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十一章 江南烟雨愁杀人

第三十一章 江南烟雨愁杀人

 热门推荐:
    江南四月熏风低,波光倒影水样江南。

    四月的江南,温情如诗。桃红柳绿,萋萋芳草,沧波万顷,月流烟渚。在这样的日子里,慕容秋水和慕容海棠正在太湖上泛舟,正在享受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的情趣。

    刚下过雨的太湖,空气分外新鲜,湖水清澈,波光粼粼,慕容秋水和慕容海棠两人就在太湖上泛舟,吃着从太湖上钓起来的新鲜鲈鱼,三两盘农家精致小炒,对着美酒,好不惬意,真是羡煞水中人了。

    水中怎么会有人

    一般人是不会到水中的,更何况是太湖,但是水中确是有人,杀手,只有杀手才躲在水中,因为水中藏身不易被发现,所以经常有杀手在水中埋伏,这一次躲在水中的人是水王童浠水。

    童浠水从小在长江边长大,水性极好,他要是敢称第二,估计天下无人敢称第一,他能在急湍的江水中摸鱼,水中的功夫堪称一绝,令人叹为观止,全因其一手吸水神功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只要在水中,那些水就仿佛听他的话似的,于是长江七十二条水道,莫不称他为水王。

    童浠水虽然是水王,但是他却是个杀手,原来的长江江王朱随波掌控七十二条水道,但是却被童浠水在长江上狙杀了,于是童浠水则成了水王。但是童浠水对七十二条水道没有兴趣,七十二条水道各分地盘,七零八散,不成气候,反倒被后来的绯色日照董旭给一一收服,将七十二条水道整合成三十六条了。

    童浠水还是干着杀人的买卖,他对金钱美女都没有兴趣,他仿佛只对杀人有兴趣,而且还是杀有名的人,比如他一出江湖就将朱随波杀了,得了水王的称号,然后再将三十六路烽烟的总头子在鄱阳湖暗杀,他的称号多了两个字,成为水鲨之王,他仿佛就是大海中凶恶的鲨鱼,独来独往,嗜血,但是又只杀成名高手。

    这一次是童浠水第三次出手,他这次要杀的是慕容秋水,虽然慕容海棠也在,但是买主只说要杀一个,所以他只要杀掉慕容秋水就好。但是慕容秋水武功超绝,童浠水能杀掉么在陆地上,一千个童浠水也不是慕容秋水的对手,但是在水中就不一样了,童浠水就有把握杀掉慕容秋水,虽然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但是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就可以去做了,因为童浠水是杀手,而且还是水鲨之王,机会是自己创造的,童浠水一向善于制造对自己有利的局面去杀人,那当然是把敌人拉下水,在水中杀。

    所以童浠水没有惊动任何人,即使是像慕容秋水这样的高手也没有发觉有人潜入船底,这条小舟童浠水用了一个半个时辰,将这条船用水鱼金丝给割得四分五裂了,但是又不至于裂开,只要稍稍用力,这艘小舟便会真的裂开来,那个时候船上的人自然会掉下来,当年朱随波就是在自己的水域被童浠水用这样的方法狙杀的。

    童浠水正贴在船底全身贯注地听着慕容秋水的声音,然后准备一刀结果慕容秋水的性命,一招不成,还有第二招,船散,慕容秋水又不能飞,只要慕容秋水一掉入水中那么,慕容秋水必死无疑,因为童浠水会在慕容秋水掉入水中之前下毒,中了毒便四肢麻木不能动了,那么就能够任童浠水宰割了。

    慕容秋水和慕容海棠两人正在谈论着江湖的事,洛阳的事。

    海棠:“洛阳方面来消息,洛阳三强鼎立,百花阁崛起,洛阳的局面暂时稳定下来了,但是江南恐怕不怎么太平了,据消息来报,皖东滁州王家的家主王宗道和王师道最近秘密去了霹雳堂雷家,好像两家要合作结成联盟。”

    秋水:“这又关我们什么事呢”

    海棠:“雷王两家一旦结成联盟,对我们慕容家最为不利,他们一旦结成联盟,势必要对其他四大世家下手,我们慕容家首当其冲,慕容世家离王家最近,岭南温家家底厚,而且还是用毒好手,从不可一世的君傲堂灭温一战可以看出来,要想灭掉温家必定损失惨重,南宫世家虽然人丁薄弱,但是南宫世家地处武夷山脉,穷山僻壤,且位置太过偏南,明显不是好下手的对象,江家又在鄂东浔阳,鄱阳湖茫茫湖面,随便一躲便是藏身之所,要想完全歼灭,所需的人力不是雷王两家所具备的,况且他们还要防备其他世家的偷袭,因此最有可能对我们慕容世家下手,慕容世家依靠太湖,没有地利,易攻难守,是最好下手的目标。”

    只见秋水摇头轻轻一笑,这一笑极是好看,笑得如同千年的暖玉一样,滋润你的心田,让你五脏六腑都觉得顺畅,仿佛经过调理一般。慕容秋水站起身来,负手望着雨后初晴的太湖,风光无限好,白袍随风轻轻地飘着,仿佛谪仙一般,恍惚间好像有仙骨仙气似的,如同太虚里的仙人,看得慕容海棠都呆了,手中的握着酒杯停在嘴边,眼睛却直愣愣地看着秋水,秋水怎么这么美

    秋水站在小舟上极目远眺,好像沉醉于眼前的美景之中,这让准备下手的童浠水疑惑了,摸不准秋水的具体位置,等待下一次出手的时机。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秋水才开口轻轻道:“这些事是家主的事情,我们又何必心呢,欣赏眼前的美景不是更好么”慕容秋水话音一落,一把尖刀自秋水脚底急速刺出,不把秋水刺穿誓不罢休的样子,慕容海棠突然见眼前亮出来一把尖刀,情急之下,手腕一旋将酒杯甩向刀身,只见秋水却站在刀尖上,仿佛站在平地一样,只是秋水的姿势如同大鹏将要飞起的样子,双手平展,如凌虚御风,身子与水面平行,秋水与水天一线,单脚踩着刀尖,仿佛在刀尖上起舞,又像刀尖上的诗,惊艳而又美丽绝伦。

    慕容海棠看着在刀尖上起舞的秋水,眼中的神色由惊艳变为折服再到惊叹,一连变了三次,自己从小便只能追随着秋水的背影奔跑,慕容世家追随秋水背影奔跑的人那么多,自己用了百般努力,终于成了离秋水背影最近的人,如今看了这样的一幕,慕容海棠死心了,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追上秋水超过他,让秋水也仰望自己的背影。秋水是让他用一生去仰望的人,秋水的那份淡然他学不来,秋水的那份超凡脱俗的气质他也学不来,天下间能有第二个慕容海棠,但是绝对没有第二个慕容秋水。

    童浠水眼看自己五尺二寸长的尖刀就能刺穿慕容秋水了,一脸的狂喜,但是他发觉不对劲了,怎么自己手中的尖刀越刺越重,但是却没有听见尖刀刺入骨肉的声音,于是童浠水奋力一跃,将整把刀刺了出去,但是刀身由于被慕容海棠的酒杯击中,酒杯碎了,但是刀身剧烈颤动,童浠水竟然被这酒杯一击之力震得松开了握刀的手,童浠水右手还在剧烈麻痹中,此时,船身经过童浠水的一击,早已经四分五裂,童浠水尖刀脱手,人已经冒出水面,但是当他看见慕容秋水站在他的尖刀刀尖上,像是在翩翩起舞,童浠水当场傻眼了,这怎么可能

    当童浠水看见秋水与水天一线,凌虚御风的绝世之姿的时候,童浠水先是傻眼,但是马上就及时将自己调整过来,他做了个决定,逃,马上逃,慕容秋水他杀不了,既然他杀不了那么就赶紧走,不然就是被杀的下场,于是他赶紧将自己沉进湖底,逃之夭夭,逃得失魂落魄。

    慕容海棠看着逃之夭夭的童浠水,眼神忿恨道:“这个人是水鲨之王童浠水,如今竟然来刺杀你,后面肯定有人主使,秋水,你说会是谁要暗杀你”

    慕容秋水好像刚才的事情于自己无关,淡淡道:“管他是谁呢,何必去多想,我这不是没有事么”

    慕容海棠执拗道:“不管是谁,我一定会查出来,一定不会放过他。”

    慕容秋水还是无动于衷,站在破裂的船板上,依然看着远处的风景,目光如水。

    远处岸边,正在注视湖面一举一动的慕容余恨,看着童浠水狙击慕容秋水失手,恨恨地咒骂着,脸色阴沉地地带着心腹走了。

    很快,岸边的慕容世家的人发现了慕容秋水的小舟遇袭,马上便派遣船只过来接应慕容世家的双子星。

    慕容秋水遇袭这一事很快就被慕容山庄全庄人知晓了,慕容龙城过来探望慕容秋水,得知慕容秋水没有事就放心了,安慰慕容秋水道:“秋水,你好好休息,我会派人去查出凶手的,你放心吧,你是我们慕容家的希望,你绝对不能有事。”

    慕容龙城走后回到书房,便派人叫来慕容余恨。

    慕容龙城坐在椅子上,慕容余恨一脸不高兴地来到慕容龙城的书房,慕容龙城看着自己桀骜不驯却又阴鸷的儿子怒道:“跪下。”慕容余恨头一扬,竖着眼睛道:“凭什么,我又没有犯错。”慕容龙城骂道:“混账东西,还不知错,你以为你做的事就没有人知道,你买通童浠水今天在太湖上暗杀秋水的事,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以为秋水不知道”慕容余恨还是不死心道:“凭什么说是我买通童浠水杀慕容秋水这个杂种的有什么证据”

    慕容龙城大怒,大巴掌拍碎了旁边的茶桌,怒不可遏道:“畜生,还不知道悔改,你以为你的那点小伎俩能瞒得过我瞒得过秋水你安的什么心思你以为我和秋水会不知道你一直不满我对秋水的宠爱,一直想对秋水下杀手,你怕秋水夺了你慕容家家主的位置,所以你无论如何要除掉秋水,这一切你以为我不知道”  . 首发

    听了慕容龙城这些话,慕容余恨真的慌了,旋即狠狠道:“对,我就是看慕容秋水不顺眼,明明我才是你的儿子,为什么你最宠爱的人不是我,而我慕容秋水,我哪一点比不上他我才是你的亲生儿子,他慕容秋水算什么不过是分支的杂种而已,凭什么能够受尽所有人的宠爱,不仅是你,全家族所有人都喜欢他,凭什么,所有人都说慕容秋水会是慕容世家下一任家主,我这个慕容世家大少爷算什么什么都不算,所以我只能靠自己的能力去抢,去争,有谁挡着我,我就杀谁,就算是亲身父亲也一样。”

    慕容龙城听了慕容余恨的话,伸手就是一巴掌,慕容余恨脸上马上就出现了五条红印,嘴角也流了血。慕容龙城全身气得发抖,一脸的恨铁不成钢,老泪纵横道:“你这个不孝子,你以为我做这一切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你,为了慕容世家。秋水惊才艳艳,要是对他进行打压,万一惹怒了他,他真的宫夺权,慕容世家就是他的了,没有人能够阻止得了他。你以为凭你和我的能力能够打得过秋水当年刘备死前托孤给诸葛亮,对诸葛亮说要是阿斗不能辅,即可取而代之,刘备的用心你知道么和为父一样啊,刘备这一句话使得孔明为了刘家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然刘备一死,孔明要想夺权,那只是想不想的问题。同样秋水要是想夺家主之位,无人能挡,所以我才尽量对秋水示之以好,安抚他,这样有一天我死了,他也不至于和我撕破脸皮,夺了慕容家的权,你这样对秋水赶尽杀绝,我一死,你恐怕便马上将随我而去。”

    慕容龙城的话说得慕容余恨冷汗直流,慕容秋水的能力他是见过的,自己根本无法闻其项背,整个慕容世家,慕容秋水的武功在慕容世家可谓是无人能够比肩。慕容龙城语重心长道:“恨儿,你可知道你为什么叫慕容余恨”慕容余恨一脸疑惑不解回道:“当年爷爷带领族人和老字号温家一战,结果元气大伤,爷爷在那一战中了温家的毒,无药可救,爷爷临死前替还没有出生的我起名,慕容余恨,意味着他余恨未消,死不瞑目。”

    慕容龙城无限惆怅道:“江南六大世家,个个都不是容易对付的角色,更何况没有地利的我们慕容家,最容易被外敌入侵,当年老字号温家挥师北上,想攻陷我们慕容世家,你爷爷得知消息,先下手为强,派慕容家好手在半道上截击温家高手,但还是不敌,虽然重创了温家,但是还是我们慕容家惨败,你爷爷在那一战后也死了。如今慕容世家,南有岭南老字号温家、淳安霹雳堂雷家、西有皖东王家、北有山东神枪会孙家,洛阳有野心勃勃的君傲堂,江南还有个唐门的总舵,我们可谓是四面受敌,加上太湖易攻难守根本没有四面屏障,如果我们慕容家不图强中兴,迟早有一天会从江湖上消失。而如今能够带领我们慕容家中兴的只有秋水一人而已,秋水万万不能死,我们也万万不能与秋水反目否则我们将死无葬身之地。秋水重情,你要做的就是接近秋水,对秋水示之以好,和秋水拉好关系,这样如果我有一天先走了,你当了家主,秋水也会看在情面上对你手下留情,不会篡夺你的位子,对别人好就是对你自己好,你要记住,做一个家主要心胸广阔,能容忍容人容物,这样你才能长久地坐下去,而不至于被人从椅子上推下来摔死,懂了么”

    慕容余恨点头,深有所悟道:“父亲,我懂了,我知道以后该怎么做了。”

    慕容龙城疲惫地点头道:“你下去吧,我一个人待会。”

    慕容龙城仿佛见两鬓又白了许多,岁月不饶人,自己再过些年就要交出慕容家的大权了,可是自己的儿子又不能独挡一面,慕容秋水和慕容海棠随便哪个都比恨儿强,特别是秋水强太多,自己该怎么办自己死了,秋水会不会不念情面,夺走恨儿的家主之位想到这些,慕容龙城额上的皱纹更加深了,也显得更加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