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十三少剑 > 第三十二章 路上行人欲断魂

第三十二章 路上行人欲断魂

 热门推荐: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

    千岛湖此时正在下着雨,烟雨朦朦,路上有许多行人在茶楼客栈等地方避雨。南宫逆天正在喝酒,当然不是在杏花村,在富贵酒楼的雅间喝着十八年的女儿红,南宫逆天当然不是来淳安为了喝女儿红的,他是来杀人的,来的当然不止他一个,同来的人除了南宫逆天,还有南宫豪,南宫逆天的最得力助手南宫良辰,还有一个年轻人,但是他却一直在桌面趴着睡觉,从上楼坐下来开始,就一直在睡,不管外界声音多么嘈杂都无法打扰他睡觉,对他来说仿佛天底下除了睡觉就没有第二件重要的事了。

    他们在等人,等他们要杀的人,虽然唐门要杀的人现在还没有来,要杀的人来与不来,他们都选择了在这里等,看神情,他们等的人肯定会出现,他们从早上坐在这张桌子上到现在已经有了三个时辰,四个人每个人一方位子,南宫逆天对着上楼的位子,南宫豪盯着窗户外面,南宫良辰盯着二楼上的人,白衣少年面向墙壁独自睡着觉,仿佛他和这一桌子的人都不认识似的。

    过了中午时分,突然间酒楼外面出现了哒哒的马蹄声,水声四溅,一群江湖汉子下马,脱去满是雨滴的蓑衣,进入客栈避雨,店小二见有客人来了,赶紧出来招呼,殷勤地将马牵到马棚拴好,这一群江湖汉子有七个人,全部清一色佩长剑,而且几乎都是中年男子,只有一个年轻的青年而已。

    这七个人一进入二楼,二楼的气氛突然间就不一样了,至少南宫逆天这一座就不一样了,南宫豪的手已经摸着刀柄,随时都可以出击。南宫良辰则悠哉悠哉地喝着茶,南宫逆天冷冷地注视着每个人,仿佛每个人都和他有抽,欠他几百两银子似的。

    王宗道一进入二楼,环视一周,然后目光停在了睡了一上午的白衣年轻人身上,眼光如同鹰隼,仿佛要看透这个还在睡觉的白衣年轻人。这一行七人是皖东王家的人,分别是王家家主王宗道、王宗道弟弟王师道、王家的四个随从、还有一个年轻人叫王飞、人如其名,跑得飞快。

    王家一行人从皖东跑到雷家的势力范围肯定不是为了喝酒或吃菜,他们找雷家是有事情要商量,他们两个世家准备结盟,一起合作打压慕容世家的势力。因为慕容世家隐隐约约要超过其他世家,成为六大世家之首,而且一旦慕容世家坐大,那么第一个遇到危险的将会是王家,所以王宗道要和雷家结盟,一起对付慕容世家。

    七人坐在一张长桌上,王宗道正对着南宫逆天这一组人马,突然南宫良辰举起杯对王宗道笑了笑,王宗道给这一笑笑得不自在起来,仿佛浑身被虱子咬了一口似的,浑身不自在。王宗道偏头对王师道道:“雷家的人到了么”王师道道:“雷家人越好了在下一个客栈等我们,这一个地点应该有雷家弟子在此处接应我们,但是现在也没有看见。”

    然后突然间王宗道看见了南宫豪,死死地盯着南宫豪,对王师道道:“雷家的人没有看见,南宫世家的人到是看见了几个。”王宗道这话一出口,王家一起来的几个人立马警惕起来。纷纷拿剑在手,随时都准备出手。王家的几个人一听见对方是南宫世家的人便十二分戒备,武夷南宫世家怎么跑到雷家的地盘来了,这其中必定有问题。所以王家的人戒备,对南宫世家的一桌人充满了戒备,这也导致了南宫世家失去了先下手的先机。

    店小二将热腾腾的食物端上来了,有热腾腾的鲜鱼汤有精美的开胃菜还有十八年的女儿红。虽然这些食物对王家的几个人诱惑力很大,他们已经在雨中赶路赶了一上午,又冷又饿,但是他们都没有动,王师道拿出一根银针一一试探确认没有毒后,才开始吃,他们吃得极有规律,非常静,静得好像不是吃饭,而是在看别人吃饭一样,连喝汤都没有声音。

    南宫豪看了一眼南宫逆天,希望从南宫逆天的眼里收获什么消息,但是什么消息也没有,于是南宫一桌还是那样坐着,看着王家的人吃饭。南宫良辰好像在欣赏一幅美景一样,看得津津有味,仿佛他自己也在吃一样,只有南宫逆天豪无表情。

    突然间在熟睡的年轻人伸了个懒腰,打了一个哈欠,结果王家的人全部停止了吃饭,准备随时应变突如其来的变化,但是那个白衣年轻人伸了个懒腰之后就没有了下文,继续趴倒在桌面上睡着了。

    王家的人提着的一颗心放了下来,继续吃饭,王宗道已经不吃了,他已经吃不下去了,他放下了饭碗。就在他放下碗的一霎那,变化发生了。南宫逆天整个人像出鞘的剑一样急速地向王家的桌子飞去,一名王家的人呢连碗都来不及放下,便已经中了南宫逆天一拳,这一拳如同千斤重一样,一拳深深地印在那名王家的人身上,那名汉子当场吃的饭全部吐了出来,甚至连心脏都差点吐了出来。

    双方一交手,王家便折了一个人,这让王宗道很光火,于是他愤然拔剑,剑刺南宫逆天,但是剑却被南宫豪的到格住了,王师道也拔剑,但是剑被南宫良辰的剑挡住了。王师道对着南宫良辰道:“你不是南宫逆天。”南宫良辰笑了,笑得好像良辰美景,笑得煞是好看:“我当然是不南宫逆天,我又没有说我是南宫逆天,我只是对你们笑了一下而已,你们就认为我是南宫逆天了南宫逆天哪有那么好当”

    王家的让你脸色都很难看,他们错误的判断直接导致他们人手的损失。南宫豪牵制住王宗道,南宫良辰牵制住王师道,南宫逆天一个人独战王家四人,但是王家四人在南宫逆天无坚不摧,无所不能的“无法无天拳”下,完全不能抵挡,根本挡不住南宫逆天凌厉而又凶猛的拳头。四个人虽然团结一致能够招架抵挡南宫逆天一会,但是时间一长,马上就险象环生了。王宗道虽然功夫再南宫豪之长,但是一时间南宫豪只求拖住王宗道,王宗道根本无法在短时间打败南宫豪,看着险象环生的王家弟子,王宗道心急如焚,大声对王飞道:“飞儿,你快走,速去找雷家的人,让雷家好手来帮忙。”

    叫王飞的年轻人听了这话,丝毫不恋战,马上退出战局,另外三人缠住南宫逆天,王飞就这样脱离了战局,一脱离战局,王飞便一阵烟似的往船外掠去,只是眨眼的功夫,楼下已经想起了马的嘶鸣声,王飞已经骑着马走了,去找雷家的人了。但是让王宗道绝望的是,原本一直在睡觉的年轻人在王飞出去后的眨眼之间也跟了出去,过了一会,白衣年轻人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继续睡觉。

    看到这样的画面,王宗道绝望了,他知道王飞已经死了,就在刚才,这个白衣年轻人进来之前就死了,死在白衣年轻人的手下。战局方面,南宫豪和南宫良辰依然缠着王家两兄弟。但是其他三个王家的人可就不那么幸运了,他们都是王家有实力的高手,但是在南宫逆天面前仿佛毫无实力一样,王飞一走,其他三人的压力负担更加重了一些。马上就有人受了伤,青衣男子,被南宫逆天一拳集中了胸膛,于是他的整个胸膛全部碎了,脸色紫金,已经没救了。

    王家的五个随从只剩下两个人了,这两个人见逃跑已经没有希望了,于是都发疯般地用尽全身解数,所有的本事攻向南宫逆天,毒药、暗器、剑全部向南宫逆天招呼,但是南宫逆天的一双无坚不催的拳头将这些东西全部打飞,最后两个小砂锅一样大的拳头印在了王家剩下的两个随从身上,那两个随从立刻死了。 本书醉快更新##

    王家一行七人只剩下王宗道、王师道两兄弟了。这不过是转眼之间的事情而已,王家已经处于被人宰割的地步了。王宗道知道今天自己逃不过这一劫了,于是便对南宫逆天问道:“我有两件事不明,一是按我和雷家的约定,这个客栈应该有雷家的人在此处等我们,而不是一个雷家子弟都没有。”

    南宫逆天嘿嘿一笑道:“雷家在此负责接应的两个人已经被我杀了。”王宗道又问了一个问题,不过这个问题是对白衣少年问的:“你是谁”白衣年轻人淡淡道:“相逢何必曾相识。”

    王宗道一阵默然,场上一个南宫逆天已经够自己对付的了,更何况还有个不知底细的高手,一出手便追上了王飞的马还杀了王飞的人,自己就两个人,怎样都是个输字。

    同样的绝望感也充斥着王师道,他们已经知道此战凶多吉少,除非发生奇迹,雷家的高手突然来人了,不然自己和哥哥恐怕将死无葬身之地。南宫逆天毫不罗嗦,握紧拳头就上,丝毫不给王宗道思考的时间,王宗道只好仓促应战。但是南宫逆天的拳头够凶狠,够凌厉,王宗道的剑刺在拳头上,立马变歪了,王宗道仿佛掉进冰窟死的,但是正在这出神间,他仿佛又掉入了火山,只是他这一分神的时间,他便中了南宫逆天的一拳,整个身体像是燃烧起来一样,他的身体像是被烧焦了一样,甚至冒出了烟。

    毫无疑问王宗道死了,死在了富贵酒楼二楼,南宫逆天的拳头下。

    场下只剩下王师道一个人了,王师道的冷汗都出来了,而且还出得很快,刚才自己还有七个人,转眼间便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这让王师道突然间想哭,但是他不能哭,因为他是江湖人,于是他挥剑急刺南宫良辰,连刺三十八剑,南宫良辰连闪三十八下身体,一一躲过,王师道再次发剑,这一次更快,更刁钻,更难防,但是南宫良辰不需要防了,因为王师道没有防住南宫豪的致命一刀,他没有想到在自己处于下风的时候,南宫豪还会来插手给自己致命一击,这是他没有想到的,于是他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富贵酒楼,王家一行来雷家谈判的七人全部死了,还有雷家来接应的两个人也死了,南宫世家一行四人趁着雨霏霏,一行四人,骑上王家来时的马,向武夷方向飞奔而去,雨色中只留下几个淡淡的身影和哒哒的马蹄声。