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十一章 大结义

第二十一章 大结义

 热门推荐:
    风雪老人正在风雪阁内指导轩辕剑天武学上的疑惑,突然便听到了神无心那大嗓门,风雪老人一转身,便看见了满脸笑容的神无心,风雪老人有点惊喜道:“老头子,你怎么今天有空来看我”神无心道:“我可是每天有空的,虽然我上一次来看你是十年前,那是因为我忙嘛,大侠我忙着惩恶扬善,还要管教徒弟,哪有空啊,这不一有空闲就来看你了”玉楼和樱爱在后面正在慢慢交谈着,慢慢走。

    轩辕剑天在一旁疑惑道:“师父,这位前辈是”风雪老人笑道:“我还没有给你们引荐,这位是我二徒弟轩辕剑天,那位是我四徒弟狄玉楼”风雪老人指着神无心道:“剑天、这位是二十年前名动江湖的拳掌双绝七喜前辈,现在叫大侠神无心。”此时玉楼和樱爱正并肩走进来,风雪老人指着玉楼正要介绍,神无心早一步道:“那个我路上已经认识了,就是他带我过来的,虽然我知道怎么走。他旁边的那个是我的徒弟杨樱爱,你把她当个男孩看就行。”

    樱爱听道神无心的这番话,不满了,冲上来便凶凶地道:“死老头,你说什么,把我当男孩看就行了,我明明是个女孩子,虽然不淑女,但还是个女孩子。”樱爱这一说,风雪老人便笑了,很久没有看到这样明朗的女孩了,风雪老人这么一笑,整个房间的人都笑了,玉楼在轻轻地笑,只有樱爱苦着一张脸,狠狠地看着众人,尤其是神无心。樱爱问玉楼:“我出糗的样子很好笑么”玉楼温柔道:“无论你怎样我都是一欣赏的目光来看的,我只看得见你的美,其他的全都看不见。”

    玉楼这一番话说得含情脉脉,听得樱爱脸色绯红,满脸红霞,说了一声:“我不和你们一起了,都欺负我”便一溜烟跑出去了,玉楼见状道:“我去跟着她,以免她出事情。”留下风雪老人和神无心两个人面面相觑,而后两人非常有默契地一起笑了起来。

    风雪老人:“你这个女徒弟有点意思”

    神无心:“你的徒弟也有点意思”

    两人同时哈哈大笑,两人坐下来便聊了起来,剑天在一边旁听。

    风:“你怎么突然想跑我这来,还带个徒弟来”

    神:“这丫头在外面到处惹事,被铁面追捕,我就想着把她带到你这来,让她在这住一段时间,等外面风声过去了,再让她出去。”

    神:“天情回来没有,我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风:“回来到是回来了,只不过天情不再是以前天真无邪的天情。”

    神:“发生了什么事情”

    风:“天剑山庄被灭是一个原因,但是肯定还有其他的原因,他好像一点都没有要复仇的意思,我已经看不透他了,他曾问我心死了还能活么。”

    神诧异道:“不会吧,他变成了这个样子”

    风学老人痛心地点点头,神无心转而问别的问题:“你的徒弟们呢,让我看看都是哪些少年英雄。”风雪老人道:“他们都在忙自己的事情,改天吧,一时间难以叫齐,也不忙着这一时半刻”剑天开口道:“师父,前辈,明天就是个好时机,明天我们十三个师兄弟准备结拜,那个时候十三个人全部都到齐。”

    神无心诧异道:“你怎么有十三个徒弟了上次不都还是九个的么”

    风雪老人道:“上次回谷,顺路就收了三个加上天情就是十三个了。”

    神无心悻悻然道:“你可是收徒弟收上瘾了啊,我一个都已经嫌麻烦了。”

    风雪老人和神无心两个人在继续聊着,上一次匆匆一面没来得及细聊,这一次则是秉烛夜谈。

    樱爱出去后,玉楼也跟着去了,樱爱出风雪阁没多远,玉楼便追上来了。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样并着肩静静地走着,走到了翠微湖边,两个人便停了下来。樱爱望着湖面道:“你怎么不说话”玉楼笑如春风般道:“看着你,什么话都没有了,只想静静地看着你。”樱爱听了这话,脸马上就绯红了。

    男女之间说得最多的是废话,最爱说的也是废话,特别是热恋中的人,废话是相当多,一句话反复说个几遍都不嫌累得慌。同样,玉楼和樱爱两个人在湖边说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废话,其他人听了估计会疯,但是他们两个却乐在其中。

    第二天,在天情还没有上雪峰山之前,素欢便找到了天情,素欢道:“十师兄,今天是我们结拜的日子,大师兄让我来请你去结拜,让你晚点上山。”天情没有说话,继续睡觉去了。  . 首发

    在武场上,夕寒天情等十三个人全部在那里,有的表情兴奋,有的激动,有的是淡淡地笑,有的表情一如往常,只有天情是表情冷漠的,和这副画面格格不入。樱爱看到这个场面,也跳着表示要加入,给神无心一句话给说得无话可说了:“他们师兄弟结义,你去凑什么热闹。”

    一切物品准备妥当,十三个人依次对着神像跪下,所有人都念着结拜誓词,唯独天情什么话都没有说,嘴巴张都没有张一下。这一切,场外的风雪老人和神无心看得一清二楚,风雪老人和神无心交换了一个眼神,那是个你我都心知肚明的眼神。

    跪完神像,然后就是喝血酒,十三个人都割了,也都喝下去了,天情也喝了。所有结拜的程序,天情一句话都没有说,但所有该做的过程都做了,这一点又让风雪老人和神无心感到很奇怪。结拜结束后,神无心和风雪老人仔细讨论过天情在结拜中的表现,他们得出的结论是无法理解天情的想法,不能用常规的想法去想天情。

    结拜的时候主要的话都是夕寒来说的,其他人都是静静地听大师兄的讲话。夕寒最后道:“喝完酒后大家都是兄弟,大家以后想见就不叫师兄师弟,直接叫哥弟或几少这样叫。”众人纷纷表示赞同,连场外的杨樱爱都觉得“少”这个想法太好了,她在心里想着,那我的玉楼岂不是四少心中一阵窃喜,至于何时玉楼是她的了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等众人结拜完,风雪老人乐呵呵道:“你们结为兄弟,我很高兴,希望你们如同亲兄弟一样相亲相爱,团结一致。”又指着神无心道:“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位前辈,也是我的朋友,这位是“拳掌双绝神无心”神前辈,你们可以在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有机会要向神前辈讨教一下。”风雪老人介绍完神无心,一一为神无心介绍他的弟子。

    等所有事情完了后,天情准备离开,上雪峰山。夕寒留住了天情道:“十少,请接收我的挑战,虽然我不能赢你,但是我还是想看一看我到底到了什么地步。”天情本来要动的身子,停了下来,转身,面无表情地看着空气,没有看任何人,眼瞳没有聚焦。只听见天情从牙缝中蹦出来一个“好”字,这让夕寒略显诧异,本以为会有一点难度的,结果,一下子就答应了自己的请求。

    其他人对这两位大师兄的比武都十分期待,一个个的都打起十二分精神,看这样的一场难得的比武,风雪老人和神无心也在关注着,只有杨樱爱看比武的同时也看着玉楼,满心欢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