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十章 那一低头的娇羞

第二十章 那一低头的娇羞

 热门推荐:
    楚天情走后,众人还留在场内,众人对天情其实是大师兄这个事实还没有完全缓过来。倾城道:“大师兄,天情的事你再给我们细说一下吧”夕寒似乎有点疲倦,便道:“子越,天情的事,你也知道,就你来说吧。”

    夕寒发话了,子越便只好说了:“天情五岁被师父看中,八岁进入师门,十三岁便学完了玄微洞中所有武学,武功心法、轻功暗器、毒药医理、诗书器乐等全部都学完了,有的学得好,有的学得差,只学感兴趣的,只要是天情感兴趣的他都学得很好。天情在武学上喜欢用刀枪剑,具体天情用什么最厉害这个还不清楚。天情十三岁便学成下了山,天情用了五年便将师父五十年学的东西学完了,师父说天情的天赋是几百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由于天情下山后,师父不习惯没有天情的日子,过了两年,倍感寂寞,于是在江湖上发出消息说要收徒,于是我们便能够来风雪谷拜师学艺。

    众人听了这番话后,全都不可思议,萧逸不相信地问:“那个天情真的有那么厉害五年就将玄微洞中的东西全部学完了”子越点头,萧逸脸上只剩下震惊了。戚无说了句:“那我们是应该叫他十师弟还是大师兄”众人全都看向夕寒,等夕寒的决定。

    夕寒一阵头疼道:“这个真的不好说,按理他是大师兄,可是如果喊他大师兄,我们九个就全部乱了,他之前说师父说他第十他就是第十,这个真的不好定,谁有更好的方法”素欢举手道:“我有一个提议,不如我们十三个师兄弟结拜吧这样都叫他十哥这样是不是很好”

    萧逸面露难色道:“结拜到是个好点子,但是十哥这个叫起来着很别扭啊,明明是第十但是叫十哥,这会不会不合常规”

    狄玉楼道:“我叫十哥没有问题”,萧逸高声抗议道:“四师兄,你没有问题,我有问题,我叫不出来,怎么都是感觉怪怪的”场上也有人赞同萧逸的话。夕寒眉头舒开来道:“愿意叫他十哥的就叫十哥吧,不愿意的就叫老十吧。”

    这时侍良开口了:“为什么不叫十少呢大师兄是大少,二师兄二少,依次类推,天情十少,然后素欢是十三少,这样的叫法岂不是更好”萧逸一拍侍良的肩膀道:“好提议,那我就是五少了,嘿嘿,我是逍遥五少,哈哈,没想到侍良你竟然能想出这么好的点子来真不愧是我苏萧逸的师弟。”众人对萧逸自恋的话丝豪不以为然,朱羽霄听到结拜后感觉血液有燃烧的感觉了,他迫不及待地问:“我们什么时候结拜呢”

    夕寒看了看场上情绪低落的剑天,然后道“十天后吧,就是我和天情比武的那天,我们十三个人结拜,你们看怎样”众人道:“大师兄定了就好,我们听你的”,于是十二个人便欢欢喜喜地散了,各自忙自己的去了。顾倾城还在忙自己的倾城剑法,总觉得差了点什么,清玄和剑天去翠薇湖边练剑了,其他人有的去了玄微洞,有的再武场,有的去后山,都做自己的事情去了,只有天情还在雪峰山上不知道在干什么。

    过了几天,谷中突然间热闹起来,因为风雪谷有客人来了。

    神无心带着爱徒杨樱爱来拜访风雪老人,谷中因此而热闹起来。杨樱爱并没有穿男装,而是一身黛绿色的淑女装,恰似一朵水莲花。但是杨樱爱动起来却不像弱柳扶风,恰似动若疯兔,和身上的一身淑女装完全不相衬。

    那天早上狄玉楼就在离谷口不远处的地方吹着笛子,一曲婉转动听的青山绿水和这风雪谷的美景想得益彰。玉楼就在那块巨石上面吹着笛,笛声在谷中回荡着,连出来觅食的小兔子都停在玉楼身边听着玉楼吹笛。

    杨樱爱听到师父说要带她去风雪谷看望老朋友,心情大好,在神无心的带领下进了谷。一路上蹦蹦跳跳的,活像一只小兔子,但是这只小兔子是如此的可爱,看着她开心的样子,仿佛自己也会跟着快乐似的。春风绿水更加衬托出杨樱爱的美,美得如此清新,令人心旷神怡,无意间自己心都会被杨樱爱给吸引出来。

    杨樱爱正在欢笑中,忽然听见一阵悠扬婉转的笛声,便停下了,樱爱被这笛声给吸引住了,忍不住便向笛声的方向走去,走着走着便来到了玉楼吹笛的地方,此刻玉楼也仿佛感觉道了什么,心有灵犀似的,将笛子放下来了,玉楼这一抬头刚好看见杨樱爱正盯着自己看。杨樱爱一见对方抬头,原来是玉楼,很奇怪的,按常理杨樱爱应该是大叫道:“嗨,是你在吹笛啊”但是这次,她却真的像个淑女一样,小声地用只能自己听见的声音低头羞涩道:“原来是你。”要是神无心看到了杨樱爱羞涩的一面,一定会认为自己瞎了,自己的那个女徒弟也会羞涩打死他他也是不相信的,但是事实上,杨樱爱还真的羞涩了,杨樱爱那一低头的娇羞,如同水莲花般的开落,说不尽的温柔。

    玉楼看见了杨樱爱,心跳蓦然间便骤然加快,不再像之前那样平静如水,整个心湖都在沸腾,“她来了,我竟在这里看见了她,这不是梦吧”特别是在杨樱爱低头的那一刻,玉楼醉了,整颗心都醉了,醉在了杨樱爱那娇羞的温柔中。玉楼的眼中满是柔情,温柔仿佛要溺死人一般,但是如此美好的画面因杨樱爱的一低头的娇羞而形成,也因那一低头而破坏。

    杨樱爱一低头的瞬间,脸上飞起了红霞,手指在互相绞动着,仿佛要绞断似的。突然间杨樱爱看见兔子,原本美丽的画面被破坏殆尽了,杨樱爱大叫起来:“啊,兔子,兔子”自己一边叫一边跳,其实自己比兔子还兔子。原本在听笛声听得入神的兔子因为这一声呼喊,而被惊醒,赶紧逃窜,杨樱爱见到兔子逃跑了,便朝兔子扑了过去。

    正好神无心此刻跟上来了,刚好看到杨樱爱扑身抓兔的一幕,一阵头痛不已。进谷之前专门对她说了要去见一位老朋友,希望她淑女一些,还特意给她买了一套淑女水云袖裙,结果没有走几步,便原型毕露,活脱脱出笼的兔子。

    兔子虽然跑得快,但是杨樱爱可是女侠,还动若疯兔,三下五除二便被杨樱爱当场抓住了,杨樱爱抓住兔子后,提着耳朵,用食指点着兔子的耳朵道:“让你跑、让你跑、让你跑,还不是照样被我抓到,哈哈”樱爱爽朗的笑声传到玉楼的耳中,玉楼觉得非常悦耳,神无心就觉得耳朵都快被折磨得不行了。

    杨樱爱指点兔子的这一幕看得神无心脸上直抽搐,但是玉楼却是截然相反,玉楼很享受杨樱爱点兔鼻这一幕,玉楼越看越发觉得杨樱爱可爱,玉楼甚至想一直这样看下去。玉楼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整颗心都要跳出胸口,脸上的笑容从杨樱爱一低头开始就一直没有停。

    玉楼跳下巨石,嘴角含笑地着对樱爱道:“樱爱,你怎么来了”其实他们只见过一次面,但玉楼却感觉他们已经见过千百次面似的,一开口便是极为亲昵的樱爱。杨樱爱正在点着兔子的鼻子,听见玉楼问自己,才发觉他已经下来了,那一刻听见玉楼温柔的声音,杨樱爱突然就紧张起来了,将兔子抱在胸前,不敢直视玉楼的眼睛,仿佛那双眼睛是一个令人沉溺的深渊似的,樱爱低头小声道:“我是跟着我师父来看他的老朋友的,没想道在这里遇见了你。”

    神无心突然看见樱爱这一幅娇羞的模样,当场就差眼珠子模样掉下来了,整个人都石化在那了,他全身颤抖,这是真的么我那个祖宗竟然还有娇羞的一面我是不是在做梦

    狄玉楼疑惑道:“你和你师父来看老朋友莫非你师父和我师父是好友”樱爱小声道:“这个我也不知道,要问我师父,他就在我后面。”樱爱转身便看见石化在那的神无心,指着神无心道:“那个便是我师父神无心。”玉楼向前走到神无心面前行礼道:“晚辈狄玉楼向神前辈请安,晚辈狄玉楼向神前辈请安”玉楼连说了两遍才将石化的神无心唤醒过来。

    神无心回过神道:“你是谷老头的徒弟”狄玉楼道:“我是家师的四徒弟”,神无心的心思明显还没有从之前的震惊之中转回来,对玉楼道:“你带我去见你师父”。杨樱爱没有发现师父和平时有些不同,神无心神情恍惚,显然还在想着之前樱爱娇羞的画面。

    玉楼领着樱爱和神无心向风雪老人的住的风雪阁走去,一路上玉楼为樱爱介绍风雪谷的美景和人物,一路上有说有笑的,樱爱才恢复本来的模样。神无心跟在后面,看着玉楼和樱爱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突然觉得眼前这一对人就是一对小情侣,他突然间闻到了一骨酸酸的味道,一番检查,他发现那酸味竟然来自自己的身上,自己竟然吃醋这是不可能的事情,神无心马上便否定了这个想法。

    狄玉楼和杨樱爱一路走着笑着,樱爱有时候笑得前俯后仰,完全不像个女子,这样才是樱爱的本色。神无心黑着脸跟在后面,心中想着,女大不中留啊,唉,这过不了多久我就得成孤家寡人喽。

    狄玉楼道:“我们十三个师兄弟准备明天结义,结拜成兄弟,你来得刚巧,刚好可以看到我们结拜。”樱爱两眼放光道:“结拜啊,那一定很好玩,你和我仔细说说呗”说完便一只手挽上了玉楼的肩膀,樱爱到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的,玉楼的表情开始不自然了。表情更丰富的是神无心了,他在后面看见樱爱突然将手挽住前面那小子的肩膀,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这妮子还记不记得她是个女的,她旁边的可是个男的,神无心想到这里,就一阵摇头,这丫头这样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只能怨自己啊,神无心仰天长叹,都是自己的错,不该将樱爱当男孩子来养。

    走了一炷香的时间,三人便走到了风雪阁,玉楼一拱手道:“前辈,家师就在里面,容我通报一下。”神无心大手一摆道:“不用通报了,我们直接进去就行了,我才不搞那一套”,说完便大喇喇地进了风雪阁,一边走还一边喊:“谷老头,我来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