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二十九章 三强争霸洛阳王

第二十九章 三强争霸洛阳王

 热门推荐:
    君傲堂灭温一战虽然让洛阳温家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但是温家在岭南的势力却因此而大举进入洛阳。

    温暖雨将温伤春留下来做洛阳温家总管,温暖冬留下做副总管、温棋、温书、温画、温子吟、温子皓、温玉赋、温玉卷和温落花、温抱月留在了洛阳,自己则带着温琴和温飘雪回了老字号温家。洛阳的一切事务便交由温伤春和温暖冬来处理,岭南还会在各分号调派弟子进入洛阳,巩固洛阳的势力。

    温世情和温随风的遗体被带回了岭南,温冷夜看见自己的爱子被杀,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冷冷地问了一句凶手是谁,然后便没有说话,也没有表情,仿佛冷冷的夜色一样。

    温暖雨回到岭南第一件事就是召开温家高层会议,温暖雨道:“洛阳温府一战,我们温家在洛阳的势力差点遭连根拔起,这次我打算派人手大规模进入洛阳,如果洛阳不是老二一个人独撑大局,也不至于惨遭这样的败局。这次我将老五、老八、新生代四杰中的二杰、八秀的七秀留在洛阳重组洛阳温家,另外从每个字号里挑两名高手八名好手进入洛阳。除了钦定的人手之外,其他想进洛阳的人去找老六商量,老六你将进洛的名单整理好交给我。老九,你去风雪谷把夕寒找回来,老二死了,他做长子的要知道这个死讯。”

    温暖雨的决定一向不需要商量,他决定了就是可行的,所以他是温家统御温暖雨。

    最终温家进洛名单敲定、大字号温七温悲秋为进洛负责人。去的温家好手有大字号温十温诗情、温十二温闲情、温十三温逸致、温十八温落拓;小字号三山温寒山、温君山、温灵山、温君;活字号温约芳、温有礼、温红药、温当归;死字号温蛇、温毒、温弃义、温灭、温疫、温残、温烬。嫡系弟子十八名,旁外支系温氏弟子一百七十五人、总共二百一十三人进洛。这二百一十三人一旦进洛,洛阳温家的势力只怕是比温世情死前只强不弱。

    洛阳君傲堂,他们正在对灭温之战做总结,这是他们的总结报告:灭温之战出动总人手六百灵五,死亡二百八十三,重伤失去战斗能力三十五、重伤还有战斗力八十八、总共折损三百一十八人。其中十大高手损二,伤一,刀怪罗心洪死、嗜血屠夫屠锥死、双手修罗刀林刚成了单手修罗刀。这一战对君傲堂来说可谓是损失极重,死亡人数死亡超过一半,张翊君还从来没有打过这样的败仗。

    张翊君很不高兴自己这样的战绩,于是他在君傲堂的后山苦练刀法,练了一遍又一遍,赤膊露出浑身精壮的肌肉,练得浑身大汗。黄昏的时候,李傲放一个人慢慢走了过来,静静地看着人君练刀。人君练完刀才问:“有什么事”李傲放才走过来道:“这一战后,洛阳温家的势力会越来越强吧,唐门也会派人来洛阳吧。我们应该找些人手了,你打算怎么办”

    张翊君深深吸了一口气道:“在江湖上大量招收人手,不管黑道还是白道的人,我们的霸业需要更多的人,我会亲自去张家找一些张氏子弟加入,我会去找一下我的师兄弟,你呢,你会不会去神刀门找你们李氏的人”

    李傲放看着张翊君,很久没有说话,然后突然见走向张翊君,重重地抱了张翊君一下然后分开道:“你说有一天我们会不会像天剑山庄的天武天林一样被人杀掉”张翊君眉头一皱然后笑道:“怎么会,我们可是君皇二圣,有谁能杀了我们更何况我们君傲堂势力一天一天在壮大,放眼天下哪个帮派能够比肩我们君傲堂”

    李傲放却一点都提不起兴致,忧心忡忡道:“我却有不祥的预感,我感觉迟早有一天我们会被比我们更厉害的人杀死,厉害如当年李沉舟也死在了他人之手了,权力帮声势比我们现在大多了,不照样灰飞烟灭了么。天下只能靠你我二人去闯,我们连个小小的洛阳都没有平定,更遑论天下之大。江南就有六大世家,慕容世家隐隐约约已经是江南一霸,岭南有温家,蜀中有唐门,东北有孙家和周家,如今我们四面楚歌,到处都是敌手,李沉舟当年七个人一起打天下,最后只剩下他和柳五,最后他和柳五也都死了。我们呢我们只有两个人,天下更为难打,我们缺人啊,缺很多人啊,光我们两个人远远不够。”

    张翊君听了李傲放的话笑道:“武林人物武林死,江湖英雄江湖埋。没什么好担心,如果你我真的会死,只能说这是命,逃不了,事在人为,只要我们足够强大,强大到比李沉舟还强大,比萧秋水还厉害,那样就没有人可以杀得了我们了,除了我们自己。纵然是死,我们也算干了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死也值了。生有所求,死又何妨。生有所得,死有何惧。”

    李傲放惨烈地笑了:“君少,几年了,你还是没有变,但是这江湖不是我们说把握就能把握的,我们只是茫茫江湖的一个过客,回首百年武林梦,多少英雄随风逝滚滚红尘东逝水,江山遍地英雄冢。”

    有事要开会,没事也要开会,人总是喜欢开会的,开会可以听取大家的意见,意见听多了便有利于决策的正确性,唐歌就很喜欢开会。

    唐门洛阳总舵议事厅内,唐歌、唐家栋、唐惊失、唐三更、唐烁、唐半夜、六个人在开会。

    唐歌道:“对于君傲堂和温家的这一场厮杀,你们怎么看”

    唐家栋道:“九哥,君傲堂和洛阳温家这一场打得两败俱伤,特别是温家,差点就被连根拔起,要不是温暖雨及时赶到,以君傲堂的行事风格,恐怕早已经给杀得鸡犬不留了。听说张翊君和李傲放最近都离开了洛阳,我想这是个机会,我们干脆趁此机会,我们可以联合温家一举灭了君傲堂。”

    唐惊失听了摇头道:“行不通,温家的人虽然报仇心切,但是毕竟遭受重创,有战斗力的只有从岭南来的几个人,根本没有什么人可以和君傲堂作战,君傲堂虽然损失惨重,但是灭温一战,君傲堂只出动了少部分的人,真正的实力肯定是保存起来了,别忘了,君傲堂可是吞并了几乎洛阳所有的小帮派,其人数不可小觑。”

    唐歌问道:“二十三少怎么看”

    唐烁道:“我先观望一段时间,看清楚敌我虚实再说。”

    唐三更,唐半夜均表示没有意见。

    唐歌淡淡地开口了:“洛阳温家算是彻底毁了,但是这也恰好是岭南温家大举进洛的一个突破口,他们藉此肯定会派高手好手来洛阳,从留下的管事的温六和温八来看,派来得人分量肯定不小,至少温悲秋一定会来,除了他再也没有更适合的人了,世情悲秋,这两个人当年都是留守洛阳的人选,最后温世情一个人留守了,温悲秋回了岭南当统管,温世情一死,他肯定会来洛阳。洛阳温家的势力消耗殆尽,不可能完全靠吸取洛阳和武林的血液,这样就算组建起来,也是没有什么能力的,温家和我们唐门一样都是以家族为帮派,温家有四个字号,完全不缺人,他们这次来的人数少则两三百,多则五六百,至少要恢复到洛阳温家之前的实力,不然就算派人来也只是来送死而已。君傲堂既然有能力灭洛阳温家一次,就能灭第二次,温暖雨派人来,肯定是足够与君傲堂和我们唐门相抗衡的。我们先看看温家到底派了多少人来,派了哪些人来,然后再从蜀中调派人手来洛阳。” :\\

    唐歌喝了口茶继续道:“张翊君和李傲放这两个人一般不会轻易离开洛阳,这次两个人一齐走,大概是去找帮手了,温家这次经过他们的袭击,肯定会怀恨在心,而我们又在一旁虎视眈眈,他们肯定睡不安稳,光凭君傲堂现在的人手虽多,但是高手还是不足,恐怕难以抵挡唐温两家联手,所以他们要去找像罗战这样有实力的帮手,要是君傲堂能有几个像罗战这样的高手,那么君傲堂才算真正的强大,不然仅仅靠人多还是没用的,千军易得,一将难求,特别是像罗战这样的绝世高手。”唐歌一想起在锦官城没能将罗战招揽进唐门便觉得遗憾。

    唐家栋听了唐歌的话,心悦诚服道:“听了九哥的话,如同醍醐灌顶,总能让人学到很多。”唐惊失则是另外的想法,唐歌难怪能够这么年轻就能当上外务总管,实在是他有真才实学。

    洛阳温家,温伤春听着温书的汇报皱眉对温暖冬道:“这一次我们温家可是狠狠地被摆了一道,洛阳温家差点就没有了,如今洛阳温家能够战斗的人手已经不足百人了,二哥死了,年轻一代最被看好的随风竟然也死了,我们温家这个仇肯定是要报的。”

    温暖冬依然很和煦道:“仇自然是要报,不过还是要等老家的人来,二哥好像还有个大儿子来着”温伤春道:“二哥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温夕寒,二儿子温夕夜死了,夕寒四年前便拜入晴空剑客门下,当年江湖流传晴空剑客要收徒弟,谁能找到他所在地便能拜入他的门下,而且一个姓氏只收一个,江湖上很多门派纷纷派人寻找,我们温家倾尽全力终于找到了,于是将当时最被看好的夕寒送去了,这一去便是四年,如今二哥死了,大哥肯定会让人去将夕寒召回来。”

    温伤春道:“等老家的人来了一问便知,我们现在主要的是整顿洛阳温家,不能让唐门钻了空子,洛阳温家现在再也经不起再打一场了。”

    君傲堂在扩充实力,寻找强助,岭南老字号温家的人正在赶赴洛阳,唐门也将增派了人手进驻洛阳,一时间君傲堂一家独大的局面不复存在,反而形成三强鼎立的局面。

    三方面都在招兵买马,谁的实力强大谁就能当洛阳的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