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十二章 人死影灭楚天情

第二十二章 人死影灭楚天情

 热门推荐:
    温夕寒一手拿着碧霄一手拿着夕影刀道:“这夕影刀是我专门向师父借的,碧霄是名剑,你是刀帅,也应该拿名刀夕影,当初你在谷中的时候最爱夕影。”夕寒正要将夕影给楚天情,但是楚天情却没有接,只见楚楚天情目光凝视着夕影刀道:“我用剑,不用刀,我的剑才是最厉害的。”

    楚天情此话一出,众皆哗然,刀帅厉害的竟然不是刀,那么刀帅的剑又到了什么地步剑天听见楚楚天情这句话,脸色连变三次,楚天情的剑法才是最厉害的那他和我比武的时候所用的是不是他的全力清玄的脸颊紧绷,十少厉害的竟然不是刀,那么他用自己的修罗乾坤一招败了自己,要是他用剑,自己能走得了半招么风雪老人一阵感伤,自己虽然和天情待了五年,但是现在竟然不知道他原来用剑是最厉害的,还想让天情将夕影刀传给他,看来自己大错特错了啊。其他人各有各的想法,有的震惊如子越,有的一脸的不信如萧逸就是不相信的,刀帅的剑比刀厉害,你信么,反正他是不信。

    剑天上前道:“十少,我这把英雄剑给你用吧”,楚天情什么都没有说便接了过来,然后便站立不动了,握着剑,身形笔直,低眉,一袭白衣,说不出的愁绪,眼神寂灭。夕寒拔剑在手,碧霄的光在晴空下青碧色格外温柔,夕寒目光温柔,和碧霄的剑光一样温柔,仿佛他不是来比剑的,而是来欣赏的。但是当夕寒温柔的目光对上楚天情寂灭的眼神后,夕寒的温柔消失了,只剩错愕,心中一凉,感觉自己已经输了,在气势上已经输了,夕寒心中明白,自己已经输了,对上那样寂灭的眼神后,自己就输了,虽然不知道输在了哪里,但是自己却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输了,来自心底的感觉。

    夕寒道:“十少,我要出招了,接招。”楚天情什么反应都没有,换作其他对手,早就因为被无视而大怒了,但是夕寒还是很温柔的目光,一招“空山灵雨”空中仿佛真的下起雨来,而这些雨全部都攻向天情,天情轻轻地向后飘了一丈,灵雨没有停下的势头,还是笔直向天情掠去,只要被任何一滴灵雨攻击到,楚天情就败了。

    楚天情退了一丈后,灵雨还是直追不止,楚天情挽了一个剑花,于是那些灵雨一滴都进不来了。风雪老人看着那个剑花,整个身体一震,嘴里喃喃道:“这招他竟然学会了”神无心道:“这招有什么厉害的不就是个剑花么”风雪老人道:“你看那个剑花,细看。”神无心又看了一眼道:“没什么稀奇的啊,不就是个圆么”风雪老人道:“这不是个圆,这是华山派三达剑中的仁剑震音扬啊,不过华山派已经百年没有人练成三达剑了,这本剑谱还是我做客华山时翻阅的,后来我记下来了,存在玄微洞中,我自己钻研了好久都没有找出眉目,我便没有学了,没想到,这天下第一守招天情竟然学会了。”

    众人听了这一席话,个个错愕,便问风雪老人缘由。风雪老人道:“华山派以剑法出名,只是剑法太多厉害,对学习剑法的人要求是天赋极高才能学会,华山派很多剑法都是名震江湖的绝世剑法如独孤九剑、三达剑、朝阳一字剑、五云剑法,这些剑法虽好,但是江湖人却不对此感兴趣。因为有些剑法由于对练武着资质要求过高,反而经常几代弟子没有一个人能够学会。因此大量弟子流失,又没有华山弟子在江湖上成名,华山派名气越来越弱,华山也因此而衰败下去,成为武林中不成气候的名派,虽然现在华山派人少,但是华山出来的人肯定是高手,而且还是高手中的高手,但是华山派的人很难出来一个,出来了都已经是白发苍苍了。因为华山派的剑法太难学了,经常有华山派弟子练一套剑法练了一辈子都没有练成,练成一套剑法用几十年是经常的事,所以华山派人才稀少,也有高手去华山派学剑,但是没有几个学成功的,当年有一个名剑柳师道自认为天质聪颖,于是上华山学剑,一学就是二十年,学的就是三达剑,剑没有学成,反而疯了,最后从华山绝壁上面跳下来了,华山派的剑法不是每个人都能学的。”

    众人听了这一席话,一片哗然,这个当今武林上没有名气的华山原来这么厉害么不过用一辈子去学一套剑法是不是代价太大了,有几个人能够承受得起

    楚天情一招仁剑震音扬让“空山灵雨”落空,夕寒又使出一招“落英缤纷”,依旧被仁剑震音扬守住了,夕寒决定变招,一出手便是一招巧妙无比的“东升西落”,当你看见剑还在你东边的时候,剑已经从西面落下了,这一招乃当年南海剑派的鱼飞卿创的,鱼飞卿四十岁的时候观看日出,看了三天三夜,忽然灵感所至,创出这招,用了三年使之完善。

    夕寒的“东升西落”一出,楚天情便守不住了,被只能移动,看得场下一片叫好,楚天情虽然动了,但绝对不是退守,而是进攻,发出了第一招攻势,楚天情剑锋一扬,身子揉进,然后手中剑化成二十四道残影,夕寒面对着二十四道残影,沉着冷静,打算继续使用东升西落,但是他已经找不到看不见楚天情了,眼前只有二十四道残影,于是,夕寒用“捕风捉影”,这还真的让他捉到了影子,不过影子却已经在他背后,楚天情静静地站着,背对着楚天情。夕寒大骇。楚天情是什么时候跑到他身后去了,而他竟然还豪无察觉,这让一贯镇定的他留下冷汗,要是真正的敌对,自己已经死了。

    其他人看不明白,但是风雪老人却看得一清二楚,楚天情利用自己绝顶的轻功,瞬间到了夕寒的身后,其他楚天情也不用跑到夕寒的身后,以楚天情之速,正面亦可将夕寒击败。

    萧逸不相信道:“大师兄竟然三招就败了,比二师兄还快。”

    夕寒苦笑道:“我是一招就败了,十少只出了一招而已,我知道自己肯定败,但没想到这么快。”

    夕寒转向楚天情道:“十少,你这一招叫什么”

    楚天情不带一丝感情道:“人死影灭,你不适合用剑,你适合用刀,夕影刀。”转而对众人道:“你们境界未到,是打不赢我的,以后要找我挑战,等境界到了再找我。”

    楚天情说完这句话便走了,谁也没有打招呼,只留给众人一个孤独而又孤傲冷清的背影。

    有的人对楚天情的行为表示很不满,有的则是淡淡的,有的习以为常。樱爱很不服气道:“那个叫什么天情的,干嘛那么臭脾气不就是功夫好点么,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他以为他是谁,不就是排名第十而已。”神无心听到樱爱这句话便呵斥道:“你懂什么,江湖上就是靠实力说话的,要不是你师父我拳头够硬,你早在大牢里了。楚天情自傲有他自傲的资本,你有什么资格说他”樱爱听了神无心这话,生气了,师父竟然为了一个神无心而凶自己,这让她感到很委屈,嘟着嘴,很是气愤,鉴于人太多,也没有大吵大闹。

    风雪老人摇头痛惜道:“天情不是自傲,他是自杀,他的心已经死了,已经没有了人的感情了,他更像是个冷血杀手,招招都是必杀的剑法。”神无心也叹息道:“多么好的一个徒弟,就这样死了,真的是可惜,老头子别难过了,至少楚天情还在。”

    樱爱听道这句话,愣住了,一时间她混乱了,分不清到底是什么了,烦死了,但是这一切与她无关,马上樱爱又恢复了正常。

    其他人各有想法。

    夕寒:我适合用刀么

    剑天:我要怎样才能练成那样的剑法

    戚无:练成剑要舍弃情感么

    玉楼:练剑练到十少那个样子,是不是代价太大,我要不要那样呢 百度嫂索 十三少剑

    萧逸:我才不要练成那样死人的剑法.子越:十少所说的境界未到是指什么

    清玄:我是适合用剑还是用刀

    倾城:我要练的剑是怎样的剑

    羽霄:怎样我才能练成绝世的剑法

    龙健:我一定要努力练剑。

    侍良:那样的剑法才不适合我。

    素欢:我才不要练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