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十九章 天下有雪楚天情

第十九章 天下有雪楚天情

 热门推荐:
    清玄就这样败了,惨败,败得彻底,败得一点尊严都没有。被别人用自己新创的刀法打败了自己,还败得那样没有还手之力。这根本是练武之人的奇耻大辱,更何况是心高气傲的,在江湖上被誉为雷门雷清四杰的雷清玄,他的自傲完全被楚天情击得粉碎,而且还是被狠狠地痛击。

    清玄一个人呆呆地留在武场上,其他人都散去了,夜深的时候,他一个人待在武场内,掩面痛哭。他不甘心就这样败了,他要讨回尊严,他要去练武重新挑战楚天情。

    于是他去找了风雪老人,在风雪老人的房间内,风雪老人道:“我知道你今晚会来,我一直在等你。”清玄默然道:“师父,我想变得更强,我想打败楚天情,求你帮我。”风雪老人道:“我能使你变得更强,但是至于能不能打败楚天情这个难说,这个主要是看你个人的修为和你武学的高度。”清玄沉默,半响才道:“师父,难道就没有速成的方法么”风雪老人摇头道:“武学从来没有捷径,都是靠一分天份、二分悟性、二分机遇、五分努力、你如果想打败楚天情,你只有比楚天情更加努力千百倍才行。”清玄默然道:“师父,徒弟明白了。”

    十天后的早上,楚天情照旧早上去雪峰山,但是在山下武场的时候,他被轩辕剑天截住了。楚天情正要上山,轩辕剑天收一伸便挡住了楚天情的去路,轩辕剑天道:“楚天情是吧你是师父的爱徒,师父看样子最喜欢你了,连对你的称呼都不一样,你对我们这些师兄好像都一副不屑搭理的样子,怎么说我们也是你的师兄,你对我们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难道没有人教你么”

    楚天情眼皮都没有抬,看都没有看轩辕剑天,非常冰冷的语气道:“没有。”这下子彻底惹怒了轩辕剑天,楚天情这一句没有不仅仅是让他颜面扫地,而且还是一种挑衅。这下子触动了轩辕剑天的逆鳞,他怒了,真的怒了,他决定用他新创的轩辕剑法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十师弟,至于是不是十师弟,至少在轩辕剑天眼中是的,所以他决定教训一下楚天情。

    当时轩辕剑天找上楚天情的时候,清玄早已经在玄微洞里查阅武学,在场的只有每天早起练剑的十一萧龙健和练轻功的十三唐唐素欢,戚无和侍良都在玄微洞里,其他人都还在来的途中,萧逸还没有起床。

    当时轩辕剑天和楚天情剑拔弩张,十三则希望两个人打一场,他好看一看楚天情的功夫,龙健比较敦厚,于是他上前劝阻道:“二师兄,这样不好吧,十师兄有没有得罪你,而且师父还说了我们要团结,互亲互爱。”轩辕剑天吼道:“你给我闭嘴,我是二师兄,师父和大师兄不在这里,我说了算。”这一下子龙健没有话可以说了,只能在心里干着急。

    夕寒等人正在不慌不忙地想武场走来,一路上有说有笑的。

    轩辕剑天冷冷地盯着楚天情道:“你的天赋是厉害,但是我不会像老七那样大意的,让你有还手的机会,然后让你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手法来对付我。”楚天情从旁边的兵器架上随意拿起一柄剑,楚天情目光复杂地看着轩辕剑天,那一瞬间在楚天情的眼中没有看见生命的迹象,如果有人细看,他会发现轩辕剑天在楚天情的眼中与一个死人无异,楚天情的目光是那样的死寂,冰冷,冷得像是六月飞雪,死寂如同千年古墓。如果轩辕剑天有看见楚天情冷寂的眼神,他就会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取胜,自己一开始已经输了,比清玄还输得彻底。

    说完轩辕剑天开始行动,以最快的速度向楚天情掠去,楚天情将剑指向轩辕剑天,站立不动,单剑直入,没有一丝花哨。眨眼间轩辕剑天和楚天情已经交手了二十三招,轩辕剑天心创的轩辕剑法剑势凌厉快捷,利用敏捷灵活地反应能力,避过楚天情的剑招,但是自己的剑连楚天情的衣角都沾不到,轩辕剑天一击不成,气势尤盛,第二轮攻击已然发动。

    轩辕剑天第二轮攻势发动后,夕寒等人刚到武场,龙健见大师兄来了,赶紧过去将事情的缘由和夕寒他们原原本本复述了一遍。夕寒听完后皱眉,让他们停下来恐怕是不可能的事情,轩辕剑天的性子可不会听自己的,既然劝不住,还不如看看他们两个人比武,于是他做了个决定:“龙健,你去玄微洞请其他的师兄过来,唐素欢你去喊萧逸过来,说二师兄正和楚天情师兄比武。”

    唐素欢和萧龙健一溜烟便去喊人来观战,温夕寒等五人则专心致致地观看这难得的一战,他们都想见识一下剑天新创的轩辕剑法。不一会,十一个人全部到齐了,都在观战,看的最仔细的是雷清玄,看得最用心的是侍良,不看都觉得谁会赢的是江子越。

    轩辕剑天第二轮一口气抢攻了四十八招,完全没有给楚天情一口喘息的机会,招招来势凶猛,令楚天情忙于应付,完全不给楚天情反攻的机会。因为轩辕剑天知道,一旦让楚天情腾出时间来反攻,就意味着自己已经输了一半,绝不能给对手喘息的机会,因此轩辕剑天招招都是攻招。

    从床上被叫来观看的萧逸看着场上的局势问夕寒:“大师兄,你赌谁会赢”夕寒沉思了一会道:“从现在场上的形势看,虽然轩辕剑天招招抢攻,但是楚天情完全没有处于下风,轩辕剑天的抢招都是玄微洞中的武学,他新创的轩辕剑法还没有用出来,虽然楚天情和清玄站过一场,但是楚天情的实力我们没有人知道,所以他们的胜负五五分。”

    在一旁的玉楼说:“我认为天情会赢”子越也道:“我也看好天情”于是众师兄弟开始议论谁会胜,最后,玉楼、子越、倾城、唐素欢认为楚天情回赢。而萧逸、羽霄、龙健、侍良认为二师兄轩辕剑天会赢。夕寒、戚无、清玄都表示现在两方都有机会赢,这下子两人的支持都是一样的,那地哪一个会赢呢

    武场内,两人的打斗如火如荼,各不占上风,平分秋色。第四轮快攻过后,两人分开了,轩辕剑天没有继续发动攻势,他和楚天情相距三丈远,冷冷地看着楚天情,一字一顿道:“我要用轩辕剑法将你打败,灭掉你不可一世的傲气。”

    轩辕剑天要施展轩辕剑法了,观看的众人呼吸都开始紧张起来了,全神贯注地观看着场内。

    此时场内,轩辕剑天衣袂猎猎,无风自动,目光狂热而兴奋,场内流光色彩围绕着轩辕剑天周身,轩辕剑天如同剑侠一般,英姿飒飒。场外的人无不看得目惊口呆,旋即,戚无马上喊出来了:“围绕二师兄的流光那是剑气,二师兄竟然已经练成了剑气”,这一句话如同在众人心中仍下一颗炮弹一样,众人都震惊了,二师兄竟然已经练成了剑气。

    反观楚天情,楚天情剑还是那么随意握着,眼睛却望着远处的雪山和晴空,掩饰不了的落寞的难过,难过得仿佛就要哭了,完全没有看对手,身旁静得一丝风都没有,和轩辕剑天形成鲜明的对比。

    轩辕剑天看着楚天情竟然没有看自己,心中的怒火更加炽盛了,他的剑气流动的更加快了,如狂风般怒吼着冲向了楚天情,轩辕剑天出手便是一招“龙游四海”整个场内都是轩辕剑天的剑影,楚天情被完全包围在剑影之中。楚天情面对着漫天剑影,毫无所动,眼看剑影正在缩小将要将楚天情吞噬,楚天情身子向前轻轻一飘,递出一剑,一剑便刺中了轩辕剑天的剑锷,漫天剑影马上变消失了。众人为楚天情这一招齐声叫好。

    轩辕剑天见一招不成,左手竖指为剑,快速打出三十六道剑气,封住了楚天情二十四大要穴和十二个退路,让楚天情退无可退。楚天情不避也不退,他硬接,他收剑,化圆为方,剑在身前舞出一个密不透风的圆,轩辕剑天的三十六道剑气没有一道能够穿过楚天情剑舞的屏障。

    剑气的攻击失去作用,还没有等众人回过神来,轩辕剑天新的一招已经攻向了楚天情“长虹贯日”轩辕剑天整个人和剑成一线,仿佛他就是剑,剑就是他。轩辕剑天告诉旋转着但是同样也非常快地刺向楚天情的胸膛。眼见这一招楚天情已经没有时间闪躲了,楚天情要怎么接呢只见楚天情横剑在胸,轩辕剑天的一剑不偏不移地刺在楚天情的剑身上,剑身有了裂痕,像蜘蛛网一样的裂痕,但是楚天情有没有受伤答案是没有,楚天情早已经将所有的力道转移到地上去了,于是地上出现了一个三尺远的坑,楚天情竟然被这一招退了三尺,可见这一剑之威力之大

    轩辕剑天的攻势全部落空,轩辕剑天决定用第四招“轩辕剑天”,以自己的名字来命名的剑招。“剑满天下,血荐轩辕”这一招一出,风云为之变色,这一招之威,不亚于雷电之厉,这一剑是断断接不下的。只看见眼前都是剑,有的是剑气形成的,有的是真剑。无论是剑气还是真剑都足以令人致命,众人为楚天情捏了一把汗,这样的厉害招式要是接不下来,楚天情便横死当场了。 、生

    只见楚天情飞身直冲而起,冲出了剑影,但是空中还是剑影,到处都是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剑,楚天情在半空中翻身,突然楚天情手中充满烈痕的剑爆炸开了,炸成了万千点白光,这万千点白光将整个世界的剑影给打消失了,只剩下轩辕剑天手中一把剑和楚天情手中的一个剑柄而已。

    楚天情用内力注入剑中将原本已经裂痕满布的剑引爆之后,轩辕剑天原本要攻出的血荐轩辕便攻不出去了,必须将这些星星点点打飞,因为哪怕被这些星星点点击中那也是非常致命的。于是轩辕剑天便缓了一缓。

    高手过招,一个眨眼便已经足够死很多次了,更何况是缓了那么一缓。在楚天情落地的时候,轩辕剑天的剑已经递到楚天情的胸前了,但是他的脖子剑突然惊起的寒意,原来在楚天情还没有落地之前,楚天情的剑柄便已经到了轩辕剑天的脖子了。轩辕剑天的剑便在也没有刺下去了,剑颓然掉了下来,轩辕剑天缓缓地下了头,极为受挫。旋即轩辕剑天抬头,眼里不屈的光芒闪动着,对楚天情道:“你最后一招叫什么”楚天情的回答是“天下有雪”。

    轩辕剑天的轩辕轩辕剑天被楚天情的天下有雪给破了,轩辕剑天输了,输的比清玄还惨,输掉了他所有的骄傲。清玄这时候特别能够明白轩辕剑天的心情,感同身受,十天前被打败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清玄此刻最了解轩辕剑天的心情,上前拍了拍轩辕剑天的肩膀道:“二师兄,胜负不过是兵家常事。”

    这时,楚天情击败轩辕剑天后边准备离开,夕寒喊了一声:“楚天情师兄,请等等,我还有些话要说。”楚天情听到这句话后,便停下来脚步,静静看着夕寒。众人对夕寒这一句楚天情师兄都感到疑惑不解,除了子越,为什么大师兄会叫排名第十的楚天情师兄众人都在等夕寒继续讲原因,夕寒对楚天情坦然道:“楚天情师兄,按理我叫你一声师兄也是应该的,你八岁就已经是师父的入室弟子,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早,你本来就是我们所有人的师兄,叫你师兄很应该,要不是你十三岁下山,恐怕我还不是所谓的大师兄。当年就是因为你下山后,师父倍感寂寞孤独,所以才在江湖上发出消息说要收徒,我一时间运气好第一个找到了,便成为了现在的大师兄,于情于理都应该叫你师兄。”

    楚天情冷冷道:“师父说我第十那么就是第十,说你是第一你就是第一”,说完便转身离开。夕寒马上道:“我也想和你比一场,十天后还是这里,你接受吗”楚天情的仿佛完全没有听见似的,一个纵身便飞身直上雪峰山。

    众人一下子全明白了,师父为什么那么担心和重视楚天情了,原来他才是师父的入室大弟子,而且是从小便在师父旁边待了五年才下山的。他们之中入谷时间最长的夕寒不过是三年而已,楚天情一个人和师父呆了五年,其感情可想而知,难怪师父对楚天情那么好,态度那么温和,那么慈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