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十五章 风起云涌洛阳城

第二十五章 风起云涌洛阳城

 热门推荐:
    洛阳城内温家,洛阳温世情正在接待从岭南温家赶来助阵的温家四杰中的温随风和温落花。

    三人坐在厅中,温随风问道:“伯父,不知洛阳的现况如何”

    世情道:“洛阳如今是君傲堂一家独大,君傲堂以雷霆之势,千里奔袭天剑山庄,一夜灭门,名声大噪,后又兵不血刃地瓦解了已经衰微的鼎剑阁,最近一个月,洛阳的小门派已经全部被君傲堂清理,只剩下温家了,温家在洛阳虽然有一定的势力,但是鼎剑阁被瓦解,三足鼎力的局面被打破,温家在洛阳的势力势必会迅速打压下去,所以我向岭南老家发出救援信号。”

    温随风抿了一口茶道:“老家收到消息,便先派了我和落花过来,随后还会有老家高手过来帮忙,和君傲堂相抗衡,一旦温家在洛阳的势力被君傲堂吞并,温家的势力范围将会大为的缩减,这是我们所不能容忍的。”

    温世情道:“有岭南老家的支持,我们便能和君傲堂分庭抗礼了。”

    温落花拈着一朵梅花道:“君傲堂要独霸洛阳恐怕还是不行的,最新消息,蜀中唐门今年派出来的唐门弟子已经进入江湖了,来洛阳的是唐门三少中的老大唐家栋,恐怕已经到了洛阳了,君傲堂要消灭我们温家在洛阳的势力恐怕没有那么容易,他们还要提放唐门在旁边虎视眈眈。”

    温世情道:“君傲堂灭天一战,后又瓦解了鼎剑阁的势力,将许多隐世的老怪给引出来了,有些还已经加入了君傲堂,比如当年的战神罗战,黑道上的刀鬼厉行,人神共愤神狂绝,黑道上的嗜血屠夫屠锥,我们的日子不好过啊。”

    温随风处变不惊道:“这些老不死的都跑出来了么江湖这趟浑水越来越浑了啊,洛阳越来越有意思了啊。”温随风笑了,笑得如沐春风。

    温世情不解道:“贤侄笑什么”

    温随风笑得很无邪,道:“江湖人多才有意思,不是么江湖热闹才是男儿建立不世之业之时,江湖充满了热血才是江湖,这样的江湖活着才有意思。”

    温世情听了温随风的这番话,想起自己刚进入江湖时,也是这般意气风发,意气飞扬,只是在江湖上闯了这么多年之后,当初一起从温家堡出来的兄弟如今已经所剩无几了。年轻的时候不知道武林是用累累白骨堆积起来的骨林,江湖是无数英雄的鲜血汇集而成的血湖。才那样的无所畏惧,年少轻狂,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害怕恐惧,再热的血总有一天会变冷、然后凝固。

    温世情感慨道:“江湖英雄江湖死,武林白骨武林埋。也许这就是江湖儿女的幸福。”

    唐门洛阳总舵内,总舵主唐惊失正在接待刚从蜀中唐门来的唐门三少中的大少唐家栋和唐烁。

    唐惊失寒暄道:“十七少和二十三少此次来洛阳真是一大助力,我的压力减轻不少。”

    唐家栋沉着地回道:“十四叔莫要这么说,唐门七惊的名声在江湖上可是响的,我们初入江湖,一切还要靠十四叔的教导。”

    唐惊失听了唐家栋的回答,心中感慨万千,唐门三少果然不同凡响,比起自己当初要稳重得多。唐惊失道:“唐门七惊,江湖一夜失风雨,那些事都已经过去很久了,都是写老骨头了,江湖现在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再过几年,我们这些老骨头统统都要退休了。”

    唐烁笑着接口道:“十四叔,绝二少以天纵之质,二十二岁便接任了唐门老大的位置,歌九少更是二十一岁便成为了外务总管,你们为唐门贡献了一辈子,也是时候安享晚年了,江湖就让我们这些年轻人来闯吧。”

    唐烁的这番话说得意气风发,唐惊失听了唐烁的话,深深地看了唐烁一眼道:“不知道二十三少的功夫是否和二十三少的话一样意气风发,让老夫好想领教一下。”这下子气氛浓重了,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

    唐烁听道唐惊失的森冷的语气,知道自己说错话了,汗都流出来了,唐门可是不讲情面的,要是唐惊失对自己出手怎么办想到这里,唐烁冒了冷汗。

    唐家栋打圆场道:“十四叔,啊烁他少不更事,心直口快,您大人有大量,别和他一般见识。”

    唐烁见十七少给自己解围,赶紧给唐惊失递茶道:“十四叔,别见怪,我这张嘴一时间没有把住门,瞎说的,您别放在心上,我给您赔个不是,您消消气,喝茶。”唐惊失见唐家栋给求情,唐家栋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怎么说他老爸是自己的九哥,便顺水推舟道:“十七少多虑了,我怎么会和小孩一般见识。”说完接过唐烁递过来的茶,喝了一口便放下了。

    厅内又恢复了之前谈笑风生的情形,但是有一样东西却变了,人心。唐烁的心变了,原本在今天还是鲜活炙热的心,当太阳再次升起的时候,这颗鲜活炙热的心仿佛已经被冰雪覆盖,冰封了原本的鲜活炙热,唐烁也是从现在开始人如其名,变得开始闪烁,人是闪烁的,心也是闪烁的。

    是什么力量改变了唐烁有人说是唐惊失,也有人说:“江湖改变了唐烁,江湖成就了有些人的梦,但同时也毁灭了另一些人的梦。江湖是唐烁的梦,同样也是江湖毁灭了唐烁的梦,曾经鲜活炙热的心,早已经不复当年模样。”

    唐月记忆中明眸皓齿的唐烁、笑起来如同天上闪烁的星星的唐烁、意气飞扬的唐烁、再次见到的时候已经是她完全不认识的唐烁,变得阴鸷冰冷,眼神是那样的淡漠,淡漠得让人心凉,自己年少的恋人怎么变成了这样。

    洛阳君傲堂,议事堂内。

    人君张翊君和人皇李傲放并排坐在龙头椅上,右侧站立着李源,左侧站着新的左护法丁健。堂内坐着的人都是不简单的人物,要是神无心看到了肯定会大吃一惊的,他会发现其中坐着的大都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人物。

    战神罗战、人神共愤神狂绝、刀霸柳残雪、嗜血屠夫屠锥、刀鬼厉行、刀怪罗心洪、劈空刀薛敬山、旋风三绝刀李旋烈、双手噬魂刀林刚、修罗刀余孽、三才剑客王淋湟、狂风剑客李如斯、剑胆琴心东方青、日暮神剑张向晚、观海神剑张临渊。这个场面可谓是庞大之极,让人不禁冷吸一口气,好强大的实力

    张翊君看着众人道:“如今洛阳城大小门派皆已经被清理干净,君傲堂人强马壮,有两大长老、五大神剑、八大刀王和君傲堂正在秘密训练的十六银翼,只剩下温家在洛阳的势力和唐门的势力了,只要将这两个势力扫除,那么洛阳便是君傲堂的天下了。”

    张翊君对君傲堂的现状很满意,君傲堂高手众多,他仿佛看到了他踏平洛阳温家和唐门,加冕洛阳王的情景。他踌蹉满志,他春风得意,他狂笑如歌、朗朗道:“我决定半个月后的三月十五花灯会的那天对温家发动攻击,先灭温家,后灭唐门,一举拿下洛阳城。”

    屠锥笑道:“杀人,我喜欢,我一定第一个冲上去,用我的斩马大刀砍下温世情的人头。”说完用鲜红的舌头舔了舔鼻尖。

    罗战冷冷地发言道:“欺负些弱门弱派我不去,杀鸡焉用牛刀,有本事你去蜀中唐门和岭南老温家,我到想看看你是怎么被毒死的。” 十三少剑:

    罗战的话一下子将屠锥激怒了,屠锥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毛发皆张,但是一看是战神罗战说的,马上气势就萎了,悻悻道:“我拍蚊子”众人一阵爆笑,有人趁机道:“这蚊子可真大,要用那么响的巴掌。”屠锥一张脸涨得像猪肝一样,真是丢人丢到家了,场上的高手多,他根本排不上位,只是八大刀王之一而已,更何况是鼎鼎大名的罗战,他更是敢怒不感言。

    众人看见李傲放站了起来,马上不闹了,李傲放看着堂下的情形淡淡道:“攻打洛阳温家一事,愿意去的人就去吧,不愿意去的不强求,各位前辈还有意见么”

    李傲放这么一说,众人都要卖他面子,其中很多人都是李傲放亲自请出来加入君傲堂的,比如罗战就是李傲放说服加入的。

    最后确定参与灭温一战的人有两大长老之一的人神共愤神狂绝、八大刀王只有旋风三绝刀李旋烈不去、五大神剑的剑胆琴心东方青、日暮神剑张向晚、观海神剑张临渊不参与灭温一战,一共十大高手参与灭温一战。

    张翊君对旁边的丁健道:“去通知十六银翼,准备参与灭温一战。”但是却遭到了李傲放的反对,李傲放淡淡道:“十六银翼这支力量要隐藏起来,如非必要,不要轻易示人。我们出动的阵容足够了,如果灭不了,就算加上十六银翼也是灭不了的。”

    于是灭温一战便由张翊君领导十大高手,带领君傲堂好手在三月十五发动攻击,李傲放则负责防守和支援,防止唐门偷袭围魏救赵。

    洛阳城风起云涌,再也无法平静了,平静的湖面再也不能掩盖湖底的暗潮汹涌,洛阳城的风吹更加猛烈了,仿佛要将洛阳压垮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