精准地让那样凌厉的攻势停住了这让所有的人深深吸了一口气,天情只看了清玄用了一遍“修罗乾坤”,竟然用得比清玄还好,而且还好很多,好了几个层次,不仅仅如此,天情能够看出清玄的破绽,并利用这一点去攻击,这才是真正让其他人叹为观止的地方。

    清玄看着天情还是那一副雷打不动的冷漠表情站在那里,刀早已经被天情扔在一边了。清玄低下头深受打击道:“我输了。”这时天情开口说了一句:“用你的招式打败你,算不上什么。”用别人的招式打败别人这已是一种很了不起的功夫,但是在天情的眼里竟然算不上什么,天情这句话让众人内心一阵波澜不已。

    天情说完这番话,便转身,继续上雪峰山上去了,留下一群师兄弟在那回味着,思考着刚才的战斗。一直在旁观的风雪老人,脸上满是欣喜的色彩,天情果然和他预想的一样厉害,这些年天情的武功一直在进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