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十三章 数百年后的轻泣

第二十三章 数百年后的轻泣

 热门推荐:
    萧龙健问道:“师父,十师兄所说的境界未到是什么意思我该怎么努力达到那个境界”

    风雪老人道:“武学的境界有很多种,就剑法论,有招到无招、从有剑到无剑、用兵器作为剑到天下万物皆为剑、人剑到心剑、看剑还是剑到看剑不是剑、这一切都是境界的升华,等你们突破一个境界的时候你们就会感觉到得出来你们自身的变化。”

    楚天情走了,又上了雪峰山上去了,风雪老人也走了,回风雪阁去了,风雪老人仿佛老了很多,负手的背影有些佝偻,两鬓的白发又多了一些,神无心看着老友的背影,一阵唏嘘不已,当初那个让他引以为傲的徒弟如今成为了他最大的难过。

    余下众人继续练剑的练剑,看书的看书,练轻功的练轻功。

    温夕寒对着夕影刀独自在湖边沉思,望着夕影刀,夕寒在想,自己从老字号温家出来,练剑十二年,如今要舍弃剑从刀么从头开始会不会太晚夕寒决定去找师父请教,于是他去了风雪阁。

    夕寒进入风雪阁的时候,剑天正在阁中向风雪老人请教:“师父,我怎样才能突破剑法的境界”风雪老人道:“等你把轩辕剑法创完整后,有一天你又能将轩辕剑法全部舍弃的时候,你就突破了”,剑天若有所悟。

    夕寒等剑天的问题问完才上前请安,请教风雪老人:“师父,我真的如天情所说的要弃剑从刀么”风雪老人皱眉道:“这个为师也不是很清楚,既然天情说你适合用刀,那你就学刀吧,他作为你的对手,他比你自己更了解你应该学什么,他的话肯定没错。”

    夕寒又去了翠薇湖边,抚摸着夕影刀良久,全神贯注,眼神却是空茫。翠薇湖的水光和夕影温柔的清辉映满了夕寒俊秀的脸庞,那一刻,仿佛又看到了那个人中之龙听雪楼主的身影。那一瞬,夕影有低吟之声,仿佛低声哭泣,数百年前悲壮的歌如今变成了轻泣,百年来的孤寂,在这一刻终于被打破。血薇,你听见了么,我重新绽放了光芒,这一天我等了数百年,血薇,你在哪里。

    千里之外的南疆沉沙谷,一个苗族少女正在练剑,手中握着绯红色的血薇,突然间血薇一阵急剧颤动,少女握剑不稳,剑掉地上,血薇插在地上,剑身颤动不止,如同少女的呜咽之声,少女一阵恐慌,忙跑去喊师父,不一会,一个蒙面白纱的中年女子出来了。少女将情形对女子述说了一遍,女子看着还在颤动不已的血薇,女子喃喃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难道夕影刀被人唤醒了不然血薇怎么会低泣江湖上又有谁能重新唤醒夕影刀”

    少女不解地问:“师父,夕影刀是什么你说的我都听不懂”

    中年女子拉过少女道:“夕影刀和血薇剑记载着一个关于数百年前武林中一对人中龙凤的传说,听雪楼主萧忆情和听雪楼女领主舒靖容。萧忆情,他的父亲萧逝水三十八岁英年弃世后,年方弱冠的他中止了在雪谷老人门下的学业,匆匆步入江湖,招回了楼中四散的人马,以病弱之躯撑起了摇摇欲坠的家业。然而,让那些人认为他是文弱公子的人吃惊的是,在五年里,他以自身惊才艳艳的能力,召集了如云的高手,几年内拓地万计,以洛阳为中心,把势力拓展到了长江以北的所有地区,听雪楼一时间成为武林神话。舒靖容二十二岁加入听雪楼,成为听雪楼女领主。高傲、倔强、冷酷无情的舒靖容,与听雪楼主萧忆情开始了长达五年的征战。自身的冷酷无情,不愿相信任何人,对萧忆情又爱又恨,不愿意相信他的感情。而后终因猜忌和相互的不信任,受石明烟挑拨,与萧忆情同归于尽、同归黄泉,永远沉睡在北氓山青青碧草之下。后来刀剑双双丢失,直到二十多年前,才重出江湖,江湖上因此发生了一场抢夺,我无意中得到了血薇剑,夕影刀不知道被谁抢走了。但是血薇在我手中犹如一柄普通的利剑而已,我根本无法让血薇泛出绯红色的光,如今血薇低泣,那么肯定是夕影刀被人唤醒了,血薇起了共鸣。夕影清辉,血薇绯红,这一对刀剑是有灵性的刀剑,是一对有情刀剑。”

    少女听得痴迷了,竟然流泪了,泣声道:“他们真的好可惜,为什么不相信彼此呢”

    中年女子看着纯结善良的徒弟道:“沫沫,这便是江湖,武林中人心诡计莫不是利用彼此的不信任来造成的。你要记住,一入江湖不复归,多少英雄几人回。江湖是一个让人寻梦的地方,也是让人梦碎的地方,切不能在江湖中迷失了自我,否则后悔莫及。”

    少女听得似懂非懂,眼睛盯着血薇看得入迷。

    中年女子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我也不知道将血薇给你是害了你还是对你好,这一切要看你自己的命运了。”

    夕寒抚摸着夕影,夕影低泣,忽然间夕影爆发出浓烈的清辉,照亮了夕寒的整个脸庞,那一刻,夕寒明显感受到从夕影刀中传过来的不可抗拒的悲伤和力量,夕寒仿佛看到了数百年前的那位执刀者,刀光如梦,刀念故亡人。夕寒默默地体会夕影刀的悲伤,眼角有泪,夕寒怜惜地抚摸着刀身,刀锋,良久,夕影刀不再低泣,那一瞬间,夕寒读懂了夕影刀,夕影刀由低泣变为低吟。

    夕寒静静地沉寂在和夕影的世界里,沉浸在夕影的悲伤中,沉静在夕影的低吟声中,不知晨昏,不知暮晓。第二天早上,清玄来湖边练刀,看见夕寒抱着夕影站在湖边,一动不动,清玄便好奇地走过去,喊了两声夕寒,没有反应,于是清玄轻轻地拍了一下夕寒的肩膀,试探性地喊道:“大师兄。”

    令清玄大吃一惊的是,夕寒竟然挥刀砍向自己,而且速度极快,自己刚拿刀格挡,冰冷的刀锋已经到了脖子,清玄顿时心凉了半截,大师兄莫不是练功走火入魔了连自己都认不出来了。本以为自己会出事,但是那刀锋在自己的脖子上迟迟没有砍下去。

    清玄看着夕寒的眼睛,发现夕寒的眼睛没有聚焦,眼神空洞。一霎那,夕寒的眼睛恢复了明亮,看见自己的刀竟然放在清玄的脖子上,忙问清玄怎么回事,自己好像什么都不知道。清玄便将自己看到的情况告诉了夕寒,夕寒听了后,先是不副不相信的样子,然后恍然大悟似的,抓着清玄狂喜道:“我知道了,我懂了,我明白了,我突破了”。夕寒一脸的激动,惊喜地看着夕影刀,那眼神仿佛看一生都看不够。

    夕寒发疯的举动让清玄莫名其妙,挠头道:“大师兄,你在说什么”夕寒惊喜若狂道:“清玄,我突破了,我人刀合一了。”这一句话让清玄呆立当场,大师兄突破了境界,已经人刀合一了这不可能,他昨天才用刀,怎么会这么快就突破了人刀合一的境界清玄看着形状若疯的夕寒,清玄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还是不怎么相信,他也不能相信,夕寒一天的时间到了人刀合一的境界,这个消息让他无法接受。

    清玄问道:“大师兄,你真的突破了确定不是在做梦”夕寒深情地看着夕影刀道:“我清楚的很,我在这站了一天一夜,我人刀合一了”。清玄听到夕寒肯定的回答,心直往下坠,为什么同样是刀,怎么大师兄一夜就能突破清玄的心情跌落谷底。

    夕寒的惊喜若狂和清玄的失落形成鲜明的对比,在清晨的湖边形成一幅鲜明的画面。

    清玄还是不死心,对天情道:“大师兄,既然你达到了人刀合一的境界,那么我们来切磋一下,让我看看你的人刀合一,到了什么地步。”夕寒神采飞扬道:“好,我也想试一下我的境界到了什么层次。”

    夕寒轻抚着刀身,清玄远远地看着,一出手就是地狱雷霆,带着比和天情比试时更加凌厉的风雷之势砍向了夕寒,这一招比上次的更快,更猛,更加势不可挡。夕寒温润的目光,深情地望着夕影,然后嘴角有着笑意,夕寒轻轻地挥出一刀,刀光如梦,刀意轻怜,清玄如同地狱雷霆般的一刀,遇上夕寒这刀意轻怜的一刀,清玄的地狱雷霆便什么威力都没有了,雷霆之势被化解了。

    如梦的刀光散去,夕影刀静静停在清玄的胸前,清玄深深的挫败感,自己就这样败了,一招就败了,大师兄练刀仅仅一天而已,自己却是练刀,寒冬酷暑不停地练,足足十四年,但是还是一招就败在刀下。

    夕寒带着喜悦离开了翠薇湖,清玄失落地站在湖边,望着湖中失魂落魄的倒影,莫名的心伤。

    夕寒一夜突破了人刀合一的境界,这让夕寒自己都没有想到,很快,这个消息风雪谷内所有人都知道了。

    风雪老人很惊讶,以夕寒的资质竟然一天就突破了人刀合一,这必定有什么事情发生,看来天情眼光看得很准很透彻。

    夕寒随身带着夕影刀,来到风雪阁,首先向风雪老人请安。在夕寒请安的时候,风雪老人一眼看出来了夕影刀的不同,便道:“夕寒,你将刀拿给我看一下。”夕寒恭敬地将刀平递给风雪老人,风雪老人拔刀,夕影清辉映满了整个风雪阁,风雪老人惊讶地喃喃道:“夕影刀竟然重新开锋了,难怪你能达到人刀合一的境界,夕影刀竟然被你重新开锋了。”

    风雪老人将刀还给夕寒,然后语重心长道:“你可知道这夕影刀已经沉寂了数百年了江湖中虽然有人得到过,但是都没有人能够让夕影重新绽放光芒,如今被你重新开锋了,说明你和此刀有缘。”

    其他人听到这个消息有的感慨万分,有的淡淡一笑,有的很是羡慕。

    萧逸就酸溜溜地道:“师父真是偏心啊,把刀给了大师兄,要是给了我,说不定我也能达到人刀合一的境界,哼哼”。

    清玄:“这也是大师兄个人的能力,他在湖边站了一天一夜就能让夕影刀开锋,你能么”

    戚无:“刀再好,还是要靠真才实学。”

    玉楼:“命中有时终须有,命中无时莫强求。”

    子越:“我还是佩服十少,他竟然能够看出来大师兄适合练什么,恐怕大师兄能让夕影重新开锋,十少早已经料到了吧。”

    剑天:“重要的恐怕不是刀,而是大师兄懂了那把刀才能人刀合一。”

    倾城:“我认为十少也能让夕影开锋,只是他没有使用夕影而已,十少对刀的理解只怕是比谁都深刻,别忘了他可是刀帅。”

    众人听了倾城的话,都觉得有理,天情既然看出来大师兄适合用刀,那么天情对刀的理解只怕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了。

    众人默然,既然天情对刀的理解比大师兄还要高,那么对剑的理解呢天情到底到了什么样的高度每个人都在默默地想着这个问题,最后得出的结论是天情恐怕已经和师父不相上下了。众人对这个结论深深吸了口气,天情已经达到这样的高度了么谁也不相信,但是谁也不能不相信天情能够做到。

    楚天情此刻在雪峰山上是在看雪还是听雪

    楚天情站在雪峰山上,目光无神,面无表情,就这样站在雪峰山上,全身冰冷,身子早已经被冻麻木了,正如他的心也是冰冷麻木的。没有人知道天情在想什么,也没有人知道天情为什么每天要来雪峰山上看雪和听雪,也许天情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雪峰山上看雪,也许只是因为楚天情喜欢雪的冰冷蚀骨而已。

    神无心在谷中住了十天就走了,将杨樱爱留下来了,让杨樱爱在谷中待一段时间,等外面风声过了他再来接她。

    夕寒练起了刀法。

    剑天还在练轩辕剑法,他要让轩辕剑法成为天下一流的剑法,为此他潜心钻研剑法。

    戚无还在苦练着玄微洞中的武学,争取练完。

    玉楼和樱爱每天一起练剑,吹笛。

    萧逸每天还是睡大觉,偶尔练练剑,看看书,找素欢比比轻功。

    子越还是一丝不苟地练剑,偶尔上雪峰山找天情请教一下,每一次下山,子越都进步神速,以致后来子越几乎每隔几天都上山一趟。子越上山的时候,有时候天情是在看雪,有时候天情就那样面无表情地躺在雪地上,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子越越能感受到天情的难过。有时候天情在练剑,练得如疯如狂,仿佛不是在练剑,而是在发泄。

    清玄专心致志地练着刀,经常找夕寒切磋。 ~ .. 更新快

    倾城还在练着他自己的倾城剑法。

    羽霄整天在玄微洞中博览群书,阵法、武功、兵法。

    楚天情后来索性在山上不下来了,在山上找了个地方搭了个小屋,长期住在山上,不下山了。

    龙健每天跟着戚无一起练剑,在戚无的教导下,进步神速,只是每次和戚无切磋完剑法后都带着一身的伤痕。

    侍良每天和师兄弟一起吃饭,练功,但是他不苟言笑,在武学上也是极有天份,学武非常快。

    素欢还在练习轻功,同时也学暗器,在素欢不懈的努力下,终于慢慢的离雪峰山山顶更近了。

    风雪老人偶尔指导徒弟们剑法,但是更多的是让徒弟们自己去摸索,风雪老人其实不擅长教徒弟,第一个徒弟,几乎是不用教的,给他一本剑谱,他便能无师自通。风雪老人更多的是将所要教的东西给你,让你自己去发现,去学习,这也造就了他的十三名徒弟风格各异的武功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